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原創小說-Ch4. 各自的孤獨(3/26殺青!)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0 23: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原創小說-Ch4. 各自的孤獨(3/26殺青!)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春天已经接近尾声,这个天气正适合拿来作为夏季这万物繁盛的时节之序曲──当然,若是正逢周日,那更加绝妙。

与岩虎的死斗之后又过了几天。清盛会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的学校日常依然平顺的进行着。要是这份和平能够持续下去就好了……

回归正题。今天这个难得的周日到底要去做什么呢?

「没错!要和翠华一起出去玩!」

……不过说是出去玩,实际上是要带她去踯躅神社与八重小姐见面。昨天她发了封邮件过来说是有什么事情要讨论的样子。也罢。现在才早上九点多,中午的话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小蓝一起出去商店街转转吧。

拿起我水蓝色的变身器。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像我这样的平凡人,也能够成为保护世界的光之美少女……就算经过了这么久,还是感觉很新鲜。

「美弓──!朋友已经在楼下等了喔──!」

「喔!马上下去!」也得到难得休假的妈妈在楼下喊着。好,头发、衣着都OK。把腰包背起。确定一切就绪之后,我走下楼去。

Ch.4 各自的孤独

玄关前,翠华已经提着包包在门口等着了。

「早上好,美弓。今天天气很好喔!」

「早、早上好……」

翠华一身浅绿色的洋装在她身上实在太过眩目了,以致我一时之间竟忘了如何说话。真是一位气质美女啊,就连同样是女生的我都不得不为之赞叹。

「怎么了,突然发呆?」

「啊啊,不……只是看到今天妳穿的这么漂亮,不自觉就……」

「……!!!」

哇哇,脸好红!我说话也太不经大脑了,居然用这种方式讲出来……!

「啊……谢、谢谢,我是想说既然要和武田的族长的人见面,是不是应该稍加修饰穿的得体一点,所以特别打扮了一下……」(←这里她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啊,先去搭公交车吧!不然要是碰上塞车就麻烦了!」

「好、好的!」

面对翠华的娇羞,我也跟着手足无措了。只好先支开她的注意力等到坐上了公交车再说。

不过我说会碰上塞车是真的。

踯躅神社在甲州,以及整个东日本都能算是有名的神社了,又是重要的历史遗迹,一到假日的话,参拜群众和探古彷幽者常把周边道路挤的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下了公交车。与我料想的没错,神社的山门前与周边道路都满是人人、人。警察也过来帮忙指挥交通了。

正在怀疑为什么要在神社这么忙的时候还特别找我们来的时候,一位年轻的男性从背后叫住了我们。

虽然穿着普通的衬衫,但我记得他确实是这间神社的神官……是叫做信平吧?总之,在他的带领之下,我们两个就顺着山边的小路绕行,来到了武田家的居馆。

这里是武田家的私人空间,因此和神社不同,终年都保持着幽静。信平带着我们走到了一间十迭的和室中,便也在一旁与早到一步的小蓝同座。我和翠华就坐在他们的对面。

过不多久,当主(八重)也到了。与第一次见面时穿的华丽和服不同,这次她穿上的是颇为符合当代女孩身分的套头衫与牛仔裤,坐在上座。这样一眼看过去的话,穿着整套洋装的翠华反而显得突兀了。

「很抱歉让大家等这么久,我是甲斐武田家的当主武田八重。」

「啊啊,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叫林翠华,现在是甲州学塾的中学2年级生……这个……」

「不必太过拘谨,用舒服的姿势坐着就可以了。我听说中国的人是不正座的。」八重浅笑着回答。「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所以请放轻松一些吧。」

于是翠华就在软垫上盘坐着。不过说真的,现在这年头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没几个能看到个十几分钟以上的……仔细一瞧,大家好像也都盘坐着的样子。

翠華啊,妳真是個冒失娘(ドジっこ)無誤……(汗)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现在穿的是很普通的衣着,从八重的身上却依然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质,令人不由得也肃然起敬了起来。

「此次特别请两位前来,是有想要让你们看的东西。信平?」

「是。资料都在这里了。」他从身旁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恭敬的奉上。八重从袋中抽出一张照片,放到我们的面前。

「妳们知道这个人吗?」

金发、长身,又穿着学校的橘色制服──

「啊!我见过她,上次在礼堂看到的……」

「二年D班的火之川凤凰!」

「知道的话就好说了。依据我们的判断,她应该就是第三位传说中的战士,也就是火之守。」

「这么快就找到啦?」翠华惊讶不是没有道理的。甲州虽小,总有个五十几万人口,更要包括在几年前「山梨学术化」政策之后从各地前来就学的外地生和侨生,以及相关的就业人口。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找到三人,效率之高也令人钦佩了。

「是的。不过这是前天一早就找到的。」八重再把牛皮纸袋中的资料都拿了出来,摊在众人面前。里面从她的出生证明、户籍资料,甚至连生命保险与健康检查的单据都一应俱全。

「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坐在一旁的小蓝开了口。「火之川同学好像极力避免与他人有过多接触的样子。」

「极力的避免……?」我问道。

「根据我与D班的同学谈论的结果,火之川同学当初就是因为优异的学业与体育成绩而被校方延揽来的。在刚开学的时候,也有不少同学与社团试图与她沟通,但是都没有得到正面的响应。到现在快一个月过去,还没有什么
人能跟她搭上话,班上同学似乎都对她有疏离感。」

「那么社团方面呢?」

「虽然在话剧社的入社申请书获得核准,但是据社长所言,他似乎只露过几次脸的样子……而且……」小蓝拿起茶杯喝了几口润喉,继续说:

「入社申请书上的笔迹明显不是她本人的。」

「咦咦?」

如果不是本人申请入社,那又会是谁?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她会弃弓道社而去参加话剧社?手上拿着她一年级时参加全国中学弓道大会的冠军得奖照片,我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总而言之,」八重把茶杯放回了盘上。「希望妳们可以尽早与她联系上,并且早日陈述利害,邀请她加入光之美少女的行列中。」

我和翠华一起点头称是。对我们而言,早日增加自己的战力是其一。若是时间拖延太慢而让清盛会有所察觉的话,稍一不慎,就有可能会害她成为刀下亡魂。

小蓝坐着不发一语。不过我想她也是抱持着同样的意见的吧。

「好像气氛变得有些严肃了呢。我们今天还有──」

「馆主大人,车子已经备好,随时都可以出发。」

门外的巫女跪在走廊上通报道。

「谢谢,可以退下了。可以的话信平也一起跟去吧,神社的事情交给其他的巫女和神职们就可以了。」

「谢大人。」信平低下头去答复。

「那个……八重小姐……?」

怪哉,怎么突然要走呢?

