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12月GA] EW+FT
CHIKUSYOU



UID 11749
积分 2410
帖子 1519
气力 102
河蟹 19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5-10-27 15:05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12月GA] EW+FT



















#GUNDAM-ACE# 12月刊 EW相关。在冰泪里调戏了某人未婚妻的某人和未婚妻被某人调戏了的某人在宇宙开心的拆迁。地球上俩猩猩继续上期的体位搅基。妹子被大胡子怂恿终将走上向自虐女王转职的不归路

[ 本帖最后由 CHIKUSYOU 于 2015-10-27 15:07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riday   2015-10-28 11:40  EXP  +25   搬凳等FT
Friday   2015-10-28 11:40  BP  +25   搬凳等FT
顶部
xjz1986



UID 9329
积分 25
帖子 69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5-10-28 06:1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这一话自拔懦夫应该要便当了吧~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0-28 11:4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求妹子FT篇本月真相

PS:负责怂恿的大胡子这素自掘坟墓





我是你爸爸!
顶部
CHIKUSYOU



UID 11749
积分 2410
帖子 1519
气力 102
河蟹 19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5-10-29 13: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GUNDAM-ACE# 冰泪邂逅XIV相关。这期一口气更新了20也,不仅量大密度还很高。主线是围绕2次月战展开。也就是在这次战争中,无名第一次替托洛华驾驶了高达,迪奥发现了妹籣的温情,叉眉开始背诵战死者名单,妹籣第一次与未来的未婚夫五飞接触,魔王第一次被改名为魔法使,安加入了OZ。


补,妹籣将姐姐的死归结在自己身上从此继承姐姐遗志成为哪吒。无名因个人因素将普米的十字架炮自爆,酿成多年后再造时的烦恼。五飞驾驶始龙携四圣兽参战,还吐槽害死自己第一任未婚妻的魔王。猩王小舅子和叉眉决斗,战败回归OZ。

α受zero系统欺骗丧失斗志后漂流中被维纳家回收,也因此导致第一期高达最终都被解体的命运。β用飞翼将友军的反乱军一炮轰杀,也将错就错借此报了家仇。托洛华借无名的战功被捧昏了头脑,结果被联合俘虏

[ 本帖最后由 CHIKUSYOU 于 2015-10-29 13:50 编辑 ]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0-30 09:0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那AC段后面还有一大截要扯





我是你爸爸!
顶部
pigmark



UID 5450
积分 2684
帖子 1509
气力 102
河蟹 162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5-10-31 12: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妹兰换个发型跟五飞完全一模一样,脸型眼睛什么的





你若无情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1-15 15:3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原文转自PTT高达版

——傑克斯檔案‧4 第二次月面大戰(後篇)——


 AC-190年 March 10


 第二次月面大戰在這一天開始了。

 戰鬥由反抗軍揭開序幕。


 德基姆‧巴頓率領的宇宙艦艇部隊從L-2殖民地群出發,朝月球軌道前進。

 宇宙艦隊由一艘巡洋艦(旗艦「傑巴利號」)、5艘驅逐艦、10艘MS運輸艇、
 兩艘搭載護衛機的宇宙空母所組成。

 副官代替總司令官的德基姆下令:

 「開始進行『天箭座作戰(Operation Sagitta)』!」

 這個強襲作戰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削弱月球「寧靜海」的地球圈統一聯合軍的戰力。

 另一個目的,是為了五天後的巴爾吉攻略作戰所進行的演習。

 聯合宇宙軍的人馬級月面巨大宇宙戰艦「凱龍(Chiron)」與「佛勒斯(Pholus)」
 為了執行定期巡邏任務,從「寧靜海」北上前往「澄海」。

※澄海(拉丁語:Mare Serenitatis,又名「晴朗海」)是月海之一,位於月球面向
 地球的一側,面積約31萬平方千米。


 反抗軍的5艘驅逐艦,朝著「凱龍」與「佛勒斯」釋放了約200噸的深水炸彈。

  兩艘戰艦靠著上百挺二連裝對空機槍的火網,勉強迴避了深水炸彈的直擊,
  但著地爆炸的深水炸彈產生了大量的粉塵。

  10艘MS運輸艇開始降低高度,共100架的MS「天鷹座(Aquila)」降落到地面上。

  之後,身為隊長機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也進行降落,笨拙地著地。

 駕駛艙內的特洛瓦‧巴頓(德基姆的兒子)大喊道:

 「『普羅米修斯』抵達現場!開始進行戰鬥!」

 MS「天鷹座」展開了第一波的炮擊。

 在部隊最後方的「普羅米修斯」舉起了巨大十字架型重機關炮,發射大型追蹤飛彈。

 他接著開啟肩部及胸口的裝甲,進行微型飛彈的全彈發射。

 特洛瓦打算在自己的機體中彈前,將所有的收納彈藥發射殆盡。


 聯合軍的「凱龍」與「佛勒斯」在確認敵方MS部隊的攻擊後,
 緊急出動了「里歐(Leo,獅子座)」部隊。

 兩艘戰艦各自搭載了50架「里歐」。

 100架對101架。

 雖然雙方的MS數量幾乎相同,但反抗軍的優勢絲毫不受影響。

 從爆煙中衝出的「里歐」還尚未反擊,就成為「天鷹座」的二連機關炮的犧牲品。

 突然的出擊造成「里歐」的裝備準備不足。

 「里歐」部隊大多數都是配備中距離火箭炮的機體。

 「天鷹座」的CQB部隊已經逼近到爆煙的縫隙前方,「里歐」部隊在飛出煙霧的瞬間,
 馬上就成為光束軍刀的犧牲品。

 「里歐」的殘骸,在月面不斷地累積著。


 「這是我軍的大勝呢。」

 德基姆聽到副官的感想,無言地點了點頭。

 「敵方的損耗率超過50%……我軍擊破了約50架的『里歐』。」

 「嗯,壓倒的勝利值得慶幸,各機開始迅速撤退,不需要俘虜與徵收物資。
  Operation Sagitta Mission all over!」

 在德基姆下達命令後,「天鷹座」部隊與「普羅米修斯」開始迅速地撤退。


 兩天後,受到重創的「凱龍」與「佛勒斯」返回了月面基地。

 巴爾吉要塞的司令官賽普提姆認為這是叛亂的狼煙,為了報復反抗軍,
 他決定提前處決俘虜。



    X   X      X     X   X      X       X   X      X


 AC-190年 March 13


 在小型運輸艇的機庫內,迪歐聽見了少女的歌聲。

 迪歐感到似曾相識。

 這是由〈Hey Diddle Diddle〉開始的《鵝媽媽童謠》,他被教會收養時
 經常會聽到這首曲子。


 「Hey diddle diddle,
  The Cat and the fiddle,
  The Cow jumped over the moon.
  The little Dog laughed
  To see such sport,
  And the Dish ran away with the Spoon.

