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GENE Operation 18
littletinghin (依柏)

在地球紮根的外星人


  写作原创LV2   美术原创LV3   Wing Zero  
UID 193
积分 16232
帖子 1558
气力 103
河蟹 135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5-8-23 23:1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GENE Operation 18

查看紀錄發現原來這天坑差不多一年沒填,恐怕沒有人會記得了但還是希望可以在年底出至少出一篇…
今次繼續以4號和岔眉女為主線


GENE
Operation 18


转向产生的震动从地板传来,空调的低鸣声跟著震动耳膜。多洛诗睁开沉重的眼皮,感觉到眼睛有点浮肿,视线也蒙蒙胧胧。身躯仍没有睡醒,一时之间多洛诗记不起现在身在何处。

指尖感受到床铺的柔软触感,衣物柔顺剂的香味接著传到鼻腔里。多洛诗的视线终总算对焦了,天花板的白色圆形灯罩进入视野。她转头左望右望,隔著一张空床能看见卡多鲁.温拿,他正在睡觉——伤患与失眠所积累的疲劳,终究使他乖乖向睡魔屈服,大概还会睡上一阵子。

一切太不真实了。睡著的卡多鲁很不真实,带有自己体温的床铺很不真实,甚至连躺在这里的自己也很不真实。多洛诗有种离轨的迷离感。前天凌晨她还在拼命摆脱OZ的围捕,这一刻她泰然躺在舒适干净的床上。情势已脱离她的控制,正在急遽变化著。

(我是多洛诗.卡塔罗尼亚。今天是四月二十四日。这里是渡轮的三人舱,船正前往那不勒斯⋯)

多洛诗心里反覆默唸这些来唤醒自己。脑袋一旦甦醒,㥬惶感也随之而来。妳根本无能为力——正如卡多鲁所说的一样,多洛诗逐渐丧失保护自己的力量,家族的保护罩在逐层剥落。身为罗姆菲拉财团宗主、卡塔罗尼亚家的子孙,竟然为躲避OZ而亡命天涯,实在讽刺之极。

暮光洒落在脚边,距离靠岸还有好几个钟头,但是多洛诗再睡不著了。随便梳洗过后,她离开客舱。

时值清晨,甲板上的游客数目寥寥可数,场面相当冷清。多洛诗走向栏杆边,有眼无心地看著面前的一片汪洋。海峡风平浪静,天色有些阴暗,凉快的空气包围整个甲板。不过,多洛诗却觉得寒冷。海浪的声音⋯不,一阵阵比浪涛更沉实更铿锵的声音从脚底升上来——是船身碰到薄冰的声音。

多洛诗彷彿看见旧时的情境,过去像录影带倒播浮现眼前。

在记忆中,多洛诗出海的次数少之又少。印象最深刻是七岁时和父母到加拿大旅游观看鲸鱼。冷风划过平静的海扑面吹来,全身承受著刺骨的寒意,对于生来就习惯严寒气候的多洛诗而言还是太冷了,于是她钻进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去。

等了又等,终于看见遥远水面升起喷发的水柱。鲸鱼的背在飞散的水花下滑过,灵活地翻转庞大的身躯,最后露出海面的尾巴翻起数朵浪花,随即又沉没到海里。壮观的景象深深烙在多洛诗心里。年纪尚小的她还没有学会能够形容震撼心情的词语,所以只能和周围的观光客一样禁不住发出惊叹。

这时,父亲伸出手臂,轻而易举把她抱起了,让她可以看得远。当多洛诗瞪大抵御强风而瞇起的眼睛,追逐在海面时而浮现的巨鲸身影时,父亲的声音穿过风声传入耳朵。

「小多洛诗,这很奇妙对吧?造物者运用一双巧手,创造了许多物种。成千上万的物种形成了大自然,后来,大自然又成为孕育生命的摇篮。」

「生命在这个世界中不息地循环,身为大自然的一部分的人类,本质上和其他物种并无差别,都是平等的。」

「拥有智慧的我们,应该对这个世界抱持敬畏之心,亦应该爱护、尊重每一个生命。这是被造物者赋予灵性和知性的人类该有的责任。」

用清澈无比的声音说出来的这一段话,突然在额头里闪过。多洛诗陷入短暂的走神。那时候她还不过是小孩,当然不会明白话中的意思,亦没有刻意记住。然而,原来她从来没有遗忘基利亚讲过的话,只是暂时封印在记忆深处。

(我之所以对爷爷说的「Alpha不过是工具」而觉得反感,是因为受到父亲教给我的观念影响吗?)

