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原创]泽若谈seed---揭秘穆的生死
zlzlp

消失了


UID 1553
积分 1996
帖子 2543
气力 102
河蟹 61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5-15 18:2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原创]泽若谈seed---揭秘穆的生死

My 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3f83200100q1jf.html

http://masterz.blog.163.com/blog/static/186039309201141561713850/

上篇:

http://bbs.a9vg.com/thread-1662869-1-1.html

新时代敢达传说的缔造者SEED在成为新时代的标志的同时亦备受争议。

上次说到SEED D中基拉惊天的预谋。

那可真是,混世大魔王;绝世好计谋;巧瞒天过海;骗尽天下人。

今天,就来说说SEED故事中那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写作原因:一时兴起+填坑

设定:文章为同人文

Blue Ocean为文中虚构的刊物,主要登载地球环境和人物时事,颇有影响力、

观星者咖啡馆建在塞蕾娜和史温建设的观星轨道站中

Dionysus为希腊酒神、艺术之神。在文中是鼓励作者的奖项。

Title为符号象征之意。在文中是主要研究文学与象征学的学院,总校已从美国迁至英国伦敦,故此,月面学院也是英国风格的。

St.Paul's Cathedral:圣保罗大教堂,最著名的宗教圣地之一。




注释:Viennese意为维也纳,是一种奥地利咖啡,相当有名。

Artemis即是希腊神话中司属月之女神,通翻阿耳特弥斯。字幕翻译的阿鲁泰米斯就实在相去太远了。

Nazca是秘鲁地名,因纳斯卡地画而著名。

Ouroboros为噬身之蛇,也称世界之蛇。钢炼中人造人的徽章就是这种符号的变形。

Aegis通常翻译为神盾,希腊神话有2面,一为宙斯所持,二为雅典娜所持。据说西方神话中的三位一体之盾亦叫Aegis。

不过无论是seed还是最近oo中的命名,都无法和神话中的故事联系在一起呢。

Heracles,为人熟知的大力神,在这里用以比喻基拉的命大。

Genesis:创世纪,旧约第一卷。

----------正文---------

第一幕:雨中来访

C.E76年7.27日下午2:05分,终于到这了,我望向眼前的观星者咖啡馆。

我摇了摇头,叹气道“雨下的太久了”。将车停好后,迅速走到店门口,就这么远而已,打伞太麻烦了吧。

雨哗啦哗啦的下着,令我不禁想入这行三年了,作家的目标似乎离我越来越远。唉,连老天爷也嘲笑我吗。

我特地从地球远道而来,做的却是如同三流八卦周刊的采访……,真是提不起干劲来呢。

走进店中,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我找到了他。

加油啊,我在心中默默的鼓励自己,虽然是烂采访,工作就是工作啊。

“小姐,给我一杯Viennese。”话音未落,我坐到了他的对面。

“哟,你就是Blue Ocean的王牌记者吗?”

他就是这次采访的对象,被称为大战中的英雄穆了。

“怎如君王牌呢。”

他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那只是过去的事情啦。

他的笑容令我恶心。

在刚出道的时候,写了迎合读者的文章却拿到了奖章,甚至当上了领队,我也成为了社中的王牌。

但这没能激励我,反而使我更加感到无奈了。这个世界是如此虚伪,就如同他的笑容一般。

服务员微笑着把咖啡端到了我的面前,“客人您要的Viennese~”。

“谢谢,君的微笑很迷人呢。”我从心里赞叹道,她是个美人呢。

“呵呵,客人您过奖了,请慢用。”深鞠一礼后她走开了。

“那么,就开始采访吧。”我把录音笔放到了桌上。

“哦,我正等着呢~。”

“不过,在开始之前,我想知道为什么君要找我们?”

“呀,这个嘛,说起来有点令人羞耻呢~。”他挠了挠头,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看,现在基拉他们做着和平使者,威风不可一世嘞。”

“君是羡慕他们的风光吗?”

“对呀,对呀。”

只知追名逐利的俗物,为何我要迎合这样的人呢。“那君应该去找八卦周刊。比如背着基拉长官和拉克丝议长从同一个旅馆房间里走出来什么的。”

“别这样嘛。别看我不正经的样子,我对待情感可是很认真的。”

“拉米亚斯舰长大人?”我开始为刚才的讽刺感到懊悔,怎有种自己跟自己生气的感觉。

“稍微有点不同吧,这要从开战那时候说起呢。”他望向雨中。

“月面Endymion之战。是的。那一战,是改变我们命运的一战。我能感觉到,他也出击了。”

他深深的陷入了回忆之中,似乎视我为无物。他在说什么呢,开始记录的同时,疑问也围绕着我。

“他就是劳 鲁 克鲁泽。一开始,我并不想和他战斗,我们同样都是由父亲所创造的,为什么要争斗呢。

所以我偷偷的约他到静僻的地方相见。我知道,要说服他不容易,尽管如此,我也想尝试说服他。

但是事态发生了急速的转变,太突然了。他竟然抢了我的Mebius Zero去了联合军。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在疑惑中坐上了GINN。”

他将头转向我这边。“自己的身份被盗走,失去了自由。你能明白我的痛苦吗?在驾驶舱里我感觉到了不安、孤寂。这个世界顿时变成了寒冬,寒冷侵蚀了我的内心。”

他倒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父亲不承认我,不给我爱,而把爱给了他的克隆。然而现在,我的身份都被克隆盗走了。为什么世界要对我这样?

