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嗯哼,現在開始原創小說都發這樓。一點一點慢慢發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2 21:4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嗯哼,現在開始原創小說都發這樓。一點一點慢慢發

什麼光之美少女啊。

什麼保護世界啊。

對我而言早就怎樣都好了。

就如同路旁的一顆小石頭一樣,存在於否,對這個世界的運行起不了任何的影響。

像是我。今天是上學不上學,回家不回家,對於我而言根本沒差,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

不過就算這麼說,我真的今天翹家出去,在這街上也找不到我的容身之所……

果然今天還是回家好點嗎。

破落的大門。陳腐的酒氣。不潔的客廳與狹小的房間。

家,本來該是能夠遮風擋雨的所在。只是我在這裡,卻永遠都只能得到傷害而已。

我的父親是個賭徒。荒廢了補習教師的大好前程,而沉浸在酒精與彩票之中。唯有在爛醉的時候,他才能獲得些許的滿足。母親四處打工,辛苦的支撐這個家庭。但是父親不但從來沒有感激過,更只會用拳頭向著她要錢。

而母親也不曾違逆他的意思。只懂得順從、沉默,從而埋首在宗教之中。

就這樣,我成為了夾在其中,被忽略的受害人。

沒有人曾經過問。沒有人願意拯救。

在學校的時候也是一樣。同學們的眼神,一個個都像是在訴說著

「妳是異類,離開這裡」

聲音清晰的在耳邊迴響著、迴響著、迴響著。

老師們也把我當成是一個功課差勁,品德缺陷,名門學校的害群之馬。

所以,我的聲音,誰也聽不到。

我的痛苦,也是誰都看不見。

這樣的人生如果沒有意義的話……保護這個世界的意義又在哪裡……?


(噗嚕嚕…….噗嚕嚕……)

手機響了嗎。是那位「老師」的電話吧……

這時我才想起,那隻紫色的手機現在竟還放在我的書包裡頭。

……這代表了什麼?為什麼我還要留著它?剛才竟沒有把這東西還回去?

算了……剩下的事情容後再想吧。今天還是得去那裡一趟啊……嗯。沒錯。



CH.6 屬於我們的世界 (後篇)


昏黑天空撒下的細小水滴,就如同薄紗的簾幕一樣濛濛籠罩著山城甲州。大街小巷中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無不被這場潺潺冷雨而遮斷了生長與繁盛的氣息。

下午五點三十分的武田家居館。

「……」

廣大的居間裡沒有人發話。

原本大家是想要在這裡討論一下今後的方針的,卻幾乎沒有人發言。整個屋內充斥著不亞於屋外的陰沈氛圍,空氣就猶如凍結而死一樣的紋絲不動。


雖然也想過她(山名唯)可能會拒絕我們,但是才講上兩句話就暴發出那麼劇烈的反應,這狀況實超乎我們的想像之外。就照這種狀況下去的話,到底能不能讓那孩子成為我們的夥伴……不,就連做朋友都成了問題。

下一步該怎麼走好,這下子連我都沒有想法了……

「真的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翠華突然雙手往桌子一拍,語氣強烈的開了口,打破這片沉默。

「翠華……」

「我們還是要讓人家有些心理上的準備……」八重這句話似乎是要代替我回答的樣子,早我一步的出了口。

「那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在我們這樣蘑菇的時候,說不定清盛會就已經過去她那邊了喔?」

「就算這麼說,現在過去也……」

「火之川同學也不是也是這個樣子走過來的嗎?為什麼還要退縮不前?」

「……!」

對啊,當初火之川同學不就是被大家給說動的嗎?

可是──

「我的狀況不能與她同日而語。」被指稱的對象像是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問的,拿起身旁的資料低垂著雙眼說。

然後她把資料雙手放到矮桌上頭。

「這是山中同學的資料…...」

我伸手把資料拉到面前,幾個人都自動的聚集到我背後一起看著。

「剛才看了一下,其實她在小學的成績原本也都還好……但是一上了中學,在聖派翠克的表現就一落千丈。」火之川同學的表情更加的嚴肅了。「就和大家知道的一樣,聖派翠克學園是間著名的貴族女子學校。不過與外表印象相反的是,並不是裡面的人都是擁有高度道德自覺的人……更辛辣一點的說,這裡就是個強凌弱眾暴寡的現代社會縮影……!」

她閉上眼睛。語氣更加沈重的說。「像是剛才山中同學的處境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了……像是藤島家這樣倚仗權力與金錢在學校中擴展與上層階級的利益關係,並且排擠相形較為弱勢的同學的狀況並不少見。尤其山中同學的家裡經濟狀況不好,還是依靠扶助弱勢的特別獎學金才得以就讀的學生,更容易受人排斥……而這也是我當初離開聖派翠克的原因之一。」

「學校的美意竟造成這種結果嗎。」

真是諷刺,我低下頭來自言自語的說。一面自己的右手又翻開了山中唯的資料中桃紅色的一頁……

「家暴!?」

叫出聲來的小藍捂住了自己的口,一臉錯愕。

不過,我卻是早有這樣的預感。會讓唯有這樣非正常的反應,一定是被長期的壓抑自己的情感所造成的。而發洩點只是正好輪到我們而已。

「我那時候會把自己封閉起來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是因為自己不肯接受大家的原因……是大家幫助我脫離這樣的自己的。可是這次似乎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啊……」

火之川同學的聲音越來越細,幾乎到了讓人無法聽見的地步。

可就算這句話是她自己講在心裡頭的,我也能聽的見。一定。

「其實既然現在變身器還保留在她手上,」一直坐在上座不動的八重也緩緩的說道。「現在有突發狀況的話她也能有一定的應付能力的。雖然是很艱澀的決定,但是現在我也認為還是先等她冷靜下來比較好。」

「可是……可是……」

我的眼前,是努力的找尋話語來反駁的翠華。可是,她已經枯竭的頭腦中似乎已然完全擠不出任何隻字片語的樣子,而只能不斷重複著句子的開頭。

不過,讓我更加在意的,還有一點。

在唯拒絕我們的時候,她大可以直接把手機丟還給我們的。但是她並沒有這麼做。

而在那之後,她也沒有把手機隨便的處理掉。

一般狀況下,要是變身器用的手機離開自己主人超過五十公尺,或者遭受到不明的強烈衝擊、高熱等異常狀態的話,就會自動對其他的變身器發出警訊。

到現在也並沒有這樣的訊號傳出。

這是否還是象徵了她對自己「另一個身分」的執念猶存?

或許吧。現在的我們都還無法知道──

或許過了很久以後也不會知道。

「總而言之……」翠華在沉默半晌之後又開口說了。但是比起剛才,言語中的氣勢就減去了一半。

「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我們就沒辦法前進啊!對吧,美弓?」

「……」

「……美弓?」

「……」

抱歉了,翠華。現在的我沒有自信能夠與妳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林同學,我看還是……」

「算了!既然大家都這樣『怎樣都好』的話,我一個人去總可以了吧!」

無視八重的勸阻,「唰」一聲翠華猛然站起身來,眾人都是一愣。

然後她風風火火的,朝著屋外頭也不回的大踏步走了出去。

「慢著,翠華!外面雨那麼大……」

「神社的良心傘就先借用一下!到時我會還的!」

與翠華的大喊同時,如要壓碎這座城市一般盤旋天上的黑雲打下了一道巨大的閃電,同時發出「砰轟」的聲響與強烈的紫白色光芒,眩入我的雙眼。

腳步聲也已經漸漸的杳不可聞。所以我也只好落寞的轉身面向留下來的大家。

「不追上去真的好嗎?」

「沒有必要太緊張的,火之川同學。」八重笑著向小藍使了一個眼色。

「好的。」

小藍起身向著側邊拉門的走廊走到屋子的更深處去了。

到底是要做什麼的?

「其實像是這樣子的狀況我也預料到了,所以自己有一半也是想要激的林同學單獨行動。」

「咦……」八重的發言讓我有些意外。

「其實呢,要出去找人……如果又是我們一批人大陣仗出去的話大概又會激起對方的反感吧。所以如果特別請一個人出馬的話,說不定會有和剛才完全不同的效果……正好林同學也有這個心的樣子,所以就稍微利用了下。」

她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道:「等下林同學回來可別跟她講我說過這話啊。」

八重苦笑著的表情讓我也失笑了出來。唉呀呀,我們的館主大人什麼時候也學會開這種玩笑的呀?

確實翠華是個一旦激發熱情之後,就會變得比常人都要積極的女孩子。

說不定在這種狀況下,比較直來直往的她會比我出馬更加的有效果呢?

過了不久,小藍捧著一個大大的土色木頭盒子走了進來,放到我們之間的桌上。

「沒問題嗎?」

「隨時都可以。」

小藍拿出鑰匙,打開了生鏽的陳舊銅鎖。蓋子掀開,裡面裝著的是一面用紅布包裹著的古老銅鏡。

「唵、貝沙拉、因剎拉、瓦卡、阿魯烈、娑婆訶」

小藍一面念咒,一面用右手在銅鏡上順時針的晃了一圈。
然後。從銅鏡中投影出了鮮明的影像映照在空中。這是現在任何的3D技術都無法比擬的,難以解釋其來由的現象。翠華在雨中急趨著的身影,在我們的眼中與耳中都如同是直接用雙眼從半空中看下來一樣的清晰。甚至還能聞到雷雨中帶有的特殊氣味。

小藍這時說:「這就是上次與妳提過的監視用咒術。沒有這面鏡子是無法任意發動的!」

原來如此,如此一來就能任意的決定介入的時機與現在目標的確切狀況了吧。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不過現在就利用這個看一下局勢的演變也好──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3 22: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啪、啪、啪、啪」
在大雨中,我手上拿著黑傘、腳底踏著積著水的紅磚道全力的奔跑著,而把躑躅神社給遠遠甩在腦後。
跑了一段距離了吧,我停下腳步。身旁的雨水還是嘩啦啦的從傘沿滴落下來。回頭一看,只有筆直、漆黑而空曠的武田大道橫躺在面前。
也就是說。沒有人跟來。唉~真是,大家都這樣……
「林翠華是個大笨蛋──!!!!!」我在心裡頭大喊。自然發不出半點聲響。
明明自己本來只是想要藉著激烈的發言和舉措來激起大家的注意力的,結果卻演變成這樣,還是孤零零一個人冒著大雨出去……
唉呦,自己的冒失又闖禍了啦。(淚目)
而且,仔細想想,大家說的也都沒錯。就算現在殺出去,費盡唇舌,也不一定能得到什麼效果。
不過。就算這樣……
既然踏出來了,就不能夠回頭!
一定要做出什麼友意義的事情才行!那怕只是與她聊上兩句!
就讓我在這裡踏出突破的第一步吧!

