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蜘蛛华同志……构面那赛【交作业】
无我梦中

JOJO大坑深似海一跳回到解放前 ...


  美术原创LV2   Wing Zero   ♀自曝章  
UID 107
积分 7191
帖子 6365
气力 101
河蟹 133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0-3-28 22:5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蜘蛛华同志……构面那赛【交作业】

明天开始上班了嘛,所以就交作业了……
可是我还是木有画完【逃】
追杀什么的我不知道不知道【逃】


=================================================================================================

保持联络
   
   
这是发生在无尽的华尔兹两年之后的故事。
即是A.C.199年的事情。

一切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腊月二十三,联合国地球总部。
…………………….的员工咖啡厅里。

“呼……”
莉莉娜仰靠在椅背上叹气,咖啡桌下的两条腿很不雅地在那里伸展着。
工作压力太大了。
正在莉莉娜在那儿胡思乱想一个像她那样漂亮,知性,年轻,高贵,有思想,有文化的淑女应该有一个怎样的未来的时候,莎莉.鲍和五飞走到她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下。
“那么我就从今天开始休假了……”
莉莉娜依旧在出神。
“我的计划是回一趟老家……”
嗯?
莉莉娜侧过头来,整个人依旧堆在那张咖啡椅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莎莉和五飞他们那张桌子看。
五飞要回老家休假……
真好啊……
正在这时,一串嘎嗒嘎嗒的高跟鞋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桃乐丝带着一脸要吃人的表情,一屁股坐在了莉莉娜对面的椅子上。
她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咬着牙生闷气。
“谁惹你了?”莉莉娜终于复活过来,她一边关切桃乐丝,一边招手给她要了一杯咖啡。
半晌不语。
终于,桃乐丝抬起头来,开口了:
“卡多鲁那个正衰人!”
莉莉娜心头一紧。她知道像卡多鲁这样的人不轻易闯祸,一闯祸必是大祸。
“他怎么了?忘了送你生日礼物?”
“再过几天不就是情人节了吗?”
“对啊。”
“我说今年情人节去他家坐坐吧。”
“不过分。”
“那小子像要杀了他一样!玩命地跟我找了一大堆借口,最后竟然扔下一句‘反正不行就是不行’,然后一溜烟跑了!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呃……”
莉莉娜一时语塞,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桃乐丝。
……过年的年货还没置办哪……
……回去之后就要赶紧买了喔……
……鱼,肉,粮食和蔬菜……
……我老家过年的时候会把很多食物混合在一起做成盆菜来吃的……
桃乐丝赫然回首,浑身散发出摄人的杀气。
五飞和莎莉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寒颤,连忙低下头沉默不语,拼命地嘬饮着杯子里已经凉了一半的咖啡。
同时,桃乐丝也再度沉默下来。
五飞只觉得脊背上窜起一阵恶寒。连忙站起身来跟莎莉和莉莉娜,桃乐丝告别,转过身就想走。
“喂,五飞……”桃乐丝却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我说,那个‘年’是什么啊?”
“年啊,就是一种怪兽的名字。”
“是吗?那么‘年货’是什么呢?”
“年货啊,就是要拿给怪兽吃的东西。”
“这样啊……”
桃乐丝露出一对獠牙,嘴角绽开邪恶的微笑。
“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你以为我真的不懂什么是农历新年吗?”
五飞咣当一声背靠在墙上,满头满脸都是汗。

桃乐丝站起来走过去,把脸凑近五飞:
“你要休假啊……”
“没错。”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回老家去呢?”
“我们张家在乡下有座宅子,今年我回去收拾了一下,还不错……于是我想说过年的时候在那儿住几天。”
“哦……”
桃乐丝低下头,“啪”地打了个响指。
“好,决定了!”
“什么?”
“本小姐要跟你一块回老家过年!”
“不行!”五飞大叫一声,扭头就跑。
桃乐丝伸手一把抓住了五飞的裤腰带。
“桃乐丝,别开玩笑了!”
“我才没有跟你开玩笑呢。”
“放手!”
“不放!”
“女人和弱者给我放手!”
“你今天不答应就别想走出这道门!”
“疯丫头,快放手!”
“你不答应我就把你裤子扯下来。”
“你敢!”
“你不信就试试。”