「不好意思,让风间小姐吓了一跳。」八重又苦笑着说:「我们打算趁着大家都在,天气又好的时候和大家出门走走逛个街,所以想顺道邀两位同行。不晓得妳们有没有此意愿?」

「啊……」原来如此,所以特别挑在周日见面,大家也都穿的那么休闲都是因为这样啊。这样的话就能够按原订计划出去玩了,不过连八重也主动要同行,确实令人有些意外。

「翠华同学穿的真是漂亮呢,莫非是早已知道我们今天会出门购物的吗?」

小蓝抿嘴笑着。

「呃……虽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是我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出去!」

「我也要说谢谢,八重小姐。」

「都说别那么拘谨了……」八重苦笑着说:「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就不必那么多礼啦。」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真的。八重的举止动作都合乎仪礼,态度端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优雅的气息。与她相处想不拘谨都难啊……

「对了,还有一件事。」

在走出房门前,八重突然停下了脚步:

「以後的話對我的稱呼就不要加『小姐(さん)』了,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加上『醬(ちゃん)』的話也無所謂。」

我说……这个有点……

「那么,今后也请多……」呃,更正。「好的,八重,就这么办吧」

糟糕,说出口的话竟有种莫名的违合感啊……是我太紧张了吧,这样子可是无法玩的尽兴的。

好,调整一下心情吧。让自己放轻松一些,把紧张感传染出去就不好了。跟着八重一起出游,也是难得的机会啊。



从神社乘车大约十分钟就来到了甲州的新都心商业区。这里是距今大约十年前开发出来的,现在已经高楼林立。因为一些优惠政策的原因,使得许多大型企业都把总部设在这里,也包括了火之川同学家里的火花重工(Sparkling
Heavy Industries Co.)等等。当然百货公司或精品店等等的自然是少不了。

信平先生开车带我们到了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虽然神社前的大街也很是热闹,但是八重说「如果不稍微走远一点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所以特别来到这个地方。

进去之后从服装店啦、布偶店还有巧克力专柜等等女孩子喜欢的地方,到书店、唱片行甚至电玩与模型的专柜都进去逛过一圈。午饭就直接在地下室的美食街解决(这也是八重的意见,吃了不少外国的料理)。逛街的时候常
常是翠华走在前头让我追,小蓝慢慢的逛,而信平先生则尽责的跟在八重后头。

在这里玩的很开心是没错,可是……总感觉八重在面对外面的人群时,应对总是有些生疏,而且对一些新奇的东西,有时好像刻意的要遮盖自己的好奇心似的压抑着,笑容也显得不甚自然。

尤其在大家一起拍大头贴的时候,似乎是要刻意避开拥挤的照相间似的,站在最角落的位置。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趁着大家在水族馆分头看鱼的时候,我跑去问了小蓝,说不定她对此知道些什么……

「八重小姐是前任当主的独生女。」她说。「因为夫妻之间」一直没有儿子出生,所以她自小便是被作为武田家的继承人而培养着。也因为这种英才教育,他到现在为止都一直在家自学,没有上过真正的学校。」

小蓝斜倚在水族箱前的栏杆,看着开心笑着的八重。

「她的个性是内向而温柔的……而且对于家族的责任感也比谁都强。所以正因为如此,才更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所重视的人。我想如果说她不习惯于交际,原因大概是出在于这里吧。」

「原来是这样……」

我看着八重小小的背影,似乎也同样感受到了压在她柔弱肩膀上的巨大重量。

「八重小姐也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小蓝突然话锋一转:「妳知道吗,这次集体出游是八重小姐想要让自己习惯外面的世界才规划的。」

「……」

「她说,『身为武家的栋梁,若是内心继续这样柔弱下去的话,就是失格;身为一个人活在社会上,也必须让自己多与身边的世界相接触,才能称得上是健全。』虽然这是我亲耳所听见的,但是到现在却依然无法相信这种话竟是出自于一个11岁女孩子的口中。」

「真了不起呢,这么年轻就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

「现在虽然眼下一片和平,实质上却是世局混乱……」小蓝转过头来看着我。「而能够帮助这个世界、这个武田家的……就只有妳们了啊。」

「请放心吧。」我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我的责任将不只有保护这个国家与世界……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八重到底……!



从早上持续到下午的购物之行真的玩得很开心。手上大包小包的拿着新添的行头,信平先生依然很忠实的替八重提着购物袋走在最后……他好像自己也买了瓶男用香水的样子,大家都有收获。

回到神社门前的时候,参拜的人潮已经散去。在我们要回家的时候,八重和小蓝(她也住在神社)送我们走出山门。

「谢谢各位能够配合我这么任性的请求……」

「别那么说啦,我们都玩的很高兴啊。」

翠华笑着说。身为侨生的她也曾经跟我说过,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日本能这么快的就与大家打成一片,在上海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容易交到朋友。这一切都是机缘吧?