世界在拒绝我吗?内心中的不安变成了极度的愤怒。不可原谅,不可原谅!这时候我下定了决心,我要复仇。向父亲复仇,向克鲁泽复仇,向这个世界复仇。

穆 拉 佛拉达在这个时候已经死了,我变成了复仇鬼克鲁泽。”

“你是说你在6年前,你和克鲁泽的身份互相对调了吗?”

“是的,我变成了克鲁泽,而他成为了穆。不过他真的好厉害,初次驾驶Mebius就击破了四架GINN。不愧是父亲的克隆呢。”

“我听说的有点不同呢,不是五机吗?”

“军方为了英雄化而夸大其辞了吧。你知道的吧,五机的意义~。当然,也因为我原本是联合军出身。这个身份给我提供了便利。因为知道联合的情报,我们成功的击破了第三舰队。”

“说到这,我有两个疑问。第一,不是说CO和自然人的机体OS不同根本无法驾驶的吗?然而君又是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的。”

“因为OS不同,自然人不能驾驶CO的机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嘛。那是军队和政府为了掩饰而做的情报操作呀。”

“情报操作?”

他按着桌子站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你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的吧?”

军队在掩饰自己的无能吗?确实很有可能呢。

“隐藏身份不难,我和他的脸都是一样的。而且他有假面之癖,我戴上了他的假面,自是不会有人再生疑问。”

“那,身份证明呢?比如说军官证件什么的。”

“说在战场上弄丢了,再办不难。也没什么人会去怀疑的。”

“就算这些都说的过去,声音是怎么掩饰的?难道你们都是变声高手?”

“呵呵呵,你会说笑呢。其实我们两个的声音都差不多。而变声的关键就是那假面。”

“这,我有点不明白了。虽然我只在照片上见过,不过那是很特别的假面,所以我印象很深。但只是遮住眼睛吧?和声音有什么关系?”

“呵呵呵,假面是为了遮住秘密而诞生的。假面分为两层,内部一层,与神经系统相连接,将我发出的神经脉冲转换,最终变成了‘克鲁泽’的声音。

外面一层就是为了遮盖这个秘密。”

我在听天方夜谭吗?不过以现在时代的技术来说,也不是不可能呢。

“那次在Heliopolis中著名的抢夺高达事件呢?那是大战动向改变的一个关键呢,令人兴趣深厚。”

“获知了L3宙域的联合军在建造新型秘密军事卫星的情报,我们就出击了。在回来的时候,Heliopolis的特工那里得到了联合军高达的情报。我们决定去抢夺。

四机都顺利得手了,可惜最后一机没能得到。地球军研制出了MS,这会成为战场上的转机。

在面临那如此巨大的战斗力差下,仍然没能迅速打败地球军。ZAFT军的压力原本就不小了。不能就放着不管。为了铲除这个后患,我驾驶我的CGUE出击了。

命运不幸的孽缘吧,我遇上了克鲁泽,不,是穆才对。不管他有多么厉害,只不过是Mebiusv,不是我的CGUE的对手,本想就此击落他的。不过高达的任务比较重要。

我与他一边缠斗,一边进入了Heliopolis的内部。我见到了那架高达。本想就此消灭它的,PS装甲的效果大的太夸张了,CGUE根本不是高达的对手。

加上还有大天使号,战斗力悬殊太大了,我决定先战术撤退,再派部队回来消灭他们。”

“就算是新型机,对手只是毫无战斗经验的机师吧。被打的落花流水,被笑话的很惨吧。”

“那高达的性能超越,你也有过耳闻吧,而且那上面的机师可是那个基拉啊。”

“基拉?!”

“对,正是那个‘CO最强’。初次战斗就表现不俗,没能在那个时候毁掉他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那架高达上的机师不是‘穆’吗?”

“恩,不是呢。大概那时候他就看出了基拉的巨大潜力,所以把高达交给了他吧。”

“这么说来,击落那个‘黄昏的魔弹’的是基拉啊。”

“不错,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Heliopolis的损失更大吧。”战争家的眼中没有他人生命的轻重吗?把他人的生命剥夺的权利是谁给予你们的。

“那可是战争中哦,无可奈何的。何况,身为中立国的奥布竟然帮助联合开发兵器,要怪就怪他们领导人的无知吧。比起血染情人节来说,谁的损失更大,一目了然。”

