标题: 原創小說。Ch.3 上海來的轉學生(上)----填坑填坑~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13 01: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原創小說。Ch.3 上海來的轉學生(上)----填坑填坑~

下課時間,同學們團團圍到了新同學那靠窗的位子邊。雖然我們學校的僑生數量不少,但是在我們班上卻還是頭一位,所以自然吸引著大家的目光。

同學們有問以前在中國是上怎樣的學校啦,上海是個怎樣的地方啦,料理好不好吃等等的問題。不過有些無厘頭的同學居然問說為什麼翠華講話時語尾沒有帶個「阿魯」的音(無言了,他是銀O看多了吧)……

隨後一批以有馬(瘟神)為首的五六位男生聚成一塊,拿出手機就往翠華面前塞……沒這種要電話方式吧!但在我要出面以前,翠華就說話了。

「那個,不好意思,我在日本的手機還沒有辦好……」

見到她擺出一副「真的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狼群也就只能四散去了。

是翠華的機智想出了這個回答嗎?總而言之,她總算是逃過了回家之後騷擾電話轟炸的厄運了。謝天謝地。

等到同學們都基本散走之後,我走到翠華的身邊去。

「不好意思,林同學,我們班上總是這樣吵吵鬧鬧的,沒有嚇到妳吧?」

雖然知道這是轉學生難免遇上的狀況,但身為班長,還是要注意這是否會對新同學帶來困擾。

不過看來是我多慮了。

「沒關係的,大家有精神是件好事嘛。對了,叫我翠華就可以了,『林同學』這詞太見外了。」

在她可愛的圓眼鏡下,她瞇著眼睛微笑著回答我。

Ch.3 上海來的轉學生

「沒想到班長這麼快就和新同學打成一片啦,厲害厲害。」

給我慢著。明明才剛碰了一鼻子灰的有馬,不到兩分鐘居然又靠了過來?看來我真該好好讚揚一下他的毅力了。

「好歹也放過人家吧,知不知道這叫做性騷擾啊。他剛才可是直接拒絕過你的要求了喔?像這種死纏著人家的傢伙可是真的會被討厭的!」

像是代替我來吐槽似的,美作也走了過來,沒好氣的指著有馬,絮絮叨叨的唸了起來。

「喔呀?新同學只是說她手機沒辦而已,沒說不給人家電話喔?」

「那不過是個藉口而已!看看你的名聲差到數千公里外的上海都有人對你敬而遠之!」

「哈哈,揚名天下那可是我的榮幸。」

依照往例,教室內只要他們兩人碰頭就必定會上演的鬥嘴戲碼又再度的拉開序幕。

我和他們兩個認識,是在我轉來甲州學塾之後。所以對於有馬從幼稚園時代就展開的「豐功偉業」,多半是道聽塗說而獲知的(其中美作的報導佔了很大部分,不過真實性可能有待確認)。不過從我認識他到現在的這段期間
內,他玩世不恭的個性確實讓這些傳聞有著很大的說服力。

有趣的是,他雖然時常向異性拓展他的人脈,甚至到了有些死纏爛打的程度,也沒有提出過交往的要求,但是卻會刻意的與對方保持一定的距離,而不會做出過分踰矩的行為。也因此這些傳言倒也稱不上是什麼惡名,就是給
人感覺有馬十分的放浪形骸罷了。

時空拉回現實。兩人正爭辯著,從座位上卻傳來一個怯生生的聲音說:

「那個,我真的是還沒有手機啦,不是故意不給有馬同學電話的……」

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在哭的感覺。不過用淚目一詞來形容好像不恰當……

唉,我說,太過誠實有時候並不是件好事喔,翠華。

於是乎,有馬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美作卻好像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直楞楞地望著翠華。

……看來只好等到時候在請她善用手機的黑名單功能了。

「說句認真的,班長,」有馬這時突然收起有些搞笑的表情,正經的對我說:

「要不要替新同學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這間學校還真的蠻大間的。以前我剛來的時候可是迷路了好幾次喔?」

雖然有馬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是要認真的時候卻會比常人更加有幹勁。

「那麼翠華的意見如何呢?……午休有沒有空?」

「啊,我中午沒有別的預定,如果可以的話就也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很有禮貌的,翠華向我們點頭答禮。

「那麼,就決定午休之後,我和班長一起帶新同學出去逛逛吧!」

「給我慢著」

真是神速。美作在有馬才滿面春風的說到「一」字的時候就直接插話進來。

「我也要一起去。要是放任這傢伙的話,天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得要我來看著。」

有馬又換了一個不爽的表情看著美作,兩人再度互瞪了起來……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就字面上的意思」