「那么我们就送到这里,各位路上就小──」

小蓝的话就这样悬在半空停下来了。

「火之川同学?」

「咦?」

大家转头过去一看,一头微卷及肩金发的女孩子……果然是她。穿着牛仔背心与长裤,肩上背着个长长的袋子独自走在马路上。

「不晓得她是要去做什么的……」

现在怎么办?要先试着与她接触看看吗?不行,弄不好的话可能会出现反效果……

「这里由我来试试看吧!」

翠华的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能够和大家成为朋友,也是靠美弓的积极与大家的支持才能完成的……所以,拜托了!」

是成为光之美少女的事情鼓舞到她了吗?现在的她感觉真的自信起来了。

「也好。那就拜托妳了。」八重正色道。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还带了点紧张感。

她是不是也打算在这里先赌上一把呢?

总而言之。翠华就穿过马路,试图与火之川同学攀谈。从这里是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的,而我们也只能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发展。

不过,这样看过去的话,对方却是一路往前走,毫无停下脚步的意愿……

「啊,停下来了。加油啊翠华!」

在场的大家也同样屏息以待着。然后……

「啊,走掉了?」

火之川同学走到下条街口拐过弯去,就这样消失了身影。只留下翠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然后无视于斑马线的存在横越马路走了过来。

「失败了啦~」哭丧着脸的翠华。「完全被人家无视……还说什么自己不需要多余的人际关系……」

唉。「真是前途多难啊」,我回头对着八重说……

「?!」突然八重的眼神严肃了起来。


到底怎么一回事?难道生气了……?

「风间小姐、林小姐。」

这两句话隐含了接近无限的庞大压迫感于其中,逼的我和翠华不得不立正站好洗耳恭听。

「……火之川小姐的事情就万事拜托了。」八重的眼神低垂了下来:「……虽然这是出自我个人的请求…….但是,我不能够坐视她自我封闭的人生持续下去……!」

「啊──」

对啊,小蓝刚才也说过。

八重为了不让自己锁在象牙塔中,而下定决心努力改变自己。

因此,她无法坐视火之川同学对自己的不自重,以及对未来的自我毁弃……!

退一步想。同为光之美少女的伙伴的话,缺乏与同伴间的联系与信任,而让自己成为一匹孤狼的话,会对整个团体与她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不,在那之前更大的问题是,若是不能与她建立起关系,并且说服她加入光之美少女的话,火之川同学就……!

「翠华……」

「嗯。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说服火之川同学的!」

「因为我们不想就此放弃。」在一旁的小蓝也说。

「我也等着各位的这句话……拜托了。」

「请交给我们吧,八重……」

握紧拳头。

「我们是为了世界……为了朋友而战的!」

[ 本帖最后由 cc002266 于 2011-3-26 16:5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最後の使徒   2011-3-23 12:42  EXP  +61   原创
最後の使徒   2011-3-23 12:42  BP  +19   原创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1 22: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是了,再次重申,
雖然打著Precure的招牌,但是背景世界觀與人物、劇情都是完全的原創。如有雷同真的純屬巧合......不過已經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是同人的一種了。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3 19: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前一日的风和日丽彷佛是梦幻泡影一般的消失无形。群山环抱中的甲州市今天自早上开始便雾锁重重,仰头不见天日。水气中夹带着清冷的息气,犹如水银泻地的从毛孔渗入到身体每一节骨髓之间,让人从身体里面就发出一股寒意。虽说已经到了五月,这种天气却还是存在着的……

然而,这不受欢迎的天气可不能成为赖床不上课的理由。更何况今天开始我身负着重大的任务──我半躺在被窝里这样想着。

好吧,拍拍自己的脸颊,打起精神,这样才能让我迎接学校中的挑战。

二年D班……我们的英文老师新田霞(にったカスミ)所带的班级,也是火之川同学所就读的地方。就她以前的纪录来看,出缺席都完全正常,这学期到现在也没缺过课。今天好像也正常到校的样子。

虽然翠华从早上开始就不断的制造机会与火之川同学接触,但是都没有得到好的响应。
而与她的所采取的正攻法不同,我特别到学生会去准备好用的「武器」来应付……!

午休时间。铃一响,我就抱着一疊的文件走进了D班教室。

「请问是火之川同学吗?」

静静坐在位置上看书的她把书放下,慢慢抬起头来。

「妳好,我是学生会的风间美弓,请问妳有空和我稍微谈一下吗?」

「……请说。」冷淡的语调。如果是遇到学生会成员谈公务的话,一般而言同学们都会很主动的走到教室外头单独与对方商谈,不过她却没有任何想要移动脚步的意思。

「是。我们接到话剧社的反应,说最近妳好像常常没去参加相关活动──」

「那请问和学生会有什么关系?」

唔。比想象中还要棘手。火之川同学冷冷的目光刺的我浑身不太舒服。

「咳嗯。」认真一点讲吧。「我们学校的社团都是受学生会统筹管理的,如果有出缺席的异常状况的话,会直接影响到对社团的评鉴,以及相关经费的编列。」

说到这里,我稍微停了下来看看对方的反应──

「……」没有回答。看来是可以说下去了。

「如果继续有社员缺席,或是到席却缺乏实际的参与的话,会影响到其他社员的权益,甚至最严重会被废社……」

「……那么退社总可以了吧。」

「退社吗……嗯,退社是必须要等到学期结束前一周才能申请的。」


我收起严肃的表情,拿出笑容说:「比起这个,不如现在开始和同伴……」

「请不要再说了。」

火之川同学猛然站起身来,让我才说到一半的话全留在嘴里了。四周的D班学生似乎也被吓到,一起看了过来,吵杂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让我一个人……」她低头说着,拒绝了我而转身离开了教室。我想要拦住她而伸出的右手,到最后只好也放了下去。

刚才到底……

「Miss Kazama?到D班有什么事情吗?」

我一回头,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新田老师!……朋美也在?」

「美弓是想找火之川同学吗?」朋美看我站在火之川同学的座位前,这样说。「刚才她已经出去了喔?」

「呃……不……有些事情……」

朋美这么一问,我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了,只能抓着脸颊。她们不知道火之川同学是因为我才出去的吧……

「看起来妳好像有些心事的样子……」新田老师的方眼镜反光一闪。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双手一拍:

「这样好了。午休还有时间,要不要老师请你们喝一杯呢?」

「喝、喝一杯?!」

吓傻了的我在心底大声喊着:老师,人家只有十四岁啊──!
--------------------------------------------------------------------------------------------


结果果然是我多心了。老师所谓这「一杯」指的还是咖啡。

我们在学校新栋大楼楼顶的咖啡厅找了个位子坐下,老师点了咖啡与蛋糕让大家分着吃。

老师的目的既是想听听我的烦恼,我就趁此机会,向他们说了火之川同学缺席社团活动,以及这两天拒绝与我们接触的事情。当然,光之美少女的事情必须好好保密。

「老师应该比较清楚火之川同学的状况吧?」

「那当然,我可是大家的Teacher啊。」老师笑着,拿起咖啡杯轻啜一口。

「我也和Miss Hinokawa的爸爸谈过。他虽然对此很关切,但是公务繁忙总是抽不开身。所以虽然身旁会有一些管家帮忙看护,但是总感觉还是leave her alone。」

「美弓也想要和她做朋友对吧?」朋美张着一对大大的圆眼睛问道。

「也是啦。不过看到这个样子,似乎没那么容易啊……」

「别说丧气话!」朋美的目光直对着我,似乎是在半开玩笑的发怒着。

「我们多少年的朋友了,还不了解妳吗?这种程度的困难对妳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吧?」

「谢谢妳,不过……」

「Miss Kazama,不用担心太多的。」老师面对苦笑着的我笑着说:「当Miss Hinokawa拒绝妳的时候,应该没有对妳恶言相向吧?」

「咦,是啊……」

没错。不要说是什么恶言。现在想想,她就连带有恶意的眼神都没有丝毫的漏泻出来。

甚至可以说,她的眼神带了些淡淡的哀愁……

「所以说啦。」朋美微笑着说。「我其实总是觉得啊,火之川同学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梗住』了……这样形容不知道好不好?不过,要是她心理上的障碍被解开的话,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了。」

「嗯。」我点了点头。

「老师也是对妳有信心的。Don’t worry,keep trying!」

窗外的浓雾终于散去。煦煦日光照在甲州的街道上,四面那充满无限生机的翠绿山峦也清楚可见。

「对了对了,再跟妳讲件事。」朋美拿起了外套。咖啡与蛋糕都吃喝完了,看起来似乎是时候要走了。

「听人家说,有时候会在学校后山的观景台那边看到火之川同学喔。」

「是这样吗。新田老师,朋美,谢谢妳们的帮忙。」

「啊……要说我们有帮什么忙的话还真的很少……Miss Kazama才是帮了老师一个大忙呢。」

「那么就好好加油喔,美弓!」

朋美微笑着,回头对我眨了眨眼。

我想。拥有能够支持着自己的长辈与朋友,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3 19:3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考慮到方便閱讀,以後改成寫一段就更新一樓的模式。

還有,轉換成簡體字了。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3 23:3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週一的行動並沒有取得什麼進展。不過我還不打算在這裡放棄。

之後我們三個決議擺出車懸陣 ,輪流上陣去與火之川同學說話聊天,教室也好校門口也好,餐廳與體育課的時候也是。有時單獨出擊有時兩人一組……

可惜,對方不是缺乏認真交談的興趣,就是索性直接轉頭走人。就這樣又過了三天……

「今天好像還是不行啊……」

「看來這座城(火之川)還真沒那麼容易攻下來呢。」

三個人一起走在校門外的坡道上。放學都過了半個鐘頭,校門前還是等不到人,學校裡頭又遍尋不著,今天只好早早收工。

雖然我和小藍抱怨著,翠華好像還保持著樂觀的樣子。

「其實我覺得火之川同學是有在動搖的。」

「怎麼說?」

「嗯……雖然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想當年孔明先生也是被劉備三顧茅廬之後請來的嘛。」

「或許吧。那麼翠華同學,你今晚有什麼預定嗎?」

聽到小藍這麼問,翠華仰頭尋思說:「也還真沒什麼計畫……頂多就是在家裡陽台看星星……啊對了今天是陰天,大概只能看看夜景吧?」

夜景……觀景……觀景台?!

一瞬間我的頭腦好像閃過了什麼東西。

「抱歉,大家,我先到學校後山去一趟!」

「後……後山哪裡?」

「觀景台!」

擺脫翠華追問的我一個人甩下她們,直直的往學校後山跑去。

如果說平時都從正門正常上下課的火之川同學會等不到的話,不是因為她早退或是藏在學校的某處……

沒錯。

是因為她跑到觀景台上去了!



觀景台從學校後門出去,走上一段坡道之後就可以到達。從這裡的話因為正好在山的另一側而看不到學校,但是從上望下去的夜景聽說十分漂亮。

這裡並不是屬於學校的範圍,旁邊又是道路,所以任何人都可以開車過來這裡。

我一路忘我的奔跑著,氣喘吁吁的上了坡道,站在觀景台的入口處。環顧四周卻不見人影。

「不在嗎……」

觀景台的木製地板上,只有幾顆用來裝飾的大型玻璃球而已。

夜色已經悄悄的降臨。路燈也點亮了……對了,真的也好久沒有好好看過甲州市的夜景了。也罷,今天就當是特別來看風景的吧……



「唔?!」

踏上觀景台的地板,身體突然變得好重……站不起來……

以我站著的地點為中心,四周散開了有如蜘蛛網一樣的紅色光線。

接著,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失去身體主動權的我只能被強大的重力所牽引,跪下,然後整個人面朝一邊的趴到地上,呼吸困難,動彈不得。