嘛,總而言之,先找到山中同學再說吧。打開手機蓋,從選項裡依序選擇程式集、附加功能,然後是地圖。光之美少女們的變身器雖然都是請廠商特別訂製的,不過OS(操作系統)本身並沒有大的變動。再這點看來的話這就和一般的手機沒有兩樣了,操作起來並不會有困難。
比較麻煩的是地圖本身。所有的圖示都是日本式的標記法(理所當然)就算了,居然地圖本身還有分街道圖啦衛星圖啦、還有等高線圖、土地利用圖、手機收訊範圍圖,甚至連披薩外送路線圖都疊合在一起……害我每次都得在這裡選上半天。這地圖系統未免也太「專業」了點吧,程式設計師先生?
還好,地圖上面其他夥伴們的標示就很清楚。像是現在放在地圖中間的是代表我的綠色手機型圖示。往北方看過去的話,紅、藍、白三色的手機型圖示一起疊在了躑躅神社的後頭,也就是武田家的居館位置。紅色是火之川同學、藍色是美弓……所以白色就是我們的參謀本部長(小藍同學)了吧。關於這個,她們幾個都還留在神社裡,也就表示……
算了,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言歸正傳。這個地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自動追蹤。這是為了在危急時能立即找到同伴的位置所設計的。所以只要像這樣子,選擇紫色符號的位置……
很快的,山中同學雨我的相對位置就會出現在螢幕上。
「很近啊。」出乎意料的,她現在人就在兩條街外,而且還在移動中。要先繞到她面前……不,現在還不知道她要去那裡,應該先弄清楚這點才是。
所以先繞到她背後一路尾隨是比較好的方法吧。

「找到了?」綿綿細雨中,撐著一把透明傘,紫色短髮,穿著棕色的學校制服,手上還提著一個大大的塑膠袋的女孩子。是她沒錯。貌似是購物完了要回家的樣子。
我一路不作聲響的跟著她沿著大街走啊走著……
看看手錶,自從我跟在她後面都過了三十幾分鐘了。這路程意外的遠啊。要購物的話犯的著走這麼久的路嗎?更何況這條街上又不是沒有別的商店……
一道天光撒下。原本面前迷迷濛濛的雨之簾幕像是被什麼人敞開一樣的,突然不再陰沈。這裡好像沒有在下雨的樣子?
幾乎是同時的,我和山中同學一起把傘束了起來。
看向前方,十字路口前聳立了一座高大的銀灰色公寓大樓。看起來造型還挺新穎的。這裡是住宅區吧,四周的景物自己都沒有見過……
定神一看,從公寓的門口走下了一個人……很眼熟的樣子……
等等,「楠木老師!?」驚訝之餘,我條件反射的急急忙忙把身子隱藏在左邊大樓間的防火巷中。要是被老師看到,那就穿幫啦。
「不好意思,又叫妳過來幫忙。」
「不會,反正我平常閒著也是閒著」沙沙,是塑膠袋的聲音。
值得慶幸的是,因為現在四周沒有什麼人車,距離又夠近,雖然身處於暗處看不見兩人,還是可以聽的到他們的對話。
「那麼……作為今天的報酬,我就來陪妳好好談一談吧?」
「咦……」山中同學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是在遲疑著。
「今天我就聽妳的話不熬夜做研究報告了,所以沒關係的……比起這個,總感覺妳今天的心事特別的重啊?」
「……」沒有答覆。不,或許只是沒有語言上的答覆。
「那麼,我們就先到附近的公園去好了。」
「啊,可是,肉……」
「那個的話先請警衛室幫忙保管一下就好了,妳先在這邊等我吧。」
噠噠噠,小跑步的聲音慢慢遠離。
說到公園……打開手機的地圖,半徑一百公尺內只有一座公園在。而且看起來沿著這條防火巷走過去的話,就可以先他們一步到達。
好吧,在被他們發現之前先在公園裡找個地方先躲起來……


這個公園與一般我們在住宅區所見到的公園沒有兩樣。有溜滑梯、盪鞦韆、鐵格子等等的遊樂器材,也有供人散步的石頭步道,周圍也種植了高高低低的綠樹。
與我料想的一樣。楠木老師與山中同學兩個人在金屬的盪鞦韆上頭分別挑了相鄰的位置坐了下來。而我在那之前就在旁邊鐵籬笆的灌木叢下躲著,抬起頭來偷瞄兩人的行動。
還好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昏暗下來,路燈也開始點亮。四周沒有其他人的存在,我的位置應該是沒有那麼容易被發現的才對。
「其實……」山中同學低著頭,先開了口。「今天我又被人欺負了……」
「咦,平時妳是不會自己說出來的吧。今天終於想通了?」
「不、不是這樣的,只是……」
楠木老師慈眉善目的笑著。另外一邊的山中同學好像有些想要避開他的視線,而把頭壓的更加的低,專看著地面的樣子。
不過她的語氣也漸漸的和緩下來:「後來……我和欺負我的同學被一個奇怪的歐巴桑給襲擊了……其中一個人還被打到滿身是血……」
「咦……」
楠木老師聽到這話,好像只是「稍微驚訝」的表示了一聲「咦」,歪著頭看著山中同學而已。
是老師漠不關心她嗎?我想不對。只是,楠木老師的個性使得表達情感的方式顯得十分笨拙罷了吧?
「那個,這……」山中同學似乎反而被楠木老師的反應嚇了一跳的樣子,發言顯得動搖了起來。「後來有幾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女孩子趕到,把我們救了出來……」
不好,她要把我們的事情洩漏出去了?得趕快阻止──
想站起身子的時候,自己卻感覺一股向下的阻力作動在身體上。好像被什麼人拉著似的……
轉頭一看。什麼──
「Miyu…… 」
「噓──!」美弓的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另一支手伸出手指立在唇前。往旁邊一瞄,火之川同學也半蹲半跪著的,躲在美弓身後的樹叢看著前方鞦韆的動靜。
果然,大家還是跟來了!真的是太好了,我們的心真的是連接在一起的啊……雖然嘴巴被堵死了,但是真的超開心的!
「然後……」
過了幾秒鐘,山中同學的話停住了。
轉頭過去,就看見她伸手從口袋摸出了一個方方正正的東西捧在手上。沒錯了,那就是山之守的變身器啊!
「好像……從天上拿到這個東西之後,我就昏了過去。醒來之後已經在躑躅神社的大廳裡頭了。」
「喔……真有趣呢。」
「嗯。」
我們三個人肩挨著肩,放低姿勢一起看著事態的發展。
楠木老師一臉聽故事的緩和表情,而山中同學兩眼直盯著雙手捧著的觸控手機,兩腿輕輕一蹬,讓自己慢慢的,微微的前後擺動了起來。
「醒來之後我也不知道在做什麼,跑到外面的椅子上……然後又是剛才那批人跑過來,說她們是光之……什麼的,說我也是她們的同伴、我也是傳說中的救世主什麼的……」
她緩緩抬頭,望向天邊的一彎勾月。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她們說我必須要保護世界……」
「這故事聽起來不錯。在哪裡學來的?」
「老師?」山中同學轉過頭去,好像是望向楠木老師的樣子。不過我只能看到她的後腦杓而非表情。
「開玩笑的啦,我當然相信山中同學說的話啊。」
聽到他慢慢的、一字一句清晰的這麼說,山中同學的肩頭好像鬆了下來。
「不過妳為什麼不加入她們呢,如果『光那什麼的(プリーーーなんとか)』真的這麼厲害的話。」
我內心不禁滴咕了起來:我們是「光之美少女」啦,老師……
「加入?」山中同學似乎有些意外的問。
「是啊,得到這些力量幫助其他就像妳一樣遇到困難的人,世界就能得救。這樣不是也挺好嗎?」
「……我討厭這個世界……」
她遲疑了幾秒鐘,而以低沈而細微的聲音說道。
來了。她要把情感爆發出來了嗎?
「爸爸媽媽都不管小孩,小孩缺乏這種感情會死掉的……然後上學也只有各種各樣的痛苦存在……!」
她從晃的越來越厲害的鞦韆上「卡」跳下地面,雙手仍然緊緊的握著變身器。失去重心的空鞦韆板在空中「吱吱」的擺動著。
「這樣的世界我不想要……不想要啊……」
哭了。哭出來了。斗大的淚滴順著山中同學仍帶稚氣的臉頰滑落下來,滴在了兩手的手心上。
楠木老師站起身來,「啪」的把右手掌放在了山中同學的頭頂上。
「世界確實是痛苦而醜陋的也說不一定。」
她一面抽泣著,抬頭轉向左後看著楠木老師的臉。而老師則是直直的看著前方慢慢暗去,慢慢由灰色漸層的轉為深藍色的西方地平線而已。
「不過面對這樣的世界,我們所能走的路也只有兩條。一條是順從於命運之下。另外一條……是反抗。」
楠木老師終於轉頭看向了山中同學那噙著淚水的雙眸。(這裡有加上一些我的個人妄想在裡頭啦 by翠華)
「所以她們說要拯救世界對不對?」
「……」她無言的點了點頭。
「其實他們所拯救的也決不只是『我們』的世界而已喔。妳知道嗎……這其中所等待著被拯救的,其實也包括了『妳自己』的世界啊。」
「我自己的……世界?」
「因為我們所存在的這個世界,是由每個人心中的一個世界所串連起來的世界。而無論是你、我,都有屬於自己的世界存在。這就是屬於『我們』的世界。」
「……」她,沒有言語的回答。有的只是淡淡的、沉默著的晚風吹的樹叢沙沙作響。
「而在這每一個一個的世界裡面,都是有苦有樂的。就算是滿是醜陋與灰暗的世界中,也一定可以找出一些的美麗與光明的存在。」
楠木老師放開手,又用手背敲了一下山中同學的肩膀。
「所以,不要再灰心了。勇敢的去找尋,並且理解妳的世界的美麗吧。」
紫色短髮的女孩兩手把手機揣在胸口之前心臟的位置,轉過身來。但她的頭還是低著的,而沒有勇氣去看著面前年輕的那位「老師」。
一段時間中,誰都沒有說話。小小的公園裡只有慢慢降臨的夜之女神,帶來治癒白日裡大地所受到創傷的祥和寧靜。
「……那麼這樣好了。」楠木老師退了一步笑著說。「以後我暫時接妳上下課一段時間吧?」
「咦?」
聽到這句話的我,心裡頭浮現了一個大大的「咦」字,從另外兩人的表情藍來,我想大概美弓與火之川同學也是同樣吧。那個懶懶散散幾乎與尼特無異的楠木老師,居然主動的想要去接人……?只怕到時候他別變成了自己迷路得找人接送的狀況啊!
「這個樣子的話,那些學生就不會再來欺負妳了吧?而且妳以後有什麼話都可以和我說,直到妳下定了決心為止。」
「可是……這個……」
「啊呀,足球賽的直播要開始了!」
連手錶與時鐘都一眼沒看的老師,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很吃驚」的說道。
「今天的比賽可絕對不能錯過啊!那麼山中同學,我們說好了,明天校門口四點見囉!」
山中同學的嘴像是要說些什麼。但是還沒來得及說出來,楠木老師就已經小跑步的匆匆消失在夜色之中。
於是,紫丁香顏色頭髮的女孩不發一語的,再度把手機靜靜的放回自己的口袋。
「月亮啊……」
她抬起頭,再次對著高懸月空的一彎明月望去。
「我的世界……是不是就與妳一樣,是有著殘缺著的呢……」
看到這一幕。我忍不住的淚腺出現了一道裂痕,讓眼眶濕熱了起來。
可憐的孩子。
滿眼都只有看見這個世上的醜惡,卻依然無法理解專屬於自己的美好。
嗯。不過,我也知道,這條心中枷鎖,絕非不能夠解開的。
為了八重、為了火之川同學也好。這次絕對不能不幫山中同學一把!
擦掉眼角殘留的淚水,打起精神。回頭我看向我的朋友們──
「……美弓?」
我細聲的呼喚她,因為我看到了她呆滯的眼神與泛著潮紅的表情。
真的怪怪的。
「美弓!」
在確認山中同學已經走遠之後,我才放心的稍微加大音量。
「啊、啊?」宛如大夢初醒的她緊張的環顧四周。
「醒來啦,隊長?」
「剛才開始妳就在發呆的樣子,是在想些什麼啊?」
「沒、沒有!什麼也沒有!」
美弓連忙站起,又是搖頭又是揮手回應火之川同學,「很緊張的」表示自己沒有問題。
非、常、可、疑。
「咳嗯。」像是要排解這個尷尬的場面似的,她又清了一清嗓子說。「詳細的狀況看來可以大致掌握了,看來楠木老師確實是突破現狀的重要關鍵的樣子,雖然這一點讓我也吃了一驚。」
講完美弓像是在苦笑似的抓了一下臉頰。
「那麼她們兩個現在都回去了,接下來呢?」火之川同學也和我一起站了起來。
「嗯……」美弓兩手抱胸,閉眼沉思著。
「要現在趕上去嗎?我是覺得他在與老師談過之後,想法應該會有些改變的才對……」
「不……」她搖搖頭回答我。「今天已經太晚了,都快六點半了啊。果然還是等明天在處理會比較好……」
「確實有道理。如果能夠和楠木老師一起合作的話,說不定可以一舉成功說服唯的吧。」火之川同學點頭同意著說。
「『唯』啊。火之川同學可真熱情呢?居然這麼早就直呼名字了。」
「別開這種玩笑了吧。反正遲早都是會成為我們的朋友啊,這樣也沒什麼不對吧?」
「說的是……」嗯,這次確實是我太輕率發言的樣子。
然後美弓張開眼睛。「好吧,山中同學似乎這兩天還有特別輔導課的樣子,那麼我們就準備明天下午四點再回聖派翠克學園的大門口一起等人好了。現在就先回神社去吧。」
美弓拿出腰間手機,大概是要打電話回去請小藍同學過來接人吧。雖然平時也可以不必特別請她出來,但在轉送目標源上如果沒有懂得招喚術的人在的話,就得請上一批陰陽師在神社裡念咒了。不過呢,在GW(黃金週)期間的當下,後者自然就絕對是個天方夜譚了。
「怎麼了,翠華?一副不太高興的表情……」
「沒什麼啦……」我轉身面對火之川同學。「只是覺得自己剛才就這樣跑出來很不好意思,然後也沒做到什麼……」
「別開玩笑了,要不是妳的行動,我們也不會知道老師與這件事情的關係啊。妳這次立了大功喔。」
「是、是嗎,謝謝……」
真是的,被人家這樣一講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腦袋也不知不覺的越壓越低……
啊,對了。
「美弓?」
在回神社之前,有件不能不問的事情。
「妳們為什麼最後還是跟過來了?」
「呼,還用問嗎……」
她轉過身來,以爽朗的笑容面對我,清晰的說道:
「怎麼可以真的把自己的朋友放置不管呢!」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4 16: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拜謝使徒大恩澤 您的肯定是在下的最大動力!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4 16: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四月三十日(土) 下午三時五十七分 甲州市私立聖派翠克學園大門口