「那可真是冤枉人了,我只不過是要做到一個身為同學的情誼幫人家熟悉環境而已……」

「我可不敢保證你會不會對林同學下手喔」

「副社長,妳是糟糕物看的太多了,腦裡都是那方面的妄想吧」

「偷窺少女隱私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

咕嗯嗯嗯嗯嗯,兩人惡狠狠的看著對方。

受不了了。我刻意咳了一聲,然後把頭轉向翠華。

要是平常的話就算了,現在這裡可是有別人在,還是新同學。一次吵了不夠還要來第二次……?看吧,人家不正用一副為難的表情看著你們了嗎。

「那個……」

「啊……對不起啊林同學,我們……」

「你們二位感情好嗎?」

「什……」

什……什麼啊,這種爆炸性的言論?!

不只美作把原本要說出口的話像吞酸梅一樣的給硬塞回肚子裡,有馬也瞪大了雙眼(驚恐的)看著美作……數秒之間,全場漂浮著異樣的沉默。

隨後----

「誰跟他(她)關係好啦!」

面紅耳赤的,兩人雙手抱胸背對著背站著。

正中紅心(Bull's-Eye)。

倒是翠華卻一臉笑盈盈的看著兩人。老天。這孩子要算是天然呢,還是腹黑呢?

總而言之。後來因為兩人都說沒有心情去逛了,所以午休就只有我一個人帶翠華去參觀學校。

第一節國文課結束。原本我還擔心翠華面對日本文學會有適應上的困難,尤其是古文的部份。不過看來我還是窮擔心了,她吸收的很快,對老師的提問也能夠清楚的回答。

「風間同學?」

正坐在座位上胡思亂想著,小藍就悄悄的來到我的身旁。

「等一下可以跟妳單獨談談嗎?」

「啊啊,沒問題。那麼我們到屋頂去吧。」

也對,關於林之守的事情,確實還有很多得去向小藍討教的事情呢。



我和小藍兩個人走上樓梯來到了「屋頂」。校舍的本棟是大正時代的紅磚樓,屋頂則是斜面的,上面覆蓋著瓦片。所以在我們甲州學塾學生的語境裡面,「屋頂」實際上是屋頂下的閣樓空間。這裡也被規劃成休息室了,所以
打理的十分乾淨整齊,採光也不錯,甚至裡面還擺了一張撞球桌讓人自由使用。雖然球具要先去和體育室借啦。

我和小藍就選了一張靠窗的位子,兩個人隔著咖啡桌面對面坐下。

「那麼,已經確定了嗎?」

從剛才我和小藍的郵件對談看來,已經幾乎確定新來的同學,林翠華就是第二位光之美少女,傳說中的林之守。

小藍是C班的學生,和朋美、梨花編在一個班,和我所屬的B班正好是隔壁班的關係。所以實際上在翠華進教室的時候,小藍並沒有看到翠華。

「上節下課就我就是在與八重小姐聯絡,請她和《文書》的分析小組進行比對。看來確實就是她沒錯了。」

「那麼,妳是如何知道風之守的傳人出現的?」

「用這個。」

小藍從提包裡面拿出了一支手機──也就是變身器,放在桌上。和我的變身器形制不太一樣,是一支淺綠色的折蓋機。大小則和我的手機差不多,軍配的吊飾上則寫著個「風」字。

而手機的四周,正微微的閃爍起綠色的光暈。

「根據《甲斐文書‧下之卷》的記載,傳說的救世主會以風、林、火、山的順序接連出現。而勾玉則會對出現的傳人產生共鳴。距離越進,反應就越強。所以現在變身器的共鳴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樣啊……」

在這個時候,昨天那黑色甲冑襲擊的場景又突然浮現我的眼前。

「清盛會方面有沒有什麼動作?」

我有些不安的問。

如果翠華也被他們當做目標的話,不但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甚至還會牽連到與我們的戰鬥無關的人。這點絕非我所樂見。