「一下子……怎麼了……」

「還在想說會不會有人上鉤呢,沒想到一出手就釣到了隻大尾的。妳說是嗎,風之守小姐?哼哼哼……」

尖銳的女性聲音像錐子一樣的刺進耳膜。又是……清盛會嗎……

「原本只是想實驗一下新開發的陣法威力如何,結果卻是歪打正著啊,哼哼……二十倍於地面的重量滋味不好受吧?」

「妳居然……」

明明是必須趕快變身的狀況,現在的我卻連一根手指都無法活動,更不用說把變身器拿出來了……

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態……最糟的狀況這麼快就降臨了嗎……

「只要不讓這些小丫頭變身一切不就都結了嗎,那些傢伙還真是呆啊……」

女人的聲音帶有詭異的笑意,只是我已經無暇去分辨……

「這位小妹妹生來可真眉清目秀的……呵,真惹人憐愛啊…….那麼,本宮就來好好疼愛妳吧!」

腳步聲逐漸的逼近……我就連轉頭去看的力氣都沒有……

這時,從周圍散落的玻璃球上發出了青白色的亮光──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身被強力電流貫穿的劇痛使我不由自主的慘叫著。

作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面對這樣的拷問,風間美弓根本無力抵擋。只能讓死亡的恐懼爬滿全身,堵塞一切思考的迴路……

「喔呵呵呵呵呵……放心吧,妳不會死的那麼……」

……下面的話漸漸無法聽到。

女人尖如刀割的聲音,

冰冷的夜風,

如火燒一般的氣味,

這個世界都離我越來越遠。

……意識越來越不清楚了……

從透明……

混濁……

黑暗……






「鏘──」

一聲巨響讓我從半昏厥中覺醒了過來。

眼前的玻璃圓球應聲的碎裂,加諸身上的重力與電流也不再。

插在玻璃圓球殘骸上的……是箭?!

「怎麼回事?什麼人……嗚哇!」

坐起身來,卻看到紅衣的女人尖頭上中了一箭,表情扭曲的橫倒在地上。

來時的馬路上想起了急切的引擎聲,一台機車衝了過來。

「快上車!」停在我身旁的騎士伸出了手。這個聲音……

「火之川同學?!」事態緊急,我不敢多想,一把跳上座位。機車催著油門從另一邊下了山頭。



我在後座緊緊抱住火之川同學的腰,免得因為猛然的加速而摔下車去。雖然自己對機車不是很瞭解,但是從外型來看的話應該是屬於大馬力競速用的那一類。

身邊的街景彷彿一顆顆流星一樣,車燈也好,商家的霓虹也好,都迅速的一閃而過。

「那個……謝謝……」

「說話太小聲了聽不見。」隔著安全帽,火之川同學只簡短的回了一句。「要是想道謝的話就免了……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聽妳說。」

好帥……不對,怎麼總覺得明明每次以救人為目的的行動,到最後卻反而被人家給救了?唉呀呀,風間美弓,妳真的要好好檢討一下自己了……

四周的屋宇和街燈的數量越來越少,空地與山林越來越多。機車與市區似乎漸行漸遠……

車子騎到了一間工廠的大門前停了下來,兩人下了機車。

火之川同學背著長長的弓袋走到大門前,一道雷射掃過她的雙眼,金屬製的閘門便往兩邊張開,工廠內的通路也亮起了燈火。

她轉頭示意我也一起走進去。「這裡是火花重工所屬的工廠,離市區有一段距離……到這裡應該沒有追兵了吧。」

火之川同學帶著我走到工廠裡的一座公園前的長椅坐了下來,正對著一間巨大的倉庫。

她從旁邊的販賣機買了一罐熱咖啡丟給了我。

「真是窮追不捨啊……」

「嗯?」

「你們幾個的事啊。……你們會那麼積極的面對我,應該不只是想要和我做朋友那麼簡單而已吧。」

冷靜而帶點沙啞的嗓音。不知道為什麼,這股聲音在我聽起來,卻像是繁華落盡的老歌星一般。

她手上拿了瓶熱橘子茶坐到我的身旁。

「還有,剛才襲擊妳的女人應該也與這件事相關吧?」她轉過頭來,直視著我的雙眼說:「我希望妳能全部告訴我。」

「好的……」

於是,我把從最一開始受到清盛會襲擊,變身成光之美少女,然後與翠華相遇的事情,還有她自己就是第三位傳說中的戰士等等,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

火之川同學默默的轉回頭去。過了十幾秒,她才緩緩的說:「原本我會想說『請別開玩笑了』,但是現在的狀況卻又讓我不得不信。」

她起身把空罐子「噹」一聲丟進垃圾桶裡。

「就算這樣……」依舊低著頭。「要我也成為你們的夥伴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

正面回應她吧。不能夠繼續讓她逃避──

若是逃避,繼續封鎖著自己的內心,那麼將什麼也無法改變……八重她一定會這麼說。

而且我想,火之川同學的心裡絕對也是想要有所改變的。所以,不能逃避。

「……」

「我已經把自己的新裡話說出來了喔。」我微笑著。「所以這次是不是要輪到妳了?」

「……唉。」她身子向椅背一仰,抬頭望向天邊。「妳啊,真的是窮追不捨……」


「我是現在火花重工的社長火之川齊造的女兒,想必妳也知道。火之川家本來並沒有顯赫的家世背景──直到我的祖父,十藏那一代才乘著戰後復興期的浪潮以一介的油商跨足工業領域,建設起現在火花重工的規模。」

「嗯……」
我的雙手緊握著那罐還有著餘溫的咖啡。像是在害怕這份火之川同學所給予的溫暖消失掉一樣……

「這樣的我就是在被大家呵護的的環境下成長的……上了小學之後也是。我交到了許多朋友,功課又好,得到師長的疼愛……」

說到此處,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改變了。在我小六那年,公司的離職員工突然檢舉爸爸涉嫌逃漏稅與內線交易……」

「……!」

我心頭一震。接下來的事情大概也……

「股價暴跌,合作夥伴解約,工廠因為失去訂單而關閉,工人運動潮……更糟的是爺爺在這個時候過世,連媽媽都…….連媽媽都……」

是察覺自己太過激動了嗎,火之川同學在這裡停了下來,調整自己的呼吸。在回復平靜之後,她說:

「結果,那些以前與我要好的朋友、照顧我的老師,都開始一個一個的背離我、疏遠我,有的甚至會在暗地裡詆毀我。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孩子們與我要好,也是因為家長的要求,想要與火之川家攀上關係…….後來爸爸被證實清白,但是與我決裂的人就再也沒有與我有所瓜葛。」

「……」

「所以,我才了解到什麼叫做現實…….現實就是這樣的我不可能交到朋友……」

──不對。

「反正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也已經習慣了,現在是我不需要他們……」

──不對。

「說到最後,生在這種家庭也是命……」

──不對──!

