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散 中国語化日記
124926810




UID 17909
积分 430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9-19 21:3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是从LZ更新的第2天就开始看了,前几天明明看到编辑时间在变,可是内容却没加,难道真是我没人品?

顶部
fcbairen




UID 17900
积分 427
帖子 2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9-20 15: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fight

LZ万岁!!!!!!!COME ON!!!!!!!!!!!!!!!

顶部
truecarfield




UID 17679
积分 448
帖子 15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9-22 11: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晕......那不成战人是ep5的“魔女”.......?

顶部
124926810




UID 17909
积分 430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9-23 21: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是EP6的“魔女”

顶部
truecarfield




UID 17679
积分 448
帖子 15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9-30 08: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奇怪ep5第一晚持续了这么久- -

顶部
zwttc




UID 17496
积分 429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2 23:5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都怪战人不把兄妹们叫上,这不,小孩组全灭…

顶部
zwttc




UID 17496
积分 429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2 23: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过还是感谢LZ辛苦翻译…

顶部
truecarfield




UID 17679
积分 448
帖子 15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3 19: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真是杯具...如果是我,别说100亿日元了,给我10亿我就满足了,相当于1000多万人民币了吧

顶部
穆菲爾




UID 18181
积分 430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9 23:3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嗚喔喔~~~EP5的漢化...
翻譯起來一定很辛苦,不過還是希望可以繼續努力唷

顶部
johnchen




UID 18268
积分 430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14 07:3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是新来的,看了很久了,支持楼主。只不过还是搞不懂,楼主多久更新一次?

顶部
黒い毒藥




UID 18276
积分 321
帖子 1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14 15: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黒い毒藥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黒い毒藥 交谈
UP。楼主加油,每天都在期待的说

顶部
truecarfield




UID 17679
积分 448
帖子 15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16 16:3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终于,,第一夜,,来的好慢。。。

顶部
zwttc




UID 17496
积分 429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19 16: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请问我可以转载吗?当然我会注明作者与出处的…

顶部
johnchen




UID 18268
积分 430
帖子 4
气力 101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09-10-21 00:4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继续支持楼主,我每天都会来的。

顶部
sigma066

シルバーフォックス


  宅  
UID 9
积分 5324
帖子 791
气力 101
河蟹 1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09-10-21 18:4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雨还是那么大。

……看天气,知道明天一整天估计也一直会这样后,人的心情也会跟着低落。

-
……不对,按时间上来说,已经不是明天而是今天了……。
但是,现在这些事怎样都好。

……好困……。

-
我睡眼朦胧的,打开伞。

大颗大颗的雨点,无情的打在伞上……。

-
家族会议,虽然凌晨一点左右基本宣告了结束,但之后的场外乱斗仍然继续着。

-
当时,趁机收身走人的楼座叔母实在令人羡慕。
她说真里亚可能会熬夜,要去看看,就这么巧妙的脱身了。

而我,被老爹缠住错失了跑路良机,……直到凌晨三点……,都被迫陪了场……。

-
花了那么长时间,他们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呢……?

什么都没解决。

-
……有的只是,说了和没说,反复重复的小学生水平的争执。

……这些人也肯定,困得要命。
所以他们所作的,定是些翻来覆去无聊的问答。

-
对长辈的无奈和愤怒,已经感觉不到了。
能胜过睡意的镇静剂,肯定,不会存在……。

……我甩下老爹他们,这次真的回去宾馆了。

-
回到宾馆,发现一楼的休闲室还亮着灯。

不仅如此,还传出谈笑的声音……。
看来这种时间,还有没睡的人。

-
原来,在这深夜之中,乡田先生和南条医生还在谈笑风生。

-
吧台上摆着碟子和杯子,乍一看去,那画面简直就像是调酒师乡田先生经营着酒家一样。

发现我回来后,他们似乎才察觉到已经是这个时间了。

-
面对还要给自己倒酒的乡田先生,南条医生若有其事的谢绝了。

-
“已经够了,喝不动了。……到这个点实在是熬夜熬过头了。”
“没想到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南条先生的话题实在太吸引人,一不留神就。”

-
“要说的话,还得多亏你的酒和菜肴。等有机会,再一起喝一杯吧。”
“好,十分乐意!战人少爷,欢迎回来。老爷他们那边还在继续开会吗?”