“你去准备准备吧。不用着急,收拾好了就坐飞机过来找我就行了。过来之前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知道么?一定要先给我打个电话!”
想着当时五飞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坐在飞机上的桃乐丝忍不住笑了。
那个家伙……战争结束已经两年了,那家伙的性格还是和刚认识他时一样可爱。倔强中带点孩子气……可是,每次当别人一接近他的身边时,他便会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后悄悄躲开。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才能敲开那家伙的心门?
在桃乐丝的思绪中,飞行机沐浴着冬日的暖阳,在北半球的上空划出一抹寂寞的尾烟。
机场。
五飞在机场的二楼等待着飞机着陆。今天的气温是零下十度,五飞一直呆在阳光透过大玻璃窗能照射得着的地方。他穿上了黑布做成的棉裤,便于活动的棉布长袍,还穿上了一件毛皮滚边的斜系扣的无袖短袄。
“五飞!”听到桃乐丝在背后叫他,五飞回过身来。
桃乐丝哆哆嗦嗦地抱着双臂,冻得直流鼻涕,身上只穿着外套和超短裙。
“呜……好冷!”
五飞当即倒地。
“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呀!”五飞从地上爬起来,便冲着桃乐丝大喊。
“谁知道你这个鬼地方这么冷呀!”桃乐丝也颤着声冲着他大喊。
“真是的……”五飞脱下短袄给桃乐丝围上:“赶紧上车吧,车上有空调。”
高速公路上。
“啊……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喂,我说,到你家还有多远?”
“家什么家,我现在给你去买衣服。”对于摆出一副解冻快餐模样的桃乐丝,五飞头也不回地告诉她。
“我也要穿五飞身上穿的那种衣服。”桃乐丝扒着五飞的椅背噘起嘴提出任性的要求。
“这种衣服不适合你。”
“可是这是你老家的衣服吧?人家不是说‘入乡随俗’么。”
“好吧!”五飞一打方向盘,汽车便拐了个弯儿疾驶而去。
商场。
“你看我穿这件旗袍怎么样?超性感一把的。”
“我家是老式的大宅子,并且没有任何取暖设施,所以我建议你还是穿厚实一点儿的好。”
“捂得像个肉包一样本小姐就不漂亮了……”
“不会啊,这件就很适合你。”五飞扔过去一身衣服。
过了一小会儿,桃乐丝从试衣间里出来。
粉色缎面棉裤,亮粉缎面斜开襟碎花小袄,白棉袜,粉绣鞋。
“嗯……还不错么。”
付完帐正要往外走的时候,桃乐丝的脑袋上突然亮起了一个灯泡。
“喂喂,五飞!”
“什么?”
“你会梳辫子么?我想弄那个……就是香港功夫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那种包子头。好像是把辫子盘在头上梳成的。”
“那个我不会。”
“这样啊,真可惜,嗯……”桃乐丝思考中。
“啊哈。”桃乐丝顿悟中。
桃乐丝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就对着手机讲了起来。
“哈罗!狄奥。”
“没什么啦!最近我也休假了……”
“嗯?为什么是‘也’呢?噢呵呵呵……”
“你在哪儿?”
“月球?”
“行,过来吧。”
“我啊,我在五飞的老家。你过来找我们吧。”
“等等!”五飞出言制止:“你别擅自做主!我不想让那个麻烦制造者出现在我的面前!”
桃乐丝不理会五飞,继续跟狄奥通话。
“他?他在吃醋,吃你和我的醋。”
“我没有!”
“就是啊,他那么粗暴,要是袭击我怎么办?你得过来保护我啊。”
“什么?你现在就去买太空梭的票,明天一早就到……行,我去接你。好的。好的。拜拜。”
桃乐丝挂了电话,五飞这边已经快变成超级赛亚人了。
“桃乐丝!你为什么把他叫来?”
“我想让他帮我梳辫子啊。”
“梳辫子出去找发型师梳不就得了?”
“可是,人越多越好玩啊。”
“这是我家!你为什么不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没关系,你的就是本小姐的,本小姐的还是本小姐的!噢呵呵呵呵呵……好了,回本小姐的宅子吧!Let’s go!”
“喂……你……”

