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还没想好名字的小说
TojoAya (我的指南针目前向东)

我的指南针总是东西不定 ... ...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3650
积分 5696
帖子 12664
气力 98
河蟹 67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09-9-12 01: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还没想好名字的小说

楔子、灼热之刃
       
       
           穿过那扇有夸张的大锁保护的古老铁门,来到那片广阔、寂静的草地,轻轻地坐在那里,就可以在最好的角度看到渐渐落下的夕阳。几年来,连炅的心里始终是这样认为的。

       说到着草地,倒是颇有些神秘的色彩。那是连炅所上的华岚学园高中部门外一片广阔的草地,说是草地,其实连炅倒觉得它更像是一片草原。在这个紧靠大江三角洲且常年温暖潮湿的地方,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似乎是不可想象的地方。然而令连炅,以及几乎所有华岚学园的学生和老师都不理解的是,这样一片看似平静的草地是绝对禁止入内的。
       
           如果是华岚学园的教职工或学生,那么立刻走人,再也不许进入该校;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最少也会被“请”进拘留所“住”几天。据说不知多少年前还有人因为硬闯进草地而被里面的防卫设施当场击毙。作为一所有着近800年历史的名校,教学质量自然不用说,是顶尖中的顶尖,华岚学园更有着从幼儿园到研究生的全套教育,并长期带动着周边的商业发展,加上周边的商店、酒店、宾馆、医院等等,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已经因华岚学园的存在而成立了一座华岚城。所以说,如果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点点好奇心就被赶出这个对大多数人来说拼了小命才进入的地方,可是相当不值的。
       
           突然连炅想笑,自己冒着被开除并被驱逐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每周五放学来着片“禁忌之地”,居然是为了看夕阳这么夸张的理由,说出去恐怕是没几个思维正常的人会相信吧。但连炅还是没有笑出来,因为这所华岚学园的高中部是半寄宿制的,所以一到晚上没课的时候,教学区附近是空无一人、相当安静的,他还不想因为去那片草地被人抓做“典型”来作为其他人的“教训”。况且每天放学后,各教学楼上都会亮起数盏探照灯,把个好好的学校搞得像是纳粹的集中营一样戒备森严。这是所什么乱七八糟的怪学校,连炅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已不知抱怨了多少遍的话。
       
           对于那些这片草地里有什么奇异东西的说法,连炅一向是不以为然的,毕竟自己几乎每周五都会来这个地方。然而看到、听到、感到的,似乎永远只有一份无休无止的宁静。是的,这是个宁静的地方,仿佛万物都停止了活动,静止在了这片广阔的天地之间。即使是在盛夏之时,这里也没有一声本应随处可闻的虫声,就连来自外面的虫声也都奇异地消失了,就像是有一个小说里的结界那样的东西保护这个地方,不让外界的一切进入这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宁静之地,对此连炅自己给这片神奇的地方起了一个名字:寂之丘。也许是为了不让人破坏这里的宁静才禁止任何人入内的吧,连炅突发奇想。很快又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有些冒傻气的想法。
       
           正在遐想着,连炅已走到了那条通往草地的林荫小道上,这条小路只有一两米宽,路旁两行高大笔直的松树遮蔽着已不甚明亮的夕阳。这条曲折且有些昏暗的小路本应是情侣们的天堂,却因为尽头的神秘草地使这里常年空无一人,甚至连任何虫鸟发出的声音也没有,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而连炅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很安静,不像城市里那样充满了喧嚣,这里有一种山林里清静恬淡的感觉。
       
           很快,连炅又来到了那扇久违的大铁门前。那是一扇有着悠久历史的铁门,上面厚厚的一层铁锈就是其多年来经历风雨的见证者。门前约两米处的地上有几条看似乱七八糟的铁链,但仔细观察后不难发现那其实是5条铁链,每条铁链的一端固定在5个呈正五边形分布的铁环上,另一端则固定在其相对边中点处的五个铁环上。这些铁链看似简单,而连炅的心里可是清楚地了解这些铁链的厉害。一开始连炅在几十米外将遥控赛车靠近铁门以测试其传说中相当厉害的防卫系统,结果遥控车的轮子一碰到那些看似简单的铁链就被烧着了,崭新的玩具车迅速变成了一块焦炭。对此,连炅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铁链上通着至少几十万伏特的高压电,甚至能够击穿橡胶做的轮胎,一旦有物体轻微移动铁链电路便接通,以此来阻止企图进入草地的人或物。
       
           一步步跳过那个有电的“铁链阵”,对于现在的连炅并非什么难事,尽管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他很长的一段时间。连炅又一次站在了那扇大铁门前,又一次近距离看到了那门上挂着的一块巨大醒目的木牌,木牌看上去有不少年头了,边上的木头早已严重的腐朽而变成了褐色。牌子上写着一句血红色的警告:“危险!禁止入内!”六个字写得歪歪扭扭,实际与其说那是字,倒不如说是几堆扭曲的线团偶尔凑成了那么几个字的形状。