-
“……看那情况,至少要拖到天亮了。鬼管他们怎样……。”

边大口打着哈欠,我扔出句话。

-
“……诸位,体力都意外的很充沛呢。人家很吃惊。”
“怎么,……你也在啊……。”

-
“……自然而然的,这边开始了晚会。我有幸同席了。……请放心,那件事我没有说。”
“……………………。”

-
绘梨花在沙发里坐着。
把鞋都脱了,俨然一副在自己家般的样子。

-
“绘梨花小姐,也十分博识。这段时间过得很是愉快。”
“你真的很博识。这么小的岁数实在了不起……。”

-
“……二位过奖了。对古户绘梨花来说,这种程度就是博识了。”

-
绘梨花,摆了个微微提起裙角的姿势。
当然,把腿都放在沙发上休闲得不得了的她,丝毫没有优雅可言。

-
“……楼座叔母呢?”
“凌晨一点回来后,就直接上楼,休息去了。”

-
这么做就对了……。
一直同席那种会议。

就连我,现在也想马上一头栽进床里啊。

-
……不行了。
已经困到,想倒在这就睡的程度了……。

-
“……那么,我们也就到这吧。乡田先生,明天还得起早准备早餐吧?”

-
“早餐的准备已经完成。敬请期待明日的早餐吧。”

-
对乡田来说,家族会议是展现自己料理实力的独角戏。
他一定是气力充沛得,想睡也睡不着了吧。

绘梨花,边说年轻真好边笑着站起身。
这起身,成了解散的信号。

-
“剩下的就由在下来收拾吧。诸位就请休息去吧。”

乡田先生接下收拾杯碟的活计后,我也去了趟厕所就上了二楼。

-
“那么各位,晚安了。这把老骨头,熬夜有点过份了。”
“……晚安,南条医生。晚安,战人先生。”

-
“噢。……安……。”

-
于是我们,就在二楼的走廊里解散了。

-
南条医生回自己房间。
绘梨花也回了她的房间。
接着我,回了堂兄妹的房间。

-
从堂兄妹的房间里,听不到喧闹的声音。

……难道,都睡下了吗?
也对,都这个时间了。还在玩的话,就是在是熬夜熬过头……。

-
慢慢推开门,跟料想的一样,已经一片漆黑只点着个小灯泡。

大家都在床里熟睡着。

-
想必大家,肯定都玩翻了吧。
……然后,再边谈青春,边快乐的熬了夜。

……我如果没找到黄金的话,就也能一起,开心的度过这段时间了啊……。

-
已经,困得,……不行了。

想不起还要换衣服刷牙,我一下滑进床里,……就这样沉没在了睡眠的沼泽之中……。

-
啊啊,……为什么今天这么乱七八糟的事啊……。

死老爹他们,现在还在继续着那家族会议吗……。

……真亏他们不困……。

-
说来,死老爹……,……临走的时候似乎说了什么……。

-
“明天,咱家人都在的时候,我要说个重要的事。跟你有关。”

-
……反正肯定是下任当主如何的东西。
……这种话题,鬼才想听……。

-
“这事要是一说出口,……我估计就会被杀。”

随时我都可以杀你啊,死老爹……。

-
之后,……还说了什么来着……。

-
“是关于,你身世的话题。”

我的,……身世……?

-
……一定是些右代宫家血脉尊贵得不得了之类的废话吧……。

-
没兴趣啊……。

……让我……睡吧……。




-
……波浪粉碎的声音。

潮水涌动的声音。
海风呼啸的声音。

被头痛折磨的时候,塞满我头脑的一直是这些……。

-
无法怀上子嗣的我,在右代宫家,立场十分艰辛……。

听说有能怀孕的药就去试,有这方面效果的香也去试,……在做过各种尝试之后,却都没有结果。

-
直到十八年前有了朱志香……,我甚至无颜,说自己是这家的妻子。

-
“……有孩子,靠的是二人的努力和老天的随性。惟独汝一直受责备,实在是划不来啊。”

-
“到底是由于什么原因无法怀孕,如今已经无从考究了。我也去寻访过名医。也接受了屈辱的诊察。……但每每,只被告知原因不明……。”

-
“结婚后过了很长时间,仍然无法有孩子。……原来如此啊。难怪暗地中瞄准下任当主位置的绘羽,会得势……。”

-
绘羽对父亲大人,暗示我是不合格的下任当主妻子。

再加上丈夫事业几经失败,甚至有使父亲大人大为失望的时期。

-
另一方,绘羽的丈夫,秀吉他的事业规模顺利成长,与我丈夫的相比则是天壤之别。
……那时秀吉是唯一能给父亲大人带来好消息的人。

-
所以,即使倾听了绘羽的谗言,……或者囫囵吞枣的听之信之,父亲大人或许也没有任何罪过。

一切,都是没有孩子的,我的错……。

-
“汝可没什么罪。这国家的婴儿不都是喜鹊送来的嘛。要罚,也是罚喜鹊才是道理。”

-
“…………谢谢。可是,……即使当时还很健康,当主大人的确年事已高,想早些抱孙子的心情,不难想象……。”

-
“管他呢。想要孙子,不如用那多得要死的钱去搞定好了。……金藏曾经发出钱乃万能的豪言壮语。想要孙子,用最值得自己骄傲的钱去解决不就好了……!”

