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TXT】GW Frozenteardrop 连锁的镇魂曲II
NTC



UID 2336
积分 2859
帖子 200
气力 102
河蟹 111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1-4-14 21:5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TXT】GW Frozenteardrop 连锁的镇魂曲II

连锁的镇魂曲II

转载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看图同上

——MC file 2——

「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农场里有一只被称为《黎明之声》的公鸡。
有一天,《黎明之声》在走着,因为忽然跑过来一只狐狸,所以它跳到了高高的围墙上。
然后,狐狸说话了。
『你为什么要逃跑呢?』
《黎明之声》一副不知道的表情,什么也没有回答。
『前几天,百兽之王狮子和百鸟之王鹫商量过了。然后决定动物之间不要再相互残杀了』
狐狸用和蔼的眼神说着。
『所以,我不会袭击你。你能从这个围墙上下来吗?』
《黎明之声》看着遥远的彼方说到。
『猎犬从那边跑了过来!』
听到这番话的狐狸惊慌失措地逃走了。
在狐狸的背后,《黎明之声》说到。
『你为什么要逃跑呢?不是动物之间已经不再相互残杀了吗』
但是,狐狸却没有回来......」

《世界和平的黎明》
出自赫拉扎德所讲述的『一千零一夜』【Arabian night】

MC-0022 NEXT WINTER

卡特琳•伍德•维纳
这就是我的名字。
父亲的名字是扎伊德•塔布拉•维纳。
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中名的『伍德』 是乐器的名字,和哥哥卡特尔的『拉巴巴』 以及父亲的『塔布拉』 一样,是维纳家奇怪的风俗之一,这是后来伊利亚告诉我的。
我知道卡特尔杀死了父亲母亲这个事实。
和我相同名字的『卡特琳』母亲在分娩卡特尔的时候死了。
对当时的女性们来说,在宇宙妊娠,同时就意味着『死』
虽然想着并不一定就是这样,但我没有母亲,是从前世纪医疗技术的体外受精试管中诞生的。
我意识到,从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开始我就背负着要去思考『生命』的命运。

没有生命是可以轻易对待的。
这个宇宙中最沉重的就是生命。

真的是这样吗?
比如说,和我相同名字的卡特琳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将哥哥卡特尔生了下来,但这真的是正确的判断吗?
我真的去问过。
「哥哥有没有想过生下来真好?」
「这是很难的问题啊......虽然我觉得这个答案一定会在我死的时候才明白」
「因为哥哥的出生,有多少人死了呢?」
「不知道啊......父亲也好母亲也好,都是因为我而死是没错,我自己也因为战争而杀死了很多的人......」
「但是,你救了更多人的生命吧?」
「是啊......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大家都把这样的想法作为寄托而活着」
「我没有看见过哥哥流眼泪」
「我以前经常哭啊......现在可能眼泪已经完全冻结了吧」
「............」
「哭着道歉的话也许会有谁原谅你,但我自己却不能原谅自己......所以决定不再流眼泪了」

比如说,被统治的和平世界和允许自由但战乱不绝的世界,哪一个是幸福的地方呢?
当然,允许自由的和平会比较理想,但我认为这样的世界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在某处找到双方的妥协点,感慨着多少的不便,但却也只能满足了,这不就是人类居住世界的实情吗。
如果能以少数的牺牲换取多数人幸福,这就是道德没有错。
但是,有必要让这些少数的牺牲者同意。
在不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就只能强制了。
一旦大多数的『最大幸福』成了强者们的『傲慢』这种不道德的话语,就会完全变成对弱者们『没有道理』的勒索。
父亲扎伊德就属于少数意见这方面。
他反对宇宙殖民卫星进行武装。
因为就是那样的资产家,虽然大多数的殖民卫星市民闹着要想买武器,但他顽固地拒不接受。
『人类好不容易才能居住在宇宙上。战争是不合理且无益的行为』
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意见。
但是,卡特尔没有遵从这个思想。
『战争是悲伤的。但是谁也不去战斗的话,这个战争是结束不了的』
乘上名为《沙漠高达》【Gundam Sandrock】的机动战士,自己站在了战场上。

即使是无论多么优秀的圣人,只要是作为一个人而活下去,就会带来很多他人的牺牲。
虽然宇宙环境问题经常被讨论,如果真要追究其重要性的话,将人类灭绝是最好的方法,我觉得这种究极理论也不见得是错的。
人如果把活着作为『罪』来感知的话,马上把生命断绝也好,或者必须去思考实行『赎罪』的方法。
虽然好笑,但实际上活着的人类几乎没有『罪』的意识。
活着是当然的,死亡应该是绝对讨厌的。
但是,我的情况稍微有些不同。
作为『给予生命』这种意图上医疗技术的结果,在活着的意义中,一开始就被赋予了使命一样的存在。
必须将这个世上活着所有人的苦恼消除。
为了更多人的幸福,不得不去奉献。
这就是我被给予的人生。
我的生命轻易对待就行了。
我的生命在这宇宙中属于轻微的那一类。
并且,不抱有『矜持』是我的『骄傲』。

决定戴上眼镜。
并不是因为视力降低,这充满生命的美丽世界让我这种人直接用眼睛去看,感到有点对不住。
以显微镜和望远镜瞧的话,不觉得什么事情都能冷静对待了吗?
和这个相似的感觉,对我来说不通过玻璃看这个世界的话,会觉得非常的难为情,没法很好地平静下来。

现在在我眼前展开的,可能是火星上最美的光景了。
初升的朝阳。
那里是,下沉的第一卫星福波斯将之穿过的火星独特日食。
在彼方耸立着漆黑的奥林帕斯山,在山脚下广阔的红色沙漠上吹着猛烈的沙尘暴。
以及,二机的巨大人型兵器——机动战士。
白色斗篷的白雪公主。
黑色斗篷的魔法师。
我兴奋了。
白与黑的两机是至为美的机体。
带着高昂的情绪,我叫着他们的名字。
但是,我所憧憬的人,冰冷地放出话来。
「卡特琳……杀了你」
带着和我从莉莉娜那里听说的『希罗•尤尔』这个人物稍微不同的印象。
『希罗是我们带来希望的人』
莉莉娜稍微低着头害羞地说着。
『我也向多洛西总统请求过了。为了如今火星的和平,他是必须的』
明明确实是如此听到的——
在我的背后,特洛华•福波斯叫到。
「重新考虑吧,卡特琳!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的理想还不能够实现!!」
就连我,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
这场仗有可能会输。
但是,如果没有谁为了其理想而战的话,这个悲伤惨痛的状况不是什么都不会改变吗。
我决定了。
去完成莉莉娜的完全和平主义——