「目前還沒有。不過仍然不可大意,不知道他們何時又會來襲擊妳和林同學。」

小藍把手機收回了提包裡。

「話雖如此,我不認為他們在沒有勾玉的狀況下能夠列出明確的名單。上次妳會受到襲擊可能一部分也是他們的運氣好吧。」

她的語調似乎比較輕鬆了些。是因為感到有些僥倖的緣故吧。

「只希望他們別再傷到與事件無關的人啊……」

我看著灰濛濛一片的窗外天空。

雖然這是不切實際的願望,但還是得說出來。

如果像美作所說,到處都有鎧甲的目擊者的話,他們在夜裡就很有可能是在巡察,襲擊可能有變身資格的人。

這樣的話,就會有無辜的人受傷。

而保護他們,打倒清盛會的野望,就是自己(陣風天使)不可逃避的任務了。

不知不覺之間,時間已經過了不少。下課時間也將結束,得趕快回到教室才行。

「那麼,趕快回去上課吧」

我站起身,回頭看向小藍,卻看到她一臉愁容的坐在位子上。

「怎麼了?」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嗎,我擔心的問。

「風間同學……我在想……」

她的語調充滿著無力感,以及淡淡的哀愁。

「我們,真的有資格去指使別人作戰嗎……」

唉,怎麼會想到那裏去呢。

「我們不是在指使啊。」

小藍抬頭望向我,帶著疑惑的眼神。

那麼,為了解決掉她的疑慮,我就用溫柔的語調說吧。

「第一、我們的目的並非為了獨善。而且我們大家都是在並肩作戰的……」

而如果要並肩作戰,互相信任,把自己的背後交給對方的話──

「我們,同樣也是在為朋友而戰啊。」

沒錯。

所以首先,就要盡到保護好翠華的責任才可以……

「朋友啊……」

小藍沉吟良久。

然後,回復我的,是一個完美的微笑。




「哎哎?真的可以嗎?」

「沒關係的啦,其實我今天也做的太多了」

午休時間。我和翠華在中庭樹蔭下的一個長凳上並肩坐著,而我的手裡拿著自己帶的便當。

原本怕自己一個人吃不完的燉馬鈴薯現在終於有人幫忙消化了,真是謝天謝地。

打開粉紅色的蓋子。今天的便當是走幕之內風格,主菜是可樂餅,還有煎蛋捲、花椰菜、魚板和大量的燉馬鈴薯。而特地捏成小塊小塊的米飯在這堆山一樣高的馬鈴薯面前,看起來已經和配菜沒啥兩樣了。

「好漂亮……」翠華兩眼閃閃發光的看著我的便當。這下我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自己的料理手藝我自認也只有中等程度而已,要是一開始就給人家過高的期待恐怕不太妙……?

「那個,不曉得合不合妳的口味,我今天沒有做中華系的料理啦……」

「沒關係的!我一直想吃看看日本人自己做的便當呢!……對了,筷子……」

「放心好了,我有預備的。」

從袋子裡拿出另外一雙筷子交給翠華。而她依然兩眼水汪汪的看著放在我腿上的便當,不知怎麼搞的,我好像也難為情了起來。

「那麼,我開動了~!」

很有精神的舉高雙手,然後面對便當,一伸手就指向燉馬鈴薯。

「……」

翠華細細的咀嚼,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卻沒有看到任何的反應。

數秒之間。我屏氣凝神的看著翠華的雙眼……

「好吃~!滷的很入味啊!」

看到翠華雙手撫著臉頰,一臉幸福的表情,讓我也想體驗一下……我真的能夠做的這麼好吃?……

咬下。

然後,我一口馬鈴薯差點沒當場噴出來。

這是惡夢。絕對是惡夢。

我居然會犯下把砂糖和鹽的份量顛倒的低級錯誤……!

「怎麼了,突然在發呆」

翠華從斜下的角度看著我的側臉,一副不解的樣子。我也只能說「啊,沒事沒事,只是發現真的很好吃而已。」來苦笑著回應。

我不禁懷疑起翠華到底是不是個味覺白痴。只是,看到翠華一口接著一口的吃著,我也只能勉強擺開笑容,做出一副「真的很好吃」的樣子,然後夾了一口飯。

只能合理的解釋說翠華喜歡吃甜食了……

於是,兩人七手八腳的把便當吃完。還好其他的菜都做的不差啦。

然後,我就帶著翠華到學校的各處去走走。

雖然第一個想到的是後來新建的教學大樓(我們稱之為「新棟」),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走到了禮堂邊。

學校的禮堂也是和本棟同期的巴洛克紅磚建築,外觀看起來很醒目。

我和翠華一前一後的,走近禮堂的正門──

「……!」

一位女學生一看到有人接近,就匆匆忙忙的跑掉了。而我們都來不及反應。

「火……之川……同學?」

看那頭閃亮的金髮,我想十中八九就是她本人了。

只是,為什麼要在門前這樣鬼鬼祟祟的……?

