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先这样了- -T]Incubus
東邪西狂 (貓弟弟)

誰能明白夜的黑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萌声祭  
UID 147
积分 3949
帖子 2571
气力 104
河蟹 139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2-26 01: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先这样了- -T]Incubus

先这样- -T回国探亲时间不多,以后会补上

OZ千秋万载 一统江湖~



天气还是如此沉闷,持续的阴天让爱丁顿山上的人好几天没有见过阳光。

厚重的灰云笼罩着山北部的商业区。 交通工具排放的废弃和悬浮在潮湿空气中的微尘与沙粒,黏在皮肤上,使人们喘不过气来。

我从山下的小城乘巴士前往爱丁顿,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转了好几次车,下车后还要走几分钟的路,可想而知我是如何置身于偏远的山上了。圣玛丽学院的同学都说我所作的,不是正常人所作的抉择,但我必须有两年的医学经验以及四次考试才可以进一步取得更高学院录取的资格。

1995年7月28日星期二, 我第一天上班。 我将成为这家医院的最年轻医生。

这个区域天气异常奇怪,和市区一样闷热,只是山上的空气少了几分城市中的污臭,偶尔还可以欣赏些风吹草地的至美景色。我猜测这古旧的医院的院长也许是来自伦敦,外观看起来完全由砖砌成,左右对称、四平八稳。不是说英国的建筑都是左右对称的么?窗户大而但为数不多,适合极了这精神病医院的封闭和森严。

我的装束还是整齐派,像极了某商家大少爷。踏上医院大门前的数十级石阶梯,边走一边望着门匾,上面标记着落成的年份「1905」。也就是说这家医院已经经历了近百年的寒暑。我能想像到有多少病人在这里被治疗过,曾经在功课中所遇到的精神病案例,白痴、疯子、抽搐、自言自语、发狂、妄想,这些字眼从我进医院的一瞬间已经袭入脑中,背脊后的阵阵寒意是不可避免的。

在别人眼中我是天才,也是温柔善良爱帮助人的少爷,老实说我并不是喜欢人家如此称呼自己,所以慢慢地
便养成了独自一个人生活的习惯,远离了父亲的财富,一直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直到现在20岁的我才渐渐脱离了当时的稚气,有时也怀疑自己随时可能成为病人中的一份子。我发誓,如果自己没有生病,我便会帮助有病的人。

来到医院登记处,我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有位女护士走出来。她拿着茶杯,脸颊上没有一丝笑意,貌似要打发我「我们医院没有门诊服务今天。」然后她转向旁边的电脑终端,架起鼻梁上的眼镜,开始做起自己的事。


「额……我是卡特鲁医生。」我不自觉的微微笑了一下,心想也许是我的衣着的确和医生的确不太相符,或者真的被她认为成病人的模样。「洛教授叫我来上班的」


「为什么之前我没有收到通知医院聘请了小男孩?你真的是教授来叫你上班的?」这位女护士小姐年纪并不算大,但是和我比较的确要年长几岁,她吃惊的表情加上一脸的难以置信。也许是我看上去稚嫩的外表让她真的觉得吃惊。


我倒是希望给同事一个良好的印象,于是客气的解释了一通。


「你说话可以大声些吗?」她截断我的话脸也越凑越近,「你太温柔了,这里可是精神病医院啊。」

我没有依她的吩咐去做,只是一直盯着她、不发一言的对峙,也许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足以可以让这位小姐应付不来了。过一会,护士小姐便开始不知所措,和我预期的的效果差不太多。

终于,她靠近我,「你姓卡?」

我笑着点点头,小护士换上较认真的语气:「卡医生,我在这里工作了15年,从未见过有医生能够在这里熬过一个月。我看你弱质纤纤的,怕没几天你就会被吓坏了。」

15年?这位护士据我猜测也不过25岁左右样子,心想,护士也许都保养的比较好。既然她可以在这里工作15年,为什么她认为我不可以呢?我大胆的回答:「我来爱丁顿是因为这里只收疯子中的疯子。」