MC-0015~0019

小时候,我是Dr.伊利亚带大的。
伊利亚是最能理解我心情的存在。
感觉她像是温柔的母亲一样。
我想恐怕是她将我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吧。
并且伊利亚还告诉我,她是我的姐姐,同样是从试管中出生的。
我的生日和火星的独立纪念日是同一天。
好像从那时起,火星上到处发生着纷争。
但年幼的我对此没有兴趣。
伊利亚在火星地方都市更深处的偏僻地方,在里面小局域地球化的居住穹顶里开着名为『维纳医院』【Winner Hospital】的小医院。
就像是小鸟巢般的木制小家。
记得即使这样也齐备着最新的医疗器具,医院的经营也很顺利。
家的外面是透明的穹顶,将火星的外界隔离,永远美丽的森林和闪光的湖面,鸟和松鼠等小动物在树木中到处跳跃,来回穿梭。
庭院里整个季节都绽放着绮丽的花朵,美丽的蝴蝶在优雅地舞蹈。
一定也住着妖精和小矮人。
对幼小的我来说,这个『小鸟巢』【Paraterraforming’s Dome】的里面就是世界的全部。
并且还想着我一定不会走出这里到外面的世界去吧。
任性地梦想着和温柔的伊利亚永远一起过下去。
我完全就是个野丫头,非常爱撒娇。
在只有两人的晚饭后,伊利亚经常给我拉小提琴。
古老的小提琴,演奏着很久以前的美妙旋律。
想着她也有个源于乐器的中名,但却被告知不是这样。
「有中名的只能是维纳家的继承人哦」
伊利亚这样说着。
「因为希望你能继承卡特尔的足迹」
卡特尔这个哥哥的名字是在这时第一次听到的。
「卡特尔哥哥没有孩子吗?」
「恩……他没有结婚、也没有谈过恋爱」
「……?」
我脑子里空白了一下。
在说着什么是年幼的我无法理解的。
「有点奇怪的孩子……这个小提琴也是以前卡特尔拉的」
「伊利亚不结婚吗?」
「明明已经是大妈了」
在我的眼里看不出是这样。
「并且因为我有作为医生的工作……说这种事情的话,父亲会生气的,肯定」
伊利亚一直在研究发生在火星上的风土病。
最初我觉得我是作为研究这个疾病的小白鼠而诞生的。
「卡特琳,求你了,不要说这么悲伤的事情」
伊利亚紧紧地抱着我,流着泪说到。
那时我明明真觉得即使这样也完全没关系,但她却一直无偿地倾注她的爱。
只有一次,在伊利亚赴诊的空档中,我试着拉了那个小提琴。
滋滋滋...只响起这种刺耳的怪声,明白到这对我是完全不行的。
但钢琴的话还是能弹的。
我尝试着再现伊利亚演奏过的还留在我记忆里的曲子。
「了不起啊,卡特琳。果然你是个天才......」
那时我才两岁。
但那是火星历的年龄,有必要先说一下。
伊利亚和我睡一张床。
在我睡不着的时候,伊利亚会给我讲很久很久以前的童话故事。
乘船的大冒险,秘密的洞窟,飞天的绒毯和灯里出来的妖精,我总是兴奋地在听她讲。
后来才知道,这是莎赫扎德公主所讲述的『一千零一夜』。
多亏了这个,我开始喜欢上读书了。
在家里伊利亚的藏书堆积如山,即使其中有不明白的地方也有电脑这种方便的资料收集装置可以用。
兴趣无限的扩张,涉猎了各个方面的知识。
虽然人们经常说『英才教育』。但至少对我来说,这是因为自己喜欢,像兴趣一样的东西。所以不怎么喜欢使用教育这种说法。
还有『映像复写【Image Trace】』这种游戏软件,将其和自己的脑波同步,是个可以将特定人物的数据短时再现的玩具,我经常玩。
那时,因为经常变成男孩子主角玩,不知何时开始,开始管自己叫『【男孩子的】我』 了。
我将这个软件改良成适合自己的样子,比如说下载伊利亚演奏小提琴的程序,即使不完美但也能再现成那样,即使是我也能演奏『天方夜谭』了。
但是,数字变换也是有极限的,要到像样地演奏还必须要持续好几个月的练习。
在伊利亚面前展示我的演奏时,她带着叹息说着。
「你和卡特尔一样有着这样的才能啊……但将努力束之高阁可不行啊,人类只有通过辛劳获得的东西才是有价值的……」
被伊利亚苦口婆心教育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明明是女孩却称自己为『【男孩子的】我』时,她明明也是笑脸接受的。

每半年两三次的样子,蓄着漂亮白色胡须的大汉拉希德叔叔会给这个家里搬来食物、药品和最新的医疗器械。
「一直不好意思」
伊利亚礼貌地谢过了。
「不要那么说嘛,伊利亚大人」
我最喜欢这个拉希德叔叔了。
「因为我们是家人【Maganac】啊」
这咧开嘴的笑脸也太棒了。
「大小姐也渐渐变得像卡特尔少爷一样聪明伶俐了啊!这下将来可以开心了!」
拉希德叔叔做着维纳家行星间运输的工作,好像在通过火星轨道附近的时候一定会过来看我们。
不知何时起,我注意到只有在拉希德叔叔来的时候,总是素颜的伊利亚才会化起妆来。
虽然那时我只知道看书,却想着是不是伊利亚喜欢上了拉希德叔叔。
我就那一次,趁拉希德叔叔在庭院里修剪的时候,在他背后问了他。
「你觉得伊利亚怎么样?」
「是非常重要的人啊」
「结婚这种事情,不行吗?」
「请不要开玩笑!我和伊利亚大人的身份是不一样的!」
拉希德叔叔脸红着回过头来。
我直接地问到。
「因为是试管出生?」
「…………」
拉希德叔叔停下手中的活,大步靠近到我面前用大眼瞪着我。
「卡特琳大人!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充满魄力的认真表情。
「第一,我也是试管婴儿!」
如果是这样我认为身份不同什么的是没有关系的。
「伊利亚喜欢拉希德叔叔啊……」
「我已经有妻子了。是个会到东到西抱怨,也没有器量,马虎木纳的老婆」
比起这样的女人伊利亚不是更有魅力的女性吗。
「但是,她和我的身板相配」
庭院里开着白色的木莲花,周围飘散着相当好闻的香味。,
「男人和女人这种生物,并不总是称心如意的啊」
「好复杂啊……」
「但是卡特琳大人,请按照你所思所想地去恋爱。不可以对自己的心说谎!因为和试管出生这种事,绝对,没有关系!!」
「恩……」
虽然在拉希德叔叔的面前点了头,但我谈恋爱这种事我想都没法想。
木莲花的花语是『对自然的爱』。
虽然我不明白爱一个人的感情,但对于这宇宙中所有的大自然,我尊敬、并爱这种想要活下去的心。
因为所有的自然会将自己的生命以自己的意志闪耀出光辉。
「奇怪的地方和卡特尔少爷真像……」
拉希德叔叔不知道在低估什么我没有很好地听清楚。