       这些字还不仅仅是扭曲,也不知是写字的人油墨蘸得太饱还是怎么的,每一笔下面都有许多油墨顺着木牌流下的痕迹,使本来就很扭曲的字变的更加难以辨认,连炅当初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才看懂了着木牌上写的到底是什么。远远看去,古老木牌上的血色警示,就像是一个人在那草地里遇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临终之时用蘸满鲜血的手颤抖着写下的警告,以使后人莫要步其后尘。
       
           推开生锈的大门,连炅再一次来到了这片宁静的“禁忌之地”,这里依旧是那样的寂静。看到的,似乎永远只有平静的草地、缓缓的小丘和清澈的天空;听到的,似乎永远只有呼呼的风声;感到的,似乎永远只有宁静和安详。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安静、广阔的地方,连炅总能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在这里,不必再将自己一直绷得紧紧的,可以去享受无限的天地,可以静静地去思考学习、思考生活、思考人生,可以暂时忘记生活上和学习上的压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精神桑拿法”(注一),也许在这里看夕阳对自己来说就是一种“精神桑拿”吧,连炅想。在软软的草地上随意地坐着或是躺着,看着远处可爱的夕阳渐渐落下,看着天边不断变化的红色或是其他颜色的火烧云,连炅总是能感到无限的惬意。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连炅最近才开始留长的头发。不知为什么,连炅的心里忽然略过的一丝怅惘,一丝迷茫,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今天已经是6月10号了,期末考试就在27号,高中的第一年就这样结束了,好象昨天自己还在初中一样。真是的,像个老头子一样,明明才不到17岁,就整天感叹人生易逝了,连炅想。难道说自己生理上还在发育中,心理上却早以垂垂老矣吗?连炅有些无奈。
       
       闭上眼,仰头向天,深深地吸了口气,全身放松。好了,回家吧,连炅看了看手表,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在家里等着一起吃饭的小亦又要着急到咬人了吧。明明自己是哥哥,却被妹妹定下了门禁时间,还不到12岁的小亦俨然已成了一个小管家婆,把自己管得死死的,丝毫不得反抗。想到这里,连炅轻笑着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八年了,苦了这丫头了,随即抓起身旁的单肩背包走向草地的大门。
       
       正走着,突然连炅心中生出一股莫名却又异常强烈的冲动,一股把整个世界都一把火烧掉的冲动。连炅撇撇嘴,自己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在胡思乱想,而且每次都是跟火有关的,真是怪事情。
       
           忽然连炅觉得自己好象听到了什么声音,细微地几不可闻,但依然逃不出连炅敏锐地听力。这是连炅在草地里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在这里,从来都是只能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连炅不禁生出了以为很久以前就不属于自己的好奇心,当下听下脚步细细听了几秒,确认不是自己耳鸣后开始寻找声音的来源,却看到一只人身、狮头、还有一对翅膀的怪物出现在头顶上方约十米处!连炅楞了几秒,盯着那怪物落在地上、缓缓地收起了那一对翅膀、挪着步子走向自己,连炅不自觉的退了一步,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远方传来一个尖锐的仿佛空气被撕裂的声音,连炅像一具木偶般机械地回过头,却看到背后有一团大火球飞向自己。连炅忙向前一倒,极其难看地趴在了地上,火球擦着连炅的头皮飞向了那怪物。怪物笨拙地一躲,虽然身体躲过但一只前爪仍被烈火点燃,怪物发出嘶哑地吼声,像是金属划过玻璃一样难听,连炅连忙捂上了耳朵。
       
           忽然,连炅似乎见到一道白光闪过,接着在那怪物的狮头上渐渐出现了一条微小的裂痕,裂痕慢慢地扩大、加深,却没有血流出,只是不断地冒出浓密的黑烟,直到那怪物的整个身体都裂成了两半、化成黑烟慢慢消散在这片再次恢复了寂静的草地上。
       
           黑烟散去后,在那怪物原先位置的后面一点,连炅看到了那团的火球落下的地方,插在草地上的是一柄漆黑的长刀,从刀身到刀锷再到刀柄,一色的漆黑,仿佛在对着连炅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长刀斜斜地插在地上,附近约两米为半径的圆内,原本青翠的草地被烧得一干二净,露出了黝黑的土地。浓黑的烟围绕着那柄大刀,扭曲着不断上升、消散,浓重的焦糊味刺激着连炅的鼻腔。但连炅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早已被那个站在刀柄上的身影所震慑,楞在当场。
       