多洛诗是无神论者,可是,基利亚敬畏自然的「信仰」,无疑由那时开始在她的内心植根,慢慢转化成一套价值观。即使基利亚在她的生命里只存在过短短一瞬间,多洛诗却体认到塑造出这个自我的元素,几乎全部源自于他。或者正因如此,多洛诗才会对那些把挚亲从她身边夺走的人深恶痛绝。

迪鲁玛尤——多洛诗反刍那个元凶的名字,手掌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头。此时,甲板后方传来别人的气息,打断她的无益思维。多洛诗的心神再度游离,缓缓望向发出气息的源头。

彼此也没预料到对方会在这里出现,H教授和多洛诗带著同样意外的脸互相对望。

「妳起得很早啊。」

「你不也是一样?」

「老人家无法睡得久。」

不知何故,多洛诗觉得这话言不由衷。H教授看向她的侧脸,问:「妳的脸色不太好,是晕船吗?」

多洛诗没有理答,但他彷彿看穿她心中所想,自言自语说道:「抑或是,受良心苛责的身体心已经被压垮,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是非颠倒的世界?」

表面上很冷静,但多洛诗需要握紧扶手才有办法支撑发抖的膝盖。H教授摇了摇头,预料之外的说话传到她耳里。「对不起。」

承受著多洛诗迷惑的目光,他继续说。「也许我不该告诉妳基利亚的事,害妳陷入这样的处境。但我始终没法保持缄默,因为我不能一错再错。」

现在说这些都无济于事了,多洛诗这么想。尽管这一刻她不想谈及家人,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弄清楚。「你是怎样认识父亲的?」

「我和基利亚在大学时期认识的。我们参加同一个学会,后来成为了朋友。」H教授望向远处,是缅怀过去的眼神。「年青时代的我们,理想毕业后去参军。我天生不是当兵的材料,顶多只能留在学院做研究员。至于妳的父亲,他一向很能干,所以轻轻松松便加入OZ,得以如愿以偿。几年过后,在他推荐之下我也跟著进入OZ工作。」

「从那时起你就接触Project α的研究。」多洛诗大致推断到H教授参与Project α的经过。

「对。不过我主管的是心理学研究,将异能者武装化我到后期才略知一二。当然,基利亚一开始也不知晓。有一天,他告诉我他发现了财团在秘密进行这个不道德的计划,以他的性格,我就知道他一定会竭尽全力阻止。可是我想不到的是财团高层竟然为了隐瞒真相,连宗主的亲生子也不放过。如果当初我够果断劝阻他的话,说不定基利亚、妳、还有大家,人们的命运就能改写过来。」

「别再说了。」一切已经发生了,做这些假设根本就毫无意义。多洛诗在心里补上一句,合上疲累的眼睛。

「若果妳因此而恨我,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千万不要因为背负卡塔罗尼亚之名而挞伐自己。就当作是我的请求吧。看著别人自我折磨,我已经受够了。」

言辞中多洛诗隐约感觉得到H教授所说的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她再次向H教授投以疑问的眼神,可是他已经垂下视线,没能与她的目光对上。日出时分应该到了,然而在层层云雾笼罩底下,他们似乎无缘观赏晨光初现的美景。

‧‧‧‧‧‧‧‧‧‧‧‧

渡轮靠岸的时候,是两个小时后的事。

上岸后,大家在码头咖啡店内稍作停留,商量接下来的行程。H教授认为应该往北到罗马,因为经罗马取道前往其他地方比较便捷。多洛诗没有意见,很快便得到共识。

H教授上网查看各交通工具的时间表,说:「我们错过了刚刚一班巴士,下一班车在三小时后。火车则在两小时后有一班。」

多洛诗不用想就知道他会选择哪一条路线。「车票你先替我记帐吧,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离开巴黎前,多洛诗从帐户提取了一笔款项作旅费。为免被追踪,路途上她再也没有提款。钱如今所剩无几。

「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这点数目就算了。」H教授说,随即办订票手续。

多洛诗看向对面座位的卡多鲁。他戴上运动帽,穿著灰色运动外套,双手交叉在胸前,木无表情。从捲起的衣袖边,多洛诗能够看见他手臂上淡淡的疤痕。复原力再强也好,疤痕可不是一朝一夕会自动消失的。

为免引人生疑,H教授觉得在痕迹消退之前最好将它们遮蔽住,所以卡多鲁才会穿成现下密不透风的样子。在多洛诗眼中,这种装束可说是多此一举。不知道当事人会不会有同感呢?不过,只要是命令的话,本人大概一点不会在乎吧?