「認識的人嗎?」

翠華轉過頭來,突然這樣問我。面對這種狀況,該怎麼回答才對呢……

「嗯,啊,算吧。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談談……」

「要是能夠成為朋友就好了呢。」

「是啊。」我微笑著回答翠華。有很多事情,不去真正相互交談的話,是無法去彼此了解的。

而且,要是繼續放著她孤獨下去的話,就真的太可憐了……

「對了,既然都難得來這裡一趟,可不可以順便進去看看呢?」

翠華這個提案也不錯,說不定也可以解釋火之川同學為什麼要在禮堂門前這個樣子偷偷摸摸的了。

翠華一步一跳的踏上臺階,打開禮堂的大門……

原來如此,看來是話劇社在排練了,舞台上的演員們手上拿著劇本,一邊走著台步一邊大聲的唸頌台詞。不過大家都只穿著學校制服,雖然佈景已經都搬上去了。

我們沿著走道稍微走了進去,想看的更清楚都在演些什麼。

「哥哥,是我牛若丸,義經回來了啊!聽說你在鎌倉起兵要打倒平氏,就從平泉府趕了回來見你啊!」

「好兄弟!奧州的冬天這麼寒冷,你一個人在外了那麼多年,想必吃了不少苦頭吧……」

看來是在演源義經的戲碼了。哈哈,打倒平清盛,說不定就某些方面來看,他們正是我們的老前輩呢。

「稍微暫停一下!」

台下一個看起來胖胖的初中部女生喊了一聲,台上的演員們都一下子停了下來。接著她回頭向著我們大喊:

「對不起,這次的排練不對外開放喔!」

「啊哇哇,對不起!我們馬上出去!」

翠華聽到對方這麼說就急忙忙的跑向大門。

「砰!」然後一個巨大的聲響,順著劇場的樑柱發出長長的回音。翠華華麗的正面撞上她剛才小心翼翼關上的門板上,像搞笑卡通一樣的整個人貼了上去,僵直住了。

不知道場上的人們是被聲音還是她的舉動給嚇到了,突然一片靜寂……

過了約莫一秒半,我才匆匆忙忙的跑到翠華的身邊去。

「沒事吧?剛才好大聲……」

「啊,哈哈哈……」翠華摀著臉,眼角留著一滴淚水,看起來是真的扎扎實實的撞到了,紅腫起來的地方一定很痛吧。

「還好眼鏡沒有破掉……」

翠華噙著淚水,卻依然擺出笑容說著。

這麼一看,我才發現……?

「好了好了,我們快出去吧」

於是我攙扶著她走出了禮堂,心裡卻懷著一個問題密而不宣:

「為什麼她的眼鏡是沒有度數的?」



再來就是本棟的參訪。

考慮到時間關係,原本只打算讓她看一下實驗室、室內溫室和地下溫水泳池的,不過因為本人意願強烈所以還是帶她到了一樓餐廳……都已經一點了,人還是爆滿程度的多啊。

「炒……麵……麵包?」翠華指著一張招牌喃喃自語了起來。沒錯,我們學校也有販賣炒麵麵包。這種硬把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硬搭在一起(我真的這麼認為)的食物,感覺十分邪異,但倒還挺好吃的。等等,她要做什麼
……?
「老闆娘~請給我一份~」

一邊這樣喊著,翠華一邊衝到了櫃檯前……還好在真正接近之前我總算是把她拉了回來。

「哇哇哇,怎麼回事?不可以買嗎?」

被我從背後的衣領抓住,雙腳垂在地上拖走的翠華不解的問。……難不成她剛才還沒有吃飽,搞到現在都昏頭了?

「就算是麵包之類的東西也得先去那邊付錢啦……」我指著牆邊靠著的一整排白色的鐵櫃説。

不錯,那正是食券販賣機!

「那個……喔喔,對不起啦,第一次到日本的學校裡來所以忘掉了。還真是第一次實際見到這種機器呢。」

翠華走近其中的一台,對著上面五花八門的按鈕看來看去。

「除了那邊的炸雞店之外這裡所有的食物都要先買好食券才能兌換。」

然後,翠華好像終於買好了,手上抓著一張白色的單子。

叉燒口味的炒麵麵包。這孩子的食量還真大……

明明才吃下了幾乎所有的馬鈴薯和半個便當的配菜。

然後,我看著她的身材。

完全不搭。無法理解。

吃下去的熱量都到哪裡去了?