在『维纳医院』中,有两个住院患者。
一个是名叫玛丽奈•多利安的温柔的老婆婆,一直管我叫莉莉娜疼爱着。
每逢此时,就算说了我的名字是『卡特琳』,多利安也不会听进去。
「我以前是做卡特丽娜大人的侍女……是你真正的母亲啊,莉莉娜」
「我说了,我不是卡特丽娜,是卡特琳……还有,也不是莉莉娜」
多利安还说要我像女孩子一点。
「多利安,红茶里要放牛奶吗?」
「好的。但是莉莉娜,好姑娘们都是问『您需要牛奶吗?』的」
看来,这个叫莉莉娜的好像是多利安带大的女孩。
「请穿上裙子。莉莉娜的话一定会很合适的」
我听从了她的话。
因为这微笑着的脸我最喜欢了。
假小子的我,只有在多利安的面前,才会不得不得稍微端正一下举止。
并且不称自己为『【男孩子的】我』,而是『【自谦的】我 』。

还有一个人,比我大一年,名字叫史黛拉。
她总是睡在床上。
因为肺和心脏有着先天性疾病的史黛拉只有我在的时候才会露出笑脸,所以我尽可能地会在她身边。
她如此痛苦的样子看到过两次。
叫出悲惨的呻吟声。
「好难受………难受……」
哭着叫着,咳嗽,吐血, 挣扎着。
「不要看我……到那边去……」
伊利亚使用了镇痛剂,总算收场了,但是史黛拉好像非常讨厌她这个样子被我看到。
产生了空气壁一样的东西。
第二天起就没能看到她的笑脸。
好寂寞。
但是觉得没有办法。
疾病并不是她所期望的。
虽然她被给予了和我同等的生命,但充满痛苦的住院生活和我假小子般自由自在的日子也差得太远了。
我如此想到。
像我这般出生的人类,明明没有什么不自由,为什么史黛拉就得不到自由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史黛拉得了失眠症。
闭起眼睛后注意力就会集中到小痛上,变得害怕。
我就像小时候伊利亚那样在她的枕边朗读着书本。
好像是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史黛拉稍微恢复了她的笑脸,安心地入睡了。
就这样每晚持续着,我和史黛拉的关系也修复了。
「谢谢……」
史黛拉用心地感谢了我,并用非常轻的声音这样说着。
「卡特琳,你能做我的密友吗?」
「我可以吗」
「当然啦……」
我和史黛拉相互注视。
不知何时两人的眼中充满了眼泪,落了下来。
我非常高兴。
之后我们说了很多很多话。
比如庭院里开的花、比如湖里的鱼跳出来,比如家人。
「我好像有二十九个姐姐,一个哥哥……虽然除了伊利亚姐姐以外没有见过其他人」
「我有爸爸和妈妈,还有个『相同名字的姐姐』……虽然也没有见到过」
相同名字的姐姐?
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觉得史黛拉至少不孤独了,我稍微安心了一点。
但是,为什么会没有见过面呢。
大概是药物对史黛拉的病情有效果吧,她渐渐向着痊愈的方向发展。
但即使这样,过了半年,史黛拉又被剧痛所折磨了。
镇痛剂的效果已经不起作用了。
伊利亚让我从病房里出来。
我什么也做不了。
伊利亚马上开始了紧急手术,这天她直到早晨都没有回来。
我彻夜朗读着。
虽然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我却流着泪拼命地读着。
对自己的无力感到无比地悔恨。
密友史黛拉明明那么痛苦,我却只能在自己的床上读着书。
第二天早上,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愿望实现了,但伊利亚的手术好像是成功了。
伊利亚实施的所谓『再生医疗』,是将从史黛拉的细胞中生成的新的肺和心脏移植了进去。
但是史黛拉是先天性的疾病,还处于不知何时还会再次发病的状态。
「所以,卡特琳……要一直照看史黛拉啊」
「好的」
史黛拉一天天精神了。
我真的很高兴。
并且直到我和史黛拉上同一所小学为止一直在康复着。
MC-0019年,史黛拉五岁,我四岁。
穹顶外的沙尘很厉害。
眼里进了垃圾,眼泪总是会流出来。
可能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可怕。
这时,正好拉希德叔叔来了,给了我一副护目镜。
「这是马瓜那克队长用的护目镜哦」
带上护目镜后,感到充满了勇气——

MC-0022 NEXT WINTER

接近的白雪公主,举起了光束剑。
然后,闪光之刃刺入了我乘坐的气垫艇。
驾驶舱大破。
我跳落到前面的红色沙漠,在沙丘上翻滚着。
回头能看见被破坏了的气垫艇。
格纳库毫发无损。
「太好了,果然是准备把普罗米修斯完好地回收……」
我这么嘀咕的同时,往沙尘暴呼啸之中的马瓜那克队长机前进。
护目镜守护着我软弱的眼睛和内心。
这个被叫做『拉希德』的队长机的驾驶舱能切换成手动操作。
并且能从这台机体向其他的马瓜那克对进行遥控操作。
沙尘暴要过去了。
「不好意思,先让我稍微抵抗一下!」
我乘上了『拉希德』的驾驶舱。
『密码是《MAGANAC-8×5》哦,卡特琳大人』
脑中回响着拉希德叔叔的声音。
在副键盘上输入这个密码。
主屏幕亮了,『拉希德』启动了。
通信回路总算是恢复了。
在激烈的噪音中,时断时续能监听到白雪公主和魔法师驾驶员之间的对话。
『干掉了吗?』
『不,那家伙是准备启动机动木偶吧』
漂亮的回答。
不愧是我所憧憬的人物。
我操作着副控制台,弹出了虚拟键盘。
这是钢琴键盘型的机动木偶控制装置。
我打出了为『天方夜谭』作曲的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他朋友作曲家的名字。
「喜欢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 吗?『彼得与狼』也好,『罗密欧与朱丽叶』也好都很棒啊」
但是,我喜欢的是被称为难曲的钢琴奏鸣曲。
别名被称为『战争奏鸣曲』 。
「那么,用『第七钢琴协奏曲』来招待你们吧」
我的演奏《操作》开始了。
呼应着曲子,马瓜那克队动了起来。
『喂喂,他们也动起来了啊!』
『你切入左翼……我从右往中央攻』
『好歹是四十机的机动木偶,作为敌人不吃力吗?』
『一人二十机的分配…..你爸的话,闭着眼睛都能搞定』
『哼,很好!干就干吧!!』
我要对两人的对话笑出来了。