沉默降临在座位上的各人身上。多洛诗喝完她的咖啡后,发觉没有事情可让她分神。待在三人的困兽斗中一分钟也嫌多,何况是两个小时。

「我想周围逛一逛。」

她才起身,邻座的「人偶」几乎是同步站起来了。她看著H教授笨拙地掏出零钱,一味塞给对方。「麻烦你帮我买报纸。」他如此说道。

多洛诗差点忍不住为这自以为是的小聪明翻白眼。这分明就是贴身监控。她可不是小孩子,懂得保护自己,而且去哪里是她的自由。她非得作出一点反击不可。「买报纸这点小事不用劳驾伤患了,反正我顺道,我替你买。」

「妳去做自己的事好了。」完全没有抗议的余地。然后,H教授开始催促「人偶」。「至于你,速去速回,不要走太远。」

最后的一句说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多洛诗不等卡多鲁,一个箭步走开了。

繁忙时间开始了,广场一带道路又再上演人车争路的日常戏码。趁混乱多洛诗插入过马路的人群中,朝古堡走去。这里到处是从邮轮登陆的观光客,多洛诗走进其中,心想应该能撇开卡多鲁。她回头看,卡多鲁的身影如影随形,她的小技俩看来行不通了。

不过,就算现在甩得开他,多洛诗有预感卡多鲁最终依然有办法跟上。抱著失望的心情,多洛诗继续漂流在源源不绝的人海里。

‧‧‧‧‧‧‧‧‧‧‧‧

「卫星连接完毕,讯号良好。」

「电波增幅逐步上升,即将到达临界点。」

「覆盖范围设定为亚平宁半岛。电波于一百八十秒后发射。」

「注意频率的波动。千万不要干扰公共电波啊!可不能让大本营的存在曝光!」

控制室一片忙乱,控制员的呼喊声此起彼落,甚至不时有人员穿梭在操控席之间传递数据。作风一向以逸待劳的南欧总部里很少出现这种情景。罗.萨南虽然同是这繁忙光景中的一员,却因为他在总部来说还算是新人,免不了产生第三者般的抽离感。

自踏入春天以来,他派到前线部队,马不停蹄地展开踏遍全美国的地颤式搜捕行动,每一天重覆著侦查、搜捕、押解等工作。对行动力向来逊色的他而言是抽到下下籤。然后,在毫无来由之下,他忽然被撤下来,调派到南欧总部后援岗位上。

能够重返专长的电脑领域确实令人高兴,不过被当成人球,在各部队之间抛来抛去,罗.萨南觉得不是滋味。

只要踏踏实实,跟从上级的安排,就没什么事需要担心的。要是给撵走了,回到家乡根本没有前途啊。来到南欧后不久与老妈通电话,当时她这么对他说。或者她是有道理的。由小到大,罗.萨南总是被多疑的性格拖累,以致今时今日仍一事无成。与其浪费时间胡思乱想,倒不如全力以赴,做点成绩出来。

罗.萨南拍打脸庞,重新专注于眼前的协调工作上。即使管的并非了不起的工作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马上要进行的是ZERO系统首次境外连线。境外的意思是指系统建造地——加拿大——以外的地方。

听闻ZERO的作用与GPS类似,但覆盖率比民间的GPS更广阔,准确度也更高。开发系统的虽然是OZ,它对大部分OZ的人而言神秘得像个谜。因为参与相关工作的人员必须要承诺保密,各部门亦只须对最高负责人——迪基姆特校直接汇报,消息不会互相流通。故此,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掌握它的全貌。

此时,广播器插入操作员的倒数提示,罗.萨南以至全体人员皆屏息以待。接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事,罗.萨南不知道。他只能和其他人一起留意数据屏幕的动静。

「⋯十、九⋯三、二、一!讯息发射站,启动!」

‧‧‧‧‧‧‧‧‧‧‧‧

和多洛诗相隔好一段距离,卡多鲁在她后面谨慎地跟踪著。

不管多洛诗有千方百计,她仍然不可能轻易跑掉。下船前后,卡多鲁做好准备工夫,约略掌握码头一带的地理环境。那不勒斯的街道虽然复杂,但可去之处不多,多洛诗应该不会走得太远。万一走失了,要找出她还不算难。