丑恶的借口,视生命如草芥,还把错归咎他人。我快速的记录着,心里叹息道,主编还说什么这次的采访目标Dionysus奖呢。

“他们离开了Heliopolis之后,会去Artemis的,我这样确信。在做战斗准备中,我找阿斯兰来进行谈话。

从他稚嫩的话语中,我知道了那高达的机师是基拉。他一心认为可以说服基拉。

听到他话的那一刻,我从心里轻蔑他,和那时候的我一样啊。面临他的将是巨大的痛苦和悔恨,我对自己这么说。

追击战中,本来已经把高达和大天使号逼到绝路了。可是穆的奇袭使Nazca受损,差点被大天使号击落了。对于我来说,这实在失态了。

阿斯兰成功捕获了高达,却又被穆阻挠了。可恶的穆,三番四次的阻挠我,我从心里诅咒他。

那后我便被本国召回,我带着阿斯兰返回了。带着他的话,解释起来就方便的多了。而伊扎克他们则继续追击。”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感受到强烈的憎恶,仿佛他就是负面意识的集合体一般。

“回到本国后,就被评议会招去报告了。这回的事件给评议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哼,不就是因为评议会的软弱,才导致ZAFT久久没能打败联合军的么。如果是我的话,事情就不会这样了。我从心里轻蔑他们的无能。

萨拉阁下在听了报告后,发表了有关血染情人节的演说,不过说那是演说,不如说是单纯表达对地球人的怨恨。

之后他又匆匆派我们继续去追击高达和大天使号了。

不费吹灰之力就打下了Artemis。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一点都没有惊讶,联合军的人太天真了,但是为什么‘穆’要去那样的联合,为什么。

出发时,阿斯兰为我们要求去营救拉克丝小姐有点惊讶。我说着萨拉议员倒不如说是想让我们哭着带回拉克丝的遗骸更为妥当吧。

拉克丝小姐如果死在那里的话,她的尸体就能变成与地球军全面开战的导火索了。

老实说,当大天使号把拉克丝当成挡箭牌时,真不如干脆把他们和拉克丝一起消灭了更好。

是啊,如果当时那么做了,也许更好。不过碍于小子们都在场,没法那么做呢。”

“挡箭牌?拉克丝小姐?那时候她是被大天使号……?”

“对。那舰似乎运如神附。本来是压倒性胜利的。联合的战舰与其说战舰不如说是母舰,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呢。联合取得对应的速度太慢了。”

“你的意思是?”

“联合军当年采取的制度是母舰支援MA,以MA为中心战斗,这点你知道吧。”

“啊,恩。知道一点。因为Neutron Jammer的出现,核能MA全成废物了吧。”

“没错。联合军的舰队如果都改造成大火力的战舰的话,也就不会战的那么辛苦了。这都是因为他们太无能了。”

战争中的才能,没有了更好吧,始终这世界上没有正确的战争。

“说实在的,我更希望联合一直把拉克丝当成人质。那样更能有效的煽起ZAFT的战火。”

他的眼神闪烁着不同的颜色,接着他继续诉说。

“那时候我开始吃‘克鲁泽’的药。”

“药?什么药?”

“‘克鲁泽’是我父亲的克隆,他存在线粒体短缺的缺陷。药物有抑制的作用。”

“原来是这样。”我皱了皱眉,这和他要吃药有什么关系。

“呵呵,不要这么严肃的表情嘛。是愤怒啊,愤怒。

通过吃他的药物,使我能感觉到他仿佛就活在我的怒火之中,使我复仇的火焰永不熄灭。正是这把我吞噬的愤怒支撑着我。”

他一边说,我一边记录,实在对战争的话题没什么兴趣,但他的话题使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慢慢的我有点走神。

熟悉的音乐响起,这是熟悉的音乐,惊了我一下,不像是这样的男人会感兴趣的音乐。

“啊,你好。是我是我。”

“好好,我知道了。”

“抱歉呢,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他挂了电话后,站起了身。

“没事,反正也没指望过今天就能完成。”

“那么,明天下午继续在这相见吧。”

“好。”

“bye~”他向我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回到旅馆后,我洗了澡就睡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特别的梦。

梦见世界都化为了玻璃上的图案,那色彩是那么的美丽。

第二幕:他在燃烧吗

7.28日下午1时30,我提前出发了。今天天气不错呢。

由于昨天下雨,甚是匆忙,我都没怎么注意过街上的景色呢。

街上的景色有种令人回到了中世纪伦敦的感觉,好是迷人,我喜欢这里。

城市的中央有一座观星馆。

恩,不如等会去看星星吧。

这么想着,已经到了咖啡馆内。

在昨天的位置上,他已经到了。

“美丽的服务员小姐,给我一杯和昨天同样的。”

“哎呀呀,客人真爱开玩笑。昨天的,Viennese?是吧?”

“恩。”

“稍等。”

“哟~。”

“你好。”

我向他示了一礼,坐到了他的对面。

“很早啊,昨天的电话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对他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以此为契机问下那音乐的事情罢了。

“没什么没什么,马硫打来的而已,有点烦人呢。”

“哦?她不是君的恋人么。”

“啊?其实我比较喜欢loli啦。那样的大妈,我可没兴趣哩,只是为了谋生而已。”

“哦?此话怎讲?”

“到时候我就会说到了啦。”

“哦。她的通知铃声,很有趣呢。”

“啊,恩。你知道?”

“亨德尔的《女武神》吧?看不出来君像是对歌剧有兴趣的人呢。”

“哪有哪有,若你有兴趣,我们一起去欣赏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没怎么喜欢他的作品,只是尼采常常提到亨德尔,留意过下。”

“尼采?那是谁。”

“知道亨德尔,却不知道尼采吗?”

