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sneaker文库DESTINY ASTRAY小说『REPORT 08 极致的红茶』试译完成
bebop



UID 18117
积分 659
帖子 235
气力 102
河蟹 14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0-2-17 13:5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sneaker文库DESTINY ASTRAY小说『REPORT 08 极致的红茶』试译完成

根据SNEAKER文库DESTINY ASTRAY小说合集本第二册自行翻译,请勿随意转载。

这篇里面有两个单词翻译得不太好。一个是究極,一个無駄。前者还有最终的含义,这篇REPORT确实有不好的预感,但“最终”这个含义我实在翻译不出来。無駄这个词,风花不喜欢無駄なこと,能理解原文但就是无法用合适的中文表达出来,大家凑合看吧。

这篇主要是讲『家族』的秘密,没有战斗画面。

―――――――――――――――――>

REPORT 08 极致的红茶

风花•AZURE不喜欢没用或浪费的东西,因此来到SIR MATIAS宅邸的她变得不高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SIR MATIAS的宅邸使用了大量的古董。

“请在这里等候。”被领到一间房间后,风花被如此关照道。

她用非常吃惊的心情张望房间的四周。房间的四面墙壁上挂着不同大小、各种各样的绘画,有静物画也有风景画,还有穿着中世纪服装的人物画。

风花心想,房间里黯淡的照明灯光是为了不让这些绘画灼伤损坏吗?但在这样黯淡的光线下,不是就不能仔细欣赏这些画了吗?

风花接着将视线往下移动,房间的地板上铺着拥有复杂几何形状的厚地毯。脚步踏上去感到非常柔软的感触之后,足迹立刻就会消失。风花觉得地板被弄脏是理所当然的,地板也会被磨损、毁坏到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包括她坐的那张椅子在内的家具上都被加上了用黄金作为装饰的雕刻。无论是椅子还是桌子都被装饰地很繁琐,风花觉得这些雕刻的缝隙里面容易留下灰尘。装饰得这么繁琐的家具如果要移动的话,到底该怎样搬动呢?

房间里只要能看到的东西,全部都是这样。当然风花也喜欢好看的东西,即使不符合自己的品位,她也不想去批评别人的喜好。但是,房间里的一切都超越了她的限度。

“这就叫做过犹而不及。”REED之前如此对风花说道,也就是说任何事情做过头就不是好事了。REED经常为了逃避体力锻炼而说这句话。

“到底用了多少黄金来装饰这些家具呢?在这座宅邸中,这样的房间到底有多少呢?”

风花觉得不开心的最大理由是,她以前去过MATIAS宅邸中其它类似的房间。那时她和记者JESS•RABBLE和职业MS机师KAITE•MADIGAN一起来到MATIAS的宅邸中。那时她待在别的房间里,但那个房间的豪华程度丝毫不逊色于现在所在的这间房间。虽然那次她也被房间的奢华所震惊,但她没有感到不开心。或许是因为她没有料到MATIAS的宅邸中还有第二间如此豪华的房间。

“难道还有第二间这样的房间?”或许,还会有第三间、第四间如此豪华的房间。

一个人只会有一个身体。就算宅邸中有好几间房间,每次使用的话人也只可能待在一间房间里。如果这么多房间都不能说是种浪费,那还有什么能说成是浪费呢?

SIR MATIAS的宅邸是浪费的极致,是浪费之王。

“要是我的话,可没办法忍受这样的生活。”风花平时和蛇尾的同伴一起生活在宇宙空间站『SNAIL』的高级宾馆中。虽说是住在宾馆中,实际上宾馆的最高一层为了改造成佣兵式样的生活而没有任何豪华的装饰。四周的墙壁装上了防弹用的装甲材料,家具之类都是可折叠的简单样式。

自己的家和SIR MATIAS的豪宅相比完全是两个极端。

但风花没有对自己的住处抱有不满。唯一有所不满的地方,就是宇宙空间站SNAIL经常被设置成低重力的状态。

在宇宙中,以低重力为特色的太空站不在少数。这样的话,身体会变轻,人会感到轻松。对于在太空站短暂休息的人来说或许不错,但对于风花这样一直住在那里的人来说,每天的体力锻炼就变得必不可少。如果不这样的话,全身的力量和体力就会慢慢变弱。