由起行到巴纳莫直至现在,H教授为多洛诗操心不已。有时候他甚至表现得像多洛诗的家长,两人似乎甚有渊源。在他们身上,卡多鲁彷彿看见他的过去。曾几何时,H教授充当著自己的老师兼监护人的角色,不,要说是「父亲」也不为过。

可是,对于他来说,「父亲」二字现在好比一个禁忌,也是警惕。若是一不小心跨越界线,打破人类和Alpha双关系的平衡,只会为自己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就像姐姐那样⋯

心里又再浮现上一次的空虚感。卡多鲁不自觉揪住胸口。为什么这阵子老是有哀伤的感觉?是因为被多洛诗.卡塔罗尼亚那一夜说过的话扰乱了吗?

那坚决而温柔的神情,与姐姐神似得很⋯困惑渐渐转化成焦躁,急欲摆脱纷扰思绪的同时,步伐也跟著加快。

古堡广场上不乏追逐嬉戏的孩童。卡多鲁想要绕过他们前进的时候,一个玩得忘形的女孩像无头苍蝇撞上来,倒进他的怀里。卡多鲁推开她的刹那,仿如目睹一些令人惊吓的东西,他立即放开手,连忙倒退几步。

卡多鲁甩甩头,再次看向女孩,感觉难以置信。不可能,死去的人绝不可能复活过来,理智强烈地作出否定,可是,卡多鲁确确实实看见「她」了⋯

回到伙伴之间,伊莉亚回眸对他微笑。

是幻觉,卡多鲁即时下定论。「伊莉亚」的身影在眼前徘徊不去,稚气的脸挂著笑容,但与身边的孩子的欢笑不同,微微上扬的嘴角带著不怀好意的笑意。

脑里有一股黏腻的胶著感,卡多鲁反射性抬起手抵住额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流窜著。不会有错,有人侵入他的意识,「伊莉亚」之所以在这里出现,肯定与在背后作祟的人有关。

「伊莉亚」大概知道他察觉出来,便改以挑衅的笑容,大胆地跟他面对面。

「呵呵,要来玩吗?」有著伊莉亚的形体发出一阵笑声,听在耳里叫人很不舒服。

开什么玩笑。自觉遭人玩弄,卡多鲁的怒气一下子涌上心头。「你究竟是谁?」他在脑内吼回去,对方没有回答。「伊莉亚」头也不回,一边高声耻笑著他,一边跑开了。这一刻卡多鲁将原本该做的事抛诸脑后,想也不想追著她而去。

‧‧‧‧‧‧‧‧‧‧‧‧

太阳快要升到头顶,H教授看看手表。卡多鲁和多洛诗出去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现在两人依然未见踪影,他开始焦急了。

「你们在哪里?」他用手机发短讯给卡多鲁。过了一会儿,有个人靠近他在坐的桌子。他松了一口气,同时又皱起眉头。回来的只有多洛诗,她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她瞧瞧他,故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今天有什么大新闻吗?」H教授当然答不上话来。他身边一份报纸也没有,因为从头到尾那只是个幌子。

大约五分钟后,她看向彼邻空出的座位,心里奇怪著空位的主人怎么迟迟不归。「人偶先生呢?」闻言H教授脸上出现小动作,多洛诗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其实,走过古堡广场后,她不再去留意卡多鲁是否跟在自己身边,反正上哪里他一定都在。然而,说起来,沿途她倒也没有见到他⋯

「妳留下来看顾行李,我走开一会儿。」H教授突然说,表情认真,犹在印证多洛诗的想法。

「你要去哪里?卡多鲁呢?」说到最后一句,她不觉提高了声线。

「他应该跟著妳。妳回来了,他却没出现。他从不会擅自行动的。」

他一个人可以到哪里去?多洛诗顿时呆住了。对于外地人而言,那不勒斯绝非单独走动的好地方,因为那不勒斯跟巴纳莫一样黑手党横行,可谓危机处处。想到这里,多洛诗不禁紧张起来。「有办法取得联络吗?」