好像他们还不能进行连协攻击。
这样的话,我这边也有对应方法。
「给白雪公主来七个小矮人【Dwarf】!」
我继续用快节奏演奏。
「魔法师就给他魔法镜!」
我在记录影像中见过,曾经名为《地狱死神高达》【Gundam Deathscythe Hell】的机动战士在地球上的布鲁塞尔挥舞着大镰刀般的光束镰刀。
有着和『死神』之名相称的蝙蝠翅膀,令人毛骨悚然的机体。
这光束镰刀的破坏能力也是超越想象的。
以圆运动接近的危险机体。
有必要持续发射实弹,以阶段性的波状攻击送入机动木偶。
战争奏鸣曲的演奏时间是约十八分三十秒。
到那时马瓜那克这机动木偶能否撑住是胜负的关键。
七机精锐将白雪公主包围。
剩余的三十二机以『镜像追踪【Mirror Trace】』编程,向魔法师发起近身战。
虽然没有想过要以此获胜,但能做到不输给他们的程度吧。
按照我的计算是这样。
魔法师没有去回避瞄准他的数百发实弹。
华丽地挥舞着光束镰刀,一口气破坏了实弹。
闪光、爆炸和气浪覆盖了其周围。
魔法师以就这样直进的态势,向左移动着。
在狂风中摇摆的黑色斗篷同时展现出了毛骨悚然与优雅。
好像准备老老实实地从左翼攻来。
但是,三十二机的马瓜那克队更先一步向右移动,档在目标魔法师的正面。
『什么啊,这些家伙……!?』
魔法师的驾驶员,迪奥•麦克斯韦尔,为机动木偶意外的行动而不知所措。
镜像追踪程序很好地在运作。
让机动木偶拥有不规则的攻击路线是战术的理论。
就算迪奥•麦克斯韦尔是多么优秀的驾驶员,要识破这个路线也应该需要相当的时间。我如此预测。
白雪公主的驾驶员,希罗•尤尔在冷静地和七机精锐部队对峙。
『…………』
双方都互相对视,丝毫没有动作。
七机的马瓜那克是对于光束炮近身战,光束剑肉搏战,自动追尾实弹中距离炮击援护机,先期扰乱佯动用突击高速机,防备重装备机,各自特别强化过的机体。
保持着任何一方动作就会马上陷入混战状态的距离。
刮到白色斗篷上的沙砾劈啪地闪出火花。
这青白色的光辉让人感到宁静的斗气。
一瞬,白雪公主从这个地方消失了。
想到是不是攻了过来,但并不是这样。
希罗•尤尔的机体,跳入高空如同玩弄七机机动木偶般回转数次,退到后方。
七机准备顺势追过去,但我切换成慢速,指示他们牵制对手。
这场战斗的目的并非是胜利。
『卡特琳,你不想要这台机体了吗?』
希罗•尤尔打开通信回路,向我挑衅。
「恩,当然了」
我这样说着的同时维持着距离。
「但是不会简单地让给我们吧?」
在这个时机,我准备着对另一个目标进行攻击。
我必须把这个战场上最麻烦的存在排除掉。
好不容易有了『无名氏』这个漂亮的称呼,却改为可笑的『特洛华•福波斯』的他,必须首先打倒——

MC-0020 NEXT AUTUMN

这个小学是叫『圣•米涅瓦学园』,还是小局域地球化穹顶中很古老的校舍。
是最先移居到火星上的人们建造的,有了相当的年数。
附近有个小规模的火星联邦军港,是个稍微能感到些噪音但还算平静的学园。
我和史黛拉被编入了同一个年级。
虽然周围都是比我们大的同学,上课一般性能跟得上。
上课与其说开心不如说是尽义务,和班级同学说话倒是更有趣些。
大家都宠爱着个子较小的我。
史黛拉虽然话少,但即使如此还是和大家打成一片,也交了好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我最喜欢体育课的时间了。
但是觉得一直在旁围观的史黛拉很可怜。
一天,史黛拉在体育馆的一角突然倒下了。
我慌张地联络伊利亚让她赶快来。
但是,来的却是大型的急救艇,将史黛拉从军港运到了大都市的中央医院。
我和伊利亚只能目送她。
「约两周前,史黛拉和『相同名字的姐姐』卷入了纷争,变成了脑死状态」
「脑死?」
「以前也被称为植物人啊」
伊利亚难过地闭上眼睛。
「为了救助史黛拉,从『相同名字的姐姐』身上提取了脏器」
「那么史黛拉就能变回健康的身体了」
「恩,多半吧……但讽刺的是,本来她才是『备份』【Spare】的……」
伊利亚以难过的声音小声说到。
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无法理解。
「史黛拉已经很痛苦了……所以,这样就足够了」
几个月后,史黛拉回来了。
脸色也很好,精神也很充沛。
「卡特琳,我已经没事了!空气真的很好闻啊!医生说我连体育课也可以参加了!」
这是至今为止一次也未曾见过的闪耀的笑脸。
「并且父亲母亲也对我相当好!我好幸福啊!」
愿望实现了。
那时的我真的很高兴。
之后,史黛拉再也不来『维纳医院』,而是从自己家去学校了。
据说史黛拉的家里非常有钱,接送司机也好、佣人也好好像有几十人住在那里干活。
不知何时觉得史黛拉和我的距离变远了。
我虽然好几次尝试着和她搭话,总觉得因为很见外而有一种无法靠近的氛围。
比起以前感觉到的空气壁更厚了,该说是一种疏远感比较合适。
突然注意到,我在休息时间一个人的时候变多了。
在走廊里走着,听到教室中好几个女生的说话声。
「按道理来讲成绩应该很好啊」
「二年级的跳级生?」
「果然是『备份』吧?」
「骗人的吧,『备份』来学校也行吗?」
「她家是有钱人所以不管怎样都行啊」
我听到这些,以为是在说史黛拉。
「等等!你们说这些话……」
进入教室后发现,史黛拉是大家围绕的中心,她笑着在说话。
其他的女生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只有史黛拉笔直地注视着我。
「你好啊,卡特琳」
「刚才,说的是谁?「
「……说什么?」
哦,是在说我啊——
反正我是维纳家最小的女儿,从试管里出生的人。
从此之后,史黛拉和班级同学对我的疏远越发强烈了。
对于史黛拉来说我可能是她最初的密友,但现在已经变成第三十个或者第四十个密友了。
以少数的牺牲换取多数人幸福的话,这没有错。
但这需要让少数派的我同意才行。
去学校变得无聊了。
成了只有学习的场所。
休息时间在图书馆里读书。
读历史书。
BC、AD、AC。人类在过去有着怎样的罪过,我用自己的方式整理着。
渐渐明白了所谓世道。
干燥的感触。
所谓『备份』,是指富裕层的人们为了以防自己得重病时,作为『预备部分』脏器的提供捐献者,当然的在医疗设施中事先准备的『克隆人』。
富裕层的男男女女管他们叫『相同名字的弟弟(妹妹)』。
但是,史黛拉因为『相同名字的姐姐』变成了植物人,反而被接受了肺和心脏的移植,从『备份』的立场上退了回来。
虽然至今为止都没和家人一起生活过,再也不用这样太好了。
身体也变得健康,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吗。
这是我最期望的事情。
大致上,我作为『备份』的立场没有改变。
决定笑脸以对。
相隔数日后露骨的羞辱增加了。
谁也不来和我说话,我座位内部的电脑被人乱涂乱画,被人搞坏,体操服被人藏了起来。
但是,我决定开朗。
「总是有着完美的笑脸……卡特琳是个开朗,非常好的孩子」
教师们对我这样评价。
不知何时,我变得会想让那些人安心是最重要的。
班级中的氛围又不坏,我不抱怨,不发生骚动的话,这个『圣•米涅瓦学院』就是和平的。