今天參加作戰的,只有包括綁著寶石藍色雙馬尾的我──風間美弓在內的光之美少女三人組而已。小藍與八重雖然留在神社裡,但他們並沒有閒著。藉由監視咒術與衛星通訊手機,她們可以在神社內繼續關注勢態的發展。而且為了方便隨時聯絡,我們的右耳都統一戴上了隱藏式的藍芽耳機。

之所以會這樣安排,還是考慮到了清盛會的威脅。他們在昨天的襲擊事件中,說不定已經知道了山中同學就是山之守的事實,而隨時都有可能對她不利……所以,我們也沒有理由讓相對缺乏戰鬥能力的小藍與八重──尤其是八重,被捲入戰鬥,暴露在無謂的危險之中。

「我說美弓,」翠華頭上頂著一大片茫茫無際,隨時都會下起雨來的濃密黑雲向我問說。「我們這樣直接站在人家校門前面,真的大丈夫嗎?」

「我們應該已經沒必要藏著了吧?再說學校的警衛也沒出來趕人……」

「嗯……」翠華皺著眉頭,右手扶著下巴,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是怎麼了嗎?」

「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預感?」

「啊,來了。」

還沒來得及等翠華回答我的問題,火之川同學就拉起了目標接近的警報,轉頭往校內看去。紫髮紅眼,一身棕色修道袍,楚楚可憐的少女,身揹著大大的黑書包緩緩向校外走去。

只是,面對阻檔在門前的我們三個,她卻只是稍微轉頭過來看了一眼,就一副毫無關心似的樣子,穿過我們的人牆繼續信步向前。

「請等一下」

就在她打算沿著學校外牆旁邊的紅磚道繼續走下去的時候,我伸出手,出聲叫住了她。

唯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過身來,而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山中同學,我們有些話無論如何……」

「我與妳們沒什麼話好說的吧?」冷冷的道。

唔。她還是跟昨天一樣渾身帶刺的。難道昨天老師的說得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用強烈一點的語氣好了。

「不。我認為你是真的有必要好好聽我們說的必要。」

我正色道。就與當初面對動搖著的火之川同學那樣。稍微在語言上施加一點壓力的話,我想應該會比單純的勸說更加有效吧。

她於是轉過身來,以帶的些許狐疑的眼與唇直視著我們。這樣的表情在我看來,就像是在訴說著

「好吧,如果有什麼話就說給我聽聽看吧」的樣子。

如果對方正有此意的話,就也要對此有所回應才行。

可以的話,說不定還能拖延時間到老師趕過來,在一起說服。眾所週知,楠木老師是個出了名的遲到大王。我想這就算是面對山中同學的場合也沒有例外吧?

「我們知道妳是在被孤立著的環境下生活著的,所以也能理解妳會有拒絕我們的理由。」

因為曾經經歷過與此相當的苦澀,所以火之川同學講出這句話的時候,聽起來,似乎一字一句都充滿著人生的重量感。

「……」

「但是最重要的是,是妳在封閉妳自己。出於對自己力量的懷疑,而把自己看的太過渺小與無力,從而把自己封鎖在象牙塔中,藉以逃避眼前的事實。」

翠華現在所說的話,正是她比起在覺醒成林之守之前,更加成長的證據。

「……然後呢?」

「所以我們是來『協助』妳的。山中同學應該也是不希望這樣的生活持續下去的吧。」

「……」

在我眼中所看到的,儘是依然沉默著的山中唯。

依然如大理石像般,沉默著佇立在我們面前的山中唯。

「我們尊重妳的意志。但是,我必須說一句。」我往她那裡踏近了一步。「若是這樣繼續的遮住雙眼,而不做些什麼來參與這場名為『生存』的戰鬥的話,是什麼也無法改變的。所以,我們的
戰鬥,也是為了自己的朋友……包括妳而戰的。」

不只是單純的保護。

更是相互的砥礪、相互的期勉,以達到各自的超越與進化。

我們與為的目光直直的相對著。

不同的是,我們帶過去的柔和視線,卻得到了她冰冷的眼神作為回報。

而隨後。她閉上眼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要說的就只有這些了嗎?」

沒有人回答。

這時,沉默應該是最好的回答了吧。

「還以為會講些什麼……結果還是這些東西不是嗎?」

與昨日我們所見相同的,憤恨著的瞳孔。不過今天的我,似乎已經能夠從這酒紅色的眸子看出些什麼。

「說到底一切都還是我的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好像什麼都是我所決定的,什麼過錯都要由我來扛起這個責任不可!」

「但是現在的重點是,沒有做出決定要改變的人是妳!」

「還這麼說!」

她激動的哭喊著,聲音也越拉越高。

「一個一個都裝做自己很懂的樣子!明明什麼都不知道!竟然還敢──」

「就是因為不知道!」

用盡全身力量的一喝,我把它的聲音硬是壓了下去。眠前的山中同學被這個當頭棒喝給僵住了,帶著淚水的雙眼向我圓睜著。

「所以才要用言語、用行動來讓彼此更加能家的理解不是嗎!」把右手掌拍向胸口,作為真正的肺腑之言的證明。

因為她在說謊──不是對著我,而是自己。

更糟糕的是,她對如此的自己,依然毫無自覺。

「嗚……嗚……」

山中同學開始閉緊眼睛,低下頭去咬緊牙關,一股怒氣久積胸中而無法發洩出去的樣貌……

然後,她一踏步向前──

「啪」

舉起右手,在我的左臉頰上留下了一道響亮的耳光。這樣的感觸先從麻、再來變成熱,最後成為刺痛。

雖然自己的臉已經被打的歪到一邊,但是唯的眼神這時反而卻更加的清晰可見。而這讓我也更加的確信了──

她在恐懼著的事實。

於是,我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

左手抓住她的右肩,右手高舉。同樣的揮將下去,「啪」的在唯的臉上打上一掌。

「慢著!」

「美弓!?」

在身後兩人驚愕而緊張的呼聲中,唯用手撫著被打的位置,轉過頭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我……