“我要去买年货。你跟我一起去吗?”
五飞向桃乐丝发出邀请。
“我不去。对了,记得顺便把狄奥接回来。他下午该到了。”桃乐丝冲五飞摆摆手。
“我不会去接他。”五飞也不跟桃乐丝多废话,回头就走。
“别那么坏心眼。”桃乐丝头也不回地说。
“哼,随便你怎么说。”五飞不停脚地继续往外走。
“笨蛋!你想想,如果有人和他在一起的话,他会一头扎到这儿来吗?”
五飞并未回话,不过却停下了脚步。
“今年的春节和情人节是同一天,狄奥是没有家的……你知道。要是他身边随便有什么人的话,他会跑到这儿来看你的脸色吗?”
五飞沉默了一小会儿。
也许是桃乐丝恳切的说服起了作用,五飞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改变。
“哼,败给你了。”
五飞耸耸肩膀,向门外走去。
咣当一声门被碰上了。桃乐丝的嘴马上变成了猫嘴。
“这小子真好骗。”桃乐丝捂着嘴嘿嘿嘿地窃笑。
还是那座机场,还是那个时间。
搭乘这班飞机的旅客们从出站口陆陆续续地走出来了。五飞站得离出站口远远地,刻意地把脸转向别的方向。
“五飞!”
五飞一回头,看到一根熟悉的辫子拖着一个箱包出现在他的面前。
“好冷好冷!”
狄奥身上只穿着单衣,双手抱在胸前,双腿像鼓棒一样不住地打战。两排大白牙呲得像许三多似的,不断地相互撞击发出嘎嗒嘎嗒的声音。
五飞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根一人高的大冰棒,上面还长着一根辫子。
五飞也不跟他寒暄,伸手拎起他的行李,“走吧。”转身便走。
“等等!”狄奥叫住了他:“我的腿……冻麻了。这儿冷得让人……都受不了啦!上了桃乐丝的当了。”
“那太好了。”五飞一个转身,咣当一声将行李扔回狄奥的脚边,——以上两个动作都是在同时完成。“你还是快回月球去吧,地球不适合你。”
“可恶!”被五飞这样对待,狄奥使起性子来,只见他往上一扑,一把抱住了五飞。
“你干什么?”五飞冷冷地盯着狄奥。
“你要是不管我的话,我就抢你的衣服来穿!”狄奥拼命地撕扯着五飞的衣服。五飞把脸转到一边,瞟都不瞟狄奥,从鼻孔里挤出一声冷笑,扭头就走。
“等等!”狄奥大叫着从背后死缠住五飞。
“你不是有个女朋友叫希什么德的吗?快回去找她吧!”
“她有工作啊!要不然我怎么会来找你们啊?这说明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是占第二啊!嗯?小飞飞?啾~~……哇拷!你想干什么?想踢死我啊?!”
五飞头也不回,抬腿就是一招虎尾撩阴。幸亏狄奥反应快,才能迅速跳起来并且用双手挡下这一招。
五飞拖着狄奥的箱包向机场外走去,狄奥望着五飞的背影,无可奈何地挠挠头:
“这小子,想让我绝后吗……”
同样都是解冻快餐,但狄奥就是一份有型有款的解冻快餐——桃乐丝,你败了喂。温度上升以后,狄奥已经恢复了他帅气拉风的姿态。现在,他正翘着二郎腿靠在五飞的车后座上,气定神闲地跟五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带我去买件衣服吧。”
“啊,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的。”
“我也想穿你穿的那种衣服。”