我努力着不去祈祷。
我并不是想否定神的存在,只是单纯地感到恐惧,自己越害怕,自己的愿望就越会实现。
实际上,我有想过是不是宇宙有颗『心』并且会发动他的『意志』。
我觉得虽然史黛拉的情况也许是偶然,但即使这样,绝对不能只有自己祈求着幸福。
这天的午后,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回去。
但是,我的护目镜不见了。
又被谁恶作剧给藏了起来。
就算问史黛拉她们也会说不知道吧,也没有可以帮我一起找的朋友,我决定放弃然后回家。
穹顶外的沙尘多得让眼泪都流出来了。
眼泪滴答滴答地流了下来。
老实说,这时我心中的某处讨厌着这学校里的所有人。
想着要是全部消失就好了。

突然,高举着『反联邦』旗号的叛乱军攻击了火星联邦军的军港。
是气垫强袭艇和五机火星战士的偷袭。
大意的火星联邦一瞬间就被压制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偏僻的军港会被攻击吧。
即使这样联邦军也对附近的基地发起了总动员,拼命地发起反击。
学生们被指示不要离开学校,待在学校里的避难所避难。
我准备回到学校的穹顶中,但学校已经紧急关闭了。
发呆的时候,抬头看见走在附近的巨大人型兵器。
周围的联邦军援护部队陆陆续续到达了。
在学校的穹顶上,火星战士的实弹炸开了。
穹顶被轻松地破坏,里面更是有导弹打了进去。
无法判断这是叛乱军所为还是联邦军所为。
古老的校舍燃烧了起来。
我感到不寒而栗。
愿望又一次实现了吗,我真的后悔了。
稍微离开校舍一点的地下避难所也被击中了。
从那里传来了悲鸣。
我想一定是好几个学生和老师死了。
战争最错的就是,和战争没有关系的人,与自己的意志毫不相关地被杀。
我对自己还活着感到非常得对不起。
觉得不救他们是不行的。
一个人也好,想要拯救『宝贵的生命』。
跑到燃烧的校舍。
在我的眼前,和巨大的轰鸣一起校舍倒塌了。
又一次痛感到自己的无力。
突然看到脚下,有着自己的护目镜。
因为这东西被藏了起来,明明我又不会死,却憎恨着学校的人们。
后悔那一瞬间在想『给我消失吧』。
我捡起了护目镜,跑向了战场。
叛乱军的五机火星战士继续在炮击,朝这边走来。
在我的前方有一台火星战士横躺着。
我想是因为被击中无法动弹所以被抛弃了的机体。
也许还有什么可以使用的武器。
不管怎样我想救学校的人。
只想着这些,我打开了驾驶舱的舱门。
外锁只是简单的安全措施所以很快就解除了。
让我吃惊的是驾驶舱中还坐着驾驶员。
联邦军年轻的士兵,因为恐怖而在畏缩着。
「不行的……我是不行的……」
颤抖着。还失禁了。
我觉得这个人也很可怜。
从内部的显示来看,能量槽也好装备武器也好还是能战斗的状态。
「做不到啊……我做不到啊!」
「我代替你行吗?」
「诶?」
我没有乘坐过火星战士。
但是,想不到有其他方法。
「不要乱来了,像你这样的女孩……」
「没关系的,我试试」
我乘入到驾驶舱中。
年轻的士兵离开时说到。
「大致上这个机体记录有我的生体反应,其他人来操作是不可能的——」
我操作电脑,把记录下的数据全部清除了。
「这样就连我也能操纵了」
接下来从我的笔盒中取出芯片,将『映像复写』下载下来。
从好几人的人物项目中选择了『卡特尔•拉巴巴•维纳』。
这是把很久以前的战斗记录留在『维纳医院』博物馆的那部分复制下来的文件。
这个人的话能把火星战士之类的从容操纵吧。
我的直感这样告诉我。

「动起来了!请离开!」
我戴上护目镜,将火星战士站了起来。
充满了勇气。
「出发!!」
我站向了前来的叛乱军火星战士。
暂且先让那些家伙远离学校,我只以这个念头在战斗。
但是,卡特尔好像对格斗战很拿手。
选择了独特的时机。
对手对此出现了迷惑。
产生了一瞬间的空隙。
我突进了。
钻进发射出的实弹之间,一下子拔出光束剑,将架着火箭筒的火星战士切开。
发生了爆炸。
恐怕驾驶员是死了吧。
但是,他们既然在战场,就应该有死的觉悟。
和学校里的大家不同。
「明明有着比我还重要的生命!」
这样叫着的同时,我回头向着从背后进攻的火星战士,斜斩下去。
「战争什么的不打就好了!」
不知何时,我两手拿着两把光束剑,将三方向的火星战士同时打倒了。
处于忘我的状态。
呼吸有点跟不上。
我将映像复写的机能切断,拔出了芯片。
「…………」
将护目镜从头上取下来时,果然眼泪落了下来。
胸口和心都在痛。
五魂 都消失了很难过。
我觉悟到已经无法再回到普通的生活了。
也无法回到学校。
过一会,联邦军的增援部队就到了。
在此之前,我从火星战士的驾驶舱中降了下来,跳到了瓦砾山中,就这样逃走了。
对联邦军来说,我是盗用军属火星战士的大罪人。
对叛乱军来说,我是杀死五个伙伴的仇人。
虽然不对自己的行为有后悔,但我判断应该逃走。
也许是很矛盾。
我觉得我必须连死去那些人的份活下去。
途中好几次都快要屈服,我鞭笞着内心,继续跑着。
想见伊利亚。
但是,今后会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一想到这里就坐立不安。
想就这样跑到哪里消失了,我被这样的冲动驱使着。
所以,想最后见一次。