「請不要再說了!」

無法再聽下去的我用雙眼直視著她──

「雖然妳曾經遇上過那種勢利的人……但那絕不是全部!」

「……」她低下頭去,拒絕與我的眼光交會。

「就算不是全部,我也……」

「妳就是妳!不是火之川家什麼的替身!」

「……」

「而且,妳也是想要和大家打成一片的吧?」我稍微柔化自己的聲音說。

「咦……」

湊效了。

「我有看見過的……妳在社團排練的時候,一直想要進到禮堂去吧?」

金髮的少女緩緩抬起了頭。

「如果現在開始,還不算太遲……一定……能……」

阿咧?我為什麼突然感覺天旋地轉……

「風間同學?沒有事吧?」

跑到我身旁把我扶住的火之川同學,總算沒讓我直接跌到地上去。不過,從來也沒聽說過有誰的發燒會在幾秒鐘之內變得這麼嚴重的……

「好燙!」火之川同學摸了一下我的額頭……「這是什麼?」

她抓起我的左手……仔細一看,手臂上竟浮現了一個紫黑色的盧恩符文……

「終於給我找到了啊,兩位小姑娘。」

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紅衣的女人正站在倉庫的屋頂上睥睨的看著我們。

「南蠻咒術的優點就在這裡了,速度快而且十分確實……就算是傳說中的光之美少女,體力因重病而削弱的話也無法成為戰力吧?還有,拿弓箭的小丫頭……」

女人把手上的弓箭往下一丟,插在水泥地磚的縫隙之間。

「居然敢讓本宮如此失態……就先料理妳之後再慢慢解決那個藍頭髮的!」

「嘖……」
火之川同學直瞪著女人,右手往身邊的弓袋一抓……

「不可以。」我抓住了她的衣服。

「別勉強了!」她回過頭來語氣激動的說。「妳現在這種身體能做到什麼……?想死嗎?」

嘴上不說,但是妳真的是很關心別人的啊,火之川同學……剛才明明妳可以逃走的,卻選擇冒險救我……

「我很討厭特攻(神風)的,所以不用擔心……」雖然有點搖晃,但是總算是站了起來。


「而且……」打開螢幕,看到顯示訊息的我,不自覺笑了出來……

「光之美少女不是一個人在戰鬥(プリキュアはひとりじゃないっ)!」

語聲一畢,在我們面前張開了一面白色的魔法陣……魔法陣上,兩位少女從天而降。

那是帶著大型提包的小藍,還有已經完成變身的翠華。

「久等了!」

「治癒傷痕的寧靜森林!密林天使,見參!」

光芒消失。

火之川同學一愣,問道:

「妳們是怎麼……」

「我們的變身器都具備追蹤器的功能,可以藉此定位彼此間的位置!啊,美弓妳是中了咒術吧?我來看看……」

翠華捧起我的左手,又用右手蓋住手臂上的盧恩符文……然後咒術就隨著一陣綠光而消失了,身體也回復到了最佳狀態。

「Thank you,翠華!」

這樣子就能放心作戰了──

「光之美少女,出陣──!」

四面吹起的風把我高高的舉起,又把我輕輕的放下。在這短短的時間中,我已經改變了自己應有的身分。

「吹熄野望的湛藍烈風──陣風天使,見參!」

跨上一步,站到火之川同學前去。

「小藍先帶火之川同學到安全的……」

我轉頭過去,卻看到火之川同學靜靜的搖了搖頭。

「那麼護衛就拜託了!」

「我們來牽制住對手!」

「OK!」小藍說著,從帶中拿出紅色的旋蓋機塞到火之川同學手上,又抄出一把像是衝鋒槍的玩意……

「手機?……迷你烏茲(Mini-Uzi)?!慢著……」

「防身武器而已。妳還不是連上學也帶著弓箭走來走去?」

「呃……」

月光從濃密的於間探出頭來,照得我們四週一片的銀白。所有人在這時都一同望向了倉庫上的紅衣女。

「援軍嗎……那麼!」

女人闔上雙手,做出金剛杵的手勢。

地面開始震動了起來,但是與地震又不一樣……

「該不會有什麼要出來了吧……」

翠華的預感是正確的。

面前的巨大倉庫從地基開始倒壞崩塌,卻從裡面站出來一個六層樓高的巨人……不,更應該說是穿著中國式盔甲的土色神像……

「式……神……?」

小藍呆呆的望著巨人的臉。

所謂式神,就是供陰陽師所驅使作戰的一種使役魔……如果這種龐然巨物真的存在於世界上的話,那麼這個女人……

「哼哼……」女人用高亢的聲音低笑著。「現在就先用這傢伙和你們玩玩……可惜本宮沒時間和你們閒耗了,大人在叫著呢。下次就沒這麼簡單了!」

說完她縱身一躍,就消失的無影蹤。

「……」

「陣風?陣風?」

回過頭來,密林正握著我的右手。

「妳在發抖喔?」

我們四目相交,從翠華的眼中,似乎可以清楚的看見我繃緊的面容。

我太容易受到周圍氣氛給影響了嗎,居然會讓翠華擔心我……我還是挺不中用的啊,有些時候。

「不要這麼緊張,接下來一定能有辦法的!」她微笑著。

「恩,是時候來放手一搏了!」相互支持著的是同袍,也是無可取代的朋友。

巨人抓起手上錫杖往倒壞的倉庫殘骸一柱,一陣煙塵的巨浪朝著這裡撲來……右手一揮攪動空氣,把煙霧一口氣吹散掉。

「準備囉,一、二……」

「三!」

讀秒結束,我們朝著逼迫來的威脅筆直衝去──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5 16: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上杉同學。」