 (嘿!滴噠,滴噠,
  貓咪和小提琴,
  母牛跳過月亮。
  看到這麼有趣的事,小狗笑了,
  盤子也跟著湯匙跑了。)」


 迪歐以為唱歌的人是蝴蝶。

 不過,當他走到操縱駕駛艙時,才發現是妹蘭在唱歌。

 「什麼嘛,我還以為是蝴蝶咧。」

 妹蘭驚訝地回過頭:

 「你不要突然出現啦!嚇了我一跳。」

 「原來妳也有可愛的一面啊。」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迪歐一直盯著妹蘭看。

 「怎麼了嗎?」

 「沒事,妳們果然很像。」

 迪歐想起在巴爾吉要塞的農業工廠時,蝴蝶的的寂寞側臉。

 當時她的眼神並沒有身為武人的覺悟,現在的妹蘭也是一樣。

 「大叔真是罪過,竟然要自己的女兒們成為男子漢。」

 「父親大人並沒有錯,這是我自己決定的生存之道。」

 迪歐驚訝地問道:

 「妳們不是『順從天命』嗎?」

 「那是姊姊,蝴蝶將成為哪吒,成為龍之一族的守護神。我是為了做我自己,
  為了獲得自由而戰!」

 「一邊戰鬥,一邊唱著〈Hey Diddle Diddle〉嗎?」

 「Diddle…?」

 「妳剛才不是在這裡唱歌嗎?」

 妹蘭急忙將手中的花朵塞進口袋裡。

 她的臉看起來似乎有點紅。

 「那是母親大人唱的催眠曲,因為是古老的歌詞,所以我不知道意思。」

 迪歐惡作劇地笑著說:

 「那我告訴妳吧。」

 「沒有必要。」

 她果斷地拒絕了。

 「我是為了讓心情平靜才唱歌,歌詞意思對我沒有意義。」

 她唱歌的理由,似乎跟父親龍獠牙演奏二胡的用意是一樣的。

 獠牙的二胡被放在他原本的座位上。

 一時之間,迪歐與妹蘭默默地看著那個座位。

 這時,蝴蝶走了進來。

 她剛結束與L-1殖民地反抗軍總部的定期聯絡。

 「聯合的賽普提姆似乎抵達了月面基地!公開處決提前了!」

 處決的日期,比原本預定的十五號提前了兩天。

 「我們這裡隨時都OK,不過阿爾緹蜜斯他們來得及嗎?」

 「這個時間點很微妙。」

 蝴蝶露出不安的表情回答。

 「這樣。」

 忽然,妹蘭小聲地唱起歌來。

 是剛才那首歌。

 迪歐若有所思地說:

 「沒問題的……我們現在只能相信他們。」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寧靜海」聯合軍基地——。


 抵達這裡的人並不是只有賽普提姆。

 還有OZ「Specials」的特列斯‧克休里納達一級特佐。

※一級特佐:OZ的軍階,階級相當於准將,爵位是侯爵。


 特列斯想要阻止賽普提姆對俘虜的公開處決。

 「賽普提姆將軍,你有做好心理準備承受宇宙殖民地居民的憎恨了嗎?」

 聯合宇宙軍的首腦們聚集在月面基地的大會議室。

 「你說憎恨?那是宇宙殖民地居民一開始就有的感情吧,你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根本毫無道理可言。」

 賽普提姆完全不理會特列斯的諫言。

 「但既然身為軍人,我不會逃避責任。我也會對卡塔羅尼亞與諾邊塔兩位將軍
  進行說明。」

 「你沒有理解到這將成為長期戰爭的開端。」

 「這並非開始,我們與反聯合的戰爭已經持續了五十年以上。」

 雙方完全沒有交集。

 「公開處決將在明天執行!」

 克拉倫斯將軍也接受了賽普提姆的主張,簽署了執行處決的正式文件。

 感到失望的特列斯率領部下們,進行月面基地周邊的警備任務。

 「想要開始戰爭很容易,但想要結束戰爭,將會製造出犧牲上萬生命的屍山血海……
  我知道會變成這樣,我明明知道的——」

 悲劇即將開始。

 以此為開端的地球圈戰爭,將會持續到AC195年的「EVE WARS」。

 站在後方的柯蒂麗亞上尉(後來的蕾蒂‧安),小聲地向他搭話:

 「特列斯閣下……」

 「請妳不要叫我閣下,我只不過是『Specials』的一介軍官。」

 「不,請讓我稱特列斯特佐為閣下。我有事想告訴您。」

 柯蒂麗亞將沒有傳達給賽普提姆的最新情報,對特列斯進行報告。

 那是關於反抗軍艦艇的詳細位置。

 還有,從情報衍生的預測戰略及戰術的提案。

 特列斯對柯蒂麗亞準確的情報分析,感到佩服。

 「我們以前有見過面吧。」

 「是的,那是在三年前殖民衛星墜落事件的時候。」

 「妳是那個時候的通訊員,名字我記得是柯蒂麗亞——」

 「閣下,我是柯蒂麗亞‧費茲傑羅上尉。」

 「我記得很清楚,妳是很優秀的女性士官。」

 「您的讚美我不敢當,我也對閣下清廉的作風感到衷心佩服。只要是閣下的命令,
  我都會去達成,請您盡管吩咐。」

 「那就多謝妳的好意了,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

 特列斯用沉痛的表情說:

 「麻煩妳告訴我,這次戰爭所有戰死者的數量與姓名。」

 「戰死者的名字?您是打算做什麼呢?」

 「我必須將他們牢記在心,因為他們的死全都是我的責任。」

 柯蒂麗亞雖然無法理解其用意,但還是確實地執行他的委託。

 這一直持續到特列斯在「EVE WARS」戰死時為止。



    X   X      X     X   X      X       X   X      X


 OZ「Specials」的索拉克‧德爾布呂克特士,奉特列斯的命令,率領5架里歐Ⅳ型
 「獅鷲獸( Greif)」組成的護衛部隊,前往「寧靜海」的西南部。

※特士:OZ的軍階,階級相當於中尉,爵位是騎士。


 索拉克知道聯合軍所屬的10架里歐Ⅴ型「涅墨亞(Nemean)」,為了進行威力偵查,
 進入了「神酒海」的深處。

※神酒海(拉丁語:Mare Nectaris)是月球正面的月海之一,位於南半球,豐富海
 以西,其名稱來自希臘神話中衆神的飲品。最大直徑333千米,面積約10萬平方千米。


  「涅墨亞部隊,你們不需要偵查『神酒海』,請立刻返回基地。」

 然而,該部隊卻沒有任何回應。

 「他們怎麼了嗎?該不會是在打瞌睡吧?」

 索拉克感到可疑,率領部下們前往「神酒海」。

 10架「涅墨亞」動也不動地站在凹凸不平的大地上。

 索拉克靠近了「涅墨亞」部隊。

 他看到機體後大吃一驚。

 所有「涅墨亞」的駕駛艙都留下了光束的貫穿孔。

 「這、這是。」

 搭乘的駕駛員已經死亡。

 「涅墨亞」部隊就這樣站著全滅了。

 「是敵軍!這附近有狙擊兵!」

 索拉克率領部下們,一邊警戒著,一邊進行撤退。


 庇里牛斯山脈位於「神酒海」的東邊,山脈全長164km,標高2200m。

 在山脈的半山腰,尚未完成的「飛翼鋼彈(Wing Gundam)」覆蓋著迷彩斗篷,
 以臥射姿勢舉起了破壞來福槍。

 Beta(希洛・唯)坐在駕駛艙內。

 他將來福槍的焦點出力收縮到極限,提高了貫穿力與射程。

 如果索拉克的「獅鷲獸」部隊繼續南下幾公里,靠近「卡塔利納」隕石坑的話,
 Beta將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

 「真是個敏銳的傢伙……你們撿回了一條命。」

 他從容地目送對方離開,手指離開了發射板機。

 『Beta,「原型零式(Proto Zero)」依然下落不明啊。』

 通訊器傳來J博士的聲音。

 『是你讓Alpha逃走的吧?』

 「這我不清楚。」

 Beta生硬地回答。

 「而且,說『鋼彈駕駛員只要一個就夠了』的人也是你吧?」

 『哼,真是個狡猾的傢伙。』

 J博士很不高興地中斷了通訊。

 「那是我的台詞。」

 Beta對著通訊器喃喃自語。

 不過,J博士並沒有進一步責備逼問他。



    X   X      X     X   X      X       X   X      X


 AC-190年 March 14


 巡洋艦「傑巴利號」的戰情室內,反抗軍成員召開了緊急會議。

 因為公開處決的日期提前,雖然準備方面有些不足,但只能開始
 對巴爾吉要塞的攻略作戰。

 作為會議的參考資料所播放的影像,是AC186年的阿爾緹蜜斯等人
 所進行的要塞包圍作戰。

 當看到巴爾吉炮發射及20架「獅鷲獸(Greif)」一瞬間被消滅的影像時,
 士兵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愚蠢!這是絕對行不通的!怎麼可能只用MS攻下這座要塞啊?」