-
“…………呃,……是呀。……当主大人,……看够怀不上孩子的我,……的确这么做了。”

-
……当主大人,以庞大财富持有者的义务,向众多福利机构送出了捐款。

其中,或许是因为有旧交,对被称为“福音之家”的孤儿院,送出了特别大笔的捐款。

-
“啊——,福音之家啊。……经常从那里,来这些家具啊。”

-
“做为社会活动和职业训练的一环,当主大人,把从福音之家中选拔出的成绩优秀的孩子收做佣人。……在本家的纱音和嘉音,琉音和真音,以及礼音等等‘音’字号的所有佣人,都是来自那的孩子。”

-
“……确实有过各种各样的人。不过多数都几年之后就辞职了。”

-
“在本家工作数年积累下的薪金,足够他们在社会上生活了。……而且在右代宫家做佣人的经验,也是可以写在履历表上可圈可点的名分。他们得到这些后,展翅飞向社会,也一定是当主大人的心愿了。”

-
“……原来如此。……养子吗……。”
“……………………。”

-
“父,父亲大人……。您,……刚才说什么……。”

-
“将这婴儿,当成吾孙接入家门。”
“哦——……,乖乖乖。乖乖乖……。”

-
被熊泽哄着的孩子,似乎十分不适应书斋的空气。
……一直一直,在发泄反感般的哭着……。

-
“对,……对不起,父亲大人……。……您在,对我说什么……,”
“将这婴儿,当成吾孙接入家门。然后以藏臼继承人的身份养育他。”

-
“……这就是说,……做为我和丈夫的孩子……,去养育他吗……。”
“没错。你无法生育的事已经是明摆着的事。……你的身体,做为女人肯定有缺陷。”

-
“哦——……,乖乖乖乖,哦——乖乖乖乖……。”

熊泽,似乎是像让人知道她根本没在听我们的对话,紧着哄孩子。

但这却,使那哭声越来越响了……。

-
“……无稽之谈。生孩子的责任只在女方的话,这世界便不用要男人了。”

-
“那天的悔恨,我从未忘记……。……我又,怎会不想要孩子呢……。……但是,无论怎么祈祷,就是怀不到啊……。我也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体的问题,走访了很多名医。但即便如此,无论怎么努力,……就是怀不到……。”

-
“到头来,……竟然是这当头一棒啊。……可以想象。”

-
那婴儿,是福音之家刚刚收留的孩子。

对这么幼小,就失去亲人宠爱的孩子,我不是不同情。

-
可是,……最让我悲伤,悔恨的是——

-
真是我怀胎十月忍痛产下的孩子也就罢了,……为什么我不得不去抱别提我的血脉,连丈夫的血脉都没有一丝的婴儿呢…………。

-
“我没有恨过父亲大人。……要恨的话,……也只该恨,自己这身体……!我恨过!一直恨,……怀不到孩子自己的这副身体……!!所以我祈祷了。向天使和恶魔两方!!之后,两方都如愿了……!”

-
“……向天使祈祷什么了。”

-
“请赐予我身体奇迹……!如果说我身体有缺陷的话我会接受。而后请赐予我将之克服,能拥有丈夫之子的奇迹……!”

-
“……这愿望,实现了啊。……你在接下来的一年后,成功生下了朱志香。”

-
“接着,……对恶魔祈祷了什么。”

-
“我悔恨……,悔恨……。我恨我自己……!而且,我也恨告诉我这些的,……面前的那个婴儿……!!”

-
“……您,许了什么愿呢。”
“我第一次,向恶魔祈祷,许了愿……!!这婴儿,消失掉就好了!!”

-
……这个愿望,当然也被恶魔实现了。

-
那天,把婴儿交给大龄的佣人,我在蔷薇花园想着今后的事。

-
不,那是谎话。

……我没想思考什么。

-
由于婴儿的哭声很吵,我就命令佣人把孩子带到自己听不见其哭声的地方去。

……听不见其哭声的地方,是指足够远的地方。

-
没错,我许愿了。

……最好,去到再也回不来的遥远地方吧这样……!!

