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AOZ 荣耀的航迹》第二章第一节 哈罗塔贝露的故事
gmaxwell




UID 25858
积分 9
帖子 7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11-15 04:1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AOZ 荣耀的航迹》第二章第一节 哈罗塔贝露的故事

我们回到这个故事刚开始的时候,UC0079年1月,哈罗塔贝露作为攻击舰队MS二等兵驾驶员驾驶着他扎古参加了对提安姆舰队的奇袭,当天看到SIDE2一片火光之时,哈罗塔贝露欢欣雀跃了起来。两个月前,在新女权主义的刊物上,著名的宇宙女权作家懵MI曾说:“因为封建思想的渗入,造成女人不得不放下自己的社会权利,而交给老人们,但当老人们大量消失的时候来临时,将是我们全社会女性夺回社会权利的时候。”正如这句话所描述的场景一样,SIDE2的五个社会保障卫星在攻击前崩溃了,大约3千万左右的老年人瞬间蒸发了,这难道不是女权主义启蒙者描述的革命开启的象征吗?但她的美妙幻想被随后发生的一年战争打的粉碎,在各个战线的实权者,上到将军下到士兵依旧是男人。随着随着的战线改变,哈罗塔贝露加入了基西莉亚所在的格拉纳达方面军,UC0080年1月,在试图突袭SIDE6失败后,格拉纳达驻留舰队的放下了武器无条件投降了,哈罗塔贝露的身份又恢复成了一位普通市民。
UC0084年,哈罗塔贝露在贫民区开的夜店里来了几名通过网络认识的与自己志同道合的闺蜜,他们都是在运作女权革命的革命家。这些人到店的原因,是了邀请她参加一场秘密会议。联盟军私人精英军团联邦军现在设立妇女联盟战线,整个战线都对在一年战争中有过MS驾驶经验的女人公开招募。作为已经穷匮潦倒又不愿意嫁人的哈罗塔贝露,欣然接受了这个邀请。

到二月四日,妇女联盟战线的成员们首次齐聚一堂。聚会的地点选在方布朗市的希尔顿酒店,也是在这里哈罗塔贝露邂逅了那个女人,后来与他的种种纠葛都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直接由联邦军征募来的在野女性驾驶员共有二百三十四人。在军部和城市议员中间奔走斡旋的人物叫尼留斯,在他的建议下这个队伍暂定名为流浪的荷兰人队,不过没过多久就划到了新组建的雅典娜舰队下面了。

流浪的荷兰人公开的使命是护卫目前驻跸于格里普斯的泰坦斯总部。不过也有传言说,他们真正的任务是镇压目下正横行于迪拉斯残党。而且据说联邦军已经出了完整的编制,根据功勋的高低,其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一跃获得将校的身份。因此一时之间,基恩联邦参加过一年战争的老兵们都前来应募,甚至有些来头可疑的人也混迹其中。

集会当天天气按照电脑设定非常冷,希尔顿酒店的会场又是间3000平米的大房间,由于战时损坏,中央空调系统还未开始运作,其情状可想而知。与会的联邦军官员只有两人,一个是浪人奉行哥普大将,另一个是浪人取缔役贾米托夫。会议的主持人是贾米托夫的好友尼留斯,为大家送上饮料和会议简介以及活跃气氛则是尼留斯的两个心腹:出身side4米库尔和贾巴尔。

最开始先是哥普大将的讲话,讲话结束后在场所有人都得到了数额相同的安家费。然后开始吃午饭,最后则是酒店4层的自助餐。开始用餐之前,尼留斯走到末席:“那么,就请各位敞开胸怀,都相互了解吧,以后大家就是战友了。”说完之后,他又回到上座去了。这时也从座位上下来,开始挨桌敬酒,他们和每个人都说同样的话:“在座诸位,很多人都还是初次见面,不若趁此良机,畅所欲言吧!”