仰天長嘆。唉。這世界不公平的事情還真是多啊。

低下頭来,我無奈的看著她大口大口的啃著叉燒炒麵麵包,死死忍著食慾的衝動。



終於把一些重點的區域介紹完了。沒想到時間還剩下不少,我們就沿著學校的走廊在各處閒晃著。

在這段期間我跟她也聊了一些有關於家裡狀況的話題。嘛,這也算是身為班長的工作之一啦。

翠華原本是在上海的外貿公司社長的女兒,家境十分優厚。但是在幾年前父母因為交通事故而離開人世,而轉由她的叔叔扶養,並且繼承了公司的事業。而後來趁著叔叔到日本發展事業的時候,一起到日本念書,現在則是因
為叔叔公務繁忙,沒有半法就近照顧而住在父親以前朋友的家裡。

總感覺有些複雜呢。

「對了翠華,妳以前有參加過什麼社團嗎?」

「我以前是……嗯,中國傳統音樂社的(這裡翠華直接用日文的口語解釋)。不知道這裡有什麼社團好讓我加進去的……」

「這個嗎……」很遺憾的,本校並沒有古樂社。雖然馬上又想到了交響樂……算了吧,這也是為她好,免的到時又被騷擾。

「那可以的話要不要也在我們學生會底下幫忙呢?雖然要正式接納為會員需要開會決定,但是可以先觀摩一下,我也會幫妳引薦的。」

在我轉頭與她說話的時候,翠華突然停下了腳步,雙眼呆呆的看著前方。

我順著她的視線望了過去。

「呦,妳們好啊」

輕佻的語調。

五個穿著學校高中制服的男性站在連接大樓間的石製迴廊的正中央,擋住我們的去路。該死,還以為他們這種人早就絕跡了,在這緊要關頭居然還會碰到這群不速之客。

翠華臉色開始發白,似乎還在微微的顫抖著……居然連剛進來的心同學也不放過,存心不讓人活啊?

「別擔心啦,學妹,我們不過是想找妳們兩位出去稍微轉轉而已,不是什麼壞人啦。」

領頭的高瘦男生怪異的笑著,我向前站出一步,庇護著翠華。

「連身上的名牌都拆了下來,還說自己沒有企圖?而且什麼時間了你知不知道啊?」

「上那種無聊的課還不如陪那位可愛的學妹出去玩玩,還更有建設性。這個世界要是只有學校生活的話,那就會成為煉獄了」

高瘦的男生似乎完全無視我的話,而一面用下流的眼神看著我身後的翠華。她的身軀瑟縮著。向後去看的話,似乎能夠看出她的雙瞳失去焦點,而黯淡了原有的光彩。

面對大群的不良少年,作為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學生自然會感覺到恐懼。而我也一樣。但是不同的是,我已經是一個擁有力量與使命的光之美少女了。

守護世界如果是我的職責的話,如果連一個即將要作為同伴的人都無法保護的話,我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

高中生們咧著嘴笑著。

可惡。環顧四周,這時卻恰恰沒有任何人在附近。在這種地方(學校裡面)不方便變身。但是,無論如何都得要保護好翠華才行啊。

我咬著牙。看看能不能先矇混過去,爭取一點時間找救兵……

「呀啊啊啊!?」

翠華突然尖叫了起來。轉頭過去,卻看到翠華的手,不知什麼時候被一個高胖的男人給從背後抓住了右手。不妙啊……!

一群高中生看了這景象之後,都紛紛叫起來了。

「喔喔~幹的好!小姐妳也別害羞了,跟大哥出去玩玩嘛~」

「這些傢伙……」

「在這種地方,要是讓翠華受到危險的話,一切都完了。沒有辦法……就算對手只是尋常人類,也只能變身再做打算!

我的手就這樣往上衣口袋抓去……



「咚匡!」

重物落地的一聲巨響毫無預警的從我的背後想起,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震懾了,都是一愣。我回過頭去,卻發現原本應該抓著翠華的胖男成大字狀,顏面朝天的倒在地上,口裡吐著白沫,看來是昏了過去。

翠華卻是站在一邊看著倒在地上的男學生,瞪大眼睛……然後突然把腰彎了下來,不斷念著「對不起!對不起!」……

天啊,難不成翠華有練過武術?