「我发过讯息了,没有回覆。」想到了什么,H教授重新坐下来,迅速打开笔电,一边向她伸出手。「把妳的手机给我。」

「你打算做什么?」多洛诗看著他将手机接驳到电脑,手指飞快地敲打著键盘,似乎有办法。

「我把一个侦察程式写入妳的手机。不论Alpha也好,Gamma也好,他们的脑电波都跟我们不同。利用这个程式,理论上可以搜索卡多鲁的位置。」

「理论上?」多洛诗听到这字眼后傻了眼。「这个程式真的有用吗?」

「过往不曾这样使用过,因为从未发生这样的情况。」H教授抬起头望著她。「在目前无计可施的情形下,值得一试。」

即使没有十足把握,也只得放手去做了。多洛诗听过H教授的说明,约定会合时间和地点后,就马上分头行事。

‧‧‧‧‧‧‧‧‧‧‧‧

越向前走,面前出现越来越多窄道和分岔口。与岸边的游客区不同,这儿的楼房密密麻麻,街道杂乱无章,随处可见垃圾堆积。阳光被民居晾晒的衣物遮挡,照射不到地面,就算大白天四周还是昏昏暗暗的,感觉仿如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卡多鲁在内城平民区的胡同里绕圈子。手机不知何时弄丢了,这是什么地方,他走了多远,完全无法知晓。他喘著气,四处张望,不管是心抑或头脑都起伏不定。

竟然拿伊莉亚来搞鬼⋯心灵可不是任由他人随便出入的地方,拿别人的忌讳来玩笑更是不能容忍。卡多鲁跟著「伊莉亚」穷追不舍,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抓到对方问清楚意图。

呵——

那阵铃铛般的笑声又响起来,卡多鲁什么都看不见。

我看到所有东西了——

卡多鲁觉得很不自在。「你在我的脑里干了什么?」他在心里向声音反问道。

没有回答。

一阵不安在滋长,卡多鲁放眼望向四面八方。胶著感渐渐褪去,不过他感觉到那股入侵意识还萦绕在附近,玩著猫捉老鼠的游戏。很久没试过如此惶惶不安了。卡多鲁不想被人闯进自己的记忆,可是却没办法制止。

「你想隐瞒什么?你认为可以把秘密藏著一辈子吗?」背后传来一把实在的人声,卡多鲁颤抖了一下。一抹人影现身,今次竟然是她⋯

「多洛诗」从容地走出。她带著高傲的姿势耻笑著,然后变成戏谑的笑。「还是说,你害怕面对它?」一把属于小孩的稚嫩声音从口中洩露出来,「多洛诗」逼近卡多鲁,直到他避无可避,她伸出手指触碰他的额头。

脑里涌起一股卜通卜通的脉动⋯

夜幕低垂,民居和窄巷消失得无影无踪,环境突然变得开扬,温度亦跟著骤降。卡多鲁身处于无人的荒野,他切实感受到冷风刮过脸颊,草丛在脚边拂动。「多洛诗」则站在对面,他手里握著一支手枪。

纵使明知是幻觉,卡多鲁还是无法唤醒自己。除了人物之外,情景跟当时一模一样。恐惧感迅速在体内爬窜,失控。引发恐惧的根源是它。卡多鲁双手紧紧抱住头颅,极力想将外来的意识赶出大脑。

「没有用的。」「多洛诗」又笑了,一副享受捉弄猎物的乐趣的模样。卡多鲁不理解她的意思,「多洛诗」冷笑一声。「你还不懂吗?这股恐惧不是我制造出来的,而是一直被你压抑住。我只不过替你释放它而已⋯」

不只恐惧,懊悔,还有罪恶感⋯各种负面情绪一起涌现,逼得卡多鲁透不过气。我没想过要杀人!我不想杀死姐姐!他在内心呐喊。可是⋯可是开枪的人的确是他,不管驱使他下手的是谁,他还是杀了人⋯

在他的世界里,姐姐和老师就是他的所有。但是,姐姐消失了,接著老师亦抛下他离去了。一夜之间他失去所有依靠。没人教过他独自一人该怎样生存,他不懂得如何自处,也害怕孤单。他只想要家人。

老师说过,人死后会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姐姐都不会例外吧?既然她回不来,就让他去她那里。很快,他就发现那不过是谎言。人死去后哪里都不会去,世上没有天堂或地狱。于是他绝望了⋯

为了忘记痛苦,只有舍弃情感,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而事实上,他却很清楚那是自欺欺人罢了⋯

「你真是个可怜虫。」耻笑声徘徊在耳边,「多洛诗」站在弯身瑟缩著的卡多鲁跟前,毫不怜悯地说:「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她蹲下来,伸手捉住卡多鲁拿枪的手。「想要解脱的话,就动手吧。」