“体力锻炼也是浪费啊。”

如果和地球上一样拥有1G重力环境的话,即使不锻炼也会由于有重力而不用进行锻炼。对于风花来说,她认为体力锻炼也是没用的东西或是浪费。

当然风花不喜欢没用的东西,但她不会对每天的体力锻炼有所怨言。确实,她觉得每天的体力锻炼会很麻烦。

低重力还有一个让风花烦恼的问题。在低重力的环境中,身高会比住在地球上的同龄孩子更易长高。因为没有重力的吸引所以容易长高,这是很容易理解的道理。

在这个世界中,有不少人渴望自己的身高能再长高。虽然风花不一样,她也不希望自己的身高矮。风花觉得,人类的身高无论是高还是低,都与这个人的价值毫无关联。

一方面,对于现在的风花来说,她对保持目前不高的身高的愿望有正当的理由。在佣兵伙伴中长大的风花,被说成『不像个孩子』的机会很多。对于这样的风花来说,想排除『与年龄相称』以外的任何要素。

“以前,希望长高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啊。”风花把心里所想的事情说了出来,完全像一个大人怀念儿童时期的口气一样。

但实际上,对于还没有到十岁的风花来说,“以前”也只是一年以前的事情。那时在任务中操作BLUE FRAME的风花,因为在驾驶舱中无法用自己的脚踩到脚踏板而有了屈辱的经验。

“啊,不行。”

风花由于SIR MATIAS房间的没用和浪费,而开始思考起了自己的身高。但她已经注意到,这样的思考也是没用的行为。

“今天得把精神集中到工作的事情上啊。”风花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想到了来到SIR MATIAS宅邸的理由。

SIR MATIAS向蛇尾发来了正式的委托,为了确认任务的详细内容,风花来到了这里。也就是说她并不是特别为了欣赏和鉴定房间而来的。当然也有可能,SIR MATIAS会因为『对房间充满自信』而把风花带到这个房间里来。但这个应该不是把蛇尾叫过来的真正理由。

本来,这样确认委托的工作大多数会由REED来担任。虽然平时REED看上去醉醺醺的浑身散发着酒臭,但他的谈判能力是最高的。但现在也有REED为了收集情报而脱不开身的状况发生,而风花的母亲LORETTA为了帮助REED也无法前来。

前不久,JUNIUS 7的碎片落到了地面上。由于这个事件,世界开始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就算是个孩子的风花,也能理解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恐怕没有多久就会发生战争了吧。如果战争迫近的话,佣兵也会变得忙碌起来。实际上,在接受有关战场上的委托之前,一定得进行大量情报的收集和分析。

因为这个原因,REED不能来这里。也因此作为蛇尾领导人的劾开始行动。他有其它的任务,天之御柱的RONDO•MINA•SAHAKU把劾叫了过去。那不是什么有关战斗的任务,而是为了征求意见。

“一定要请教一下劾的意见。”

劾就这样被MINA指名叫了过去。

上次大战终结后不久,劾与MINA就有过交火的经历。劾还夺走了她的弟弟GHINA的性命。现在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表面上的仇恨,但也不能说是同伴。

“就算是敌人发出的委托也要接受。这就是佣兵。”这就是劾的做事原则。

佣兵不属于任何组织,只忠于自己的工作。风花非常喜欢劾这样的佣兵的生存方式。

“世界中的人,如果只是单方面地把别人认定为敌人,就不会相互憎恨了吧。”风花这么考虑。

在地球上的电视中,一天到晚都是非难PLANT的报导。恐怕,PLANT的媒体应该也会有指责摸黑地球联合的节目。因此,人们相互敌对,憎恨不断地扩大。

“这是人们相互憎恨的真正原因吗?”风花对此抱有疑问。

就算是在前次大战开始之前,她就听说几乎就没有COORDINATOR住在地球上。因此住在地球上的地球联合中,有人可能从没见过作为憎恶对象的COORDINATOR。

对于从没见过的人,只因为说是敌人,就会对他产生憎恶。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合理的事情?