对这样的建议,很多老基恩驾驶员都沉默以对。又不是小孩子,即便是听了训词,拿到了钱,又大白天地就被招待在一起喝酒,可是还不至于因此就立即与来历不明的邻席之人称兄道弟,打成一片。于是,那些入队前就认识,脾气相投的故知旧友们渐渐地扎堆聚在一起,玩笑畅谈了起来。雅典娜舰队内的派系,可以说从成立的第一天就出现了。

不一会儿,一名身高195cm左右(含高跟鞋)的女性走到了台上,拿起麦克风说道:请大家静一静。哈罗塔贝露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人就是一年战争时代担任“海兵陆战部队”的指挥官,西玛·卡拉豪。
全场很快肃静了下来,西玛·卡森豪有做了一个手势,几道灯光打向了她所在的舞台。

“联邦军的妇女联盟战线的各位,大家好,今天我们能够记起来在一年前,新女性们第一次在这里会面,在灾难与激情中,我们度过了悠长的UC0083,所有的不幸都来源于男人们迫害,所以的激情都归功于女人们的觉醒。”她顿了顿,示意让背面的液晶墙上开始播放基恩军处决联邦女兵的录像。

"男人们对我们的剥削把我们更紧密地聚集在一起,并且使我们思想境界升华。不理解我们女权力量的男人必然遭受惩罚。这种事情很难以言语描述,在我们的惩罚当中,千百万女人聚集起来。其他人不会了解,这不是男权所要的秩序!他们在自欺欺人!男人没有权利命令我们!是我们命令他们!
台下忽然欢呼了起来,声音打断了她的发言。“男人们没有创造我们!而是我们创造了自己的生活!”
欢呼在此响起,她又停了下来。
“好男人会从惩罚行动中幸存下来,并且变得更坚强。只要我们之中的某一个人还有一口气,他就会给惩罚行动注入新力量,就像去年一样。那时,女权旗帜永远飘扬,鼓声连绵起伏,呐喊讲汇在一起,势头势不可挡。到那时,所有被孤立的女性将会跟随这支神圣的队伍。当我周围只有7个人信仰女权的时候,我就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无论多少牺牲失去了多少美好的事物,我都要打断男权几千年的思想禁锢。如果不能挑战男权,对我们来说,那将是一个侮辱,我们同时也失去了我们为之战斗的理想。 放弃了赋予生命意义和目标的事物,一个人就不能称为有信念地活着,更不能失去理想与目标。我们是最强大的新女性,是决然不能接受男人的各种指令,我们为社会付出那么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男人去服从我们的指令,对每一个女性都是男人的上帝,必须无条件的服从!”

哈罗塔贝露惊讶着看着眼前的场景,暗暗的说道:此人绝非凡品。

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拉尼娅悄悄地问身旁的:“那个人是谁?”

这拉尼娅不但有MS驾驶员的资格,而且年龄虽说比大伙小,驾驶技术却哈罗塔之上。还有一点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无论何时,她总是一副天真烂漫的少女神情。

“是呀,这人是谁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眼下也是同样,他笑嘻嘻地继续道:“我猜一定是基恩特务舰队的。”

“你怎么知道?”

“那个人的SIDE3穆佐口音很明显嘛,而且他们声音大得唾沫都快喷到这里来了,讲起话来头头是道,跟总帅差不多”

哈罗塔贝露想了想,又向坐在另一边的尼留斯问了同样的问题。后者也觉得“穆佐”的答案有理,不过近藤给出的答案更为具体:“那个人大概就是西玛·卡森豪。”

“那个人吗?”哈罗塔贝露又重新打量起那女人。

假如眼前这人就是西玛的话,那可是天下闻名的指挥官。西玛的部队战前属于海军陆战队,当年他们做特种部队接受训练,聚集在边境做些无法公布于众的任务,以疯狂残忍的杀人手段而声名鹊起。西玛是海兵陆战部队数不多的生还者之一,据说现在依旧恶习不改,杀人如同儿戏。

“那就是西玛喽?”

“恐怕是的,不过,哈罗塔贝露,”尼留斯拉了拉他,“还是不看她为妙。”

哈罗塔贝露无言地点点头,将头转了过来。对面的奥尔瑟雅突然插了句:“这烤鱼做得可真香。”奥尔瑟雅是从side6来的,那儿的旅游区湖泊是以鱼肉鲜美闻名天下的地方,大概他是因烤鱼勾起了乡愁。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2 07:0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