 身為巴爾吉攻擊隊長的特洛瓦‧巴頓因恐懼而膽怯不已。

 副官坎茲以顧問身份出席會議,他對德基姆的膽小兒子感到失望。

 「特洛瓦,你不需要擔心。」

 S博士安撫著特洛瓦說:

 「只要破壞主炮發射口內部的中心核,就能讓主炮停擺。這在三年前
  已經實際證實過了。」

 接下來播放的影像,是「原型零式」發射的「劍型矮星(Messer Zwerg)」光束,
 導致巴爾吉炮失效的片段。

 那是有如奇蹟般的精彩射擊。

 「你搭乘的機體同樣也是鋼彈合金製的MS,而且『普羅米修斯』的火力
  還超過這架『原型零式』。」

 「可是!」

 特洛瓦拼命地追問著:

 「在那之前,要是巴爾吉炮先發射的話,一切不就完了。」

 「那是當然的……所以,你要在主炮發射前先攻擊!特洛瓦‧巴頓隊長,
  請你不要忘記這點。」

 「……」


 特洛瓦向正在整備「普羅米修斯」的「無名氏(後來的特洛瓦‧巴頓)」搭話:

 「無名氏,『普羅米修斯』的射程距離是多少?」

 「追蹤飛彈的話,最大射程是4500m左右,不過命中率會降低不少。」

 無名氏冷淡地回答。

 「想要進行如針穿線般的高精確度射擊,要靠近到什麼程度?」

 「那不是『普羅米修斯』該進行的戰鬥。」

 「你也這麼認為嗎?」

 「那聽起來是個魯莽的任務。」

 「那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才好?」

 「只有一個方法。」

 無名氏對畏縮的男子感到同情:

 「由我代替你駕駛『普羅米修斯』。」

 「你嗎?」

 「嗯……我屬於戰場,那裡或許是我的歸宿。」



    X   X      X     X   X      X       X   X      X


 「寧靜海」1500km的上空——。


 反抗軍的大型MS運輸艇正在飛行著。

 阿爾緹蜜斯派的士兵們坐在這艘艦艇內。

 阿爾緹蜜斯坐進了「舍赫拉查德(Scheherazade)」,傑克斯與艾爾文坐進了
 兩側的里歐Ⅳ型「黑獅鷲獸(Schwarzwald Greif)」。

 對月面「寧靜海」基地的東北部進行奇襲的主力部隊,由50架里歐Ⅴ型
 「涅墨亞」所組成。

 「如果還有一天時間的話,就可以籌措到100架了,但也無法奢求太多了。」

 「我們必須優先阻止俘虜的處刑。」

 傑克斯說道。

 「為了救出他們,我們必須多冒一點風險。」

 「傑克斯,OZ『Specials』目前駐紮在月面基地,這次的出擊,或許超出了
  我們的能力範圍。」

 「艾爾文,如果我們跟特列斯他們發生戰鬥,絕對不能猶豫不決。」

 他的腦海中閃過艾因‧唯、露克蕾琪亞‧諾茵、莎莉‧鮑、伊莉亞‧溫拿的身影。

 「出擊了!小朋友(小涅墨亞)們要跟上喔!。」

 阿爾緹蜜斯突然下達了命令。

 兩架「黑獅鷲獸」及50架「涅墨亞」,緊跟在「舍赫拉查德」後方,
 往月面「寧靜海」進行降落。



    X   X      X     X   X      X       X   X      X


 「阿爾緹蜜斯出擊了!」

 蝴蝶脫下耳機說道。

 「太好了!我們也開始行動吧!」

 迪歐開朗地回應。

 「父親大人,請您再等一下。」

 妹蘭殷切地期盼著。

 同一時間,在「寧靜海」基地西南部待命的小型運輸艇啟航了。

 這艘運輸艇在白天的月面太過顯眼了。

 迪歐等人將ECM防護與光學迷彩並用,突破了聯合軍的警戒網。

 機庫內的鋼彈合金製的MS「魔王」,在寂靜的黑暗中持續等待著。



 OZ「Specials」的布羅登‧迪茨二級特尉,他率領8架宇宙用「艾亞利茲(Aries,
 白羊座)」,前往「寧靜海」的西南方。

 他的目的,是為了跟從「神酒海」撤退的索拉克部隊會合。

※布羅登(Broden),他是特列斯教導的第一屆學生,後來的階級為二級特佐,成為
 OZ宇宙軍外洋艦隊第四游擊部隊的指揮官。
 在外傳漫畫《Battlefield of Pacifists~和平主義者的戰場》中,他認為人類要往
 宇宙的深處探索,才能繼續推動歷史與文明的發展。五飛認同其理念,跟他一起行動,
 最後成功找到資源衛星「韋卡魯士(Vulkanus)」,但他在「韋卡魯士」內部被「P3」
 的間諜格爾梅茲開槍射殺。


  在這個時間點,迪歐等人的運輸艇很有可能遇到布羅登的部隊。

 不過,運輸艇的匿蹤功能十分優秀,加上布羅登的「艾亞利茲」部隊急著趕路。

 結果,雙方就這樣錯身而過,往各自的方向前進。



    X   X      X     X   X      X       X   X      X


 當索拉克的部隊回到「寧靜海」時,他發現有一架MS站在正前方的山脊上。

 「那是藍色的『獅鷲獸(Greif)』?」

 索拉克最初是這麼認為的。

 那架機體是「里歐」原型機的「托爾吉斯(Tallgeese)」。

 那是五飛所駕駛的「始龍」。

 「托爾吉斯 始龍」搭載著名為「四獸」的武裝。

 「我的名字是張五飛,與你們一決勝負。」

 藍色的閃電劃過了「寧靜海」。

 機體的背後裝備著名為「朱雀」的高出力推進器。

 駕駛艙內的五飛,拼命忍耐著強烈的重力加速度。

 「托爾吉斯 始龍」衝到兩架「獅鷲獸」的中間,拔出實體劍的鋼刀「白虎」,
 俐落地斬斷「獅鷲獸」的機身。

 索拉克拔出光束軍刀,想從「始龍」的背後進行襲擊。

 但「始龍」迅速屈身,用超硬質防禦護盾「玄武」擋下了光束軍刀,用「白虎」
 貫穿了「獅鷲獸」的頭部。

 接下來,「始龍」從「玄武」內側取出折疊式的光束長柄刀「青龍」,伸長刀身並
 裝上鋼刀「白虎」,變成雙刃的長槍。

 「始龍」將長槍高舉,在頭上快速旋轉著。

 五飛對剩下的兩機進行突擊,一瞬間朝著機體斜肩砍下去。

 到此為止,只過了幾秒鐘。

 「獅鷲獸」被稱為是「托爾吉斯」返祖的「里歐」,在最擅長的白兵戰鬥上
 從未如此慘敗過。

 而且,「獅鷲獸」的駕駛員們並沒有遭到殺害。

 「始龍」的攻擊,巧妙地避開了所有機體的駕駛艙。

 但五飛內心並沒有獲得勝利的滿足感。


 幾分鐘後,8架宇宙用「艾亞利茲」出現在「托爾吉斯 始龍」的上空。

 那是布羅登的部隊。

 五飛進行確認後,像之前一樣報上自己的姓名:

 「我的名字是張五飛,我不會躲、也不會逃。」

 「如果有不害怕這架『始龍』的勇者,那就儘管放馬過來吧!」

 布羅登下令所有的宇宙用「艾亞利茲」一起展開攻擊。

 面對不斷從天而降的空襲飛彈,「托爾吉斯 始龍」仍不為所動。

 五飛將高出力推進器「朱雀」進行最大噴射。

 「托爾吉斯 始龍」飛上了天空,超高速抵達了「艾亞利茲」所在的高度。

 五飛用光束長柄刀「青龍」及鋼刀「白虎」所組成的長槍,一口氣斬裂四架機體,
 對於另一架打算脫離戰場的機體,發射「青龍」的光束炮,射穿了機體的頭部。

 「艾亞利茲」的5位駕駛員使用彈射裝置逃生。

 之後,5架「艾亞利茲」發生了爆炸。

 五飛冷靜地目睹這一切。

 「……」

 但這場戰鬥對於身體的負擔,遠超乎他的預期。

 「噗啊」

 他突然吐出拳頭大小的血塊。

 「這種程度,是我的極限了嗎?」

 半數以上的部隊在幾秒鐘內失去了戰鬥能力,布羅登感到震驚。

 「那是什麼機動性啊!反抗軍居然有這種機體…」

 布羅登下令「全機散開!撤退!」。

 「你打算逃走嗎?」

 五飛輕蔑地問道。

 「你叫張五飛是吧,我不會忘記這個名字的。」

 布羅登這麼說著,也報上自己的姓名:

 「我是OZ『Specials』的布羅登‧迪茨二級特尉……後會有期了。」

※二級特尉:OZ的軍階,階級相當於上尉,爵位是騎士爵。


 「始龍」降落在大地上,就這樣目送著「艾亞利茲」部隊離開。

 五飛擦了一下嘴邊,他的手掌上有著黑色的血跡。


 五飛成為鋼彈駕駛員,再次見到成為二級特佐的布羅登,那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二級特佐:OZ的軍階,階級相當於上校,爵位是伯爵。



    X   X      X     X   X      X       X   X      X


 阿爾緹蜜斯‧賽迪奇率領的強襲部隊,開始攻擊「寧靜海」月面基地的東北部。

 基地的防禦壁,被艾爾文的大口徑杜賓槍粉碎。

 擔任哨兵的5架「里歐」,被傑克斯的雙刀流光束軍刀秒殺。

 在警報響起的同時,100架左右的「里歐」護衛部隊出現了。

 但「舍赫拉查德」與50架「涅墨亞」以紡錘陣形進行中央突破,成功攻進了基地內部。

 他們的攻勢,跟之前「普羅米修斯」與「天鷹座」部隊的突襲不相上下,明確的差別
 在於阿爾緹蜜斯等人的目的是解救俘虜。

 既然是佯動作戰,戰鬥規模越大,越有效果。

 月面基地大部份的戰力,逐漸往東北部集中了。



    X   X      X     X   X      X       X   X      X


 基地內的聯合軍首腦們感到驚慌失措。

 他們集結基地內所有的殘存兵力,前往遭到攻擊的東北部。

 然後,還下令整修中的兩艘月面巨大宇宙戰艦「凱龍(Chiron)」與
 「佛勒斯(Pholus)」出動,趕往前線。

 特列斯聽了諾茵的報告後,嘆氣說:

 「還在修理中的戰艦能派上什麼用場?」

 「另外,賽普提姆將軍似乎命令巴爾吉要塞進行移動了。」

 「愚蠢……他們因為這種程度的強襲,就打算動員宇宙軍的所有戰力嗎?」

 而且,下達命令的賽普提姆本人已經逃離了這座基地。

 最需要提防的,是巴爾吉要塞炮擊這座基地的可能性。

 「諾茵特士,能麻煩妳與泉特士一起上到宇宙嗎?絕對不能讓巴爾吉炮發射。」

 「我明白了。」

 諾茵立即回答,再次確認地問道:

 「這樣做真的好嗎?」

 「由我擔任傑克斯與艾爾文的對手,而且敵軍司令的阿爾緹蜜斯女士也是我的宿敵,
  放心交給我吧。」

 特列斯正要坐進愛機白色「獅鷲獸」的駕駛艙時,柯蒂麗亞急忙趕了過來:

 「特列斯閣下,請等一下!請讓我隨閣下一起出征!」

 「不行,柯蒂麗亞上尉,我不想讓身為淑女(Lady)的妳做這種事。」

 「不,正因為是淑女,我必須去戰鬥。」

 特列斯聽了之後,露出微笑:

 「好吧,柯蒂麗亞小姐,我允許妳駕駛MS出擊。」

 「非常感謝您。」





我是你爸爸!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1-15 15:57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所谓的第二次月面战争

..................................

看完之后觉得好头痛

..................................

么,如果日后有机会动画化的话,这段的场面和视觉效果会比之前的什么火星历的战斗精彩得多

..................................但在宣布准备完结的现下又不太希望能够会动画化...............................

心情真矛盾

(么,私心下我的底线是某对修成正果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哎,隅泽君,怎么我手边无端端多了个刀片出来~=_=#


好吧~

狄奥原来比五飞早就跟妹兰见过面了

真正的多诺是个无话可说的废柴,然后替代的那个一早除了名字连位置也盯上了

B君是个天生杀人狂,枪枪穿驾驶舱~你看人家五飞,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打也避开驾驶舱打

布罗登胡子大叔那里...................我就是FT~不,隅泽的作品就是一大堆"原来今天遇到的你,就是我在昨天遇上的,但昨天的你我都不知道"~的"巧合"

谁说W系列没有宇宙战舰战的,来个大大大大井喷你尝尝~


最后~

AC190年~宇宙用的艾亚里斯~哦~

翻翻FT之前那个还算靠谱的EZ篇

其中的RELENA篇

"艾亚里斯在AC191年才量产装备,当时反联合武装还抢夺在JAP的一台试验型号"

这个设定又扔到哪个马桶的黑洞里了???





我是你爸爸!
顶部
Hilda (希ちゃん)

碧い兔


  写作原创LV1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自曝章   萌声祭  
UID 258
积分 8041
帖子 9853
气力 104
河蟹 599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5-11-16 05:2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Hild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Hilda 交谈
回复 #6 pigmark 的帖子

而且还是洗衣板~换了发型和衣服,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あ         () ()          う         
お 碧  =(     )=  兔 さ     “Carpe Diem 及时行乐。”   (৴Ố_Ố.)৴⁔❀
い          (o)          ぎ
顶部
Noin (满天风雪,我们也会微笑去面对。 ...)

仿佛桃源故人至 原来一场南柯梦 ...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2
积分 6798
帖子 2706
气力 102
河蟹 227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1-19 05:1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所以谁用140字告诉我,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陽光從樹葉細縫 
露出了笑容
溫暖了我的美夢
只有籠裡的畫眉羨慕著天空
卻從來沒有人懂
顶部
gordol



UID 23953
积分 2420
帖子 1907
气力 99
河蟹 40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5-11-22 08: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小說第40話「Frozen Teardrop 邂逅的協奏曲‧XIV」相關情報(2)


 ——傑克斯檔案‧4 第二次月面大戰(後篇)——


  AC-190年 March 14


 巡洋艦「傑巴利號」所率領的反抗軍艦隊,阻擋在開始移動的巴爾吉要塞前方。

 首先由驅逐艦展開炮擊,接下來100架的MS「天鷹座(Aquila)」從運輸艦飛出,
 排成橫列,一起進行射擊。

 從「傑巴利號」飛出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坐鎮在
 「天鷹座」部隊的正中央。

 「普羅米修斯」的戰鬥方式跟以前截然不同。

 特洛瓦‧巴頓(德基姆的兒子)之前因為害怕機體中彈,
 立刻進行全彈發射這種魯莽的行為。

 但他目前考量彈藥分配,對巴爾吉進行有效率的射擊。

 「天鷹座」的駕駛員們並不知道「無名氏」與特洛瓦已經互換這件事。

 「特洛瓦隊長也是該認真時就會認真的人啊。」

 駕駛員們自然地跟著「普羅米修斯」的攻擊方式,進行規則的波狀攻擊。

 遭到高精密度炮擊的巴爾吉要塞,將要塞本身傾斜,打算發射主炮進行對抗。

 無名氏對左右展開的「天鷹座」部隊下令:

 「全機,射擊暫停一百八十秒!」

 與此同時,「普羅米修斯」單機朝著巴爾吉要塞飛去。

 「天鷹座」部隊的駕駛們對那勇敢的行動感到佩服。

 在高加索山脈的攻擊時躲在最安全的後方、撤退時率先逃跑的機體,
 目前正在執行最危險的任務。

 「特洛瓦隊長是打算讓巴爾吉炮停擺吧。」

 無名氏駕駛的「普羅米修斯」滑進了開啟的巴爾吉炮的內部。

 他舉起巨大十字架型重機關炮,瞄準了正在充填能源的主炮中心核。

 「靠這麼近的話,就算閉著眼睛也會命中。」

 無名氏一邊說著,一邊扣下了板機。

 中心核被巧妙地破壞了。

 「事後處理就交給這個十字架吧,不好意思,這個重機關炮不符合我的喜好。」

 他在地球上擔任傭兵時,名為米蒂的少女也是將誘導發信裝置藏在十字架裡。

 「普羅米修斯」將巨大十字架型重機關炮裝上定時炸彈後,飛離了巴爾吉炮。

 巴爾吉發出耀眼的閃光,發生了大爆炸。
 
 被稱為難以攻陷的巴爾吉要塞,因爆炸而半毀了。


 小型太空梭上的諾茵與泉兩人近距離目睹這個光景,感到顫慄:

 「竟、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這是聯合軍終焉的瞬間吧。」

 泉說出自己內心的感想。

 「我希望是戰爭的終焉。」

 諾茵說出了不太可能的願望。


 巴爾吉要塞遭到半毀的損害,對聯合軍來說是一大打擊。

 之後,這座移動要塞在月面戰爭上完全無法發揮攻擊的作用。

 以少數戰力讓反抗軍取得優勢,這毫無疑問是無名氏的功勞。


 然而,後來無名氏自稱為T博士,進行「普羅米修斯」再造時,卻對這個行動深感後悔。

 巨大十字架型重機關炮對「普羅米修斯」而言是必要的裝備,他一邊苦惱著,
 一邊進行再設計與再製造。

 「雖說是年輕時做的傻事,但當時的我,跟膽小的特洛瓦‧巴頓差不了多少。」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的西南部——。

 蝴蝶與妹蘭乘坐著四足步行型MS「魔王」,將匿蹤功能發揮到最大,
 破壞了「寧靜海」西南部的「穹頂(Dome)」,潛入了刑場的內部。

 迪歐駕駛的月面越野車,也緊跟著「魔王」的腳步,進入建築物的內部。

 負責看守的士兵也被派往東北方防守,迪歐穿過了幾乎是無人的迴廊。

 駭客入侵電腦及解除保安裝置,是迪歐擅長的技能。

 他立刻就找到獠牙等人被收押的監牢。

 「大叔,我們來救你了。」

 在監牢中的獠牙一臉慷慨赴死的表情。

 「你在做什麼?快點走了!」

 「迪歐,對不起連累了你們……我想就這樣接受處決。」

 「我先跟你說,我討厭兩種東西!番茄三明治與輕忽生命的傢伙!」

 迪歐強行把獠牙帶出監牢,強迫他穿上太空衣。

 其他預定被處決的四個人同樣也遭到釋放,坐在越野車的後座。

 「妹蘭、蝴蝶!我照約定把大叔救出來了!」

 『迪歐,謝謝(中文)。』

 「敵人的動靜如何!?」

 『這邊的戰線目前沒有明顯的動靜。』

 「了解!妳們兩位不要掉以輕心喔!」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東北部的戰鬥持續著一進一退的攻防,經過兩小時後,
 反抗軍的里歐Ⅴ型「涅墨亞(Nemean)」的數量減少到30架。

 包括特列斯在內的「Specials」精銳部隊的參戰,造成戰況倒向聯合軍。

 「差不多是時候了。」

 「舍赫拉查德(Scheherazade)」的阿爾緹蜜斯說道。

 幾分鐘前,她收到了俘虜被救出的報告。

 佯動作戰可說是成功地達成目的。

 反抗軍脫離戰線的手段,打算使用從聯合軍搶來的月面巨大宇宙戰艦
 「凱龍(Chiron)」與「佛勒斯(Pholus)」。

 「但對方似乎不願意放我們一馬呢。」

 她看著眼見善戰的白色「獅鷲獸(Greif)」及紫色「奇美拉(Chimera)」,
 感到厭煩不已。

 那兩架是特列斯及柯蒂麗亞的機體。

※「獅鷲獸」為里歐Ⅳ型的機體名稱,「奇美拉」為里歐Ⅲ型的機體名稱。


 「舍赫拉查德」在前線戰鬥的時間過長,受損部位已破百,造成機體的動作變緩慢。

 「阿爾緹蜜斯司令,這裡請交給我們。」

 與她通訊的是駕駛「黑獅鷲獸(Schwarzwald Greif)」的傑克斯。

 「由我們負責斷後。」

 駕駛同型機的艾爾文補充說道。

 「你們這麼說我是很感激……不過」

 撤退時,最後面的死亡率很高。

 斷後必須由部隊中最堅強的士兵來擔任。

 當然,這兩位勇者擁有充分的資格。

 但這兩人原本是OZ的士官,跟過去的同僚戰鬥是否會猶豫不決呢。

 阿爾緹蜜斯忍不住這麼想。

 「妳不需要擔心。」

 傑克斯露出冷酷的眼神:

 「我們一定會擋下特列斯‧克休里納達的追擊。」

 「但是,你們沒有義務做到這種程度吧。」

 「比起在OZ的時間,我們在反抗軍的期間還比較長。」

 「跟你們相處的這幾年,感覺很不錯呢。」

 艾爾文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阿爾緹蜜斯對兩人敬禮說道:

 「感謝!你們一定活著回來喔!」

 「舍赫拉查德」及30架「涅墨亞」開始進行撤退。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的西南部——。


 迪歐駕駛著月面越野車,往停泊在「寧靜海」無名隕石坑的小型運輸艇前進。

 但上空出現了3架宇宙用「艾亞利茲(Aries)」。

 那是返回基地途中的布羅登的部隊。

 月面越野車並沒有匿蹤功能。

 迪歐緊張地說:

 「我們被敵人發現了!我太掉以輕心了!」

 「甩得掉他們嗎?」

 獠牙問道。

 「離隕石坑的運輸艇還有一段距離!我只能盡力一搏了……」

 這時,妹蘭與蝴蝶乘坐著「魔王」趕來支援:

 『父親大人,請您快點逃走。』

 『敵人就交給我們對付吧!』

 她們暫停了「魔王」的匿蹤功能,故意採取吸引「艾亞利茲」注意的行動。

 布羅登對新出現的MS感到異常緊張:

 「又是沒有登錄的MS嗎?」

 不能讓部隊的人數再減少下去了。

 他一邊進行威嚇射擊,一邊飛離,希望盡快返回基地。

 隨便進行戰鬥,一定會踢到鐵板。

 這是布羅登的想法。

 「各機,避免無謂的戰鬥,以返回基地為第一優先。」

 可是,他兩個血氣方剛的部下對OZ有著超高的忠誠度。

 「身為OZ的士兵還未一戰就返回基地,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要用什麼臉去見特列斯特佐?」