人们把佣兵们看作是『毫无主义主张,马上就会背叛』的那种人。但就因为说是敌人而对没见过的人产生憎恶的普通人,这样的做法也没有任何的主义和主张。

“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只相信真实的东西。”风花想起了JESS•RABBLE所说过的话。

她觉得,如果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用佣兵、JESS的方式来思考,就不会有战争了吧。

当然,这不是现实的思考方式,风花也能理解。实际上,会用这种考虑方式思考的人几乎就没有。但风花不会抛弃这样的希望。

“反正,我是不会这么做。”风花说道,REED、LORETTA还有劾也都不会。

而蛇尾最后一位同伴ELIJAH完全不能胜任交涉和谈判的工作。因此只有风花能来到SIR MATIAS的宅邸来确认详细的委托内容。

×      ×      ×      ×      ×      ×      ×      ×      ×

“欢迎前来,AZURE小姐。”

眼前桌子对面、坐在豪华椅子中的就是SIR MATIAS。

由于额前的长发将一只眼睛掩盖了起来,风花不能完全读出对方的表情。不止这些,对于风花来说,由于天花板上豪华吊灯的光线并不明亮而且对方又坐在背光的位置,光线照不到他的脸上。虽然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但还能从对方的声音中感到欢迎的意思。

至少,既然要雇佣蛇尾,雇主可能会对一个小孩子前来而感到生气。但现在对方表示出欢迎,风花心中稍稍放下心来。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会因为『是个孩子』这个理由而把孩子看低,却不会去弄清楚孩子真正的能力。只是一个孩子的风花在工作的场合时,遇到的第一个关口就是『自己是个孩子』。

REED曾说过『你是个孩子,就利用这点吧。』之类的话。但对于风花来说,不明事理的傻瓜样子、或是希望提高孩子的地位之类的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

“真有精神啊。”

“是的。”风花笑着回答了SIR MATIAS的问题。

如果仔细考虑的话,风花发现SIR MATIAS对于自己这样一个孩子前来应该没有感到生气。他从以前就知道风花的事情,能对她的能力做出正当的评价。在『星尘商队』这件事中,风花曾被雇佣为事件的观察员。

『SIR MATIAS,您看上去也很精神呢。那么,我今天代表蛇尾前来,是为了向您请示委托的详细内容。』

『呵呵呵呵,就免去那些繁文缛节吧。请喝茶。』

两人之间装饰着金色雕刻的桌子上,放上了两杯红茶。当然,茶杯也非常豪华。茶杯上的装饰花样非常精细,一点都不逊色于挂在墙壁上绘画。

茶杯确实是昂贵的东西,风花就怕一不当心把它落到地上摔坏而不敢伸手把它拿起来。而且茶杯把手的地方也装饰了复杂的雕刻,风花不知道手放在哪里可以把茶杯拿起来。风花心想,难不成这就是为了把茶杯摔坏而设下的圈套吗?

如果昂贵的茶杯被她摔坏,那就会对交涉有利。这就叫做交涉用的TRAP CUP。不会是这样的吧,风花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

“不用客气啊。”

再一次被SIR MATIAS热情相劝,风花只好用手端起了茶杯,非常紧张地不让它摔下去。但是这样的集中精神没有延续很久,一端起茶杯,一股柔和的香味就窜入了她的鼻孔、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好香啊。”非常像柑橘系的香味,而且还要复杂很多。

风花轻轻地端起茶杯,“!”