似曾相识的说话,和那时候所遭遇的相同。卡多鲁绝对不会忘掉。操控他杀人的元凶近在眼前。

摆布我的思想,和玩弄我的人,全部不可以原谅。惶恐的感觉冷却下来,少年的身心陷入逐渐高涨的敌意之中⋯

‧‧‧‧‧‧‧‧‧‧‧‧

多洛诗匆匆踏上小斜坡,走到一半时感到些微晕眩,她张开嘴巴深深吸气。

在混乱的旧城区搜查将近一个小时,她收到H教授的好消息,他在某条街道找到卡多鲁了,整个人顿觉如释重负。她赶快前往会合他们,中途更加跑了起来,急不及待想亲眼确定对方是否安好。

竟然独个儿跑到这么深入的地方⋯往巴纳莫前曾经在此稍作停留的多洛诗也不曾到过这儿。

夹在几栋旧楼之间的冷巷里,多洛诗看见二人。H教授向她招手,他的旁边有个看似凹室的地方,卡多鲁坐在那儿。

老是做出叫人担心的事,一路上多洛诗想著在找出卡多鲁后,一定要他面前数落一顿。但当见到他时,这个念头便烟消云散。一向气势凌人的卡塔罗尼亚家大小姐,脸上展露释怀的笑容。

多洛诗步履轻快朝他们过去。「你还好吗?」她的语调就像对朋友打招呼一般,并且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

卡多鲁听见呼唤而抬起头来。他目光迷离盯住多洛诗,打量好一阵子;然后,彷彿受到刺激,他忽然推开多洛诗的手,性情变得凶暴起来。

多洛诗向后跌倒,硬硬地撞上背面的墙壁。她扶著墙身,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步,第二波袭击就来了。卡多鲁十指掐住她的脖子,多洛诗的身体轻易而举就被他拉起。先横扫过一堆杂乱,继而狠狠的把她摔落地面。

后脑著地的一瞬间,多洛诗几乎昏过去。她出于本能反应捉住卡多的双手,奋力挣扎,但他的力气却是大得惊人,多洛诗无计可施。

喉咙被紧掐著,她开始窒息了。我会死吗?多洛诗有这样的预感,可是她一点不觉得害怕,反而她的脑袋是一片空白。也许因为太震惊的缘故。她听到自己在呼叫,不过听起来像是别人的叫声。

记得东方人有种「因果报应」的说法。如果卡塔罗尼亚家所作的恶行会换来这种报应的话,身为子孙的她会顺从命运,承受结果⋯多洛诗做好觉悟,她隔著卡多鲁看到一道闪光,误以为就是临死前看见的征兆,然而不对,H教授的身影紧接著闪光出现。

他高举的手握住什么东西,果断往下挥。颈部的压力遽然释放,空气重新灌进多洛诗的肺部,她可以呼吸了。H教授在危急关头制止卡多鲁,如今卡多鲁仿如切断电源的玩偶彻底停顿,瘫痪在她身旁。

意识到危险已经解除,多洛诗的意志力瞬即崩塌了,视野变成一片漆黑。


To be continued


(全文可點這裡

Review--GENE Operation 17





Against the Norm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8-24 11:0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年目

恐怕这里的晒坑数不止这个.........


外星人DD安安





我是你爸爸!
顶部
東邪西狂 (貓弟弟)

誰能明白夜的黑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萌声祭  
UID 147
积分 3950
帖子 2587
气力 104
河蟹 139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5-9-25 14:1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外星人DD好厉害,还在坚持


最近没在FB上看到你呀





The house is not important..the most important house is the one which the lovers build inside their hearts
顶部
littletinghin (依柏)

在地球紮根的外星人


  写作原创LV2   美术原创LV3   Wing Zero  
UID 193
积分 16232
帖子 1558
气力 103
河蟹 135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5-9-28 12:4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3 東邪西狂 的帖子

哇,這帖竟然釣到你上來啊,太久違了貓兄,堅持不敢說,以前開了好些大坑都填不了,不好意思再棄坑,覺得至少要填一個才像樣
FB俺都少上了,主要是看別人的東西多過PO自己的東西





Against the Norm
顶部
Myra



UID 25833
积分 3
帖子 2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8-23 03: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著看著...就看到這篇了@口@

期待之後的劇情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5 01: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