 兩架「艾亞利茲」降低高度,對月面越野車及「魔王」展開攻擊。

 「敵人分成兩邊了!」

 「我們去救父親大人吧!」

 「魔王」一邊閃避「艾亞利茲」的飛彈,一邊趕往救援月面越野車。

 飛往越野車的一機突然急升轉彎(Chandelle),調頭朝向「魔王」。

 他們假裝分成兩邊,是為了引誘「魔王」。

 「魔王」處於被夾擊的狀態。

 調頭的「艾亞利茲」與「魔王」擦肩而過時,發射了光束來福槍。

 告知異常的警報在駕駛艙內響起了。

 後方駕駛座的妹蘭操縱著對空炮,瞄準想要脫離戰場的「艾亞利茲」。

 同時,她用狙擊鏡對準另一架正在靠近的敵機。

 「Target Lock!Fire!」

 兩枚追蹤飛彈發射了。

 兩架宇宙用「艾亞利茲」被妹蘭發射的飛彈擊落。

 布羅登深感遺憾,將「艾亞利茲」朝著返回基地的方向飛去。

 發射的時機非常的幸運。

 但幸運與厄運是背道而馳的。

 「姊姊,我成功了!」

 駕駛艙的警報聲持續地響著。

 前方駕駛座的蝴蝶沒有回應。

 「怎麼了嗎?」

 妹蘭從後方搖了搖蝴蝶。

 蝴蝶的身體隨著機體的震動,無力地倒下了。

 這時,妹蘭才發覺到駕駛艙前方的強化玻璃上有光束來福槍的貫穿孔。

 「這不是真的吧,蝴蝶!?」

 蝴蝶已經斷氣了。

 「艾亞利茲」釋放的一擊,射穿了防風強化玻璃及蝴蝶的太空衣。

 蝴蝶的主要死因是急速的減壓與溫度變化。

 死亡來得突然,連分別的話都來不及說。

 「姊姊——!!蝴蝶——!!」

 失去冷靜的妹蘭,不斷呼喊著姊姊的名字。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的東北部——。


 傑克斯與艾爾文搭乘的兩架「黑獅鷲獸」,阻擋在聯合軍的大部隊前方。

 敵機的數量超過200架,戰力是傑克斯等人的幾十倍以上。

 「這下、應該是死定了吧。」

 艾爾文倒抽一口氣說。

 「我已經有所覺悟了。」

 傑克斯這麼說著,正準備衝出去時。

 「等一下!」

 純白色的「獅鷲獸」從「里歐(Leo)」先鋒部隊中走出來,出聲叫住了他。

 「為了向反抗軍的勇者表示敬意,我提出決鬥的要求!我是OZ『Specials』的
  一級特佐、特列斯‧克休里納達!」

 「我接受你的決鬥要求!」

 傑克斯立刻回答。

 這麼一來,就可以替反抗軍爭取撤退的時間了。

 傑克斯在心中默默感謝特列斯的心意。

 「很好!其他人一律不準出手!還有這一戰將決定雙方的勝負!不許對
  決鬥的勝利者進行報復!有異議的人請提出!」

 特列斯大聲地宣佈。

 艾爾文沒有異議。

 柯蒂麗亞也是一樣。

 其他的聯合軍士兵們被特列斯的氣勢所壓倒,不發一語。

 一時之間,現場被寂靜支配。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

 傑克斯機與特列斯機的決鬥開始了。

 黑色與白色的「獅鷲獸」相互碰撞。

 光束軍刀相互交錯,迸出耀眼的閃光。

 雙方的戰鬥,有時像是優雅地起舞,有時像是碰撞出燦爛的火花。

 劍術方面,是特列斯略勝一籌;MS駕駛技術的話,是傑克斯具有優勢。

 這樣的攻防,一直不斷地持續下去。

 周圍的人們只能注視著這場死鬥。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的西南部——。


 因為蝴蝶的遺體持續踩著加速踏板,所以「魔王」就這樣朝著「寧靜海」的大平原
 一直線前進。

 妹蘭處於茫然自失的狀態,並沒有打算採取任何行動:

 「姊姊之所以會死,都是因為我的錯。因為我只顧著炮擊,沒有注意發生異常……
  我就這樣死掉算了。」

 那個速度已經接近失控。

 想辦法讓機體停下來的人,是迪歐。

 他將越野車開進小型運輸艇後,就立刻啟航追趕「魔王」。

 他從通訊機傳來的妹蘭的呼喊聲,察覺到蝴蝶死了。

 當小型運輸艇飛到「魔王」的正上方時,迪歐一個人跳了下來。

 他抓住了駕駛艙,開啟防風強化玻璃,讓駕駛艙的蝴蝶坐在自己膝蓋上,
 踩住了煞車踏板。

 「魔王」的四周回歸寂靜。

 迪歐目睹蝴蝶的死亡後,喃喃自語:

 「…戰爭、就是這樣吧…」

 剛才還在談話的對象,突然就被殺了。

 沒有心理準備,沒有恐懼,也沒有悲傷。

 「她最後說的話是『我們去救父親大人吧』。」

 妹蘭恢復平靜,用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說著。

 「妹蘭,妳沒事吧?」

 「從今以後,不要叫我那個名字……我決定繼承姊姊的意志。」

 「那我要叫妳什麼?」

 妹蘭將收在口袋裡的白色花朵,放在蝴蝶的胸口:

 「我是哪吒……我不會再唱〈Hey Diddle Diddle〉了。」



    X   X      X     X   X      X       X   X      X


 月面基地的東北部——。


 傑克斯與特列斯的決鬥,接近了尾聲。

 「黑獅鷲獸」的行動速度,很明顯地變慢了

 因為連續激戰的關係,機體的疲勞顯現了出來。

 還有,光束軍刀的前端因為輸出功率降低,稍微變短了。

 白色「獅鷲獸」並沒有錯過這個機會。

 特列斯掌握了這微妙的間距,一口氣衝進傑克斯的機體懷中。

 白色「獅鷲獸」迅速地用十文字斬,砍斷了「黑獅鷲獸」的雙臂。

 一瞬間分出了勝負。

 「我、認輸了……」

 傑克斯因屈辱而顫抖著,好不容易說出這句話:

 「請給我最後一擊吧……」

 但是,白色「獅鷲獸」收起了光束軍刀。

 「這是一場很棒的決鬥……」

 特列斯臉上沒有一絲驕傲的神情。

 「傑克斯・馬吉斯……果然你的戰鬥能給予我勇氣,能請你回到OZ嗎?」

 「可是……」

 「露克蕾琪亞・諾茵也在等你回來……」

 「從今以後,你和我一起從內部瓦解腐敗的聯合軍吧……」

 「我可以相信這句話嗎?」

 「當然……接下來的歷史需要你,以及你的力量。」

 傑克斯決定回到特列斯的麾下。

 艾爾文也理所當然地回到了「Specials」。

 柯蒂麗亞目睹特列斯的戰鬥後,對特列斯更加感到佩服。

 「特列斯閣下,這是場漂亮的勝利。」

 「柯蒂麗亞小姐,獲勝的並不是我,而是這架白色的里歐。」

 「是……」

 「妳操縱MS的技術相當出色,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想請妳加入『Specials』。」

 「那就務必拜託您了。」

 「還有另外一件事……」

 特列斯說道:

 「我非常明白妳是淑女(Lady),所以我認為『安』這個名字,
  應該會比『柯蒂麗亞』更適合妳。」

 在特列斯這麼說後,她欣然自稱為「蕾蒂‧安」。

 同時,她對特列斯報告了當天死亡的聯合軍士兵人數與姓名。

 特列斯沉痛地點了點頭,將這些姓名牢記在心。



    X   X      X     X   X      X       X   X      X


 過了幾個小時後——。

 宇宙棺材被埋葬在無名隕石坑的中央丘陵上。

 蝴蝶在裡面永眠。

 迪歐用鏟子鏟起土:

 「接下來由我來吧。」

 獠牙與妹蘭點了點頭,走回了運輸艇。

 兩人之間並沒有交談。

 獠牙抵達駕駛席後,開始緩緩地演奏起二胡。

 妹蘭已經不再流淚了。

 獠牙對故作堅強的妹蘭感到悲傷。

 身為武人的他,確實感到自己已經老了。

 過了一會,O老師的長距離運輸船及「托爾吉斯 始龍」來到了隕石坑。

 迪歐在隕石坑立好墓碑後,轉過身。

 駕駛「托爾吉斯 始龍」的五飛看著旁邊的「魔王」,冷淡地說:

 「這就是『魔王』嗎……因為取了這種傲慢的名字,才會吃到苦頭。」

 駕駛艙上的貫穿孔,讓人不忍目睹。

 「對了……叫它『魔法師(Warlock)』或許比較適合。」



    X   X      X     X   X      X       X   X      X


 民生用資源衛星靠近了月球軌道。

 在這裡打雜的卡特爾,得知月面爆發了戰爭。

 「為何人類要進行戰爭呢?」

 對於卡特爾的疑問,沒有人有明確的答案。

 「而且,戰場還是在與死為鄰的宇宙空間及月面,這樣的戰鬥有意義嗎?」

 「你思考戰爭的意義,也是枉然的。」

 這麼說的人,是穿著黑色吊嘎的少年。

 兩天前,作業員們收回了一架在宇宙漂流的飛行型態MS。

 他坐在那架MS的駕駛艙裡。

 少年(希洛的複製人)自稱為「Black Alpha」。

 「戰爭本身沒有意義,即使消除了這場月面戰爭的發端的GND原石,
  戰爭還是開始了,人類應該是喜歡戰爭吧。」

 「你試圖阻止戰爭嗎?」

 「我只是依照『ZERO』的指示。」

 「ZERO?那是誰?」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認為那是類似宇宙的意志之類的東西。」