家里面,和伊利亚一起有一个银发的中年绅士和前发长长的学者类型的男人。
「欢迎回家」
伊利亚像以前一样迎接我。
「呀,你就是卡特琳吗……」
明快爽朗的声音,我马上就知道是哥哥卡特尔。
我现在也能这样活着就是托了我哥哥战斗方式的福。
并且,五魂一瞬间被夺去也是因为这个人的关系。
「恩,果然和妈妈很像啊」
「初战就把火星战士五机打倒,真是了不起的大小姐呢」
学者类型的男人用鼻子笑着说到。
「作为我们的同伴我很满意……」
「褒贬都和我没关系啊。我只是单纯地用了映像复写而已」
「这样啊。但是,那个玩具最好不要再用了……一直玩的话觉悟和责任都会失去的」
「……觉悟和责任……」
我讨厌说着借口的自己。
想救学校的人们。想消除战争。
明明那时候应该认真地想过。
「卡特琳……你,活得像你自己吗?」
「哥哥你呢?」
「我可能会追寻着这个答案至死……但是,活着的话,总觉得总有一天能够发现」
可能就是这样。
并不是现在马上需要的结论。
重要的并不是结果而是经过。
「哥哥,能接受我吗?」
我的命被轻易地对待也行。
「如果这样的我们可以的话……」
我的生命属于这个宇宙中轻微的一类。
为了更多人们的幸福,不得不去奉献。
「好的,拜托了……」
这就是我被给予的人生。
「好的。我现在被称为『W教授』」
「我是Doctor……叫我Dr.T好了」
「请从鸟巢起飞吧」
伊利亚将小提琴递给我说着。
「你是这个世界中唯一的卡特琳•伍德•维纳哦」
并且,没有『矜持』是我的『骄傲』。
「难过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回这个家啊……」
伊利亚流着眼泪,给予这样的我以温柔的话语——

MC-0022 NEXT WINTER

我继续着演奏。
敲击着键盘的同时,瞄准向追击而来的特洛华的气垫艇,发射大型的实弹导弹。
气垫艇『奥迪哈曼』沉没在了沙漠的海洋中。
但是,没有打中的感觉。
「逃走了……」
冷静判断的话,那个特洛华•福波斯应该没这么容易就被打倒。
我这个攻击也应该是预料范围内吧。
但是他马上给予反击的可能性很低。
现在的问题是白雪公主和魔法师那边。
机动木偶马瓜那克队的数量被相当地减少了。
「明明十分钟还没到——」
演奏才刚进入第二乐章。
但却半数陷入了战斗不能状态。
「计算太简单了……」
展现出压倒性的强大。
仅仅一瞬间,刚觉得爆出闪光的时候,已经一台机动木偶处于被切开的状态了。
「不,并不是这样」
应该说能坚持到十分钟。
『希罗•尤尔』和『迪奥•麦克斯韦尔』
果然是不能轻视的存在。
如果,这两人进行连协攻击的话,我一定会使不出力吧。
我确认了过去的战斗记录,为这绝妙的搭配所战栗。
攻击和防御,将此二者同时切换,互相辅助,极力抑制装备的消耗,更是准备了二重三重、四重的杀手锏,这就是曾经两人的战斗方式。
这天衣无缝是在战场上培养出来的,给我以这样的印象。
现在在眼前战斗的『迪奥』并不是过去影像中的那个『死神』,对我来说真是幸运。
以战术来考虑,以多数攻击少数的话,采用包围歼灭的作战是正确的。
以四十对二的战力比,当然是应该这样判断,我却敢于以三十二对一,七对一,将部队一分为二。
我十分理解,恐怕将白雪公主和魔法师事先放置在同一战场,他们会理解互相的习惯和方向性,不过多时一定就能取得配合。
所以,有必要给他们的战力给予极大评价。
就算是少数,也要一分为二各个击破。
即使无视理论,我也觉得这是最好的战术。
对于希罗•尤尔,我感到无论多么精锐,七机也太少了。
但是如果估计迪奥『魔法师』的破坏力,这个分配应该是正确的。
『镜像追踪程序』是能在瞬间读取对手的动作,并将与其相同的行动,以左右相反进行攻击。
魔法师在发起近身战时,只能做好同时被打的觉悟来进攻。
在避免机动木偶最大弱点自相残杀上也很有效果。
也有能对应迪奥擅长的随意攻击这个优点。
『喂!』
在激烈的噪音中,能听见迪奥的叫声。
『哟,我说了喂啊!完全和说的不一样嘛!』
白雪公主华丽地跳跃,留下了美丽的青白色粒子作为残像,从容地躲避着可以说是无数的追尾导弹。
『是一人二十机的分配吧!我已经打倒二十七机了啊!!』
希罗•尤尔冷静地回答到。
『还有二十四机……』
『切!有时间去数别人打倒人数的话,还不如给我这边帮忙!』
『你很烦……我现在很忙』
我并没有给予希罗•尤尔从容时间的自信。
我让从精锐的七机中发出的追尾导弹波状攻击继续,以圆运动继续搅乱。
并且,选择慢慢地将距离缩小,封住其行动的战术。
简直就像在白雪公主周围乱舞的七个小矮人一样。
但是我大意了。
我不由自主地对希罗•尤尔的操纵技术看得出神。
进一步阅读数据的话,希罗•尤尔和白雪公主应该不会做出那样多余的动作才对。
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战争奏鸣曲第二乐章刚弹完,就要进入最终章的这个时候——
突然,『拉希德』的动作停止了。
虚拟键盘上的键盘消失了。
「!」
同时马瓜那克队停止了。
明明还有三分三十秒才应该结束的。
并且,驾驶舱的舱门从外部被强行打开了。
被曾经我乘入火星战士时用的方法打开了。
安全装置明明是那时候的数百倍,感到他果然是原恐怖份子啊。
在我的眼前,站着举着手枪的福波斯。
为了不让他的接近和安全装置解除被注意到,希罗•尤尔让白雪公主进行花哨的动作,华丽的舞动。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进行着漂亮的连协行动。
福波斯用着认真的脸说着玩笑话。
「游戏【Play】到此为止了……」
一如既往的冷漠视线。
和最初相遇时一点都没变。
「我可不要拍手哦……因为还有第三乐章的演奏【Play】」
我戴着护目镜回瞪向福波斯——