红茶进入口中的一瞬间,她的惊讶便蔓延开来。这是红茶吗?风花不敢置信。

风花以前喝过红茶,但是和刚刚喝到的相比完全是不一样的饮料。这次喝到的红茶那生动的香味从嘴里一直溢满到鼻子。自然,她感到自己浮起了笑容。

“看来,你很喜欢呢。”SIR MATIAS微笑着说道。

平时风花很不喜欢自己的心情被别人看透,但这次如果有红茶来作为交换,就算自己的心事被别人看个精光她也愿意。非常不可思议地,房间里先前看来非常没用或浪费的豪华装饰,现在看上去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是一种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感觉。

“请问这是什么种类的红茶?”风花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非常惊讶。之前她从不会关注红茶的种类。一瞬间,她觉得还好没有向ELIJAH问过类似的问题。如果问过的话,之前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了。

“这个红茶没有名字啊。就算我把红茶的名字告诉你,你也不可能买到这种红茶。”

“是因为价钱很贵吗?”风花觉得这样的红茶应该不会便宜。但她为对方的回答感到意外。

“这种红茶,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哟。”

“……?”风花无法理解对方的回答,“SIR MATIAS,因为这是你特有的品种,所以市场上买不到吗?”

“虽然很接近,但有些不一样。就是文字上的意思,这个红茶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

“我不能理解。”

“呵呵,真实直率的孩子啊。对于不明白的事情就理解为『不明白』,真是非常了不起。在这个世界上,把不明白的事情理解为『觉得已经明白了』的人还真的很多啊……”SIR MATIAS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继续说道,“如果要给这红茶起个名字的话,那就叫做『完美的红茶』,大约三百年前被生产出来的。就算每个人有不同的喜好,在这个香味和口味的面前也被吹跑了。对人类这种动物最原始的嗅觉和味觉来说,这种红茶是杰作。但是,有一个家族对这种红茶较高的完成度非常不喜欢。所以呢,这种红茶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就算是风花,也能了解SIR MATIAS所说的话。但她仍不能理解里面的含义,就像一个谜团一样。为什么一定要让好的东西从这个世界中消失呢?如果是将不好的东西或是没用的东西从这个世界中消失,这还能够理解。还有那个『家族』,到底是什么?

“看上去你还是不明白呢。那么,我给你一个提示。你觉得,如果这个红茶在世界中推广开来之后,会怎么样呢?把这种红茶从世界中抹杀掉的『家族』,并不是为了人们的幸福所考虑的吧。”

SIR MATIAS向风花发出了挑战。当然,风花接受了这个挑战。

“我知道了,我试着自己考虑看看。比起向您请教简单的问题,这会更加有趣。”这并不是害怕失败,而是风花出自真心的话语。

“真是直率的孩子呢。真让人怀念,我在很小的时候,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

风花这样的态度如果是孩子的话就是神气活现,但一般的人也不会认为这是可爱。而说风花很可爱的MATIAS,也是不能用一般尺度来衡量的人物。

SIR MATIAS的童年是怎样的呢?风花很想知道。他用女人的方式说话,肯定拥有一段不一般的童年经历,似乎隐藏着奇妙的过去。

本来是要谈委托的事情,现在却对拥有不简单过往的雇主深究他的过去,无论怎么看风花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做法。是否要正式接受这个委托还没有确定,从最初的交涉开始就把雇主的心情搞坏就不是好的做法。

“你难道不想听听我童年的经历吗?”

“那个……”风花在犹豫。如果本人想说的话那就不得不听,但得小心处理自己的反应。

“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风花用连自己都觉得小的声音回答道。虽然说要小心应对,但反而会适得其反。

“真是有趣的孩子。你在紧张什么哟,都是些过去的事情了。”SIR MATIAS笑道。

这个样子让风花更加紧张,她觉得自己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如果有所疏忽的话就会被吃掉。

眼前的人物对风花来说,是从来没遇到过的类型。还是个孩子的风花当然没有活了很长时间,但也比同龄的孩子接触过更多的人。而在遇到过的人之中,SIR MATIAS是特别的。风花已经注意了这点。无论是掩藏表情的头发,还是逆光的照明,为了让交涉对自己有利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在交涉过程中不让对方读出自己的表情是非常有利的,这谁都清楚。

风花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如果现在的交涉对象是ELIJAH的话就好了。如果对手是ELIJAH,风花有自信无论怎样的交涉都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说话的方式、间或的动作等等之类的她都知道如何去做。