你们怎么都一个好——五飞想着,但是嘴里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呃……”
五飞哑口无言,他觉得这身衣服真的很不适合狄奥。
狄奥穿了一身绸面的长袍马褂,外头套了一件五颜六色的对襟马甲,现在,他正在把一顶瓜皮小帽往头上戴,并且得意地照着镜子。
“帅吧?”
“很衰。”
五飞用音节相近的字蒙混了过去。狄奥没有发觉,转过身去继续一边照着镜子,一边玩着辫子吹起了口哨。
“好了,我们去买点东西,然后回我家。”
“你快回月球吧!”
桃乐丝正坐在偏厅看电视,就听到外头传来五飞怒气冲冲的声音。一会儿,五飞空着手冲进来了。紧接着狄奥抱着一大堆东西也进来了。
“嗨,桃乐丝。”
狄奥向桃乐丝打招呼。
“嗨,狄奥。你又闯了什么祸了?”
“要是硬要说的话,英俊也算是一种罪……吧?”
“嗯?”
桃乐丝打量着狄奥所抱的东西。点心,蛋糕,糖果,蜜饯,烧鸡,猪蹄,布老虎,绒毛老虎,拨浪鼓,玉摆件,首饰盒(?)红肚兜(!)……等等等等。
“喂,这些就是年货吗?”桃乐丝转过头问五飞。
“不是。”
“那年货呢?”
“托他的福,一样也没买到!”
“啊哈,me可是被众多的chinese girl们围绕着呢,并且还约好了要给she们telephone call呢。”
“不止这些吧,你说呢五飞?”
“是啊,好几家店的女孩子都跑出来围着他,这小子在整条街上跑来跑去,把所有的店都弄得一团糟。店主出来找他理论,他却用水果扔他们,还上窜下跳地和他们追打,最后堵塞了当地的交通……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拉上他跑回来了。”
“哼,要你鸡婆!我跟那些可爱的chinese girl们还没玩够呢!”
“白痴!人家报——警——了——!”
第二天。
五飞带着这两个人,再一次地去买年货——他的本意是让桃乐丝约束狄奥,用狄奥牵制桃乐丝(?!)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把所有的年货都买齐。
计划中,是要买相当数量的肉,粮食,新鲜蔬菜,整鸡整鸭,海鲜,水果,各式点心(这个狄奥买完了),并且在大年三十之前做出三五天的量。于是,五飞便带着两个拖油瓶奔赴各个地点去采购。
农贸市场。
狄奥:上窜下跳中……
桃乐丝:捆绑狄奥中……
五飞:选购各式禽蛋肉奶蔬菜中……
连锁超市。
狄奥:到处攀爬中……
桃乐丝:追打狄奥中……
五飞:挑选粮食水果中……
海鲜批发市场。
狄奥:和鱿鱼章鱼乌贼玩成一团中……
桃乐丝:用整条金枪鱼痛扁狄奥中……
五飞:抓紧时间购买剩下的东西中……
“呼……累死了。”
“呼……快被你打死了。”
忙碌了一天,到了傍晚当然要好好吃一顿。于是五飞便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家他相熟的馆子。
街道两边都亮起了灯火,萦绕在天边的远山之间的最后一点阳光也将渐渐地褪去。薄云降到了地上,和地面上遇冷而凝固成团的水蒸气混合在一起,化作夜晚温暖的喧嚣,弥漫进千家万户人们的笑声里。五飞带着桃乐丝和狄奥穿过层层人群,来到了一条小巷中的店子门口。绕过门口两口正在熬汤的大锅,三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进店里,找了一张靠墙的位子坐下。这家店很小,只有几张桌子,店主是一对身兼厨师的中年夫妇,在五飞他们进来的时候,都很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老板!给我们菜单!”狄奥回头喊道。