小护士带我沿着长廊走到尽头,护士解释医院的建筑结构是政府保护的文物,不能随意改动结构;加上经费不足,很多角落已经多年失修。

之后我独自一个在没安装空调,只有风扇的房间里等着,足足有两个小时。忽然有人推门,使我一惊。

一个皮肤白暂年轻男人进来,发型很是特别从一旁分开,长长的浏海挡住了一边,在这个角度我只能看到被挡住的半边脸,白色大衣配上那副眼镜,看来像是和我一样的年轻医生了。

「我是精神科的心理医生,教授今天不会回来了。」说完,他才正视我,「很快到用餐的时间,不认识的路的话我可以带你一程。」

我只是惊讶,在此精神病医院居然存在着如此俊美的男子,一定迷倒不少女护士了。本以为精神病医院的人时间待长了通常会变得冷漠无情,眼前的同事声音冷漠却也有几分关切,或许个没来多久的医生,眼神里时刻闪烁着不知名的提醒。

「那教授有没有提到我?」我问。

「他没有说。」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还以为你知道。」

我知道诺因教授是存心刁难。其实她一直对我没有自信心,只因我的诚意以及坚持。她才一时心软让我来这里上班,也许她现在的回应就是想办法让我知难而退。

「我肚子有点饿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还是带我走一圈,顺便去餐厅。还有今晚我要在医院过夜,请安排一下。」

他突然笑了,又马上回到严肃的表情,「没问题,但你真的要在医院过夜?」

我微笑着点点头。

「卡特鲁医生,我想提醒你在这里必须提高警觉,你要明白在这里什么也可能发生。」说着,他边说边掏出袋表。「你必须做出极其冷静的处理。」

「谢谢你的好意。请问这位医生怎么称呼?我忘了问你的名字。」我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也许很重要,以后会有各种问题需要请教他。

「叫我杜洛华就可以。」

从餐厅出来后,杜洛华带着我大致绕了医院一圈,并简洁的告诉我各个部门的位置。

医院共分四层,第一层有药房,行政部,门诊部,医生办公室;第二层有病房,精神科特别治疗室;第三层有心疗科,也有些病人的房间在第三层……第四层杜洛华没有再说下去了。但我知道自己的好奇心作祟,早就预料是否有像地下室或者一些怪异房间的存在,还是问了:「那么第四层呢」

「5点50分了」杜洛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掏出袋表看了看时间,「我也该下班了。」


「杜医生,我送你去门口。」路上我没有再提问起有关医院的第四层,我想保持这种神秘的紧张感,知道当初被诺因教授极力反对来这家医院上班,一定有什么令人诧异的原因在里面。已经好几十个小时没有睡觉的我,只觉得是不是该快些回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好好睡上一觉。


当我们下到最后一条石阶,忽然一个庞然大物「轰」地一声落在我们的眼前。一个白影从天而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下意识的惊退数步,但一后退我便绊倒在后面的石阶上。我的目光没有在意眼前躺在地上的白影身上,而是转去注意杜洛华的反应,等我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蹲在白影前面观察细微了。

我小心翼翼的接近他们,因为杜洛华挡在前面,不能看到其病人的容貌,以身材来推断应该是女性。

「希尔妲,又是她,这已经是这个月来的第三次自杀了。」杜洛华站起边说边拿起手提电话。「还有呼吸声,急救队应该马上就到。」

她紧闭双眼,身体还在继续抽搐着,但是鲜红的血泊从脑后慢慢的流出来,快要扩散到我的脚下。手里似乎紧握着什么东西,虽然满手鲜血但是隐约露出深蓝色的物件……

………………………………………………………………………………………………………………………………………………………………………………………………………………

病人总算被抢救过来了,但意识还没有恢复,站在身后的警员说道,「希尔妲已经第三次自杀了,院方把她关在三楼的隔离式治疗室。据一位医生说,他给了希尔妲高剂量的镇静药物,再加上门窗都是紧锁的,所以他不能解释病人如何跳出医院大楼外。」