但现在眼前的人物是SIR MATIAS,是用情报来控制世界的人,他行事的手段应该不会简单。

另一方面,MATIAS对风花的反应感到非常有趣。从他这边可以清楚地看到风花的表情,怎么看她都对自己的挑战非常在意。本来MATIAS并不会说刚刚的那些话,但风花是个非常敏锐的孩子。他觉得风花真的会给他带来快乐。

MATIAS停止微笑,继续说道,“我有一个妹妹哟。”

他取出了一张照片,在盖住眼睛的黑色长发之下是锐利的视线。

照片上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妹妹。相貌和SIR MATAIS很相像,而且发型也很类似。最大的不同是,照片上的人是女性。

“真是漂亮的人啊。”风花把自己觉得多余的话说出了口。在这个世界上不喜欢被夸奖的人几乎就没有。而且如果妹妹和SIR MATIAS长得很像的话,夸奖妹妹的同时也应该就夸奖了他本人。

“是啊。不过你以后也能越长越漂亮的哟。”

“诶……啊……是的。谢谢您。”

对于赞美的话,SIR MATIAS用夸奖来回答。这让风花也无法招架。

如果从ELIJAH的口中说出有关风花的话,那简直就是揶揄。但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来说,就得准备好一个能好好思考的头脑前来应对。如果不这样的话,只有嘴巴厉害的风花就不能和对方继续交涉下去,只能干脆地认输了。

“那么请不要再客套了,有什么话要告诉我那就请说吧。”

“噗……”SIR MATIAS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那个……”风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真难受。在你的面前隐藏表情真的是没办法。你真的太直率了,和你谈话方面的较劲真的很开心。但是,这次的较劲是我输了,败在了你的直率面前哟。那么再继续较劲,也没有意义了。”

意外地,风花在与SIR MATIAS的言语交锋上获胜,比赛就此结束。当然,实际上较劲还没有结束,接下来仍然还有继续较劲的可能。

“我妹妹的事情,还有红茶的事情,都和委托给蛇尾的工作有关。现在,我见到了直率的你。我决定再委托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

×      ×      ×      ×      ×      ×      ×      ×      ×

这是有关两个少女的故事。她们在拥有古老传统的家系中出生。

『家族』就是她们出生的家。人们从口中说出这个名号的时候都会感到恐惧,至今人们仍然用这个简单的词语来称呼它。

『家族』每一代都由女性来继承首领的位置。因此,姐姐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为了成为家族首领而接受精英教育。而妹妹在出生之后,立刻就被赋予了辅佐姐姐的职责。

『家族』拥有重要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要保护人类、并让人们感到幸福。为了这个使命的『家族』,从古早开始就进行情报的管理和操作。从不连贯的、独立的情报中解读出世界的整体形势,然后做出最佳的决策。

如果没有『家族』介入的话,愚蠢的人类就要灭亡了。『家族』拥有这种使命感,管理世界是理所当然的。

由于『家族』的努力,无论怎样的战争最后总能结束。如果没有『家族』的话,战争就会无止境地扩大,人类就会全部灭亡。

但反过来,『家族』也会避免过度的介入。如果把世界构建成了一个没有战争的乐园,那么人们就会变得无法理解幸福的真正含义。对于『家族』来说,和平和战争一样是需要注意的重要因素。

『家族』也会自己挑起战争。如果科技加速发展、人口急剧增加,那么『家族』就会特意增加挑起战争的次数。本来战争的次数增加就能抑制人口,这是最最适当的方法。并且,战争会带来一时的不幸,但只有在战争结束后才能容易地让人们感觉到幸福。

姐妹俩在很小的时候,由她们的外婆来担任『家族』的首领。姐姐在帮助外婆的同时,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家族』首领工作的诀窍。很快,她的才能就有了成果。即使在『家族』漫长的历史中,她的能力也是出类拔萃的。