“不用!”五飞出声制止:“老板!请给我们来三份大碗的!”
“大碗的什么?”狄奥出声。
“这家店子只卖一种晚餐。”五飞向狄奥和桃乐丝解释道:“也就是俗称的‘独沽一味’。我想,你们会喜欢的。”
话音未落,老板端着三个大碗走了过来。他把碗放在五飞他们面前,大碗内空无一物,只有两个硬饼。
“吃好喝好。”老板笑着拍拍五飞的肩膀。
“嘿!哥们!他让我们吃什么?就这两个破饼?”老板走后,狄奥提出意见。
“你们看……”五飞拿起碗中的饼,开始不慌不忙地把饼掰成小块。
“唔……”桃乐丝也开始学着五飞掰起饼来。
狄奥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乖乖地跟着照做。
“这个东西是附近的一种小吃,这种又紧又硬的饼,叫作‘馍’。狄奥你把它掰碎一点,不然咬不动的。”五飞继续解说着:“门口煮的是羊肉汤,一会儿老板会把我们的馍进行二次烹调。馍掰成什么样,直接决定最后的口感。还有,你们最好先想好自己一会儿要加多少汤。”
“味道有差别吗?”桃乐丝一边不慌不忙地低头掰着馍,一边问五飞。
“汤加得少的话,会全部渗到馍里去,称作‘干泡’。加得多的话,便叫作‘水围城’。你也可以不加太多,等到你吃完的时候,碗底还有一些汤可以让你喝,这个唤作‘一口汤’。”
“嘿!听起来不错,哥们,”狄奥把掰了一半的碗推到五飞的面前:“那你看看我这个能泡成什么?”
“嗯……”五飞托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大概是一碗泥石流吧……”
桃乐丝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可恶……”狄奥懊丧地把碗拿了回去。“你掰得太大啦,大小也不一致。”五飞指点他。
“外头车上的那堆东西回去要自己做吗?”桃乐丝问五飞。
“嗯,把它们都做熟就可以了。你要来帮忙吗?”
“我要我要!”狄奥吵着。
“就凭你那碗泥石流?”桃乐丝笑问。
“至少可以吃啊!”狄奥很不服气。
“哼,要是这个世界上真有神的话,我情愿用一百个你换一个好帮手,不用找零。比方说特洛华。”五飞也笑道。
“对对,就像特洛华那样的。”桃乐丝也附和。
“那我就把特洛华叫来吧。”狄奥拿出手机。“怎么?已停机。”
“问问别人。”桃乐丝也拿出手机:“我来帮你找。”
五飞望着他们叹了口气,继续往碗里掰着剩下的馍。
——三个人的馍已经掰完被烹调好端了上来,五飞面前的杏花村也已经下去了半瓶,而特洛华还是没有找到。
狄奥(叹气):“找不到啦……”
桃乐丝(败兴):“死哪去啦……”
五飞(微笑):“这下你们的阴谋破产啦……”
滴滴滴,手机响。
“喂?我是桃乐丝。”桃乐丝拿起手机:“啊?诺因?不知道,不知道……对,相关的资料在联合国地球总部,你得自己去查才行。啊,对了,诺因,你知道特洛华现在人在哪儿吗?我们有急事找不到他……什么?在你家?现在?......什么?他说他能过来?……我给你发个坐标吧,你让他到这儿来找我们,我让五飞去接他。……知道了,再见。”
“他在哪儿?在诺因家?”
“天知道。”桃乐丝没有再说下去,一仰脖喝干了杯中的饮料。