他挠了挠头说道:“歌剧只是用来泡妞的啦,艺术什么的,太高深了,我没什么兴趣呢。”

……啊,问这个是作何,难道还期待他不成吗?我为自己的傻气感到有些后悔。

“那么,还是开始吧。”

“那,就开始了。

大天使号降下作战时,我们与第八舰队开战了。

那些少年下手太稚嫩了。既然是敌人,就不应该给他们生机,放走他们,他们就会带来新的武器回来找我们。

我从不给撤退的敌人以机会,彻底的消灭他们。这是如此,我才能在战场上活那么久。”

他的话中充满了轻蔑,不似是得意。仿佛他只是踩死蚂蚁一般,似冰雪一般寒冷。

“丧失战意的退却的舰也是?”

“当然,战争一旦开始,逝去的性命只是数字罢了。重要的是之后的结果。

可惜,遗憾的是,还是没能阻止‘长腿’的下降。”

“‘长腿’是指大天使号每次跑的都很快吧?”

“恩。长腿降下后,与沙漠之虎进行了惨烈的战斗。可惜还是没能消灭那个基拉。

此后,评议会决定强化Operation Ouroboros。库莱茵议长和萨拉议员的对立越来越激烈了。

不过萨拉议长真的是太自大了。哼,不过他是我很重要的棋子,完成我复仇的棋子。

之后,我联络了姆拉西木去,传达击破长腿的任务。不过因为要作spitbreak作战的准备,我不便出击,便派那几个少年出战了。

尤其是伊扎克,似乎他不击落基拉的高达,誓不罢休呢。为此连脸上的伤疤都不愿消去。”

“那个……”

我打断了他的话。

“恩?什么?”

“我们去观星馆谈吧,能顺便看看星星呢。”

我可不想采访就在这无聊的战争话题中渡过,去看看星星还舒服点。

“哦?你对看星星有兴趣啊?好啊。”

在路上,他问我为什么没有做CO的改造。

我这样回答他,不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的进化没有任何意义。

他笑了。

第三幕:星星的回忆

“星星好美呢。”

自从月面Yale Title学院毕业,再也没能有欣赏星星的机会了呢

“我们继续吧。”

他似乎对星星没什么兴趣呢,也对,毕竟在宇宙中生活了那么久。。

“地球上因为污染已经看不到星星了。”

我流露出了一些怨恨。

“那么,住到宇宙中来不就好了吗。”

“我是被重力束缚的魂灵?不是,我只是想多看地球一会。”

“你在说什么呢,完全听不明白呢。”

“没什么,君继续吧,我听着呢。”

“真的没事?那我继续了哦。”

我点点头,向他示意。

“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

姆拉西木太自大了,被击落也是理所当然了。

虽说一开始就没指望过他,只是想他能拖延会‘长腿’罢了。

但却连这也没做到,他消失在了不幸和悔恨的漩涡中了吧。

姆拉西木队失败后,阿斯兰带领着伊扎克他们截击‘长腿’。

在激烈的战斗中,狡猾的‘长腿’逃进了奥布中。公然对奥布舰队进行攻击是不可能的,阿斯兰只能一时撤退了。”

“这么说来,ZAFT损失惨重呢,要是君带领他们出击,是不是战果会好的多呢。”

“呵呵,那个基拉太强大了,我当时没有想到会那样啊。

那个基拉确实应该尽早击落的。他是个不应该继续存在的家伙。”

“缘何这么说?”

“他是超级CO,你知道的吧?”

“知道一点。”

“他是人类狂妄自大的产物啊,所以他才不应该存在的!

他是禁断的强大啊!

不过我想以后再说明呢,先卖个关子吧。

在‘长腿’离开奥布后,阿斯兰队进行了埋伏。

因为基拉的活跃,在这一战中,我方失去了尼高尔和Blitz。

这也给阿斯兰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阿斯兰再度出击。愤怒的阿斯兰以Aegis的自爆打败了基拉的高达。

真是艺术的战果。

愤怒,真是改变一个人的良方呢。

历史上因为那力量而改变人类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在这一战中,Buster和提亚哥也被俘虏了。这真是太失态了,预想外的事情,不过算了,换个方式想,也很有趣呢。

但损失如此惨重,却只消灭了这点战力,似乎有点不划算呢。

如果真的就那么杀死了基拉,那就好了呢。

命运真是喜欢捉弄人呢,因为那一战,他们命运的齿轮加快了转动。”


“自爆也没杀死基拉吗?”

“恩,仿佛Heracles附体,拥有了不死身一样呢。

他的强大和生存能力,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那之后,我们便做好了进攻地球军总部的准备。

阿拉斯加攻略战中,我也出击了,并潜入了基地内部。

因为得到了点有趣的消息,令我很在意,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确认一下才行。

在那里,我又见到了他。

但是,没有管他的时间了。

我迅速的撤离了,在那里我遇上了那个‘芙蕾’。

这孩子将来也许有用的着的地方,如此想着,我把她带了回去。

这里即将被独眼巨人系统毁灭,久战也没有意义。

我不再恋战,便返回了。”

“独眼巨人系统是什么?”