在辅佐了『家族』首领一年之后,外婆决定把首领的位置让给姐姐。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决定。首领的位置,本来应该由姐妹俩的母亲来继承。虽然姐姐非常优秀,但还有其它的原因。

姐妹俩的母亲对『家族』的使命存有疑问。她曾经宣布过,如果她继承了『家族』首领,就会让『家族』解散。这当然在『家族』内部引起了很大的排斥和反扑。放弃『家族』保护人类的使命,即使只是想一想也是不允许的。她决定解散『家族』、放弃保护人类的使命就相当于要把人类全部灭绝。

“『家族』不是必要的,人类还没有愚蠢到这样的程度。”

姐妹俩母亲的主张,无论如何都无法被接受和采纳。这个主张所包含的含义不仅否定了『家族』长久的历史,更加否定了现在活着的『家族』成员。而且,那不是说试试看就可以试试看的简单问题。如果『家族』没有尽责或失败,人类就有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姐妹俩母亲的主张,由于姐姐被确定出任『家族』首领,而被干脆地否决了。母亲因此离开了『家族』。

面对离开的母亲,外婆说道,“无论你如何否定『家族』的使命,那都是由上天注定的天意。而且,你同样流着『家族』的血。证据就是,你生养出来的MATIAS满怀『家族』的使命所需要的才能。这一切都是命运啊。”

听完外婆话语的母亲,脸上浮上了笑容,“命运啊……直到『家族』灭亡,也不会明白啊。”

“『家族』灭亡?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真的是不可能的吗?在我看来,『家族』离灭亡已经没有很长时间了。”这是母亲留下的最后话语。

母亲直到离开的最后时刻都在微笑。但是这样的笑容是何等的悲伤,深深地烙在了妹妹的记忆中。这个悲伤的微笑或许是对『家族』的血所发出的警告。

仍然年幼的妹妹对母亲为什么必须离开『家族』完全无法理解。妹妹独自搜集情报寻找母亲的下落。她继承了连姐姐都没有的、对于家族来说非常重要的才能。

最后,妹妹找到了母亲所在的地方,那里绝对是无法她无法前往的地方……母亲已经被杀死了。是谁杀死了母亲,妹妹马上就知道了,是外婆杀死了母亲。妨碍『家族』的人,就算是自己的女儿也会被杀死。很有『家族』风格的做法。

“外婆把妈妈给杀死了。”对于这样的事实,年幼的妹妹感到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不是恐怖,也不是害怕,而是从身体内部涌现出来的甜美的热气——这就是快感。

“为了『家族』的使命,就算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也可以去杀死。如果这样做的话……代替姐姐成为『家族』首领就没有问题了。”

这应该是正确的。这么想着,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妹妹的身体中喷涌而出,全身都陶醉在快乐之中。

当然,姐姐应该不可能简单地败在妹妹的策略之下。但妹妹心想,如果可以胜过姐姐,那么这个胜利就能成为只有她才能就任『家族』首领的相称的证明。

手足相残。这虽然在普通人的社会是不对的事情,对于『家族』来说却没有关系。除了要遵守『家族』的准则之外,『家族』的成员没必要遵循人类社会的伦理。

自从下定决心之后,妹妹就开始用自己的方法来追求人类的幸福。她的方法不同于外婆的做法,也不同于已经继承『家族』首领的姐姐的做法。

姐姐不会让『家族』亲自去挑起战争。她对文化的发展倾注了很多力量。意大利中世纪的文艺复兴,在姐姐的支持下复苏了。

“人们也可以从艺术中获得幸福。”这就是姐姐的思考方法。她在暗处支援那些在世界中有名望的艺术家们。

但是,妹妹却从姐姐的想法中看到了致命的缺点。现在由于科技的发达,医学比中世纪更加发达。如果没有战争和疾病的话,人口就会无限制地增长。而不断增长的人口会对人类产生威胁。

艺术和文化成熟的社会可以对人口的增加产生抑制的作用,姐姐相信这方面的数据。若看看历史上的统计数据,这确实是对的。但是,在艺术和文化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地区,该怎样消减增长出来的人口呢?