下一瞬間。我在她還無法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兩手環抱住她的頭,把唯的臉深深的埋進我的懷中。

幾秒之後,她開始握著拳頭,朝我的手臂不斷胡亂的敲打。

「放開我!放開我!放開……」

「我不放!」

我把施在手臂上的力道加的更大。

「因為要是現在放開的話……就再也沒有辦法像這樣好好的抱緊妳了啊……!」

她的手的力量開始慢慢的軟了下來,然後,無力的垂了下去。

之後,我也放鬆了抱著她的力道。因為我聽到了,從我的胸口上傳來的,那微弱的啜泣聲……



「陣風(Rafale)、密林(Forest)、閃焰(Blaze),聽的到嗎?」

在我沉浸於情感的波濤中的時候,耳邊猛然傳來小藍焦急的聲音。我放開了唯,退後一步,用手指壓緊了掛在右耳的耳機以求聽的更加清晰。

「什麼狀況?清盛會嗎?」

「不知道,但是從甲州市外有一群武士甲冑的反應朝你們這邊過去!數量八……十二……在二十五領 [1]以上!」

「什……」這種數量……可惡,清盛會的這些傢伙是真的想把咱們全部一網打盡嗎!

「距離還有三點五公里……啊啊!?」

「怎麼了?」
「對方使用了多連裝火箭炮(喀秋莎),迴避……來不及了,大家快找掩護!」

「喀秋──」

還沒反應過來這個陌生的單詞到底代表什麼意思,我的頭就先半機械的向著發出巨大蜂鳴聲響的灰色天空轉去……

往這裡以急速砸過來的不是隕石,是十數顆的黑色火箭彈!

「趴下!」

二話不說,我很快的身子一撞把唯給壓倒在了地上──

轟!砰!哐!

砲彈擊落地面,在四面八方炸開的聲音──不,更應該說是空氣與地面傳來的強烈震波,像是要把我身上的每一節骨骼都輾碎似的玩弄著我的身體。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我咬著牙關用身子護住山中同學,忍耐著等待這場災難性的轟炸終結。而「哪怕只是如百元硬幣一般大小,只要被砲彈的碎片掃到就有可能沒命」的此一事實,我完全沒有空檔與心思去思考。

爆音與閃光,以及漫天的飛石走礫稍稍平靜下來之後,我抬起頭朝背後大喊:「大家都沒事吧?」

「嗚嗚~頭昏腦脹~還能動就是了~」

「嗯,大概沒事」

翠華與火之川同學還好的樣子。我站起身來,而剛才被我整個人護住而壓在地上的山中同學還保持側躺著的姿勢。

我壓低身子,向她伸出手來。「沒事吧?」

「謝、謝謝……」眼神還驚魂未定著的她,也終於伸出手來,接受了我的幫助而被我一把拉了起來。

就這點看來,我們之間的距離總算是有些拉近了吧?

「第二波要來了!大家趕緊變身!」

耳機再度傳來小藍的聲音。嘖,連喘息的機會也全不給人……沒有時間猶豫了!

「翠華、火之川同學!我們變身吧!」

三人拿出手機,打開機蓋,齊聲道:「光之美少女,出陣──!」

以最快的速度變身,稱號與招牌動作都省略掉──現在的狀況下沒有能讓我們悠哉悠哉做這些事的時間。

等等,剛才只急著自己變身,完全忘掉了!山中唯應該也是可以變身的啊!

猛一回頭。

「唯!妳也趕快變身!太危險了──」

這句話還沒來得及出口,我便已經語塞。

因為,在唯的身後遠處,一雙人影正朝著這裡奔來。

而他們的身分,並不出我所預料。只是,他們卻是在最糟糕的時刻出現──!

「楠木老師──!不要過來──!」

我猶如慟哭著的大喊,讓兩人停下了腳步……

但是已然太遲。

自天空中傾泄下的黑雨,已經在他們的頭頂上,揮舞下了死神的巨鐮……


「咚轟!」


眼前刺目的橘紅色火球暴散開來,強光眩得我們無法睜開眼睛。還好我在慌亂之下並沒有忘記在前方事先築好一座風牆,以阻擋掉襲來的暴風及鐵屑。

煙塵散去。一個人身上染著血的倒臥在牆邊,另一個人看起來好像沒事,而急急的跑到了他的身旁。

看到這樣的場景,一瞬間,我竟呆住了。

為什麼。為什麼變成這樣。

我所重視著的人們,難道就無法逃脫被傷害的命運嗎……!


「老師────────────────────────!?」


打破持續五秒的沉默,唯拖著長長的,像是從胸中的最深處所發出的悽烈悲鳴朝著前方狂奔而去。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hgcg



UID 12901
积分 4751
帖子 3615
气力 101
河蟹 471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1-5-6 21: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http://tieba.baidu.com/f?kz=1061180812
这里帖着备望
CC加油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8 08: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光之美少女的三人一同衝了過去。而無論如何都壓不下心中焦慮的我,更是用氣墊的方式滑到楠木老師的所在。

「……風間同學?」

「足利老師……」

一起跟過來的果然是足利輝老師。我不知道他會跟過來是不是由於楠木老師的請求……現在的我也無暇探究。

變身之後的我們無論是髮型或是面相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所以現在會被足利老師一眼認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而足利老師也很知趣的,沒有質問我們(光之美少女)在此的理由。

「大腿動脈出血。」足利老師手腳俐落的解下了腰間的皮帶,綁在因砲彈碎片刺穿,而不斷汩汩流出鮮紅血液的右大腿傷口更高處,接近髖關節的地方。這是用來止血的吧。楠木老師好像已經失去了意識的樣子,說不定連頭部都有受到撞擊……

何等慘烈的畫面。

但,這不是電影或戲劇的內容,也不是小說家腦中充斥著的幻想。因為地上朱紅色的地磚,慢慢的吸收起了楠木老師流出的鮮血,而更加的紅艷刺眼。

密林和閃焰這時候終於趕了過來。翠華看到受了致命傷的楠木老師,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她的判斷力,二話不說,她單膝跪在楠木老師腳邊,在傷口上面推組出一顆淺綠色的圓形光球。

「放心,不會有事的。」

她全神貫注於療傷上,雙眼也直直對著這口鮮血的自流井。該不會,翠華的這句話其實是對著自己而說的……?

「大家小心!第三波要來了!」耳機的另一端再度的傳來小藍的叫聲。

抬頭再次望向天空的同一個方向,又是一群火箭彈拖著長長的黑煙向著我們飛來。

「這些傢伙──」

閃焰天使一個箭步上前,右手奮力的拉滿弓弦,直指天空。

「──別來妨礙我們!」

嗖!一發弓箭往斜上射出。看似平平無奇的攻擊在半空中卻裂變成了無數隻的細箭,擊穿了所有來襲的火箭群。爆發的火藥在天空中像是煙火一樣的,閃出一條壯大而絢麗的弧線。

「敵機從左右兩面包夾,快速接近!距離只剩一千公尺!」

面前的這條道路是甲州的主要外環道路,因此作為戰場的話的確十分的寬廣。左右兩旁道路的延伸也非常的一直線,遠處過來的東西也可以清楚看見。而從剛才開始左右兩邊就不斷傳出汽車緊急煞車的刺耳聲、或是互相追撞的金屬鈍物聲、玻璃破碎聲,甚至於還有槍聲與爆炸聲也參雜其中,聲音也越來越近。

「唯,趕快變身……」
但是我眼中看到的她,卻是一臉茫然失措,眼神失去焦點,兩腿成M型朝外(這種坐法叫做「鴨坐」或是「割坐」),身子軟綿綿坐在地面上的樣子。宛如被割斷繩索的人偶一般,唯無力的癱坐著。因為剛才看到楠木老師的重傷對她的刺激太大,而讓唯完全失去了作戰意志?不妙,真的不妙。

「美弓!學校裡還有學生!」

「什麼?」

小藍的這一喊讓我下意識的往學校的方向看去,三五個穿著棕色制服的學生徬徨不知所措的擠在學校敞開的鐵門前。笨蛋,在這種時候過來真的是會死人的啊!

現在這裡能夠作戰的人員一個在替人療傷無法行動,另一個陷入戰鬥不能的狀況。要是能夠多點人手……好吧。

「足利老師,你先帶著唯和其他的學生們到學校裏面去!這裡由我們來守住!」

「可是!」

「拜託了。這裡交給我們!」

足利老師看著楠木老師、又看著唯與我們三人。

「馬上就要打起來了,至少老師你還可以帶著大家先逃走啊!」


「可惡,要是手上有西洋劍的話……」

足利老師低著頭,咬牙切齒的自言自語著說。我想他一定是很想要自己站出來保護大家的吧。只是,現在敵眾我寡,強弱是如此懸殊,就算自己拿起劍來又能做到些什麼?