「也许是有人故意推她下楼。」我站起来,架上眼镜,望着对面死者跳出的那扇窗。「是谁发现她跳楼的?」


「病人跳下来的时候差点压到一位医生,卡特鲁,新来的。」警员有些迟疑,「呼叫抢救队的是心疗科的杜洛华医生,他们现在都在办公室,随时可以去向他们询问。」

「一切等她醒来再作打算,我们先去希尔妲掉下来的地方查看一下。」

我们来到大门口的石阶上,犹豫两边的灯光,再加上警员的手电筒其实还算看得很清楚,只见警员向着希尔妲掉下的地方照了照。

「那么她是自杀的了?」他想了想下意识的挠了挠头。

「不,你过来看在希尔妲掉下的地方不远处的血迹,这说明她在掉下来之前已经受伤,所以有血液溅出。」我向警员招一招手。

警员点点头,好像突然茅塞顿开的样子。



「我先回去拿些重要物件。」我突然想到老爸留下的重要东西。「你回去照看好希尔妲,如果她醒来了请立即打我的电话。」

老爸生前是个警察,我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自己也当上了警察,而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和老爸说上最后一句话。在我最需要他的日子,他为了事业不在我身边照顾我,而在他需要我时我也是为了事业而不在他身边。直到那日我听到母亲在电话中的哭泣声「希儿,你爸爸他………」眼泪顿时朦胧了自己的双眼,虽然作为警察的我已是那样坚强,在老爸去世的当晚也会蒙着头大哭一场,嘴里还不停反复的念着「老爸」。而见他的最后一面竟然是父亲一脸的病容,我静静的看着他的脸就想起他壮年时的英姿。

老爸在我8岁那年就已经是高级督察,但是由于公事却常常不在家,因此我和妈妈也时常等不到老爸吃晚饭……终于在我10岁那年和妈妈离婚了,事情就是如此,往往父亲这一方是警察之类的职业,家庭就容易出现问题。

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可以和父母一起逛游乐园,也是最后一次可以同时拉着他们两个的手。当老爸带着我去玩「鬼屋」之类的娱乐时,妈妈总是会感到不安和焦急,年幼的我时常会想「是不是女孩子都怕鬼的?」

我也一直戴着父亲送给我的「护身符」 - 一块蓝色的水晶吊坠。但我从未有驱魔之类的概念,只是时常透着阳光照来照去,觉得一闪一闪亮晶晶十分好玩的样子。直到有一天……

「你说,这古怪的石头到底是什么?」妈妈将水晶狠狠地砸向老爸。「为什么要让儿子接触到这种东西!」

「这是护身符,我不想有任何妖魔鬼怪骚扰我们的儿子。你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是多么的危险?」老爸理直气壮,「你看不见不代表这世界上没有,你看不见是因为没有感应灵异的能力!」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谁是谁非,我只想让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和我在一起,因为我爱他们,我急得想哭。

「作为母亲我绝对不让儿子将来和你一样疯言疯语招人耻笑。」妈妈拉着我的手就要往身后拽,可我的仍然抓住父亲的手不放,「法院的强制令已经下来了,儿子从现在起不属于你。」

「住嘴!」老爸拔出腰间的佩枪,妈妈的话激怒了他,指着她的额头,「我给儿子护身符是为了保护他,谁也无法从我手中抢走儿子!」

「你这个疯子,5年前你一定入了魔,对着那个罪犯你没开一枪,却疯狂开枪射杀了那个受害的女孩。」妈妈退后一步,全身颤抖,「要不是那个犯人良心发现替你顶下罪名,我想今天还在坐牢的应该是你!」

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哭喊着,「爸爸不要杀妈妈,我疼爱妈妈,也爱爸爸,我不要你们分开!」只见老爸颤抖地握着手中的枪,只是注视着妈妈,没发一言。

「我知道!我也爱……你们……」突然爸爸放下了手中的枪,原本握着紧紧的手也慢慢地松开,他的眼中也带着泪,并蹲下来对我说「希儿,我对不起你们,以后要听妈妈的话……」

妈妈紧紧抱着我,流着泪。

我哭喊着不停叫着「爸爸」,但是老爸没有理会我,只是不停地摇头苦笑,慢慢地消失在我的泪光中……


「人就是如此,既然相信了神,为什么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魔?」


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老爸给我的护身符我一直带在身边,却从没有碰到过任何灵异事件。我不相信老爸真的是又疯又蠢,宁愿相信是他的护身符那么多年来保护了自己。



老爸,别离开我。一阵铃声把我惊醒,一身冷汗,原来是那警员打电话过来「希尔妲已经清醒了,现在在特别看护室。」

我匆忙赶去医院,一路上寒风刺骨,脑中却不断的回忆之前梦中的情形,想到老爸眼眼泪又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医院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低头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因为前面那梦的关系我更加急于想查出事情的真相,身手敏捷的自己没有外加考虑从围墙上一跃而过。

继续更新中……

[ 本帖最后由 東邪西狂 于 2010-2-27 14:30 编辑 ]





The house is not important..the most important house is the one which the lovers build inside their hearts
顶部
Noin (满天风雪,我们也会微笑去面对。 ...)