 「這樣……你就是宇宙之心吧。」

 「只有駕駛『原型零式(Proto Zero)』的時候是。」

※TV動畫第49集希洛成功阻止「天秤座」墜落地球後,卡特爾稱希洛為宇宙之心。


 卡特爾詢問Alpha關於那架機體的事情:

 「那架鋼彈合金製的MS是你的嗎?」

 「我不想再駕駛那架機體了,你想要駕駛它,或是將它解體,都隨便你。」

 「……」

 這個時候,卡特爾的父親扎耶德傳來了通訊。

 他也來到了這附近的宙域。

 「我不是來接你的。月面爆發了戰爭,這個資源衛星很有可能遭到波及。」

 扎耶德的太空梭駛入了資源衛星的太空港,「原型零式」也停放在那裡。

 他驚訝地看著那架機體說:

 「就是因為有這種東西,愚蠢的人類才會想進行戰爭。你們立刻將它解體,
  與資源衛星MO-Ⅳ一起廢棄吧。」

  作業員們聽到這樣的命令,因為解體不是他們的專長,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扎耶德一邊從太空梭跳下來,一邊下令:

 「如果還有其他鋼彈合金製的MS,也同樣進行回收並解體。如果不消除所有
  成為戰爭原因的事物,地球圈的人類將沒有未來可言。」

 突然,太空梭出港了。

 「怎麼了?是誰坐在上面?」

 「應該沒有人在船上才對!」

 搭乘太空梭離開的人,是自稱Alpha的少年。

 之後,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Alpha之後的故事,請參考漫畫《新機動戰記Gundam W EPISODE ZERO》~ A.C.191 ~
 RELENA DARLIAN篇。



    X   X      X     X   X      X       X   X      X


 AC-190年 March 21


  這一週以來,聯合軍的敗象顯得更加明顯。

  不過,聯合軍以OZ「Specials」為中心,在這一天對反抗軍展開了反擊。

  根據蕾蒂‧安二級特尉的獨立調查,反抗軍艦隊的位置被鎖定,遭到100架新的
  里歐Ⅵ型「萊維(Löwe)」及50架宇宙用艾亞利茲「金羊毛(Golden Fleece)」
  包圍。

※「萊維(Löwe)」,德文的意思是獅子。


  無論是「萊維」還是「金羊毛」,在外觀上跟原本差不多,但機體性能方面
  可說是截然不同的高性能。

  反抗軍的MS「天鷹座」陸續遭到擊落。

 S博士與H教授開發的「天鷹座」,是「萊維」同等級以上的優秀機體。

 可是,關鍵在於反抗軍駕駛員與OZ駕駛員的戰鬥經驗差距。

 「普羅米修斯」看準時機,從旗艦「傑巴利號」出擊了。

 駕駛員並非是無名氏,而是特洛瓦‧巴頓。

 他被當成攻陷巴爾吉要塞的英雄,受到部下的尊敬。

 他也不自覺地認為「摧毀巴爾吉炮的人是自己」。

 特洛瓦因此相信「對付『里歐』及『艾雅利茲』的話,『普羅米修斯』應該是
 綽綽有餘了。」

 「普羅米修斯」出擊沒多久,就遭到密集炮火的攻擊。

 機體內藏的追蹤飛彈發生了爆炸。

 這時,他才終於認清現實:

 「我應該在對方攻擊前先攻擊。」

 如果他有巨大十字架型重機關炮的話,或許有可能做到。

 但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無可奈何了。

 特洛瓦將駕駛艙彈射出去,進行逃生。

 逃生駕駛艙很輕易地被「萊維」捕獲,特洛瓦成為了聯合軍的俘虜。

 旗艦「傑巴利號」遭到重創,從戰場敗退。

 反抗軍艦隊半數以上被擊沉,受損嚴重的艦艇勉強返回基地。


 S博士對於無法收回「普羅米修斯」這件事,感到懊悔:

 「如果那架機體落入OZ手中就糟了!為什麼、我沒有在上面安裝遠距離遙控的
  自爆裝置啊!」

 不過,他的擔心以杞憂而終。

 趕到這個戰場的「魔法師」,使用「飛必沖天」模式,分離出十個部位的裝甲,
 收回了無法動彈的「普羅米修斯」。

 駕駛員的迪歐與妹蘭從機體跳到地面上。

 「把這架機體交給O老師與『托爾吉斯』的駕駛員,一定可以修好的。」

 「我討厭那個駕駛『始龍』的傢伙。」

 「因為他從來沒有從駕駛艙下來嗎?」

 「他一副了不起的樣子。」

 「這點我同意……」

 這時候的五飛,只對戰鬥的對手自報姓名。

 迪歐與妹蘭不要說是名字,連他的長相都沒看過。


 「魔法師」返回無名隕石坑時,長距離運輸船及「托爾吉斯 始龍」已經不見蹤影了。

 小型運輸艇內只有獠牙一個人。

 「那兩個人去哪裡了?」

 迪歐問道。

 「他們回L-5了,說春假即將結束了……」

 「那是啥啊!他們是以渡假心態來參加戰爭的嗎?」

 「比起那件事,父親大人,為何讓他們把『始龍』帶走呢?那架機體
  是父親大人的吧!」

 「不,我已經把它託付給比我優秀的武人了,我已經無法再駕駛『始龍』了。」

 蝴蝶的死給獠牙帶來了很大的打擊,他的眼中已經沒有戰鬥的意志。

 他以往的霸氣已不復見。

 「明天阿爾緹蜜斯司令官會來這裡接我們,我們與她會合後將一起戰鬥。」

 「這真是好主意……跟大家一起的話,就可以放心了。」

 迪歐略帶諷刺地說。

 獠牙並沒有說什麼。

 「……」

 那個孤傲與胸懷大志的獠牙,已經不在了。

 迪歐是這麼覺得。



    X   X      X     X   X      X       X   X      X


 AC-190年 March 22


 被反抗軍奪取的月面巨大宇宙戰艦「凱龍」與「佛勒斯」,來到無名隕石坑
 迎接迪歐等人之後,就這樣直接南下,從「寧靜海」前往「神酒海」。


 J博士的MS開發工廠,位於「卡塔利納隕石坑」的地下基地。

 如果有他的協助,可以進行三架鋼彈合金製的MS的修理整備工作。

 這是唯一方法。

 阿爾緹蜜斯與副官坎茲一起站在「凱龍」的艦橋。

 她命令通訊員聯絡「卡塔利納隕石坑」的J博士。

 「我明白了。」

 通訊員簡單明瞭地回答。

 阿爾緹蜜斯一邊眺望著窗外的月面景色,一邊對坎茲敘述今後的構想:

 「雖然德基姆艦隊的戰力下降令人遺憾,但我們有這艘「凱龍」與「佛勒斯」,
  而且還有鋼彈合金製的MS。如果加上「天鷹座」及「涅墨亞」部隊,我們可以
  把聯合軍趕出月面。」

 「壓制月面之後,妳打算怎麼做?」

 「到時候,我將發起爭取宇宙殖民地獨立的革命。」

 「妳繼承了那位大人的遺志,一定能成為好的領導人吧。」

 「不,我不適合……我倒是希望他當領導人。」

 「他是指?」

 「米利亞爾特‧匹斯克拉福特……如果是他的話,坎茲也沒什麼好挑剔的吧。」

 「這樣……」

 這個時候,整備人員跑進來大叫道:

 「不好了!『舍赫拉查德』、『普羅米修斯』、『魔法師』不在機庫內!」

 「你說什麼?」

 「怎麼可能!是被偷走了嗎!?」

 同時,雷達人員進行了確認:

 「小型運輸艇起飛了!有人發給龍獠牙飛航許可嗎?」

 「龍獠牙他背叛了嗎?」

 「這種事情、不可原諒!出動高速攻擊機!」

 坎茲衝出艦橋,飛奔到飛行艇跑道上。

 這時,通訊員說道:

 「有來自J博士的聯絡。」

 J博士出現在螢幕上:

 「我忘了說,你們千萬不要靠近庇里牛斯山脈。我已經命令那傢伙,
  摧毀任何聯合軍所屬的東西。」

 阿爾緹蜜斯感到一陣緊張,她詢問導航員:

 「我艦目前的位置是?」

 「是『神酒海』。」

 「再精準一點!」

 「月面北緯15.5度,月面東經41.2度。」

 「庇里牛斯山脈呢?」

 導航員指著前方:

 「因為天色很暗所以看不清楚,應該是——」

 那個瞬間,從遙遠前方的黑暗中飛來豆粒般的閃光。

 那是來自山脈半山腰,「飛翼鋼彈(Wing Gundam)」的破壞來福槍所釋放的能源彈。

 閃光直接命中了艦橋。

 與此同時,包括阿爾緹蜜斯在內的艦橋人員被捲入了大爆炸之中。


 「飛翼鋼彈」接著射穿了「佛勒斯」的艦橋。

 在月面會發生爆炸,但不會燃燒起來。

 Beta(希洛・唯)的眼睛離開了螢幕上的狙擊鏡。

 J博士出現在通訊螢幕上:

 「來不及了嗎……你攻擊的是友軍。」

 「那是聯合軍的戰艦。」

 「算了,沒辦法……恭喜你報仇了。」

 「報仇……?」

 「AC186年的十月二十六日,阿爾緹蜜斯‧賽迪奇攻擊了巴爾吉宇宙要塞。」

 那天對Beta來說,是難以忘懷的日子。

 「雖然不是她直接下手,但害死賽斯與葵的人是阿爾緹蜜斯。」

※賽斯・克拉克,他是希洛的養父;葵‧克拉克,她是希洛的生母。


 「這樣……」

 Beta面不改色地說:

 「不過,那與我無關。」



    X   X      X     X   X      X       X   X      X


 小型運輸艇飛往月球軌道附近的廢棄資源衛星MO-Ⅳ。


 獠牙與扎耶德‧達布拉‧溫拿進行通訊,拜託他處理三架鋼彈合金製的MS。

 「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這樣做就好了,我希望不幸的人、不要再增加了……」

 「的確……希望這能安慰你女兒在天之靈。」



 坎茲搭乘的高速攻擊機,逼近了獠牙的小型運輸艇後方。

 他看到眼前的資源衛星,恍然大悟地說:

 「獠牙!你被錢衝昏頭了嗎?如果你打算把機體交給溫拿家的話!」

  他毫不猶豫地對運輸艇發射數枚飛彈及雷射炮。

 坎茲的攻擊準確地命中了運輸艇。

 運輸艇就這樣撞上資源衛星,引發了大爆炸。

 這種爆炸規模,就算是鋼彈合金製的MS,應該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當然,獠牙也當場死亡了。

 「月面還有GND原石!鋼彈只要再製造就好了。」

 可是,光是這樣無法平息坎茲的怒火。

 「趁這個機會,把溫拿家的當家一起送上西天吧!」

 在他說完之前,攻擊機的引擎發生了爆炸。

 「什麼?是攻擊嗎?是從哪裡來的?」

 從後方進行攻擊的機體,是Bird型態的「原型零式」。

 坎茲的攻擊機失去了平衡,往月面失速墜落。

 「對不起,從後面攻擊你……」

 卡特爾坐在「原型零式」的駕駛艙內。

 「戰爭是很悲傷的……但為了保護所愛的人們,必須去戰鬥,父親大人,請您諒解。」

 扎耶德聽了之後,依然面不改色。

 他用往常的口吻,對卡特爾怒吼:

 「你這傻瓜!你立刻給我從那架機體下來,開始進行解體工作!
  目前可以做到這件事的人,只有你而已!」


 資源衛星MO-Ⅳ被裝上了推進裝置,開始往L-4殖民地群移動。

 跟四架被解體的鋼彈合金製的MS一起——。



    X   X      X     X   X      X       X   X      X


 AC-190年 AUTUMN


  無意義的戰爭還在繼續下去。


 德基姆‧巴頓持續進攻「寧靜海」的聯合軍基地,取得了一定的戰果。


 克拉倫斯將軍等首腦們連日聚集在司令部的會議室裡,為決策而絞盡腦汁。


 「我有可以立刻結束戰爭的方法。」

 特列斯與蕾蒂‧安一起走進室內。

 「賽普提姆將軍,你只需要處決這個名為特洛瓦‧巴頓的俘虜就行了。」

 「你、你說什麼傻話……」

 「他是目前領導反抗軍的德基姆‧巴頓之子,如果殺了他的話,對方一定會意氣消沉,
  答應停戰的要求。」

 「那個名字也許是假的!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如果造成宇宙殖民地居民反感的話,
  會變成反效果!」

 「這跟你之前的說法判若兩人啊,你什麼時候變成人道主義者了?」

 賽普提姆只能咬牙切齒。

 「而且……」

 這次換成站在特列斯身旁的蕾蒂‧安開口:

 「名字也許是假的,但他毫無疑問是『普羅米修斯』的駕駛員,他本人已經證實了,
  使用自白劑與測謊器的結果也相同。也就是說,他是三年前的殖民衛星墜落事件、
  半年前的德茲恩特准將暗殺事件、以及造成巴爾吉要塞半毀的罪魁禍首。」

 克拉倫斯將軍目瞪口呆地說:

 「如果這是真的話,他作為S級戰犯被處決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這麼做不恰當……」

 賽普提姆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賽普提姆將軍,半年前下令搜捕『普羅米修斯』駕駛員的人是你吧?」

 「的確是我……」

 蕾蒂‧安扶正了銀框眼鏡,以責備的口吻繼續說道:

 「另外,有情報指出賽普提姆將軍在第三宇宙軍任職時,因為興建X-18999殖民衛星而
  與德基姆‧巴頓有密切往來。你刻意的通敵行為,是希望反抗軍打贏這場戰爭吧?」

 「等一下,柯蒂麗亞!」

 「我叫安,我是蕾蒂‧安二級特尉。」

 克拉倫斯將軍站了起來,瞪著賽普提姆說:

 「我對你感到失望,在軍事法庭洗刷你的嫌疑之前,你就先待在禁閉室吧。」

 賽普提姆被衛兵帶走了。

 會議就這樣繼續進行下去,全員同意以釋放俘虜的特洛瓦‧巴頓作為條件,
 要求反抗軍參加停戰協議。

 他們選出優秀的外交次長圖維爾‧德利安,擔任交涉人員。

※圖維爾(Twelve,英文的12)‧德利安,他原本是山克王國的大臣,後來擔任
 地球圈統一聯合的外交次長,他同時也是莉莉娜的養父。



  AC190年的十月二十六日。

  跟四年前的巴爾吉宇宙要塞落成日是同一天。

  德基姆‧巴頓與克拉倫斯將軍簽署了停戰協議書。


  第二次月面大戰結束了——。


 to be continue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riday   2015-11-23 08:51  EXP  +15   pay
Friday   2015-11-23 08:51  BP  +15   pay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1-23 08:5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父亲大人终于有名字了(笑





我是你爸爸!
顶部
gordol



UID 23953
积分 2420
帖子 1907
气力 99
河蟹 40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5-11-23 13: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5
帖子 4208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5-11-24 09:2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其实想一下

MC年的小强应该都是B而不会是A

因为没有证据表明A也被冷藏了,所以即使A依然存活到MC那时候,也是跟2号3号4号他们一样成为大叔一枚


还有小强的杀父仇人是光头力奇奥(这仇倒是报不了~





我是你爸爸!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5 02: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