“联合军的自毁兵器,他们想借着这招使zaft损兵折将吧。”

“那个不是zaft使用的大规模杀伤兵器吗?”

他摆了摆手。

“有那样的兵器,一开始就应该用了,何必还要大费周章呢。

这是一个巨大的丑闻啊,联合想必也没胆量说出真相。对外宣布的消息总是虚假的。

为了能拖住‘长腿’,我让伊扎克和DUEL出击了。

他那时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年轻人单纯可真是好利用呢。

但是却没能如预定的剧本那样顺利进行,基拉和新的高达竟然出现在战场进行阻挠。

事后我才知道,是那个拉克丝动的手脚。

我还以为他只是个会在周末带着小男朋友出去汽车旅馆玩一夜的小姑娘罢了,没想到她城府如此之深。

DUEL被卸去了双腿,没能阻止的了基拉,遗憾。也许这是宿命吧。”

“对于那个性格激烈的伊扎克来说,基拉的行为只是侮辱吧。”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之后他的改变也是戏剧性的呢。”

“君明知道联合军要自毁,为什么没有通知zaft?”

“即使这样向上头报告,也不会轻易撤退吧。

而且这样能更加剧烈的引起联合和zaft憎恨的火种。”

“之后萨拉议员,不,萨拉议长便派自己的亲生儿子阿斯兰驾驶正义高达出击了,为了夺回自由高达。

可是,命运似乎不在萨拉议长这边,阿斯兰背叛了。在奥布攻略战中,阿斯兰加入了‘长腿’那边。”

“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

“这也是因为拉克丝从中捣鬼。

虽然驾驶技术很强,始终阿斯兰是小孩子。他的心中没有固定的信念,心中没有自己的立场。

他为自己杀死了基拉而深深的内疚。

被人教唆后,轻而易举的就会改变自己的立场。

嘴上说着不愿意战争,却参军了。

拉克丝的演说后又背叛了父亲。

73年又背叛卡嘉莉加入了ZAFT,那之后却又背叛了zaft。

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因为年轻嘛。这样的孩子根本不应该进入战场的。”

哦,我又在说什么,这是与我无关的事情。

“哼,那些孩子根本不明白战争是什么。这样的世界。”

他的话中仍然是充满了轻蔑。

“必须给得意的阿拉斯加军一点惩戒,我们便投入到了巴拿马攻略战中。

打下了巴拿马,地球军就难以接触到宇宙了。”

这一战中,我们首次见到了地球军的ms。

不过,没什么好得意的。

在这一战中,我们投入了Gungnir。”


“Gungnir是那个破坏电路的兵器吧?”

“正是如此,产生强力的EMP干扰,破坏地球军的ms

就算做过反emp,也是有限度的,承受不住的。

之后再派出兵力打击他们,轻而易举就能打败他们了

那不再是战斗,只是单方面的屠杀。zaft的士兵为了复仇而杀红了眼,仿佛恶魔在舞动。

能为新的舞台做准备,太精彩了。”

尽管他的话提到了那只是单方面的屠杀,在其中却感觉不到情感色彩。

他的心中没有对生命的感情吗?这使我不禁一颤。

“那之后,联合军侵袭的利爪伸向了奥布,他们相当着急吧,所以才会为了质量加速器去攻打奥布。”

“原来联合和奥布之战是因为质量加速器吗。”

“是的,你不知道吗?”

“因为不是很感兴趣,别人给我说我就听,不说就算了。”

是因为不感兴趣吗?不是,是因为那一战中,我重要的东西逝去了。

“这样也能当记者吗?”

“当记者与这些无关啦。写报道时,素材库里的素材多的是呢。君继续说吧。”

回忆刺痛着我的心,不想再继续说这个了。

“哦。

地球军派出了强化人士兵和新型ms,联合真是厉害呢。

虽然不是正规部队,口上喊着人道,却研究强化人。

哈哈哈,联合也在拼命的努力呢。

那可真是壮烈的战斗,我们在水中坐山观虎斗。

收集他们的数据,为了能让我们在战斗中得到便利。”

“拉克丝发出的广播和萨拉议长的演说激烈的斗争着。

萨拉议长把前议长库来恩阁下抹杀掉了,却留下了拉克丝,命运真是讽刺呢。

CO是个悲哀的种族,表面上比自然人更加优秀,却面临着无法繁衍的问题。

从这一点来说,迪兰达尔议长的命运计划,似乎是非常好的计划呢。”

“为什么说CO无法繁衍。”

“CO中的绝大部分视爱情与生育为自然人留下的丑恶东西,拒绝生育。”

“这是就为什么会有报告说CO需要强制生育的原因啊。”

“哼,正是如此。他们太傲慢了。”

“那之后,维多利亚的质量加速器被联合军夺取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ginn的性能比起dagger还是有所不及。 ”

这时候计时器响了起来,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啊。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呢。”

“啊,是啊。

怎么样,不如我带你去逛逛夜市如何呢?