MC-0022 FIRST SPRING

从我在克里斯海马戏团小屋里被保护起来过了一年的时候,迎来了被称为『无名氏』的少年这个新伙伴。
『无名氏』的眼中某处的悲伤,有着放弃这个世界的冷漠。
我觉得他和我有着相似的气氛。
让他听了我擅长的曲目『天方夜谭』。
Dr.T提供『归处』的时候,他选择了『第三条路』。
并且,『无名氏』用我的小提琴给我演奏了『连夜的舞会』【Endless Waltz】。
我心中的孤独,觉得不知为何被治愈了。
他吉普赛风的演奏,带着野性,不,越是欢乐就越让人感到难过的乡愁。
和『无名氏』在一起,感觉到自己被诅咒的命运和他共有,让我忘记了寂寞。
但是,他没有这种感觉吧。
是我单方面的想法。
可以的话希望一直在一起。
但是,他马上和凯瑟琳一起前往地球圈了。
明明才刚相见,心中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风穿了过去。
明明比以前能更拿手地演奏『天方夜谭』。

后来不久,令人怀念的伊利亚来了联络。
「有事找卡特琳」
传来了这样的信息。
解决了所有的课题,无聊的我在得到W教授和Dr.T的许可后,马上前往了『维纳医院』。
那里的事情是,玛丽奈•多利安想见叫『莉莉娜』的女儿。
「哦,莉莉娜•多利安!」
我直到现在才注意到。
那个火星地球化的功劳者,是多利安的女儿。
仔细去想也许是当然的,但我无法想象冷冻冬眠着的莉莉娜母亲竟然还活着。
并且,也没有想到那一位会再次觉醒。
「还好吗,莉莉娜?」
多利安还是这样叫我。
「我是卡特琳啊,多利安……」
「我腿脚完全不行了……」
虽然用轮椅移动,但她和以前一样是个高贵的妇人。
根据伊利亚的说法,恐怕以自己的双脚是无法站立吧。
好像是长期的住院生活和火星重力的原因,让她的肌肉和骨头都变差了。
在火星联邦的总统选举中,戴着假面的莉莉娜参加选举时,不只是我,其他人都惊讶了。
但是,在听到按照选举公约『在当选的时刻——』取下面具这句话时,我想这可能是她本人。
事实上,取下假面的素颜就是和我在过去记录中确认的莉莉娜,这点是没错的。
即使这样还有疑问没有理清。
完全一样的整容,克隆人什么的也不能否定,有着这样的可能性。
但是,我觉得把她带大的亲人的眼睛是没法糊弄的吧。
即使是多利安,就算把我误认了,在伪造的人物前应该会有相应的动摇,隐藏不了真相的。

我带着多利安,前往了火星联邦的首都,莉莉娜城。
这一天在盛大地举行着新总统就任的游行。
我和轮椅上的多利安,自在地看着沿路而行的莉莉娜总统的高级轿车通过。
在数米前,突然,高级轿车停止了。
「母亲!」
推开阻止她的SP们的手,莉莉娜总统像少女一样跑了过来。
「母亲!我是莉莉娜!」
就是这时。
在我面前奇迹出现了。
「莉莉娜!」
多利安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少女和把她带大的母亲,流着眼泪抱在一起,完成了久违几十年的再会。
「对不起,莉莉娜……因为我而让你有了痛苦的回忆」
「没有,母亲……莉莉娜我在为能这样和母亲再会而高兴,从心底里发出感谢」
我在边上只是呆呆地看着而已。
但是,那份纯粹和她们的眼泪,我直感到那是真的。
没有错,她们是玛丽奈•多利安和莉莉娜•多利安。
并且,我那暂时忘记的感觉苏醒了。
这么说的话,是伊利亚也这样紧紧抱住过我的记忆。
被爱的感觉。
爱人的心——
我给完全忘记了。
即使就这些,我也想感谢两个多利安。

这天晚上,我被招待进总统官邸。
招待我的是作为在火星上最高位人物所款待的料理,非常精良的家庭晚餐。
「将母亲大人带过来……真的非常感谢」
「哪里,该谢的是我」
在餐桌上,除了多利安以外,还有比我稍微年长的姐弟同席。

两人是莉莉娜的外甥和侄女,说是双胞胎。
有着美丽的长长金发的姐姐是叫娜伊娜•匹斯克拉福特,黑发文静的弟弟是叫米尔•匹斯克拉福特。
虽然不怎么像,估计是二卵生吧。
娜伊娜用锐利的视线向我质问到。
「卡特琳•伍德•维纳……作为名家女儿的你,好像架起了很多危险的桥啊」
看样子好像是将我的出身全部调查过了。
「姑且以我的认识来说,我只是进行志愿者活动罢了……」
这么一说,米尔小声地笑了。
「并且,说到危险的桥,莉莉娜总统的『完全和平主义』不更危险吗?」
米尔噗地喷了出来,拼命地要去忍住。
「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米尔!」
娜伊娜叱责了偷笑的弟弟。
「刚才的发言无法听过算数啊……将莉莉娜大人崇高的思想和你的恐怖活动放在一起!」
「娜伊娜,卡特琳所说是对的。要听取她的意见。」
莉莉娜总统露出了平静的微笑。
「那么我就说了。火星联邦要高举『完全和平主义』的话,是绝对需要地球圈统一国家作为后盾的!」
「这是无法接受的事啊」
断然地被否定了。
「火星联邦是从地球圈中独立出来的……忘记这点会很困扰」
「但是,为了维持和平!」
「你要说需要灭火的『Preventer』这般的秘密组织吗?」
被娜伊娜打断了。
「作为实际的问题,这并不是完全的和平吧」
年轻的总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以前的友人们,恐怕现在也进行着这样的活动」
这眼睛里连眼泪都浮现了出来。
「以前他们说过。『自己的生命很廉价』或者『战争将地沟臭般的我们』什么的……」
声音在颤抖。
「但是,如果是那样,他们的幸福如何了呢?在阴暗的世界里活着就不艰辛吗?所谓真正的完全和平,不消除他们这样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
用少数的牺牲换取多数人幸福的话,这在道德上没有错。
但是,必须要让这些少数的牺牲者同意。
「我会同意。大家如果幸福的话,我无论怎样都……」
没有『矜持』是我的『骄傲』。
「走到光里来,卡特琳……你和我之间,有着多么大的不同呢?不要再有痛苦的回忆了……」
「……但是,我……」 米尔轻轻地来到语塞说不出话的我面前。
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将两手触及我的脸。
「……诶?」
我想我的脸颊一定红了。
米尔将我的眼镜取下。
「看,果然……」
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
「你的眼睛比地球更美丽」
然后,让我拿起小提琴。
「……」
米尔没有再说什么。
本来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
虽然很害羞,不,因为害羞,我开始拉起了小提琴。
以即兴曲风拉起了『圣母颂【Ave Maria】』。
米尔慢慢地吹起笛子,配合着我演奏的曲调。
开始有点战战兢兢,但渐渐大胆起来。
我看着他的眼睛。
温柔的微笑还是一样。
温暖的目光很耀眼。
并且,不爱说话的米尔笛子的音色,非常的饶舌。
充满色彩的演奏,主张着向前,向前进,跟我来。
我拼命地追着这个速度演奏着。
当演奏到小三和弦的时候,突然温柔而温暖,感到一种被包住的感觉。
觉得简直就像叫我『来,过来』一样。
觉得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他的速度慢了下来,这次是像压着我的背一样,用笛子接上了小提琴的乐句。
这次好像在说『你先走』。
使出全身的勇气,我做了领头。
就像裸身跳舞般的害臊,我将弓在弦上滑动。
但是,情绪却异常得高昂这点我也知道。
不知何时变成了随心演奏的自由快感。
突然注意到,米尔将嘴唇从笛子上放开,偷偷地在笑。
我在进行着独奏。
即兴将天方夜谭和吉普赛的旋律交织在一起。
没有了害羞。
像是自我介绍『这就是我』般的独奏。
并且,这次我将主旋律交给了他。
『接下来就靠你了』,用下颚和眼睛给他暗示。
『交给我吧』,他点着头。
米尔的独奏持续了十四小节。
多么充满张力的美丽音色啊。
高音域特别的清澄。
纯粹的人格在演奏中渗透了出来。
旋律高昂的时候,他用眼睛给我暗示。
『要高潮了,一起去吧』,笛子的摆动像是如此说着。
我在副旋律处跟上了他。
米尔可爱地给我眨了眼睛。
这次是他担当副旋律,我来演奏主旋律。
速度虽然是刚才的数倍,但我们的演奏中没有犹豫。
将此重复,重复,表现出如同描绘独特螺旋的浮游感,曲子达到了高潮。
到绝顶的时候,他特地降到慢速,将『圣母颂』的主旋律吸入虚空之中。
我品尝到了眩晕般的疲劳感。
莉莉娜,娜伊娜,多利安都露出泪水拍着手。
米尔也拍手了。
真的是非常的害羞啊。
他伸出手来和我握手。
暖暖的温热。
这二重奏对我来说成为了我最棒的演奏。
简直就像是看见梦境般的夜晚——