仿佛桃源故人至 原来一场南柯梦 ...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2
积分 6799
帖子 2707
气力 102
河蟹 227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0-2-26 05:4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似乎,很悬疑呢.....看的心里毛毛的...

后面不应该写继续更新中,应该说明"勤奋更新中"....

探亲之旅愉快哦!~





陽光從樹葉細縫 
露出了笑容
溫暖了我的美夢
只有籠裡的畫眉羨慕著天空
卻從來沒有人懂
顶部
Hilda (希ちゃん)

碧い兔


  写作原创LV1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自曝章   萌声祭  
UID 258
积分 8563
帖子 9879
气力 104
河蟹 599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0-2-26 09:58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Hild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Hilda 交谈
这个月第三次自杀。。。

精神病院其实不像媒体、电影里面描写的那样
(召唤宁宁桑 >_<)


作为一个悬疑篇来说倒还挺不错的





あ         () ()          う         
お 碧  =(     )=  兔 さ     “Carpe Diem 及时行乐。”   (৴Ố_Ố.)৴⁔❀
い          (o)          ぎ
顶部
wing

OZ动物园右宰辅


  Wing Zero   Preventer   萌声祭  
UID 230
积分 2913
帖子 1689
气力 103
河蟹 154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2-26 16: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你说话可以大声些吗?」她截断我的话脸也越凑越近,「你太温柔了,这里可是精神病医院啊。」


强烈的顶这句,碰到歇斯底里的病人的时候就是要有比他更歇斯底里的气势才能镇得住啊
我们这刚来时声音娇滴滴的小MM不到一年就练得一声力透三重门的嗓门。。。都是被逼的啊>_<

后面那一段的第一人称是希罗同学吗?两个第一人称的交替有点突兀的说
撒~继续继续~~~

顶部
minirain (小雨點)

擁有存不了錢的體質…


  写作原创LV2   Wing Zero  
UID 3680
积分 3937
帖子 1556
气力 102
河蟹 97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2-28 01:0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貓弟弟是好孩子。
先留名支持!

顶部
minirain (小雨點)

擁有存不了錢的體質…


  写作原创LV2   Wing Zero  
UID 3680
积分 3937
帖子 1556
气力 102
河蟹 97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3-1 19:2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咦,看來會有靈異事件啊?

另外亮點—
「白色大衣配上那副眼镜」的杜洛華,
果然貫徹溫文儒雅學者形象
這小孩沈默又冷靜,加上看過他吹長笛以後,
他在我心目中已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儒者形象~
誰來把他畫出來?

顶部
東邪西狂 (貓弟弟)

誰能明白夜的黑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萌声祭  
UID 147
积分 3949
帖子 2571
气力 104
河蟹 139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3-2 01:3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额 我应该说声抱歉- -T 探亲这段时间几乎就写了几行而已……画手小姐应该对我已经彻底绝望了





The house is not important..the most important house is the one which the lovers build inside their hearts
顶部
minirain (小雨點)

擁有存不了錢的體質…


  写作原创LV2   Wing Zero  
UID 3680
积分 3937
帖子 1556
气力 102
河蟹 97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3-2 17: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東邪西狂 于 2010-3-2 01:31 发表
额 我应该说声抱歉- -T 探亲这段时间几乎就写了几行而已……画手小姐应该对我已经彻底绝望了

拍肩…

我的情況也差不多

顶部
风见瑞穗

少谈恋爱多吃饭


  初级精灵球   ♀自曝章   第二次姬动战士联萌合战——坛娘计划  
UID 10421
积分 1385
帖子 269
气力 101
河蟹 96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0-3-13 20:3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真的有看,要努力更新呀,是我喜欢的故事类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6 19: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