“我不会依靠战争。”姐姐这么说道。

妹妹无法赞同姐姐的说法。把增长出来的人口一口气消减掉的方法,除了战争之外别无他途。用疾病来控制人口的话难度很大,因为无法控制被消减的人口数量。

果然,要让人类整体存在下去的话,战争是必须的。

要是人类人口数量再继续增加,姐姐都不会挑起战争的话,人类就会因为人口急剧增加、耗尽资源而走向灭亡。

“艺术不可能取代战争。果然,我应该取代姐姐,成为『家族』的首领。”

妹妹开始秘密地搜集可以让姐姐下台的证据。但是,姐姐的防备非常完备,能够让她下台的证据完全没有。

“什么都没有吗?”

如果没有证据,是不可能把姐姐从首领的位置上拉下来的。虽然之后姐姐可能会犯很大的错误,但那个时候应该被守护的人类已经陷入危机中了。

“不要心浮气躁,平心静气地想一想……”

继承『家族』收集情报技术的妹妹,决定追溯最开始的情报。现在的姐姐是完美的,但过去的姐姐可能会有什么问题。特别是与本人没什么关系的养育过程,如果姐姐出生的时候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最好。

马上,妹妹挖掘出了一个事实。在姐姐出生现场的人都陆陆续续不可思议地死亡了,这是母亲做的事情。母亲把姐姐出生时所有有关的人和事都藏了起来,这表示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或许母亲这么做是特意要让别人注意到。这是让『家族』崩溃的恐怖的陷阱。

如果就这样让姐姐成功地继续下去,这个秘密或许就会对『家族』的准则没有丝毫影响。但如果『家族』的准则崩坏的话,『家族』可能就会崩溃。

“这不是姐姐的错。但隐藏这个秘密,就相当于违背了『家族』的准则。”妹妹向外婆报告了这个事实。

外婆惊讶地向姐姐进行了确认。

“我知道总有一天这个秘密会被揭穿,我对此有所觉悟。”当秘密被揭穿的时候,姐姐惊讶不已。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姐姐。

“根据『家族』的准则,MATIAS,你被驱逐出『家族』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秘密会被你们知道?”

“MATIAS,你竟然想要骗我。即使放眼整个『家族』,你的才能也是出类拔萃的。但是准则是不能被破坏的。”

如果默许破坏准则的人,那么『家族』就会崩溃。准则规定,只有女性才能成为『家族』的首领。男子无论拥有怎样的才能,都不会被允许成为『家族』的首领。

“之后,由MARTIS来继承『家族』的首领。”外婆镇静地宣布道。

妹妹——MARTIS,成为了新的『家族』首领。

“是的,外婆。”

“MARTIS,你……”姐姐总算知道了是谁把自己从首领的位子上拉下来。

姐姐惊讶地睁大眼睛。对于这样的视线,妹妹感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深层次快感。

或许母亲早就策划让违背『家族』准则的人成为『家族』的首领,从而让『家族』崩溃。这就是母亲离开时微笑的理由。

然而,妹妹为了让自己成为『家族』首领利用了这个陷阱。自此之后的『家族』却在妹妹的支配下变得繁荣起来。这简直就是讽刺。

“永别了,我过去的姐姐。”这是面对哥哥MATIAS,妹妹MARTIS最后的话语。

×      ×      ×      ×      ×      ×      ×      ×      ×

我是JESS•RABBLE,和许久没有见面的风花会面了,就在OUT FRAME D的背包屋中。现在,OUT FRAME D的背包屋里只有我一个人;SETONA在天之御柱;KAITE则刚好出去买MOBILE SUIT的消耗零件。

“KAITE肯定也想和你见面啊。”我在背包屋里的简易厨房里烧水,为风花准备喝的东西,“你要喝红茶,还是喝咖啡?”

“我大概再也不想喝红茶了。”

“为什么?你喝过很难喝的红茶吗?”