「嗯?」

在我面前,風間同學和林同學雖然面對著巨大的敵人,卻決定奮力一戰。而我的手上,還握著那隻手機──紅色的,畫有武田菱紋樣的旋蓋手機。

不過──

「妳為什麼沒有要求我一起變身?」

「喔,這個啊,」她說,「因為妳還沒有答覆。」

「答覆?」

「美弓與翠華同學……陣風天使與密林天使都是以自己的意志戰鬥著的。」她轉頭看著前方的戰場。六層樓高的土之巨神正被兩人的合力一踢放倒了在地上。

「他們知道自己所應負的責任……還有契約之後所帶來的風險……卻還是決定走向這條無法回頭的道路。」她轉頭面對我說。「因為她們心裡都有不能不保護的重要事物。我也不例外。」上杉同學舉起了手上的衝鋒槍,像是在宣示自己的決心一樣。

「還有一個原因是:你的心在迷惘著。」

「哎……」

我的心……迷惘?

「那要不然妳為什麼拿到手機之後沒有自己變身?」

「……!那、那是因為……」

「『妳沒有告訴我變身的方法』嗎?別傻了,妳自己都清楚。」

「……」找不到理由可以反駁了。或許真如她所言,我的心中還在害怕著什麼……

式神口中吐出大量泥彈,往著陣風天使的飛行軌跡一陣亂掃……流彈飛向這裡來了?!

上杉同學見此,卻只是一步上前,鎮定的舉起衝鋒槍,「咻咻咻咻」連射一陣,把泥彈全部擊落。連消音器都加裝上去了嗎。

「若是心中對自己有所懷疑的話,是無法戰勝的。」

彈殼掉落地面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迴響著。

上杉同學沒有回頭。

她穿著校服的背影,在月光下看起來卻是這樣的巨大。

「如果要成為一起作戰的夥伴的話,就必須要對彼此投以信任,把背後交給對方……這是美弓對我說過的話。」

「……」

戰局的膠著似乎慢慢的在磨損她們的體力與集中力。

就在剛才的一個瞬間,跳將上去的密林天使被那巨人大手一揮,像是乒乓球一樣被打到了地面上。

「啊……」

我想要跑過去,卻又停了下來。沒有完成契約的我,現在過去也只是成為她們的累贅吧。

再次看著手心中發著微熱的變身器。

「這一切都取決於妳,」我抬起頭來,上杉同學正用熱切的眼光看著我。

「我們相信著妳,所以……請妳也相信我們吧!」

她們不顧性命的,想要保護自己的家園,國家,還有……朋友。

而我,卻依然獨自站在這裡。

回想剛才的事吧。為什麼我要救風間同學?

只是因為我看不過去嗎?


不……現在看來。

我的心裡頭應該有些更加重要的事物存在著。

把變身器拿起,舉在胸前。

這兩年來,我所失落的東西,我所遺忘的東西……

現在,為了大家,我就把它取回來吧……!

「光之美少女……出陣!」

一片火柱燃起。在那燃燒的紅與赤之中,身上原有的校服像是破碎一般的片片剝落,卻重組成紅白二色的緊身上衣,以及可愛的短裙和運動鞋貼附在我的身上。頭上的髮箍也多出了低調華麗的裝飾……手上也新增了一對弓手該具備的護腕……

「照耀黑暗的燎原之火……閃焰天使(Cure-Blaze),見參!」

找回真正的自己……這樣子……

「火之川同學!」

「歡迎加入,閃焰!」

「妳們……」

不知不覺,兩個人站到了我的身邊。

「嗯。」

已經記不得我上次微笑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那麼準備好了就一起上吧!」

「咦?等等……」

「不要想太多!跟著感覺走就對了!」

陣風她爽朗的笑著。雖然不知道原因……

可是,我的心裡,卻是感到了無比的踏實。

泥土塑造的巨神無言的大踏步迫近著。

「大家,就在這裡把它制裁吧!」

「喔!」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6 16:5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陣風從天,另倆自地,如果三個人的話就可以真正進行三度空間的夾擊了。朝著巨人小腿一腳踢去,它泥土的構造就像是蛋殼一樣的碎開來,卻又旋即回復。

「閃焰!接住我一下!」

「了解!」

像是啦啦隊一樣的,盤好雙手,讓密林踩在上面跳上去。雖然並不是自己無法跳到那種高度,不過有被一巴掌打下來的前例,所以密林會需要更快的速度升上去。

升上去的話,就可以讓自己的長槍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長槍從上而下的朝著式神的頭部投出,深深的刺進它的眉心之間,然後爆炸。陣風從空中再給巨人的背部補上一刀,我抓住腳部,試圖讓它偏離自己的重心……

結果居然把它整個摔出去了?!龐大的軀體被足足丟出了十幾公尺遠,又讓一間倉庫倒壞。

不過,巨人還是站了起來,身上破損的地方也像沙子聚集起來一樣的被修復。

這樣下去的話……

「火之川同學!」

叫住我的是風間同學。「閃焰的武器應該是弓沒錯吧?」

「嗯,應該……密林?!」

巨大的錫杖正朝著密林的頭上揮去……!

「咚」一聲把錫杖一腳踢走,式神雙手一鬆,錫杖平平砸到了地面上。

「要注意背後啊!」

「謝……謝謝……」

真是,這孩子……

陣風長劍一揮,把式神的雙手齊聲斬斷,又降到了我們的身旁。

「我有個主意!」



「簡單說來,因為我的攻擊力比較高……」

「所以必須借重妳的必殺技!」

由她們兩個來固定住敵人,嗎……不過看到正在逐漸讓雙手恢復原狀,站立著的巨人,我不知道這個戰術能不能夠真的湊效。

「要相信自己做的到!」能看出我內心的想法嗎,風間同學搭著我的肩。「就像我們相信妳一樣!」

為什麼呢,明明是她由下而上的目光,但是,這卻足以讓我相信她的相信。

巨人再度的拿起了巨大的錫杖。

不能夠再放任它下去了……這次一定要一次成功……!