回去休息也未免有些早了吧。”

“恩,好啊。”

反正也没有什么一定要拒绝的理由,不如去逛逛吧,我在心中低语。

一直逛到了深夜,还是挺乐在其中的。约好三天后再会,我回到了旅馆中。

第四幕

7.29日,7:00,我被闹铃叫醒。

起床后,我锻炼了一会。

之后便开始洗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有些疑惑,不知道这次采访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7:45,我坐在窗边开始整理前几日的手稿。

到底,为何他要安排这次采访,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认为只是嫉妒基拉罢了。

我又是为何要做这样的采访?

我憧憬的前辈为了捕捉世间的真实姿态而成为了记者。

我追寻着她的身影进入了大学。

当听到她死亡在战场上的消息时,我大声的哭了出来。

她还没倾听我的声音,就离开了我。为何,为何会这样。

我拼命的挣扎着。我要成为一个作家,为了能把我的声音告诉世界。

那低沉而浑浊的声音,没有人能欣赏吗?

一定,一定有人会欣赏的,我这么认为着。

为了能让自己变的有名起来,我迎合读者而写了数篇文章。

得到了诸多读者的好评,我终于获得了现在的地位。

但是,但是那样又是正确的吗?

我的声音被扭曲了啊,那并不是我真正的声音。

第五幕

7.1日。上午9时。

St.Paul's Cathedral。

来的时候见到了格里芬的雕像,那么近距离的看到格里芬雕像好震撼啊。所以今天心情意外的不错。

第三排的位置上,找到了他。

“为什么今天要选在教堂呢?”

“因为我想采访完了后看看教堂的管风琴啊。”

“哦,原来你对那些事情有兴趣么呢?”

“呵呵,还好吧。”

我把录音器打开,放在了中间,采访开始了。

“接着上次的说,还记得吗?”

“当然,即使我不记得,记录也会提醒我的。”

“好吧。那之后,我带着伊扎克和芙蕾回去了。”

“芙蕾到底是谁啊?为何她没反抗君呢。”

“她啊,似乎是那个基拉的小女友呢。”

“……,是这样……。”

“你怎么了啊。”

“没什么,没什么,君继续说吧。”

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我的想法是比较传统的。

孩子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爱嘛,这样的问题,听了后反而挺无奈的。

“芙蕾刚被我带回舰内时,眼中充满了迷茫。

我是这么对她说的--无论当时我朝她开枪还是放着不管,她都已经死了。

她若朝我开枪,这里的士兵将会把她杀死。

战场上的生命犹如蜡烛熄灭前的光辉,转瞬即逝。

为了什么而战斗?为了大义?这么样的死亡并不适合她。

她的姿态不似是个士兵。

这么说着,我便离去了。

孩子毕竟是孩子,自己的立场消失了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因为我的话轻而易举的动摇了,她成为了我的人偶。

哈哈哈,你不觉得这很美丽吗。”

将他人当牵线使唤,这种想法我可不认同,我便试图转移话题。

“不把她当俘虏对待,军中人没有异议吗?

“为了战争,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

伊扎克虽然有点不满,但队长可是我哦。

那之后,我也常常安慰芙蕾。

她如我意料的,信赖着我,按照我的话所行动。

之后,我便把奥布的战况报告给萨拉议长。

萨拉议长为此大怒。”

“命运流动着,我从情报屋那里得到了N干扰消除器的情报。

这情报将会战机带来巨大的转变,我为这情报感到高兴。

之后阿斯兰便离开了萨拉议长,拉克丝派也逐渐浮出了舞台。

以拉克丝为首的一排人中出现了那个‘沙漠之虎’的身影,Eternal也被他们夺走了。

他并没有死吗,命运真是有趣呢。

这样的发展,简直是艺术。

Eternal躲开了追击部队后,躲到了奇怪的地方。”

“那个拉克丝派的影响力有那么大吗?轻而易举的动摇了战况。”

“不应该有那么大才对,也许是出于厌战情绪,人们开始帮助她。

军中内部也分裂了,萨拉议长缺乏些脑髓呢。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能随意的行动。

此后我们便前往了L4宙域,看到Eternal已经与联合军已经开始了战斗。

鲁莽行动的话,只是将损失扩大,没有好处。

我便带着伊扎克潜入了卫星中去。

在那里,我和‘穆’再会了。

我感觉到了,穆这次坐在那架高达里,这回我定要让他葬身此地。”

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真是便利的能力呢。但是,也正是因为那样的能力,他们的命运才会被束缚住吧,真是讽刺呢。

“与他的战斗,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欢愉雀跃。

那时候,我知道了。为什么他要夺去我的身份。

他说自己不想被克隆的命运束缚。

即使自己的生命即将熄灭,也不想作为一个人偶而亡去。

不可原谅,这样的他,还有父亲,还有这样世界,一切都不可原谅。

我诅咒他,我要毁掉他,他竟然变成了我生存的意义。

那个夺去我一切的男人!

如果他能把我打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我不同了,怎么会被他打败呢。

始终我才是真正继承父亲才能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克隆而已,怎么比的上我呢。

我能给他与惩罚。我为我的命运而感觉高兴。

可是,可是,那个基拉出现了,又阻挠我。

Guaiz毕竟不是freedom的对手。

我坠落了,离开了驾驶舱。

我把他们诱进了研究所。

真是令人吃惊,‘穆’竟然不知道研究所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

也许是装作不知道吧。

因为那个研究所会刺激他,告诉他并不是真正的‘穆’。

在那激烈的枪战中,我也把基拉的身世说了出来。

会想起来,第一次从阿斯兰的口中听到基拉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竟然是他。

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我一直以为那对双胞胎已经死了。”

“双胞胎是指?”