「好吧。」他簡短的說,站起身來,以認真的表情面向我。

「這裡就拜託了。可別死啊!」

在此時,我想不出來除了點頭之外,還有第二種更貼合實際的回答。

「山中同學是吧,跟我走……」

足利老師語聲未畢,唯卻毫無預警的突然從地面站起。

「我不走」

「妳說什麼!?」

足利老師被這不該有的回答給嚇的一愣。而站在一旁,知道這一切原由的我卻笑了出來。

「這樣的世界……我再也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山中同學!」

她的身體四周,再次漸漸的被強烈、巨大的紫色光圈所包圍著。我適才的發言,卻有一半是為了此而驚呼的。

「我……要反抗……!老師也說過的…….!」

低著頭,斷斷續續,用壓抑著的聲音吐露初她已經瀕臨潰堤的情感。

神奇的事再次的發生了。唯的手並沒有碰到肩上揹著的書包,書包前排夾層的拉鍊卻像是有著生命一樣的被自動的拉開,從裡面緩緩一支手機浮了上來。唯很自然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變身器就這樣從空中像一片羽毛似的輕輕的落到了她的手上。

身上的光圈慢慢消散。

在我面前站著的那個紫色短髮少女,臉上雖然帶著兩道淚痕。

她的目光卻帶著與以往的自己訣別的決心,而銳利了起來。猶如古老的時代中,馳騁於戰場之上的武士那樣的,一種「真正認真的」眼神。

「請讓我也一起戰鬥吧」

唯把手機拿到了左手,右手伸出食指與中指,朝著大型的觸控螢幕中心用指腹當橫一劃──

「光之美少女(Precure)、出陣(Arms-on)!!!」

眼前如太陽一般閃耀的紫色光芒,一瞬而過。

面前的少女,換上了紫色與白色相間的歌德蘿莉裝扮。像是塞滿棉花的肩飾,高高蓬起的百褶裙與背後腰帶、頭上髮帶的蝴蝶結,以及紫底白紋畫著金色四割菱的馬甲,還有季節錯誤的細而窄的長袖……

與這些歐風的衣著唯一格格不入的地方,就是在她手上拿著的那把東方式的摺扇了吧。

「堅強守護的紫色山脈!聖山天使(Cure-Montibus)、見、參!」

「歡迎加入我們!」

看著她的變身,我為著山中唯的超越自己而中心的感到高興。

只是,現在戰況的劣勢還是一刻也沒有稍稍消退。

「小藍,能夠掌握敵人的狀況嗎?」

「是……敵方確實是清盛會的武裝甲冑,而且是量產型的樣子。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何時開發完成的,不過裝備十分齊全。」

「確切的數量與種類呢?」

「總數三十四領,都是陸上用的步兵型。其中三領是多管火箭型、十二領太刀 型、八領薙刀 型、十領鐵炮 、另外一領戴著不太一樣的頭盔,看起來是隊長機的樣子。」

「戰力比是八點五比一……」這還是把密林也算進去的狀況。換言之,現在我們一個人就必須頂著八架半的裝甲武士。而且現在我們背後又有無法移動的傷患在,更加的綁手綁腳。

「足利老師……」

「我知道了。祝妳們武運昌隆……!」

足利老師說完,便朝著校門的方向跑去。而這時候學校裡頭也跑下了幾位看著狀況,驚魂未定的老師與修女,足利老師就一併帶著他們往學校的更深處離開這片戰場。

「密林,老師他……」同一時間的聖山滿懷緊張的看著一心不亂,替楠木老師療著傷的翠華。

「現在正在努力……出血量太大了,再給我十……不,六分鐘就夠了!」

「敵人的位置呢?」我朝著耳機問道。

「除了隊長機一機與火箭炮型的裝甲留在正對面的三千公尺遠處以外,另外三十領分成兩路朝著你們那裏過去,距離五百五十公尺!你們只剩下二十秒鐘!」

閃焰這時也走了過來,三個人站在一塊。「也就是說,在翠華結束治療以前,都必須要徹底死守這裡嗎。」

「剩下的時間不多……?來了!」

比預想都要來的快速的,拿著重型機槍的幾具甲冑利用腳跟上的輪子從左右兩邊快速的滑行,衝到大街的對面,一邊左右交錯橫行著一邊朝著我們這裡掃射。

「鏗鏗鏗鏗鏗鏗鏗──」

比起一般的突擊步槍或是衝鋒槍都要沈重的槍聲,看起來子彈的口徑絕對不小。而如果是這種程度的火力,光靠我的能力是無法擋下的。

所以,現在就是以防禦能力見長的聖山天使活躍的大好時機。

她伸出右手向前。三把摺扇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以此為頂點,組成一個正三角形的紫色透明玻璃一樣的防護牆,以四公尺的高度向我們斜向著聳立我們面前。

十挺機槍所一齊打出的無數彈頭在這面牆前全部被彈開,「叮叮咚咚」的落在了柏油路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牆後,閃焰挽弓又射出一道黑色的箭矢「唰」一聲的穿過這片牆,擊中了其中一台甲冑手上的機槍。機槍「砰」
的應聲爆炸開來,金屬破片碎裂一地,逼的它不能不丟下機槍的殘骸倒退著撤離;其他的機槍甲冑見狀,也向兩側分別散開試圖躲避閃焰的弓箭射擊。

在這個當下,後發的長刀兵與薙刀兵也衝過來,像是狼群追捕獵物一樣的在我們面前左右的穿梭。

如果之前我面對的渡鴉或是岩虎是「武將」的話,這些長相幾乎完全相同的甲冑就能說是「足輕 」了吧。頭上戴著的是畫著一支蝴蝶紋樣的鐵製圓錐型陣笠 ,後面掛著一張白色的防曬布;身上的甲冑則是比較靈活的桶川胴
,自然肩甲與裙甲 也做的較小。倒是足部的裝甲為了對應高速機動時可能造成的衝撞與對應避震裝置的裝設,看起來反而更加的厚了。

論防禦力的話看來是遠遠不及於那些大將等級的具足了,不過對於這些腳上踩著輪子進行集團高速戰的機體而言,輕便的鎧甲或許更符合它們的需要。

而且,不曉得為什麼,這些甲冑與以前看到的種類小了很多,大概只有一百八、九十公分高。看起來就和真正的人類一樣……

不過,真正的人類動作是絕不會如此僵硬與精確的。

聖山手一放下,三支浮游在空中的扇子就像是拉炮一樣的在天空激起小小的爆炸而消失。

我們三人背靠著背圍著密林與倒臥地上的老師,組成一道人牆。唯站在中間,我與火之川同學各據左右一方。後面則是漆成鵝黃色的石磚牆。

「嘰──」帶著滑輪高速旋轉摩擦地面的聲音,三架拖著武士刀的甲冑士兵連成一串的向我衝了過來。它們的勢頭是打算強行突破的樣子。

雙手一緊,讓身邊的空氣集聚到身邊壓縮成形,成為陣風天使象徵性武器的長劍握在手上,雙腳一前一後的站穩隨時準備與敵機的衝突。

耳邊再度的響起弓箭破風的聲音,只是,瞄準的目標並沒有朝向這裡。我直覺性的感覺到背後的火之川同學,同樣也專注眼前大量的敵人而無暇協助應對別的地方。

所以,就算自己的防禦力算是四人中最弱的一個,也打死都不能後退!

雙方距離拉近到五公尺,我雙手抓緊長劍高高上舉,

「風之刃(Wind-Blade)!」

一刀斬下,領頭的一架甲冑頭上的陣笠連著有如動畫裡大型機器人(Mo**le Suit)一樣的面具一起被砍成兩半,「趴喳」一聲的炸了開來。後頭兩架甲冑很靈活的一左一右散開,舉起刀來作勢要向我砍下。

雙手鬆開長劍,長劍自動的消散空中化為無形。順勢把手左右一揮,即席的全力打出壓縮空氣所構造成的彈丸,「砰」的一聲,讓兩架足輕同時彈了出去在地面上打滾。其中一架還絆倒了另外一台拿著薙刀的甲冑,兩架足輕
滑稽的糾纏在一起。

只是雖然解決了面前的危機,後面出現的的卻是更加麻煩的──幾台機槍型的足輕。雖然它們並沒有直接衝著我打來,但是要是讓它們知道我無法應對這樣從遠處過來的敵人的話,就十分危險了。因為與擁有決定性的「盾牌
」的聖山和同時一對多遠程攻擊能力的閃焰不同……

「這樣下去的話根本施展不開……」

沒錯。對以高速度近接戰鬥為擅長項目的我而言尤其如此。就好比某些種類的魚離開了水面也可以呼吸,但並不代表它們在地面上可以自由的活動。我現在所能進行的行動已經受到很大的限制。

如果在這裡使用必殺技的話固然可以一次掃盡遠處的敵人,但強烈的暴風說不定會把翠華與老師一起捲進來。而如果自己跑出去迎敵的話,防守上就可能會出現缺口。

該怎麼辦才好……

才想到這裡,兩架機槍型的甲冑從旁滑到了我的前方,對著我一陣猛射。

沒有辦法,我打開聊勝於無的空氣牆擋在身前。子彈受到了風力的影響偏折下去,打在了紅磚道上頭,留下了深深的彈孔。

──不對,要是它們真的一開始就朝著我射擊的話,應該早就打到了。它們說不定只是在測試我的反應而已?該死, 居然被這些傢伙玩弄於掌間!

其實步槍或機槍子彈之類的武器如果打在我們的身上的話,雖然不會像一般人一樣輕易的就被貫穿失血而死,但是只要一發就可能會被強烈的衝力撞倒在地上,或者是全身被打的瘀血青紫,因為劇烈疼痛而失去戰鬥能力的可
能性也無法排除。

而且,要是持續被槍枝掃射的話,就是變身後的我們也不能保證是否能繼續存活下去……

但那些都不是重點。

因為背後我們所保護著的楠木老師不但只是個普通人,而且現在還受了重傷。一旦被偏離彈道的子彈擊中的話……!

「陣風、閃焰,妳們先站遠一點。」

「咦?」

「快點,沒時間解釋了!」

聖山突然做出了意義不明的命令式請求。面對這樣沒頭沒尾的語句,心理懷著疑問的我卻還是往前踏出了兩步的距離。

然後看到她向下一蹲,利用起腿部肌肉的張力往上一個高跳。等等,這樣不是會被當成機槍的靶子嗎……!

不過我的擔心看起來是多餘的。她在三層樓高的空中華麗的一個轉身,像是從背上飛出來一樣的扇子開始一個出現在空中。

隨後其中的四支向下衝到了翠華的頭頂上,在她與老師四周張開了三角錐體的防護牆。另外的四支也繞在她身邊組成了一個較小的三角錐,藉著它一面的防禦四面八方機槍的射擊,一面踩著護盾緩緩的降落回地面。

原來如此。聖山天使的能力並不包括飛行,但是唯卻活用了光牆的特性讓她能夠暫時性的浮在空中,同時對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目標進行保護。剛才她要我們站遠一點,也是為了要讓她的扇子確保活動的空間吧。

……不過這招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怎樣都好。趁著機槍兵們都被聖山天使吸引走注意力的時候!