「作戰開始!」

我往後退到空曠的地方去。伸出左手,閉上眼睛。將自己的心澄淨下來。

踏開左腳向前。掌心中伸出長弓。右手持箭,在左方搭弦。

「地之根!……雙腳固定完成!」

左手持弓,從斜前劃出弧線到前上方。雙眼直視目標。

「Air-Lock on!雙手固定完成!」

這樣的話。泥與沙的巨人,就成為了一具巨大的十字架。

引弓……集中。

「火之川同學!」

「閃焰天使!」

風間同學、林同學、上杉同學……謝謝妳們。

如果沒有妳們在這裡,我自己一個人是絕計無法把塵封的心靈再度打開的。

「光之美少女──」

那麼,在這裡就把我的思念……

「Platinum phoneix!」

……投注在這一擊上吧!

離手。

箭矢的羽毛化為白金色的光之鳳凰,用它巨大的羽翼展翅高空,包圍住了地上的巨人……

然後,式神的身軀與氣息一起被燃盡,化為灰塵,最終不復存在……

──殘心。也無風雨也無晴。



騎車開進離學校不遠的停車場,把安全帽與緊身風衣往置物櫃一鎖,重新打點好頭髮與制服,拎著黑色的書包,和其他學生們一起走上坡道。生活還是持續著原本的樣貌。

不過,昨晚的事情就如夢幻一樣。但是,卻又是如此的真實。

新的身分……新的夥伴……新的……朋友。

朋友……

走到D班的大門前,我卻突然失去了拉開那扇生活的勇氣。

在昨天之前,我從來都是冷冷的對待那些願意關心我的同學們的。就算現在我已經有所改變,對他們而言想要跟我搭上話的時候都會有所不自然吧。

同學們……真的能夠接受我嗎……

嘩啦。

「火之川同學!」

一位男學生從門前衝了出來……不對,後面跟著十幾個人。我都還沒有心理準備,就被他們給團團圍在中間。

「我們都聽說了!」

「妳用弓箭擊退了暴徒嗎?好厲害!」

「B班的小春日講的時候我們都還不相信呢!」

「那個時候風間同學也在場對不對?」

「啊……那個……我……」雖然這是事實,但是要我去如何與他們解釋才好呢?

「火之川同學!請妳無論如何一定要來我們弓道社坐坐!不正式加入也不要僅!」

「開什麼玩笑!洋弓比較適合她吧!」

一群人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好久沒有這樣了……這時我的眼角餘光,卻瞄見了在走廊另一頭看著我的風間同學她們……



「看這樣子是沒問題了。」小藍說,「她應該多笑些的,笑容真的很漂亮啊。」

「不過真的不愧是美弓,連這樣的狀況都考慮到了!」

「要誇就誇美作吧,她才是最大功臣來的。」我苦笑著說。

其實也是因為火之川同學的生活規律比電車時課表都要準,又比較晚上課,所以才能夠事先請美作幫忙我放出消息,然後把同學們動員起來……

是啊,同學們一直以來都還是很關心火之川同學的。

「那麼……美弓來做我們的隊長好不好?」

咦,慢著,翠華?

「放心,我知道美弓一定可以勝任隊長的職務的。」

小藍,妳也……?

「什、什麼時候決定要有隊長的?大家都一樣不好嗎?」

「可是光之美少女已經三個人了啊,有個人出來領導不是比較好嗎?」

「就算這樣,我又沒有什麼隊長的資質……」

「明明就有,妳不是班長嗎?」

嗚嗚~討厭,臉又紅起來了啦!

「那麼從今天起,就多多指教了!美弓隊長!」翠華笑著對我敬禮…….真是……

「真是~!大家都欺負人家……」

「看來總算事情是告一段落了吧。」

嗯?背後的這個聲音,這個口氣,難不成……

「八重?」

而且還穿著我們學校中學部的制服?

「啊……抱歉,忘了跟大家說,」小藍走到了八重的身邊。「八重小姐從今天開始要來就讀甲州學塾的中等部二年級了。」

「咦咦咦咦咦~~~~!!!!」

「是A班的學生喔。」

穿著夏季校服的八重像是在台上走秀似的,對我們緩緩的轉了一圈……黃色的毛背心、橘色的短裙與她也很搭。不過有趣的是,他帶的不是中學用的黑色提包,而是小學用的紅色亮面皮書包。上面果然畫了個黃色的武田花菱。


「今後為了更好的體驗學校的生活,還請各位同學多多指教。」

「啊啊……不用多禮了……」鞠躬這麼大力,我們擔受不起啊~

「呃……這位就是武田的家八重小姐嗎?」

「是的。妳就是火之川鳳凰同學?」

「叫我的姓氏就可以了……名字好像招搖了點。」

火之川同學笑著。八重也回以淺淺一笑。

兩個各自孤獨過的少女,在這裡,又再度找到了新的出發……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875
帖子 18069
气力 102
河蟹 73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3-26 16: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然後。

「哇~!武田家的八重大人!」
「好小好可愛喔!」
「今天開始要進足利老師那班?好羨慕~」
「館主大人!今後有事在下將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哇啦哇啦,又一群學生聽到是武田家的小當主來學校了,又聚集了過來,這裡變成兩批人馬混雜……
「啊,那個……」
既使是八重也睜大灰色的雙眸楞住了。啊啊真是,明明很感人的橋段卻被這些人搞成這樣……!我真的生氣了!
「你們幾個,拜託不要給人家添麻煩啦──!」
大聲喊完,背後卻冒出一個怯生生的聲音。
「那個……美弓,這計畫可是妳先提出來的喔?」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3-30 21:0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