這個問題很快就獲得了解答。領艔的高瘦男生見到同伴摔倒在地上,先是一陣錯愕,然後就拔腿衝了過來,繞過我的身子,一拳向著翠華揮去──下一剎那,翠華卻是很輕鬆的(看起來就像直覺反應一樣)單手把襲來的拳頭
支開,然後自己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下巴。那高瘦的男學生隨之很電影的在半空中浮了起來,同樣也倒在了地上。

「啊……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對不起!」慌慌張張,鞠躬道歉的翠華。地上已經倒了兩個人了。我的右手還抓著變身器,呆站在翠華身後。

其實我已經有點混亂了吧。

其他的不良學生見到兩人都被打趴在了地上之後,先是互瞄一眼,然後就鳥獸散一樣的四散逃去了……只剩翠華還一個勁的朝倒下的兩人道歉,沒注意到。

「好厲害喔!翠華!」

我拍了一下翠華的背,讓她趕快回到現實。

「你是在哪裡練過的?」

「啊……」

翠華這時候似乎宛如大夢初醒一般,睜大了眼回頭看著我。

「糟糕……這兩個人怎麼辦……」

她很為難的說了。

呃。要是繼續待在這裡說不定不太妙…….?

「那,我們先趕快回教室吧!」說著,我拉住她的手急急忙忙的離開凶案現場。



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批人根本是別的學校混進來的,高等部根本沒有這些人物。

-----------------------------------------------------------------------------------------------------------------------------------

日式的枯山水庭院邊,白髮的少年手上握著茶杯,坐在廊下欣賞庭院內外的季春風景。

一枚櫻花的花瓣,忽然隨著風吹落到茶杯裡,泛起了陣陣漣漪。

「大人,要幫您換杯嗎?」

「不必,這樣正風雅……」待得少年回頭一看,卻是吃了一驚:「瑞鳳?妳沒有必要做這些下人的事情啊?」

茶色短髮的女性,瑞鳳笑著說道:「只是難得想要多待在大人身旁而已。」她跪坐下來,熟練的把茶盤放在一邊,倒好了幾杯茶放著。「這樣的景致也難怪大人會想要多待上一會了。」

「這正是日本之心啊。」少年舒了口氣,悠閒的說。他又似乎是想起什麼事來了,對著女性說:「不過妳會來這,應該不只是為了替我奉茶吧。」

「還是大人英明,」瑞鳳把茶杯放在一邊,笑盈盈的說道。

「實際上從太宰府 送來的50領具足已經在剛才由子彈列車送到了,包括讓渡鴉替換的裝備在內。」

「喔,真沒想到會這麼快。還有呢?」

「岩虎大人也跟著過來了。」

「岩虎?」少年像是吃了一驚,但不發怒:「他不待在九州卻跑來山梨縣做什麼?」

「是。已經聯絡上岩虎大人了。說是聽到傳說中的戰士終於現身」,按奈不住而一起乘車前來了。需要去勸退他嗎?」

「別管他了。」少年笑著說。「岩虎這人知道分寸的,無謂的戰鬥絕不會參加……我想他是有必勝的把握在的。話說回來,」

少年喝了一口茶,也把茶杯放到盤上,轉過身來。

「魔裝機冑的量產進行的怎麼樣了?」

「現在碰上了一些技術問題還要解決,不過整體而言還是很順利的。」華鳳一邊把已空的茶杯再次斟滿一邊說。

「大人您也知道,我們所使用的『魔裝機冑』本來也只是一些普通的甲冑而已,和收藏家或是博物館中展示的並沒有差別。而為了使這些甲冑發揮戰鬥力,就必須使用咒術,將這些裝甲重新裝配到其主人身上。

但是,也並非所有的人都能承受這個咒術對身體的影響,所以使得魔裝機冑的大規模使用受到限制……所以近年來我們的量產化目標,其實就是利用累積下來的戰鬥資料,來進行無人機的生產。」

「我想,妳做老師也十分適合呢。」少年溫柔的笑著。

對少年而言,華鳳這位女性所帶來的意義遠大於一介秘書。他們的互動時而主僕,時而如姐弟一般的自然。只是這確切的親密感究竟是什麼,或許整個清盛會上下沒有幾個人知道吧。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戰力的提升。」少年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杯中黃金色的烏龍。

「敵人也終於浮上檯面了。萬不可大意啊,大人。」

「這我知道,華鳳。」少年低下頭去,看著杯中自己的倒影。

他所想著的,是清盛會的理想,日本這個國家的走向,還有自己最終的目標。

「在一切結束之前……」他再度抬起了頭。「請盡可能的陪著我吧。」

「是的,大人。 為了國家與民族的復興……」

「為什麼這樣說?」少年問道。而這的問題的回答是女性淺淺的一笑:

「因為大人總是這樣說啊……」

-----------------------------------------------------------------------------------------------------

接著後面的幾堂課,翠華卻似乎一直在迴避著我似的,不是跑的不見人影,就是獨自坐在位子上頭沉思著,找不到機會與她搭上話。

為什麼她突然會變成這樣?雖然想了很多可能性,但是最後果然還是得問她本人。只是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機,這點讓我很頭痛。