       那大刀的刀柄上站着的是一个女孩,一个看上去和连炅年纪相仿的女孩,皮肤细腻白皙,像是一个精巧的白瓷娃娃一样。一身纯白的连衣裙正衬出她高挑匀称的身姿,裙脚一直垂到脚腕上方,露出她白皙的脚腕。一头齐耳的短发,不加修饰的可爱面容,正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连炅。女孩象芭蕾舞演员一样用脚尖立在大刀的刀柄上,她的长裙和短发在夕阳的余晖中、在初夏的微风中轻轻地飘动。

       此情此景,连炅几乎已认为立在眼前的并非一个凡间的普通女孩,而是一个在风中翩翩起舞的精灵,灵动飘逸,纯洁可爱。连炅见过的美女也算是不少了,但连炅还是被面前的女孩之美所震撼。平心而论,面前的女孩无论五官、脸型、身材都不是连炅见过的女生中最漂亮的,甚至是相当的普通,但合在一起却显得是那样的和谐,那双并不是很大的眼、那小巧的鼻子、那不大不小的双唇都很普通,但合在一起却给人一浑然天成之感。女孩并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但显得非常单纯可爱,像一个精灵般与天地合为一体,让人不禁想跟她在一起,陪她海阔天空的聊天,逗她发出甜甜的笑声。连炅楞楞地盯着女孩,直到被女孩的清脆笑声所惊醒。此时连炅才看到女孩的手中还提着一对碧绿如宝石的长剑,正一脸可爱的笑容看着连炅。

    “你的力量终于觉醒了呢,火。”女孩浅笑着说道。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火?我是风啊。”女孩显得有些焦急。

    “对不起,我确实想不起来你是谁。还有,火?风?那又是什么意思?”连炅有些糊涂了,

    “那是我们的力量啊,我是风,而你是火,这个,”女孩扬了扬手中的一对长剑,“这就是我的兵刃,也是我的好朋友。至于那个黑乎乎的大家伙呢,将来他应该是你的呢,你瞧,他不是急急忙忙地赶来救你了吗?”说着女孩轻巧地从大刀上跳了下来,落地时脚尖轻轻点在地上,洁白的长裙缓缓飘起,如伞盖般被微风吹起,再缓缓落下。

    听到女孩的话连炅一楞,看着那柄黑黝黝的大刀。它是来救我的?不禁走上前去,盯着那黑色的刀身,仿佛感到了那浓重的黑色中透出一种气息,像是来自地狱的烈火般躁动不安,仿佛要烧尽世间的一切罪恶。连炅不自觉地上前几步伸出手,想去摸一摸那漆黑的刀身。

    “别那样,你现在还不……”那女孩见连炅把手伸向那大刀,忙出声制止,却慢了一步。

    连炅轻抚着那大刀,如普通的金属般冰冷,毫无刚才那种炽烈的感觉。那时的火球就是你吧,如果你真的是我的朋友,那谢谢了,连炅在心里默念道。

    突然一股强烈的灼烧感从大刀上传来,连炅惊叫一声退了几步,那种灼烧感却迅速流过全身,就像是整个身子被丢进了熊熊烈火的感觉。连炅强忍着痛苦,额头上冷汗不断冒出。

    忽然那莫名但强烈到恐怖的灼烧感又消失了,就像它到来时一样迅速、不留痕迹。连炅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心,刚刚灼烧感传入的地方——即手掌左侧靠近手腕的地方——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真是个冒失的人呢,知道吗,你刚才差点被烧成灰,”女孩浅笑着,“不过看来这个大家伙已经承认你的身份了呢,否则它不会帮你打开火脉的。呼,”女孩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松了口气,“终于找到你了,好了,我也该走了,后会有期。”说着女孩像风一样消失了。

    连炅静静地看着女孩刚才站过的地方和那柄黑色的大刀,又低头看了看右手心的红点,良久,摇摇头无奈的一笑,抓起背包走向草地的大门。

……………………………………………………………………………………………………………………………………………………

[ 本帖最后由 TojoAya 于 2009-9-12 01:5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over4   2009-9-12 16:04  河蟹  +10   先支持一下
最後の使徒   2009-9-12 03:17  EXP  +40   原创
最後の使徒   2009-9-12 03:17  BP  +12   原创




顶部
シロッコ (猪突姫)

燃え尽きるまで!


  恶魔城纪念章   初级精灵球   ♂自曝章   萌声祭   大家的EXIA   PS3白金杯   MSL同人社展会工作人员LV5   MSL同人社上海支部负责人  
UID 66
积分 26605
帖子 35094
气力 104
河蟹 238
阅读权限 70
发表于 2009-9-12 10:2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不说沙发了
我来支持
小东东加油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5 01:5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