“不是。我喝过了最最极致的红茶。”

“那是什么啊?算了,我给你泡咖啡吧。”我把速溶咖啡的粉末放入杯子中,倒入开水。这个速溶咖啡是我在南美发现的品种,虽然是速溶的,但味道相当不错,“不过话说回来,我没想到还能在地球上遇到你啊。”

“JESS,SIR MATIAS委托我,要把一些话告诉给你。”突然,风花改变了话题,表情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严肃起来。

“MATIAS的委托?”

“JESS,极致美味的红茶不会给人们带来幸福。你能理解里面的含义吗?”

“喂,不是要谈有关委托的事情嘛。”JESS无法理解风花这么说的理由。

“拥有极致美味的东西,把其它的东西都否定掉了。只要有了极致美味的红茶,人们以后就不会为了红茶的美味而继续努力改进了。如果发展停止,那会给人类带来幸福吗?”

我对风花的回答感到困惑,“还是按顺序来说吧,为什么突然会说到红茶上面去?”

“有关这个红茶的事情,是以前发生过的。被称作『家族』的那些人,不仅让这个红茶消失,还介入到例如战争等等许多历史事件中。”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风花说的话无法让人立刻相信。

“是真的。”

“是谁告诉你的?”

“是做过『家族』首领的那个人告诉了我。JESS,你也认识那个人。”

“是吗?”

“是的。那个人就是SIR MATIAS。”

接着,风花开始执行MATIAS委托给她的任务。她把有关SIR MATIAS的过去、有关『家族』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这就是MATIAS委托给风花的任务。

从风花口中说出的话,都是让人无法立刻就能相信和接受的内容。

“这个世界中真的有『家族』存在吗……而且,MATIAS以前还是『家族』的首领和成员。”

“他说过,就算离开了『家族』,他至今仍然在进行情报的操作。”

歪曲真实的人……就是我的敌人。但为什么MATIAS要把这些事情都告诉给我?

“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考虑了一会儿后,才回答道,“至少我不认为风花会撒谎。但是你说的那些东西在没有经过亲自确认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的。”

这是我最实在的想法。对方是MATIAS,我觉得这个故事的自身肯定隐藏了什么玄机。

“谢谢你相信我。那么,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要去和蛇尾的同伴们会和。”

“KAITE马上就回来了,在等一会儿怎么样?”

风花犹豫一会儿后,立刻摇头,“今天就不了。”

“是嘛。”

我不太清楚MATIAS的话给予风花怎样的冲击,但我清楚这个冲击不可能会很小。

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风花,又向我问了一个问题,“JESS,你会去见SIR MATIAS吗?”

“我会的。”我马上回答。

就这样放着不管、不去对风花说过的话进行确认,会让我的心情变得很糟糕。如果真的要进行确认,就只能去见MATIAS本人。

“那如果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

“JESS,你是记者吧。即使是自己也不相信的事实,你也应该能够接受吧?”

“是的。”

真实,和想要相信的事情,这两样是不同的,自己所相信的事情不一定就是真实的东西。不想承认的事实,和真实也是不一样的,不是所有不愿去相信的事情都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承认自己所相信的情况很多,这样就和闭上自己的眼睛没有区别。

我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是啊……但多少有点悲伤。如果只有自己相信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东西,那该多好啊……”从背包屋中走出去的风花的背影,看上去非常悲伤。

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后来仔细想一想,风花可能在那时已经预感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将会成为我和MATIAS之间的永别。

顶部
P 

留美党


  ♂自曝章   三个蛋蛋   大家的EXIA  
UID 137
积分 4481
帖子 1789
气力 102
河蟹 78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0-2-18 20:0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P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P  交谈 QQ
m(_ _)m

顶部
qwemiku




UID 24663
积分 268
帖子 10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20
发表于 2014-1-10 17: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辛苦了w

顶部
虎虎



  MSL同人社展会工作人员LV1  
UID 1116
积分 2816
帖子 1265
气力 102
河蟹 1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4-1-12 01: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辛苦了

顶部
终孽剑士

路过的终孽剑士


UID 14189
积分 4188
帖子 6695
气力 102
河蟹 52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4-1-12 21:0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喂喂,挖坟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17 17: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