終於到了放學時間。

突然想到,「對了,也可以順道陪她在街上逛逛啊!」這樣子的話就有機會再談談了吧。

搬上的同學開始一個一個的往門外散去了。


「翠華、翠華!」我走近她的身邊叫喚。

「……」沒有回應。還是無我夢中的在整理書包,彷彿四周的東西與人物都不存在一樣。

沒法子了,這下只好用那招了,雖然不是很願意……

「呼」

「哇啊啊啊啊!?」

效果拔群! 風間美弓 的耳邊吹氣攻擊 讓 林翠華 進入混亂狀態!

「……風……呃不對,美弓?」

「嗯,妳才剛來日本對吧?不知道妳有沒有空和我一起到街上逛逛呢?也好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

「啊…..呃。可以的話那就麻煩妳了。」

聲音有些有氣無力。翠華她確實有哪裡怪怪的。也罷,既然她也同意了,那麼跟她邊走邊聊說不定能知道些什麼……

雖說如此。

從教室走出去直到校門口,乃至於下山的坡道上,我們並肩的走著,但是翠華卻是持續的沉默著,低著頭不發一語。

氣氛很僵啊,和早上的她完全判若兩人。難道是受到襲擊的那件事的影響……?

就這樣我們一路走到了十字路口。

我想,這樣果然不是辦法吧。還是由我先開口──

「那個……美弓」說話的卻是翠華。

「剛才的我……很恐怖對不對?」

「咦?」

「我以前因為某些原因,學過一點武術。但是……」

說到這裡翠華的聲音慢慢的激動了起來:「我沒有想要去傷人啊!而且這次又把人給打倒了……這樣子的話,我不就……不就……」

「傻孩子」

我拍了一下翠華的肩膀。

「這件事本來就錯不在妳啦。而且妳的行動也很偉大的不是嗎?」

「我?……偉大?……」

得到出乎意料答案的翠華困惑的看著我。

「因為妳保護了我啊!」我笑著說。「我還得向妳道謝呢!翠華妳的這份力量,是可以用在守護重要的人的身上的!剛才妳不就做到了嗎?」

「保護……?」

「對啊,所以開心點吧。無論如何我都是站在妳這邊的喔!」

「保護……嗎……」

這個詞,翠華卻是用喃喃念著的方式來加以呈現的。

該不會是「保護」這個詞用的有些太過強烈了吧?想到這裡……慢著,我在這裡臉紅個什麼勁啊……

「……啊……」

這一聲,又突然打斷了我的思考。

是怎麼了?翠華像是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轉頭看向前方不遠處的天橋。

不──應該說是天橋上頭的人影。

她要驚訝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那個「人影」,就人類的標準來說,實在大的有些離譜。而且,又是一副日本武士鎧甲的裝扮。任誰也會感到詭異吧。

「清盛會嗎……」

該死,林之守(翠華)的事情已經被他們知道了嗎……這下是真的不妙了,要是翠華被傷到的話,可是真的會有生命危險的啊!

「嗯?什麼?」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她的疑問,裝甲上就傳來一陣雖然不大,卻十分清晰的聲音:

「恭候多時了,光之美少女啊」

蒼老而深沈。彷彿是久練沙場的老將一樣,顯得非常的有威嚴,以及魄力。和只給予人恐怖感的渡鴉大相逕庭。

「雖然老夫已早有耳聞,但卻想不到身為傳說中戰士的人,竟是這等年輕的少女!」老者哈哈的笑了起來:「有趣,有趣!」

環顧四周,明明是尖峰時刻,街道上卻連一台車子都不見;剛才跟著我們一起走在坡道上的學生,這時卻完全不知何處去了,十字路口前只剩我和翠華兩個。

恐怕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掉進了對方的結界(競技場)中也說不一定。

「老夫我投身軍旅近五十年,難有敵手。這次為了滿足於鬥爭之中而特地前來。像這樣的小姑娘會是打倒魔裝機冑的人?」老者笑著,「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啊,風之守!」

說完,他縱身向下一躍,「哐」的一聲在柏油地上踏出了一個大坑。煙霧散去之後,那身銀白色的南蠻胴在夕陽之下閃閃發亮;胸前代表平氏的鎏金揚羽蝶紋樣也更顯得眩目。妙的是,他身上似乎什麼武器也沒有帶?