MC-0022 NEXT WINTER

演奏『战争奏鸣曲』最终乐章的时刻近了。
要从特洛华•福波斯举起的手枪下逃走可说是至难的课题。
我决定稍微使用下卑鄙的手段。
他应该模拟过,准备了数个能考虑到的未来路线。
不超越他的预测,就没法度过这次的危机。
「那个,福波斯……以前,虽然Doctor说过,我不像看上去那么温柔吧」
「不要动……还有,什么也别说」
我看着左腕内侧上的时钟文字盘。
还有三十秒出现。
「举起双手」
我照他说的做了。
福波斯一步步地向我命令。
「从驾驶舱中出来」
我以自己的意志将脉搏数上升了。
「…………」
手表对脉动的速度产生了反应。
二十秒后,手表中放出了闪光。
就连福波斯也因为眩光而闭上了眼睛。
「……!?」
我按下了自爆按钮,抱紧福波斯把他推了下去。
「那个帽子,非常的适合你啊!」
这样说着,在他嘴唇上接上了我的嘴唇。
即使这样,也是初次的接吻。
福波斯已经翻白眼了。
「!!……?......!?」
多半,应该是远远超过他的预测了。
在沙漠上着地的同时,『拉希德』自爆了。
「对不起了,拉希德叔叔」
趁着这个爆炸,我跳上了半坏的气垫艇。
在格纳库里面,还有未完成的『普罗米修斯』。
和约定的时间正好一致。
上空飞来了巨大的高速运输艇。
这个机体会将我和『普罗米修斯』连同气垫艇一起回收。
驾驶舱里娜伊娜和米尔在等着。
米尔的笑容一如既往。
娜伊娜的脸比以前更冷酷了。
「就拜托再来一曲了」
「了解」
虚拟键盘的键盘已经准备好了。
我演奏了战争奏鸣曲的第三乐章。
剩余三分三十秒的战争开始了。
残存的马瓜那克队再一次站向了白雪公主和魔法师。
给我们争取了充分的逃走时间。
『完完全全被她们逃掉了啊……』
『……我的预测太简单了……』
能间断地听到迪奥和希罗的对话。
我和家人们诀别了。
「Bye bye,大家……」
永别了,卡特尔。
永别了,伊利亚。
「并且,对不起......」
顺便也向米尔道歉吧。
「对不起,米尔」
米尔不解地弯了下头。
「……?」
「为什么,和米尔道歉?」
娜伊娜问到。
这不能在这里说。
初次的接吻不是米尔这件事。
「啊?搞错了啊,我……」
我适当地装傻一下。
但是,我决定了。
要去完成莉莉娜的完全和平主义——

to be continue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riday   2011-4-15 10:46  EXP  +50   PAY+回档损失补回
Friday   2011-4-15 10:46  BP  +50   PAY+回档损失补回
Friday   2011-4-15 10:46  河蟹  +10   PAY+回档损失补回
顶部
heyfly




UID 1878
积分 972
帖子 49
气力 102
河蟹 0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1-4-14 23:3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感谢翻译与分享。

钢琴型的控制键盘。。。我怎么直接想到热气香蕉了。。。。。。。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7
帖子 4211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1-4-15 10:4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杜利安夫人啊...终于有了正式的名字




隅泽从这篇开始已经掩饰不了想玩复制人战争的冲动,谁是谁的备份,以后还有得玩


去他的子供代故事~





我是你爸爸!
顶部
led3100



UID 654
积分 2697
帖子 862
气力 102
河蟹 108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1-4-15 13:5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感谢翻译!

顶部
akaiw




UID 19887
积分 103
帖子 136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11-4-15 18:5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謝謝LZ,之前在BO看了
米爾和小T之後會咋樣呢XDDD

顶部
狐狸小子



UID 18415
积分 646
帖子 140
气力 102
河蟹 11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1-4-15 20: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 Friday 的帖子

和seed外传一个套路了……

顶部
ALUD




UID 4012
积分 1309
帖子 366
气力 102
河蟹 10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4-16 00:3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史黛拉你好。。。这名字真大众

顶部
w-ings



UID 20145
积分 5
帖子 19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1-4-16 00: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备份】的设定跟清水玲子的《辉夜姬》一样啊
如果作为卡特尔的【备份】男性不是更好吗?
卡洛琳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

顶部
爱丽儿



UID 17659
积分 605
帖子 40
气力 102
河蟹 2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1-4-20 18: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具现化版349三角恋么。。。

顶部
Elise-plus




UID 20029
积分 2
帖子 1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1-4-20 20:5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溫拿妹妹很有趣啊...姑且不論隅澤真的是詞窮了或是
根本掰不下去了一直在家庭倫理劇鬼打牆...

幹麼不喜歡子世代故事啊?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3 05: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