「加倍還擊!」在已經沒有後顧之憂的現在,我朝眼前的兩架甲冑衝去,橫握長劍,以銳利的刃鋒與腳部氣墊所帶來的高速向它們直直的「押」過去。

被這樣超高速的斬擊從胸甲與裙甲間的縫隙砍中的兩架足輕,像是用熱刀切奶油一樣一齊攔腰被切成了完整的兩半。順著這個衝勢繼續向前滑過去的我,側身閃過了薙刀足輕的一擊,再轉過身給他背後補上一刀,使我一口氣
增加了三架的擊墜數字。

只是凡事都無法完全預期。背後衣架甲冑手執太刀,跳上了對街住屋的外牆。它以輪子在牆面上對抗地心引力似的滑動,雙腳一跳又像我砍來!

直覺性的自己舉劍一擋,「錚」的一聲,刀劍撞擊出了幾顆火花。擋下這一擊的我也不得不因為反向的衝力過大而停了下來。

此時背後卻感覺有什麼東西接近?好,右手繼續支撐長劍,一個轉身順勢左手一揮,

「哐」

果然,剛才從背後過來的是又一架的太刀足輕。現在我左右手各自持劍阻擋一架足輕的斬擊,真是千鈞一髮。

不過,這樣中路大開的姿勢絕對會成為敵人的活靶子……才這樣想,眼前果然出現了一領拿著足槍的甲冑。

「有完沒完啊,這些傢伙!」心理一邊抱怨著,自己一面雙手一揮把左右兩架足輕用操控其周圍氣流形成的突風吹飛出去,讓它們撞在一起,交疊著倒在地上。

然後為了移動到能更加自由活動的位置我飛向上空……不對,又是背後?

斜正後方,一桿薙刀正朝我的飛行動線揮下──

「啪咻!」

閃電一般的紫色光線從我耳邊掠過,把薙刀的刀身打成碎片;另外一道光束直直的擊中了那架足輕的胴丸,足輕被這股衝力打飛了幾公尺,然後在天上華麗的爆炸開來。

兩隻紫色的扇子掠過我的眼前。沒有錯,這就是聖山天使的武器。停在天空回頭看往地面的話,就能清楚的見到唯贊實在地面上四處的張望找尋目標,並用意念控制在上空漂浮著的扇子。

這些扇子都是張開著的,移動如燕子般的快速而靈巧。這種武器可以從敵人的前後左右上下全方位的進行攻擊,而且它們的飛行軌跡幾乎沒有任何規律可循。想要把它們打下來該是極其困難的事情吧?

不過,它們雖然好用而且威力不弱,但不夠準確而且射程過短──光束會因為與空氣摩擦而消耗本身的能量,距離太遠打到就無關痛癢──所以這種戰鬥方式仍然是以牽制作為主要。

「啪咻咻咻咻!」

嘖,在空中停留太久,反而給了地上的機槍可趁之機嗎。一串子彈拖著黃色的尾光從我的身邊呼嘯而過。

於是我迴避著它們打向高空的子彈,穿過地面上混亂的戰場另一頭降落到閃焰天使的身邊。

這邊廂閃焰同時受到了十二三架的足輕圍攻,但是依然不落下風。而且現在由於唯的火力支援,她現在能夠更有效率的擊破敵機。

原因是,像這樣高速移動中的足輕因為動線並不固定,無論如何都是難以瞄準的。因此這裡就必須使用牽制性的射擊來盡量限制其行動範圍──而現在這個作業被聖山天使一手包辦,效果還要比閃焰自己做更好。

而挨到近處的敵人的話,她大概會使用與剛才一樣的處理方式:先放下長弓,一拳直接把敵機撂倒在地上。正好路過的我在空中順便甩出一道新月形的空氣刃讓它腦袋搬家,整個爆炸開來。

火之川同學的背靠了過來。「妳那裏沒問題嗎?」

「現在敵方給予的壓力已經放鬆了,放開身段以相互支援的方式作戰應該比較有利。」

我看了一眼前方敵人的動向。「這裡我先打頭陣,後援就拜託了!」

「了解!」

我快步的向前衝刺,面對眼前架起長刀,六機橫排一列襲來的甲冑群。憑藉著腳上高速的滑輪,它們的衝力看來銳不可當。

而我這樣看起來像是自殺行為的衝鋒其實還有後著。

在雙方交鋒的前一剎那,我身子一低,用滑壘的方式穿過敵陣──

「哈啊!」

同時雙手握緊無形的長劍重重一揮,敵陣左翼的三架足輕一起被砍斷了小腿,半身倒在了地上。而他們剩下的身軀卻繼續依著慣性運動在地上滑行,胴丸與柏油路面激突而擦出陣陣的火花。

右翼的三機是因為陣型被打亂了而想要重整旗鼓吧。它們動作齊一的朝著馬路的對面滑行過去……

「尾翼穩定穿甲彈(A﹒P﹒F﹒S﹒),三連射擊!」

火之川同學喊著,把右手上的三隻箭接連的射出。散開的薙刀兵有被射中喉嚨的,也有被射中腹部的,彈它們都同樣的從被貫穿的部位開始爆炸開來,金屬碎塊散落一地。

這樣一來,眼晴的敵機量就明顯變少了…..不對,是它們逃散開了?要撤退嗎?

「又是火箭彈!數量比剛才多很多!」

「唔」

聽到小藍急切的報告,我馬上折回到翠華她們那裏。

不過看起來狀況沒有那麼簡單了。敵人明知我們無法也無力追擊,如果真要撤退,何必用炮擊來斷後?而且,利用這種毫無精確度可言的彈幕兵器要打破唯張下的強固護盾,這種作法不但不確實又缺乏效率。聖山的護牆不是
靠一兩發火箭彈就能夠輕易的擊碎的。

所以可見,這次的炮擊只不過是個幌子罷了。

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趁我們幾個專心於對空防禦時,利用在地面爆炸的閃光、聲音與煙霧為掩護從地面再次集結戰力一點突破。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要做的事情就十分明確了。

看向天空。面對這種龐大數量的火箭彈的話,閃焰就算是五發散彈(S﹒P﹒)齊發也無法即時的擊落所有砲彈吧。

所以我操作身體周遭的空氣,一口氣衝上火箭彈的飛行高度,阻擋在如潮水一般湧來的火箭面前。

伸出右手,讓氣流盤旋在我的手腕與手指之間──

「光之美少女,神聖極北烈風!」

灰藍色的巨大龍卷隨著手指到處,在天空中由右自左的橫掃,一口氣把十倍於剛才的火箭彈群摧毀。在火箭爆發的閃光與濃煙之中,幾枚漏網之魚分別的穿過我的身邊。

不過我並不擔心這點。

還沒等我轉過頭去,閃焰的弓箭就已把接近過來的火箭彈給「砰」的打了下來。

第一段的危機已經解除,看來現在又要輪到聖山表現了。

「唯!」

「交給我吧!」
這時聖山已經把罩在翠華身上的三角椎給撤除,讓這四支扇子與在空中飛行的另外六支會合。十隻扇子左五右五,在唯的肩膀高度橫成密集的一列。她自己也高舉手上的鐵扇子面向道路左側手握白兵,衝刺而來的大群足輕。

算算它們的數量似乎並沒有減少的樣子……他們剛才是與增援部隊會合嗎。不過,這點數量的話對唯而言並不算什麼。如果是像這樣大片的敵人的話!


「光之美少女──浮游扇方陣(Fan Bit Phalanx)!」

語聲一畢,十一道光束齊放,讓這條道路上的事物都像是會自己發光似的亮起了淡紫的顏色。天空雖然陰沈,但舉目所及的事物,感覺起來卻比陽光普照的日子都要來的耀眼。

被捲入這大片的光束掃射中的甲冑,頭也好、腳也好、雙手或身體都好,被擊中的部位都像是蒸發一樣的消失掉,與其他的部位一起被誘爆開來。後方的足輕有些也被前面機體的猛烈爆炸波及吹飛出去,或者被飛散的殘骸鐵
塊重擊而失去戰鬥能力的。

五秒間的照射結束,浮在半空的十隻扇子接連的化為紙片而爆散消失。

前方倖存下來的二三架足輕也轉身撤離這裡。
呼,鬆了一口氣。看起來事情終於結束了的樣子。先返回地面吧……

「咚碰!」

毫無防備的,身體突然被什麼東西一撞,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我就這樣「轟」一聲落到地面,背部朝地壓碎了路面的紅磚,或是柏油,又或者是水泥這樣的硬物,陷進自己造成的坑洞裡。

眼冒金星,思考無法連貫……而當我視覺終於恢復正常的時候,眼前出現的竟是跨坐在我身上,頭戴唐冠兜 全身漆黑的甲冑。是小藍說的隊長機!

雙手雙腳都一起被完全壓制住了。連讓我思考如何對應的時間都不讓與,甲冑從腰間抽出脇差 ,像是慢動作一樣的抬高反握短刀的雙手,然後一口氣的,像是在宣告陣風天使(風間美弓)的死亡一樣的朝我的胸口扎下──

「擦」

短刀停住了。停在我的胸口上。

「啪」一聲,我胸口藍色的蘇格蘭風格子花紋的蝴蝶結中間,化著武田花菱的金屬別章被刀尖刺進,分成兩半。

不過我的身體並沒有受到傷害。

因為,朱紅色的一柄長槍此時已經從背面刺穿了它的胸膛。

密林天使一個使勁,把串在槍上的足輕大將給拋了上去,然後丟出長槍對它再追加一擊。隊長機在空中化為橘紅色的大型花火,就這樣被消滅掉了形跡。

「陣風!沒有事吧?」

火之川同學和唯一起跑了過來。看來剛才的撞擊是把我給推到了這條馬路的對面的樣子。

唯彎下腰來,向我伸出了右手。

「謝謝妳,唯」作為回應的,我也握住了她的手,總算爬起身來。

「還有,翠華……」

「超危險的~!還好老師的血早了點止住,不然就真的糟糕了啊!」

「真的也要謝謝妳,我又讓妳救了一次啊。」我等到翠華把話說完之後,重新的把前面的話給接上去。

不曉得在打倒清盛會的那一天前,我又得要給人家救多少次呢,我苦笑著想著。摸摸自己的胸口再次確認自己的肺部有沒有被開上一洞,才發現原本被破壞的別章又被修補了過來。

「敵戰力,完全撤離。大家辛苦了。」

「小藍也辛苦了!」另外,這次我真沒想到小藍在這次作戰中會作為通訊員而大大活躍啊。

「了解,現在開始全機歸投母艦。」

「翠華喔,妳動漫社不是才去沒多久而已?」這種用詞好像只會在特定的幾個機器人作品裡頭出現,想不到她學的倒還挺活靈活現的。

「神社可不是船喔。」火之川同學倒是表情冷靜的向她吐槽。

──慢著,吐槽點在那裡嗎!?