“基拉和卡嘉莉哟。”

“什么?所以在奥布,基拉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啊。”

“正是如此。

当时有个疯狂的科学家为了制造最强的CO而不断的研究着。

牺牲了无数的试验品,成功的只有他的儿子。那就是基拉。”

又是科学家的狂妄产生的东西吗,像旧世纪的核弹一样呢。

但是却有着诸多的不同,将人类自身改造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何况,旧有的缺点根本没有改变。

不完全的进化只会诞生强烈的两极分化,旧世纪的有色人种正是因为遇上了强大的白人才无比的痛苦。

所以我才不能认同CO,父亲那个老顽固也是因为如此才反对CO的手术的。

“诶,你现在的表情好可怕哦,这样会不漂亮哦。”

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啊,抱歉。

不知不觉想到了点事情。抱歉抱歉。

君继续说吧。”

“不要紧吧。”

“恩。”

“那我继续说了。

因为母体是不稳定的,会影响手术结果。

所以就要挑战吗?

为了什么而追求,恐怕都忘记了吧。

无论知道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改变。

只为了自己的任性和自大,才产生了这么多的悲剧。

不可原谅,这样诞生的基拉,这样的世界。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也不会产生‘克鲁泽’了。

那个‘克鲁泽’,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为什么君不揭穿‘穆’呢。”

“复仇,当然是为了复仇。我心中的‘穆’已经死了。

即使算说了出来,事情也不会有改变的。”

将无奈为借口,作为战争的借口,真是可怜的男人。不过,我也不想同情他。

“枪战和回忆使我的精神不稳定,出现了混乱。

无可奈何的事情了,我只能让伊扎克带我回去。

只有那药最能抚慰我愤怒的灵魂。”

老是吃那样的药,才扭曲了吧。

说不定他的驾驶技术都是药物带来的变异,简直好像三流科幻小说呢,我这么想着。

“随后我让部队出击了。

在这里,芙蕾将发挥重大的作用。我把N干扰消除器的资料交给了她,让她带回地球军那。”

“是为了扩大战火?”

“啊啊,不错。你很聪明呢。

贪婪的地球军吃掉了我仍出的诱惑。

事情如我编写的剧本一般发展。

战斗变的越来越激烈。萨拉议长终于启动了Genesis。

艺术啊!这简直是艺术,地球军主力部队半数都被毁灭了,月面基地也因为Genesis所蒸发。

地球军按耐不住,终于使用了核弹。

但是,基拉和‘长腿’,又在其中阻挠。阻挠我剧本的人,玩死难辞其咎。必须毁掉他们。

我驾驶着新的高达出击了。

那是惨烈到连时间都为之颤抖的战斗。

一开始,我是压倒性的胜利的。

我肆意的蹂躏着穆和基拉,发泄我的愤怒。

想来,没有能亲手杀死‘穆’,那可真是遗憾。

他却为了掩护女人而浪费了自己的生命,真是愚蠢啊。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愚蠢,我才能得救。”

“为何能确信他没死呢?”

“这是我在战后很久之后入手的照片。”

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我便把那照片接了过来。







“不会有错的,都变的稀巴烂了,头盔飞了出去都粉碎了。”

“既然‘穆’死了,那么你是如何成为‘穆’的。”

“说起来真是令人羞愧。那时候,zaft内部发生了混乱,萨拉议长被部下所弑。

我也被基拉所打败,不得已,我逃了。

之后便被蓝色菊花救了回来,我假装失忆,加入了他们。”

“为了司机再度复仇吗?”

“不错,所以我才抢夺了zaft的新高达。为了燃烧战争的火种。”

“可那之后你不是失败,被俘了吗?”

“说来令人羞耻,确实如此。

不过利用马硫的感情,我活了下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这些。

这些如果公开的话,你便性命难保了吧。”

“不,并不是如此。

本来我成为了‘穆’之后,一直想找机会复仇的。

可是,拉克丝派的眼线盯得太紧了,我没有机会实现,直到最近才松开了视线。

这正是我复仇的机会到来了啊。

世间若知道了我的存在后,战火便会再度燃起的。

而且我也培养一部分支持者,他们一直都想推翻拉克丝派的。

就算有人来暗杀我也无所谓。大不了,再换个身份便是。”

在我的面前,是试图消灭人类的家伙。

为这样的家伙写书,我可不想。

“只是改变了身份,仿佛世界都为之改变了呢,真的好便利啊。”

我的灵魂中产生了剧烈的漩涡。

“是这样啊。

因为人类太愚蠢了啊。”

“以我的故事作书发表,大概会备受好评吧~。”

“是吧,会怎么样呢,也许吧,我也不知道呢。不过,我有更好的主意呢。”

“什么?那可真是令人兴趣深厚啊。”

“感觉这里不是适合谈论这样话题的地方,去我旅馆吧。”

“好。”

第六幕

一起回到了旅馆,我入房间取出了准备的红酒。

为了以防万一带着的毒药,派用场了。

我将红酒倒入酒杯中,带出去让他引用。

他一丝都没有怀疑,便喝了下去。

一世聪明,糊涂一时啊。

“哼哼哼。”

我不禁笑了出来。

“笑什么?”随后他便倒下了。

那之后,我便离开了酒店,回到了地球。

但我并没有回到社中,当然,穆的自传也没有出版。

之后我像着了魔一般,不断的写作,不断的写作。

之后,我的书反响强烈。Dionysus奖当然也不在话下了。



第七幕:终幕

我的目标实现了吗?世界在倾听我的声音吗?