-
“原来如此……。……夏妃大人的这愿望,被路过的恶魔,给实现了啊。”
“然后,……怎样了。”

-
“那是,除愿望被恶魔实现了以外无法解释的,奇妙的事故……。”

-
从蔷薇花园到码头的林间道,的确十分宜人适合散步。

-
……心情好的话,即使离开正道在灌木中行走,也一定会令人舒心。

但是,……对于抱着婴儿的散步,是不是走得有些太深了……?

-
“那尽头是悬崖。高度,……大概,至少有十米左右。下面是石地。……那里也是有栏杆的!那佣人是特意抱着孩子,走到那,又靠在栏杆上了吗……?简直,就是被恶魔的召唤所引诱了一样。!!”

-
“……被引诱了呢。……听了你许愿的恶魔,招去了那佣人啊……。”

-
“那么,……这佣人和婴儿……。”

-
“死了……!!从悬崖上坠落,摔在下面的石地上……!不,是因为我许了愿才死的!所以这是,”

-
“这不是汝的错!没有必要考虑其后的事。”
“可是,都是因为我许了愿……!!”

-
“你错了!即使许愿,成就与否全在神明恶魔和魔女的随性之中!汝并无罪。人类无罪。就当做是妾身杀的亦可。不,就是妾身所杀!出于对哀叹的汝之同情,妾身将带着孩子的佣人引至悬崖,并送了下去!”

-
“这是只场不幸的事故。如果您无法接受是事故的理由,那么就是我等之所为了。恶魔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哦。”

-
“……是呀。我们就是为这存在的嘛。……不是你杀的。而是我们哦。所以你没有任何罪过。……所以请,别责备自己了,夏妃。”

-
“真的吗……。我真的没有罪过吗……!”

-
“对,没有哦。呼哈哈哈哈哈!!放话要报十九年前之仇的小年轻人。想诅咒的话便诅咒妾身好了。不过,诅咒可是魔女的专卖特权……!找上夏妃的茬子,就由妾身接手了!!”

-
妾身乃是右代宫家顾问炼金术师,黄金之贝阿朵莉切!找上侍主的茬子就由妾身拦下!
要报十九年前之仇?让你知道在千年魔女面前,这种程度的岁月,连一瞬都不值!!

-
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憎恨十九年前,祈愿汝死的夏妃吗?!

这就让你想起来,到底是谁将汝引下悬崖……!!

-
……正值壮年的女性佣人,边哄着哭声不止的婴儿,边走在灌木中的小道上……。

-
被夏妃说哭声太吵后,便想尽可能远离蔷薇花园。

……为什么,会特意走向这边,她完全没有自觉。

-
可是,哭个不停的婴儿,……忽然安静了。

-
那瞳孔中,映着的是什么,佣人无从知晓。

但,她认为这是被什么东西钩起了兴趣才不哭,……所以就顺着婴儿视线的方向走下去了……。

-
那瞳孔中,……是消失在灌木丛中的,黄金的蝴蝶群。
接着,……在灌木丛的尽头,……佣人看见了女性的身姿。

-
……是谁?
没印象,不可能存在的人影。

婴儿停止了啼哭,一直看着那边。
……然后,佣人的脚步,也自然的走向那边……。

-
“来这里。女人。……抱着,那被诅咒的婴儿。”

-
“……………………啊……。”

女人无法反抗。

-
……她已经,完全被贝阿朵金色的瞳孔,吞没了……。
就想是,在梦境中的世界行走般,飘忽不定。

……周围的景色不觉间已变成了另一翻模样,……她亦毫不在意。无暇在意……。

-
这里本该是六轩岛,……不知不觉间,却变成了从未见过的宅邸庭园。

-
胜过右代宫家引以为豪的蔷薇花园,从未见过的……,黄金蔷薇园。

-
在其中的四角亭里,……身着优雅礼服的贵妇人正招着手……。
……看似管家的男子,用优美姿势倒出的红茶,也发出诱人的香气。

一切,就像是在邀请自己加入这茶会一般……。

-
无法反抗。

……一定要将这婴儿,……献给这黄金蔷薇园的主人……。

-
“得罪了,女人。诅咒被魔女迷惑的不幸吧。……然后,在这人世间绝对无法观赏到的,黄金的蔷薇围绕之下,长眠吧。……卡普。”
“……好的,了解。”