「那邊黑頭髮的小妹妹!」老者指向翠華。像是被他的氣勢壓倒了一樣,翠華向後踉蹌了兩步。我伸出左手摟住翠華的腰,沒讓她跌在地上,而雙眼直直瞪著那具龐然巨物。

「抱歉也讓妳捲進來!」老人的聲音柔和了起來。「如果不想受傷的話,就先離開這裡吧!老夫不希望濫殺無辜!」

呼,鬆了口氣。看起來清盛會那裏確實還沒發覺翠華也是光之美少女的事實。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放心作戰了。

這邊廂翠華卻從身後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回應著她,把手疊在她緊握的手上。

「這裡交給我吧。這是我該有的任務。」

「可……可是……對方是那麼可怕的怪物,和他戰鬥的話…….」

「放心好了,我哪有這麼容易死呢。」

翠華在害怕著。所以,我必須讓她放心下來。

這也是身為朋友應該做的事情。

「剛才是妳保護了我……」

帶著堅定的眼神說出。

「……所以,這次該我來保護妳了。」

這時我才發覺我在笑著。是為了安撫她呢,還是為了排解即將邁向戰場的緊張呢。又或者兩者都是吧。只是,我並沒有轉頭面對翠華。

終於,她鬆開了手。

然後耳邊傳來的,就是她向遠處跑去的急促腳步聲。

「走了嗎」我說。

「其實我也有個孫女……」老人說。「要是沒有死的話,也該像她這麼大了吧。」

「咦……」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從這裡看過去的話,老人那頭盔下的眼神似乎透露出了些許哀傷。

「那麼。」收起原本的表情,擺好架式,老人又變回清盛會的裝甲武士,說道:「就讓這場鬥爭早早開幕吧!」

「我說,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了?」

我想,既然對方是以武者自居的話,就應該會有與之相應的崇高自尊才對。再怎麼說,現在我也是武田家的一員了,這些禮數應該也是必要的吧。

「決鬥之前報上自己名號,是身為武士的常識不是嗎?」

哈哈哈,豪爽笑著的銀甲武士。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的話,像這樣的人真的很難去和昨天對上的那隻兇鳥(烏鴉)互相連結起關係來。

「抱歉啊,這確實是老夫疏忽了。」老人說著,重新站直了身子,喊道:「我乃清盛會太宰府總司,岩虎!可有誰能與我大戰三百回合者?」

換我從口袋拿出變身器了。「武田家屬,甲州人風間美弓──」輸入密碼,擺好架式,讓身體的細胞與身上的衣著再一次的重組,成為傳說中的光之美少女。

蒼藍色的風止住了。再次大聲的念出自己的名號:「風之守,陣風天使,參上!我在此接受這場勝負的結果!」

岩虎笑了。「很好!以榮譽與生命作為賭注──」

「讓戰鬥揭幕吧!」

少女與武士,朝彼此所在之處衝去。在這裡,他們都知道,這又會是一場惡鬥的開始……


--------------------------------------------------------------------------------------------

我跑著。

沿著無盡延伸的道路跑著。

「妳的力量是可以用來保護的」

什麼啊。

「現在該我來保護妳了」

什麼啊……本來早應該忘記掉的……

為什麼,那一天的場景,

會是如此的與現在相似…….!

「我又什麼都做不到……」

四周的景物不再重要。

耳邊只剩強風在嗚咽著。

「笨蛋…..我為什麼要跑……?」

哭泣的人,是我?

被保護著的,是我?

犧牲掉的……卻不是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總是有人為了我這種人死掉呢!」

因為我是個差勁的人啊。

我的號泣,沒有人聽見,沒有人想聽。

沒有人……

沒有人……?

「沒有人會死掉的,林翠華同學。」

……是誰?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知跑了多久。似乎從剛才的商業街跑到住宅區裡了。

不過,這個人……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放心吧。風間同學她是很強的……」

她抓住我的右手。拿出一樣東西塞進手心──

手機?

我帶著疑問的表情看著她。

而那女孩面對這樣的我,卻笑著,說了一句意想之外的話:

「因為有妳的存在啊…..」

[ 本帖最后由 cc002266 于 2011-3-13 01:4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over4   2011-3-22 16:31  河蟹  +5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13 01: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前情連接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撞沉吉野

老而不死是为贼



  ♂自曝章   小黑屋∞  
UID 1242
积分 2000
帖子 2738
气力 103
河蟹 27
阅读权限 0
发表于 2011-3-13 01:3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撞沉吉野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撞沉吉野 交谈 QQ
去你博客从头看





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政党,凝聚意志、凝聚力量、精诚团结、保卫i领袖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6 02: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