想到這裡,我竟克制不住的開始笑了出來。

「美弓,妳在笑什麼啊……噗,哈哈哈哈……」

以翠華為首,被傳染到這個感情的大家也一同的笑著。

談笑間,天色放晴,夕陽西落。滿是傷痕的街道也慢慢的恢復起原有的平靜。





救護車發出了刺耳的警笛聲全速的離開了我們的視線。雖然過了不久之後,楠木老師是醒過來了,但是在與足利老師討論之後,還是決定讓楠木老師先到醫院去休息觀察一陣子。附帶一提,我們對醫院用的名義是「車禍肇事
逃逸」。

「老師……」

「老師他不會有事的。因為有翠華同學在啊」

「其實對我來說真正該慶幸的是老師撞到頭昏了過去這事情上,」翠華補充的說道。「不然的話他要是隨便移動或者因為緊張而增加心跳速的話,出血量會更加擴大的。如果是因為失血過多而讓他又暈過去的話,狀況會更危
險。」

確實,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可以的話,我想我們也要像這樣去拯救那些有需要被幫助的人們。

我們所在的地點仍然是在聖派翠克的大門口外。不過除了光之美少女的三,不,四人之外,我們的身邊還多了八重與小藍。

足利老師原本也在,但他說「自己還是別當電燈泡的好」,就跟著楠木老師一起搭救護車走了。


至於要不要把他們的記憶消除掉,就要等到下週上課時再決定了。雖然我認為老師們是不會把秘密洩漏出去的人。

站在我眼前的唯,穿著與她嬌小的身軀不甚合襯的寬大棕色長袍,目送著救護車的尾燈漸行漸遠。

夕陽的光芒使她長長的背影看起來更加的孤獨。不過,她的孤獨,將只限今晚以前存在。

「對不起……」她用顫抖著的聲音開了口。「我曾經對大家說出那麼過分的話,也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也罷啦,現在大家都是一體了,這種事情就放水流去吧。」

而且,一開始搞不清楚狀況就把人逼的死緊的自己,現在看來真的是錯的離譜。找個機會再向她好好道歉吧。


「今後我們終於可以並肩作戰了吧?」

「我……」令人意外的是,唯看到我向她伸出的手,反而帶著自我責備的表情向後退了一步。

「我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可以回去的地方、自己應該重視的人,還有自己的世界所擁有的美好……」

她把頭壓的更低了,雙手緊緊握著拳頭。

「但是太過於接近這種幸福的話,就會開始害怕,害怕自己轉眼間就會失去這些一切……!」

她甜甜的聲音,卻似乎是字字血淚的,幾乎是要用哭泣的音調說著這些心底話。

因為自己的過去太過於嚴酷,不只讓她不信任別人,甚至連自己,與自己追求幸福的權利都開始懷疑起來了。所以,就是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也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

於是我走了過去,再次雙手環抱住她。

「啊……」

「不用再擔心了。」用溫柔如母親對嬰兒的聲調。「現在的妳在這裡,我們也在這裡。在妳需要的時候,我們隨時都會像這樣抱緊妳的。」

懷中少女的體溫順著手臂的血管流進了我的全身。這樣的姿勢,最適合讓兩個人的心與心互相的理解,互相的連結在一起。

「山中唯的心是很溫暖的。而這樣的溫暖就由我們來加以保護。」

看不到她靠在我肩上的表情。不過她的身體所傳導而來的平靜卻能實實在在的讓我感覺的到。

「所以,不管以後發生什麼,我們都一直陪在妳的身邊。可以嗎?」

「嗯……」唯也用著她的雙手摟著了我的腰。

右肩上一片濕熱。她在我的耳邊開始如重獲新生的嗚咽了起來。

在一段片刻中,我們就只是這個樣子,相互抱擁著。





「各位,我有個主意」

聽到八重突然這樣說,大家一起的看向她。

「現在難得武田四天王 終於到齊了,我打算今晚開個慶功宴……」

「武田四天王!?」

慢著,明明是光之美少女還冠上這種團隊名!?

「喔喔,很帥不是嗎!」

翠華很興奮的說著,火之川同學只是淡淡的一笑。唯一副不著頭緒的模樣,我則是用為難的表情看著大家。

「這個啊,是我與上杉殿聊天時提到的,說大家正好有當年信玄公手下的四天王那樣的特性。」八重也很開心的說。而讓八重這樣情緒高興的原因,是不是也導因於她對家族的榮譽感呢?

她話風一轉。「呃,剩下的事情到時再慢慢說吧。大家是要在居館直接吃,還是我們另外找間餐廳……林同學?」

翠華突然一聲不響的轉身朝我們後面跑去的行動,讓大家都嚇了一跳。

「我知道這邊有間很棒的中餐廳!」她回過頭來大喊。「大家響吃的話動作要快!不然位置就被坐光啦!」

「哇哇,翠華同學等等……」就連一向冷靜的火之川同學也慌慌張張的跟了上去。八重與小藍彼此笑著互望一眼,也緊追在後頭。

回頭看著淡紫色頭髮的少女,表情還是滿佈著驚愕與疑問的符號。

也罷,我想她過上不久就會慢慢習慣我們的互動方式的。

我自然的握住她的手。「那麼,一起去大家那邊吧?」

「嗯!」

在那高掛天空的,總有一天會填平缺口的新月之光芒下,唯的笑容,隨著我在長長的大街上跑向遙遠的前方。

[ 本帖最后由 cc002266 于 2011-5-8 08:51 编辑 ]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9 07:1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對了對了,順道放個人設吧

陣風天使 Cure Rafale キュアラファール(Rafale是法文「陣風、強風」的意思,目前法國空軍的主力量產機也用此名)。藍色

姓名:風間美弓(かざまみゆみ,Kazama Miyumi)
年齡:14
身分: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B班所屬)
      甲斐武田家筆頭家老,武田四天王隊長擔當(誤)
出身:日本山梨縣甲州市。在這裡土生土長
家庭:父母健在、同住。家中獨子。父親是中級公務員、母親是報社的主編
身體參數:身高160cm 體重39kg 三圍 B82 W57 H82
面貌:尖臉型,正常黃種人膚色。寶藍色及胸雙馬尾髮型,水藍色眼
喜好:動漫(真的)、幫助他人、古典樂、楠木老師的歷史課、橘子
厭惡:不公義、各種歧視、過激的思想、番茄
簡介:
如果要提起美弓這個人的話,我會說她是一個「以沒有特點為特點」的女孩子吧。就如同我們隨處可以看到的14歲中學女生一樣,她們會為了自己的課業、身材而煩惱,也會對男女的情感有所憧憬,與朋友們聊天或是集聚起來一同出遊。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年紀中她們開始與這社會上的一切有所聯繫,因此對於他人、與身邊的大小事情敏感了起來。
美弓的思考方式很大一部份是受到了其班導:楠木元讓老師的歷史觀影響。因此她對於強制性的思維以及各種的壓迫與歧視的憤慨,要強上他人一倍;但對於合乎道理的不同意見,仍然願意的去傾聽、理解。她的行動方式比較冷靜,不過有時候難免容易受到情感而左右。
畢竟還是個孩子嘛。
要說到她的特長……嘴砲嗎?(笑)也就是說教能力。在本身對新聞的高敏感性、大量描寫深刻的動漫與楠木老師的歷史課等三重薰陶下讓她對人生的歷練有很獨特的看法,也常會不自覺的影響到別人。
另外,她的社交與公務的處理能力使她成為學生會的重要人物,更是下期學生會長的最有利候補之一。人脈很好,尤其是在僑生圈中。
加入武田家之後因為較高的社交能力與責任心,而成為了讓餘下三位成員成為同伴的重要關鍵,雖然常常到最後反而被人家救了(笑)。
美弓在戰場上的戰鬥方式通常是用陣風天使的速度翻弄對手,或是近接性的劍戰或格鬥戰;相對的對遠程就無法發揮攻擊能力,對射擊兵器的防禦能力也低。戰略頭腦不錯,臨機應變能力也夠強。但是運氣似乎並不怎麼好,又常會因為一時的疏忽讓自己深陷險境。
可以說她會是個好隊長。但是沒有隊員們的幫助是成不了這個隊長的……可以說是她們之間的相輔相成吧。

[ 本帖最后由 cc002266 于 2011-5-9 19:07 编辑 ]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9 19:0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密林天使 Cure Forest(キュアフォーレスト)綠色。

姓名:林翠華(リン・ツェーファー,通稱すいか Lin Cui Hua)
年齡:14
身分: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B班所屬)
      甲斐武田家家老,武田四天王專屬醫護兵(誤)
出身:中國上海市黃埔區
家庭:父母雙亡,由叔叔扶養。現在借住於叔叔的友人家中。
身體參數:身高158cm 體重40kg 三圍 B77 W56 H80
面貌:蛋臉型,正常黃種人膚色。及腰黑長髮、黑眼睛(實質上是深棕),圓形黑框眼鏡(可戴可不戴)
喜好:動漫(被影響的)、足球(多半都只是在看)、言情小說、翻花繩、交朋友
厭惡:欺負弱小、大批的群眾遊行、火災
簡介:
給人一種氣質美女印象的翠華有著修長而勻稱的體型,就算是身材要求嚴苛的旗袍也與她很搭配(所以戰鬥服才特意凸顯這點,設計成旗袍)。不過與外表相反的是,翠華卻是個十分外向的人物,常常讓自己的行動先於思考。有時候慌慌張張的舉動會讓她搞砸事情,而且察言觀色的能力也不怎麼高明,似乎有一點天然呆?
不過因為過去發生的某些事情而讓她厭惡暴力的使用。雖然自己也學過武術,卻也曾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害怕(現在改善了)。另外對於同伴的思念也絕不亞於他人。
國文(日文)的成績很好,卻對一些外來詞彙的使用搞不清楚狀況,還因此曾經鬧出笑話。還有因為本身是是中國人的關係,說話有時會帶著各種的成語俚語,但卻是「把中文字面上的含意原原本本的翻譯成日文的口語講出來」,因此在這種狀況下大家就很難理解她在說的什麼。
戰鬥時愛用的武器是長槍,不過因為個人的拳法背景在格鬥戰上很有心得(現在還沒有機會描寫),同時擅長一對一的華麗連續技與一對多的槍術,應用範圍很廣,能力也相當平均。另外,她擁有的治療能力可以在戰鬥中替隊友或是一般人進行處理,在光之美少女間是相當重要的存在。
還有,她的食量出奇的大,但是怎麼吃都吃不胖。女生們,請盡管嫉妒吧。(大噓)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9 19:0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閃焰天使 Cure Blaze (キュアブレイズ)紅色。