-
卡普啪的打了个响指,……女人脚下出现了漆黑的深穴,……将婴儿与其一起吞噬进去了。

而后,接下来一瞬间的情景,想必会刻在女子和婴儿的眼中了吧。

-
二人漂浮在空中,……眼下展开的是,黄金的蔷薇园。

脚下没了大地,不被任何物体遮挡着的,无边的黄金蔷薇园。

-
生命中最后的记忆里,留下的是此般风景的话,那么这死便蕴涵了无上的慈悲……。

-
于是,黄金的海洋,吞没了女子和婴儿。

-
啪嚓,这声音是如此的单调,做为夺去二人生命的声音来说,实在是太安静了。

……可是,做为魔女们茶会的余兴,这种程度则刚刚好。

-
以女子和婴儿二人为中心,……蔷薇花园慢慢的融进了黑暗……。

-
风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
……电视的噪音?
什么东西的杂音……?

-
……那是,潮声。

-
在从比远高出黄金蔷薇丛的地方坠落死亡的二人,……逐渐被潮水包围,渐渐融入了悬崖下石粒的景色之中……。

-
“妾身可以保证。汝无任何罪过!!十九年前的复仇之流,就有妾身承担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发现悬崖下的二人后,……我吓得脸青了。

-
而后,跑回宅子,……惹了场大乱。
虽然十万火急的,用船将二人送到医院,……那种高度,若没当场丧命,已是奇迹。

-
佣人,……和婴儿,……都死了。

我把父亲大人托付的婴孩,还没到三天,……就给杀了……!

-
那时丈夫正在出差。
当时,还住在宅子的楼座,也和朋友在外旅行。

……六轩岛上,只有我和父亲大人!!
然后在除我和父亲大人以外,谁都不了解实情的这段时间里,……不明来历的婴儿出现,又消失了……!!

-
那是对,是梦啊,……噩梦!!

我以为父亲大人肯定会责备我。
……但,他的行为却很奇怪……!!

-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明白了,看明白了,这来龙去脉!到底要挣扎到何时。到底要拒绝成为我物到何时!!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笼子没意思!打碎就好!!”

-
得知这场事故死亡的父亲大人,好象觉得没比这再愉快的事了似的,一直一直,到旁边听着的我都觉得诡异的地步,……一直一直的笑着。

或许是心中的什么,脱了线……。

-
就是从那天起。

父亲大人超乎以往的,将自己锁在了巫术的世界里……。

-
归来的丈夫,因父亲大人超乎寻常的变化而惊讶。
但是,……他也觉得早晚会变成这样而接受了。

-
当然,丈夫也问了婴儿的事。

可是,一定是出于父亲大人的随性,丈夫被命令早早忘掉。

-
所以我忘却了!

-
那是不幸的事故。

不,与事故与否无关!
我告诉自己,那婴儿根本不曾存在过,而忘却了一切……!!

-
因为,那是还不到三天的,扭曲的噩梦!
对,那全都是噩梦……!!

-
我根本不想回忆起来!!

悬崖,损坏的栅栏,还有潮水的声音,以及……婴儿的啼哭声,……!!!

-
“那婴儿,……是十九年前的婴儿?”

-
“可笑!妾身杀的!已经不在世间了!”

-
“……不过,人类世界没有红色真实。人类的世界没有可以相信的东西。”

-
“……是呀。贝阿朵确实杀了他。但是,在人类世界中或许还被认为是活着的。
   ·  ·  ·  ·  ·  ·  ·  ·
……至于是否真的活着,则另当别论了?”

-
“你是说,……其实他还活着吗?!从那种高度,摔落到那石地上……?!”

-
“不知道。不过别慌。……那厮再怎么恨汝,事故才是真实。恨你,他就找错家了……!”

-
“但是,但是……!即便我没碰他分毫,……可我在心这里……!!”

-
“冷静。……无论十九年前那男子再怎么为仇恨而吼叫,他也不能从汝身上追究任何罪过。所以别慌。十九年前的男子,就由妾身将其当做来客迎接。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
“碑文之谜被解开,正以为要下岗了呢。妾身可要好好招待,这最后的来客!!咕哈哈哈哈!!”

-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守护黄金史密斯卿的秘密,加上第十九位来宾,再来个十九年前的男子。”
“……是呀。对于主张金藏生存的我们来说,绘梨花是第十九人呢。这第十九个棋子之后是十九年前的男子?很有趣嘛。令人兴奋呀。”

-
“做为对手毫无问题!!妾身正为茶会的来宾只有一人而觉得少东西呢!!来吧,蠢货们!!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古户绘梨花,是贝伦卡斯特露卿的棋子。
那么,十九年前的这个男子,是谁的棋子呢……?




-
从听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