一年了,我回到了这里。又是一个雨天呢。

我推门走进了观星者咖啡馆。

“小姐,我要一杯Viennese。”

“客人,是您啊。一年了呢。”

哦,还认得我呀。

“呵呵,半年了呢,君还是这么漂亮。”

“过奖过奖了啊,要是我真那么漂亮,我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

“那么嫁给我吧~。”

“客人不要这样啦,令人困恼呢。”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我望向雨中,倾听着雨中欢悦的歌声。真是美妙啊,以前怎么没觉得呢。

雨停了之后我便去观星馆,准备看星星。

我看到了那株柳树,好美呢。

似乎是因为那下面埋葬了那个男人,柳树像鲜血在舞动一般。

那景色令人如痴如醉,仿佛身不再这个世界。

水塘中映照的是一个金发男子的身影,正是穆的身影。


----完---

这下大家想必都明白了,为何seed中穆的故事是那么的蹊跷。

原本去年那篇阴谋论写完之后,就有了构思想写的。天冷就给懒掉了。

后来想写成评书风格,不过那样的话,其实还是阴谋论吧,始终不喜欢阴谋论,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那么,大家晚安,再会。

顶部
balofo




  小黑屋Lv.1  
UID 19842
积分 66
帖子 178
气力 100
河蟹 -18
阅读权限 1
发表于 2011-5-15 18:3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still waiting on seed movie

顶部
YuKin



  ♂自曝章  
UID 20000
积分 548
帖子 752
气力 100
河蟹 30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1-5-15 19:2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标题

竟然把克鲁泽洗白了……

顶部
高达太郎



  初级精灵球   父亲  
UID 11009
积分 2491
帖子 2534
气力 102
河蟹 16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5-15 20:1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克鲁泽的脸和手都已经皱得像三九陈皮了,怎么装穆啊

顶部
吉祥



  海外军团-新加坡   ♂自曝章  
UID 10692
积分 3535
帖子 2595
气力 103
河蟹 323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1-5-15 21: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剧情。。。好黑。。

顶部
iserz



UID 19902
积分 75
帖子 79
气力 100
河蟹 1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1-5-16 08: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好强的违和感

顶部
虎虎



  MSL同人社展会工作人员LV1  
UID 1116
积分 2816
帖子 1265
气力 102
河蟹 1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1-5-17 22:1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一下子接受不了,让我缓口气先

顶部
MAGEBOBO

马克兔


UID 2736
积分 1070
帖子 132
气力 102
河蟹 0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5-21 08:0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Yahoo!
这想象力。。。先让我自行脑补一下

顶部
Z鱼雷鲨

101空降师


  ♂自曝章   00区第一次机设活动参加纪念章  
UID 5524
积分 12068
帖子 11845
气力 103
河蟹 142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21 09: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竟然没发现你这么能写

顶部
gravityforce

天道废柴


  一对蛋蛋   大家的EXIA   00区第一次机设活动参加纪念章  
UID 671
积分 8134
帖子 4891
气力 102
河蟹 61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22 21:1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QUOTE:
原帖由 Z鱼雷鲨 于 2011-5-21 09:05 发表
我竟然没发现你这么能写

下意识的ctrl+A了一下,当时觉得反白肯定有句“虽然比我还是有差距的”。。。

顶部
Z鱼雷鲨

101空降师


  ♂自曝章   00区第一次机设活动参加纪念章  
UID 5524
积分 12068
帖子 11845
气力 103
河蟹 142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1-5-23 16: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0 gravityforce 的帖子 gravity is not a force

在讨论写作的时候我不会刷白色的••••••

[ 本帖最后由 Z鱼雷鲨 于 2011-5-23 21:50 编辑 ]

顶部
龙·飞鸟



UID 424
积分 2051
帖子 1034
气力 102
河蟹 9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5-23 21:4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不错的同人文,鉴定完毕

顶部
疯子恺

摸摸党党魁


  ♂自曝章  
UID 15321
积分 1204
帖子 1167
气力 103
河蟹 1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1-6-7 13:3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结局很神,唯一的大漏洞就是老克怎么装穆大叔的

顶部
DeaTHParadise




UID 20801
积分 3
帖子 6
气力 100
河蟹 -4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1-6-7 14: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太神了……绝对的阴谋论

顶部
uranter




UID 1990
积分 9
帖子 6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2-2-5 22:2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无比欢乐的阴谋论啊……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4 18: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