姓名:火之川鳳凰(正確寫法是「火ノ川鳳凰」,ひのかわほうおう Hinokawa Houou)
年齡:14
身分: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D班所屬)
      甲斐武田家家老,武田四天王專屬紅Archer(大誤)
出身:日本東京都八王子市
家庭:父母分居,與父親同住。超大型工業集團「火花重工」的千金。
身體參數:身高165cm 體重48kg 三圍 B84 W56 H84
面貌:尖臉型,正常黃種人膚色。微卷及肩金髮,深綠色眼睛,戴著紫色的髮箍。
喜好:弓道、機車競速、飛行(他們公司的專屬試飛員之一)、紙牌、蕎麥麵
厭惡:孤獨一人、不按牌理出牌的行為、粗糙的食物、過多的裝飾
簡介:
無論在什麼時代,富家千金總是受人矚目的焦點……火之川同學也不例外。不過在這些關注的眼神面前她展現出來的卻是一種冷撤的氣質。之所以會這樣,也是由於她的家庭背景;曾經因為父親工作上的亂流讓她看清了人情冷暖,趨炎附勢者想要利用她來成為獲利的途徑,讓她失去對朋友──不,應該說是對自己的信心。在遇見美弓之前的她時常故做冷酷,對別人的關心裝做毫無所感。但實際上這些都是用來遮掩她脆弱的內心世界的。經過大家的努力,才終於讓她走出過去的陰霾,不再是獨自一人。
看到這裡,諸君應該可以了解到她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平時話不多,卻常常會主動的照顧別人。而且,她的觀察角度可以一舉切中事物的重點。有時還是意外的毒舌家(笑)
還有,她比較習慣於別人用姓氏稱呼為「火之川同學」。
戰鬥服以科技感的設計為主軸,不過她拿的不是「科技感」的光束槍、光束劍,而是一把長弓。火之川在十二歲時就拿到了小笠原流弓道的免許皆傳,更在剛升上中一的那年就拿到了全日本少年弓道大會的總冠軍。平時也隨身帶著一張碳弓(碳纖維弓。公司的實驗素材產品)與箭桶以利於隨時隨地的練習。
戰鬥方面主要以遠距離射擊為主,但是攻擊力是四人最高,使得她也有相當的能力應付肉搏戰。速度比較慢,所以高速移動上甚至會用上她的重型機車來移動(!?)。
攻擊時種類多樣的箭支是她的一大特色,可以應用於不同的狀況中。如散彈、穿甲彈等。因為她家是軍火商的關係?(笑)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9 21: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聖山天使 Cure Montibus(キュアモンティブス。Montibus是拉丁文的「山地」)紫色。
姓名:山中唯(やまなかゆい,Yamanaka Yui。姓名捏他來自日本戰國武將山中幸盛)
年齡:14
身分:山梨縣私立聖派翠克學園中等部二年級生→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B班所屬)
      甲斐武田家家老,武田四天王專屬ν鋼彈(核爆)
出身:日本山梨縣甲州市
家庭:受到父親家暴,母親進了教會削髮為尼不問世事。現在暫住在神社裡。
身體參數:身高154cm 體重33kg 三圍 B74 W53 H76
面貌:圓臉型,偏白黃種人膚色。有瀏海的短紫髮,酒紅色眼睛
喜好:料理、電視遊樂器、大家的陪伴、與楠木老師聊天、夜景、壽喜燒
厭惡:人多擁擠的地方、被別人放置不管、不負責任的行為
簡介:
一句話:女版碇真嗣,完畢。(眾毆)
好啦,認真點講吧。恐怕像唯這樣悲慘境遇的女主角在現在PC界中是絕無僅有了。被父母所拋棄,同儕所排擠的三、四年中,尤其到了初中時候霸凌的變本加厲使得她把內心緊緊的封閉起來,狀況遠超過火之川同學的境遇。還好她遇上了楠木老師替她做了先導,又在美弓等人的奮鬥之下才慢慢的改變她內向、消極,甚至有些自虐的性格。
因為自己無法從周遭感覺到愛,成為被捨棄的孩子,使得她一度放棄了自己的可能性,甚至在強迫概念的驅使之下曾經打了美弓一巴掌。後來成為光之美少女與眾人並肩作戰之後,雖然還留著些不習慣,但是他開始願意去接觸、找尋屬於自己的幸福……
其實就設定上,她應該是更溫柔體貼的人的。不過就是太過溫柔,受到傷害時的創口也是越深,反發的力量也越大吧。這也使得她雖然看起來有些陰沈,但實際上十分的愛恨分明,感情的起伏波動也非常大。在初變身之前與勾玉形成的強烈共鳴(以紫色光圈的形式表現)就是其最大的證據,也證明其素質之高。
不過我想,對唯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讓她恢復自信,早日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人才是重要的。
戰鬥服裝非常的歌德蘿莉,裝飾繁多。速度也是四人當中最慢的。不過唯的三角錐型的防禦盾與扇子構築的感應炮讓她具備了最強的防禦能力與牽制能力,陣至可以藉由盾牌的能力漂浮在空中,在後線擁有極大的發揮空間。此外,她的必殺技種類也是四人當中最豐富的,雖然能源消耗量很大,但是在這點上其威力絕不可小覷。

[ 本帖最后由 cc002266 于 2011-5-9 22:19 编辑 ]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9 22: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姓名:武田八重(たけだやえ,Takeda Yae)粉紅色
年齡:11
身分:甲斐武田家當主,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A班所屬)
出身:日本山梨縣甲州市
家庭:父母雙亡。現在與小藍、唯同住在神社後的居館中。小藍的父親,也就是越後上杉家現任當主上杉憲宗是名義上的監護人
身體參數:身高142cm 體重29kg 三圍 B64 W48 H65
面貌:圓臉型,偏白黃種人膚色。沙金色及胸長直髮,灰綠色眼睛。左側配戴有武田家家紋的紅色髮夾。有家傳秘方所以皮膚特別的好(笑)
喜好:武田家的大家、讀書、將棋與西洋棋、戰爭電影、草莓蛋糕
厭惡:自我犧牲、自暴自棄
簡介:
名門中的名門,甲斐武田家的小當主。因為是在父母都意外死亡,武田一門又只剩她這一脈單傳的狀況下勉強就任的,在加上早年的菁英教育經歷,使得她比同年齡的孩子,甚至比高中、大學生都要來的成熟。
面對這樣一個仍然保有眾多產業與傳統的家族,很多事情依然必須由她來扛起責任。雖然有優秀的家臣團與上杉家的寄騎們的協助,依然過著忙碌的每一天。最近為了要更有效率的融入這個社會而就讀了甲州學塾(依測試成績可以就讀高中三年級,不過在本人的要求下還是讀了中學二年級)。
因為自己的責任心很強,對於自己的家臣與同伴們都投以家人以上的關懷之情。雍容的態度與談吐,以及在面對強大敵人前的凜然態度,都是她的魅力之所在。對八重而言,武田家的寶物不只有這間躑躅神社、御旗與楯無,更是武田家與她所珍視的每一個人。
另外,作為父親所留下的遺物,她保有著一口村正刀「妙法蓮華經」。
在列祖列宗與天上的父母眷顧之下,她小小的身軀,勇敢的面對著巨大的脅威……

人為石牆、人為城堡、人為溝掘。寬容為己友,仇恨是吾敵。
                                                 ----武田信玄公 家訓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cc002266

装甲艦娘フブキ赫奕たる異端 ...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1831
积分 8658
帖子 18036
气力 102
河蟹 730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10 23: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cc002266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cc002266 交谈 QQ
好了,武田家主要人物都出來了

姓名:上杉藍(うえすぎあい,Uesugi Ai)白色
年齡:14
身分:越後上杉家當主次女,山梨縣私立甲州學塾中等部二年級生(C班所屬)
      甲斐武田家寄騎(借將)
出身:日本新潟縣上越市
家庭:父母健在,上有一兄。父親上杉憲宗為上杉家當主,哥哥上杉紅(Kouこう)為指定繼承人。現在與八重、唯同住在神社後的居館中。此外與八重為再表姊妹的關係(曾祖母為同一人,六等親)。
身體參數:身高166cm 體重41kg 三圍 B86 W57 H88
面貌:尖臉型,正常黃種人膚色。酒紅色及胸長直髮,綁圓髻,橘紅色眼睛。
喜好:槍枝射擊、足球、機械修理、流行服飾、咖啡(很有研究)
厭惡:不公義、趁人之危的行為、香煙
簡介:
小藍在武田家的地位可以相當於參謀總長(翠華談),或者是用比較戰國風的方式說──山本勘助。三年前《甲斐文書・下之卷》出土之後,為了防備平清盛復活的策劃所帶來的動亂,武田家與上杉家締結了同盟。而在之後,為了支援人才缺乏的武田家,對咒術與情報管理有相當心得的小藍就被送到了武田家作為寄騎。要注意不是人質喔(笑)
小藍十分明白她的責任之重大,自己也同時做好了一切可能的準備,甚至不惜以命襄助;她卻並不認為把他人捲進來的戰爭是正確的(後來美弓有為此替她開解過)。這也是她「大姊姊」個性的一種顯現?
對流行的風向很敏感,常常可以看到她帶著相關的雜誌上學。無緣也無心於繼承家業的她也以設計師為志向。
精於咒術,自身的能源量也有超乎常人的水準。比較之下雖然八重也能夠進行招喚等咒術,但是能力就比較有限(距離、一次轉移人數以及能源消耗量)。通訊兵的能力在第六話展露無疑(笑)
老家在春日山城(在這個世界裡頭後來依原樣重建)。另外,她也負責一部分的情報搜查,手機(變身器)的保養等等也都是她在進行的。
與八重的關係很好,但是在公務上與私人的態度分的很清楚。正市場何時還是會稱呼八重為「館主大人」。私底下平常是叫「八重小姐」,但是第四話之後說不定也會喊聲「八重醬」來的XD





大和こそ我が生命!大和こそ我がさだめ!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6 20:5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