机场。
五飞自嘲地笑笑,抱紧了怀中卷成一团的军大衣。
随着引擎的轰鸣声,特洛华的身影出现在出站的人群中。
虽然是个很久不见的朋友,但是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五飞感到一种“不太陌生”的熟悉。
于是,五飞迎了上去。
特洛华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和黑西裤,正在抱着双臂拖着行李往外走。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五飞,特洛华的嘴唇喃喃地动了动,像是要问候他似的,但最后,只吐出了一个字:
“冷……”
而五飞能做的,除了无可奈何地笑笑,把手中的军大衣给他围上,相信也再没有其他的了吧?
于是,这帮人就占领了五飞的家,一边等待着春节的来临。
“嗯……”
桃乐丝坐起来,抓抓头发,才发现自己是看着电视睡着了。
她四处张望,狄奥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抓着半块点心。特洛华裹着军大衣蜷成了一团。电视屏幕上已经只剩下沙沙的雪花点。
五飞呢?五飞去了哪里?
桃乐丝双臂抱在胸前,被冻得直跳脚。她打算穿过院子回自己的屋子去。就当她推开屋门的一刹那——
“哇……”
下雪了。
桃乐丝正在灵魂出窍,突然看见五飞也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了,站在屋檐下,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言不发。一霎间,桃乐丝不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那个曾经白衣胜雪的男孩,现在虽然已经长成了大人,但他和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们不同。他的嘴角,还残留着少年时代所特有的一丝倔强……要是说,那个率性又孤独的五飞曾经到过自己的心里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和自己渐行渐远的五飞,又在哪里?白雪席卷天地,对面那个落寂的身影好像无比虚幻,无比遥远……五飞也发现了桃乐丝。他们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就隔着一座铺满白雪的庭院那样对望着……
半晌,五飞一言不发,回身进了自己的屋子。随着房门咣当一声关上,桃乐丝方才回了魂,连忙穿过中庭,想也没想地就冒着雪冲进了五飞的房间。
五飞靠在窗前,窗外的积雪反射进来的光似银月的光芒一般,把他身子的轮廓勾勒得无比鲜明。桃乐丝背后是两扇关上的门,她靠在上面,轻轻地喘着气,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五飞闯进他的屋里来,还有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
“你还没睡啊?”五飞很难得地冲她笑笑。
“呃……嗯……啊……”桃乐丝忙乱地用手脚比划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肢体语言,身体扭曲成夸张的形状。
“我说桃乐丝……我可不是火星人哎,拜托你用嘴说话好吗?”
“你……你不是也没睡吗?”
“我啊?……我……”
“睡不着吗?”
桃乐丝恢复了一丝理智,扯过一张凳子坐下。
五飞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把脸扭向窗外。
“睡不着的话,咱俩来聊聊好了。”
“聊什么啊……你快去睡吧,桃乐丝。”
“我看见你就睡不着了。”
“那就回屋躺在床上数数。”
“啊,我的五飞啊,你为什么一脸忧伤?是在想什么?钱?地位?还是女人?”
“忧伤……我有吗?”
五飞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
“你当然有,而且还是那种让本小姐看了之后怜惜不已,想要好好疼爱你的那种忧伤。”
“别说笑了,赶快回去睡觉吧。”
“别装得像个饱经沧桑的老头子似的。”
“饱经沧桑啊……我也是打过仗的人啊。”
“打仗……”
桃乐丝脑子中闪过一个让她浑身一惊的想法。
“难道……你是在想两年前的那第一场雪吗……”
五飞没有回应桃乐丝,只是把脸转向窗外喃喃自语:
“那场战争……让我学到了很多啊……”
窗外的雪依然静静地下着。
五飞和桃乐丝坐在屋子里,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再说一句话。
战争,宇宙空间的战争,大地上的战争。幸存下来的人们,被战火燃烧的人们,城市,废墟,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一点点的幸福,一辈子的痛苦。相遇的人,别离的人……
半晌,桃乐丝开口:
“我说五飞……你唯一无法放下的,就是妹兰吧?”
五飞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回过头来。
“妹兰在你的心中已经那么多年了,这个位子也该换人坐一坐了吧?”
“那么桃乐丝,你觉得这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比方说我啊。”
“别开玩笑。”
“我不开玩笑。我可以爱你,也可以被你爱。我会幸福,也能让你幸福。”
“你无法代替她。”
“本小姐不想代替她,我就是我。”
五飞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感谢与哀伤。
可最终他对桃乐丝说的却是:
“我们不应该让妹兰伤心,更不应该让卡多鲁伤心。”
桃乐丝只觉得胸中有一股什么炽热的感情在往上涌,一直涌到心口。
坏蛋。
你这个坏蛋!
桃乐丝跌跌撞撞地冲上前去,一把拦腰抱住了五飞。
“喂!桃乐丝,……快放开手。”
“不要动,求求你不要动……”
就这样,让我抱一下下就好……
这是我第一次抱你,也是我最后一次抱你……

“莉莉娜说她明天要来。”坐在沙发上的狄奥扭头对桃乐丝说道。
“嗯。”桃乐丝正在拧开一瓶可乐往肚里灌。
“她说卡多鲁会跟着来。”
桃乐丝喷了一地。
“咳咳……他怎么追到这儿来了?五飞!把他们挡在门外吧。”
“我不管,大过年的哪有不让客人上门的道理。”
“莉莉娜的嘴怎么这么松啊!”
“对不起,是我说的。”特洛华一脸无辜地回过头来:“你们怎么了?”
“哼!我早就该想到你们两个人穿一条裤子。”桃乐丝抱起胳膊坐在沙发上:“怎么了?我们吵架了!要分手了!现在你知道了?!”
“给他个机会嘛。”
“哼……”
“就是就是。他有钱,你有势,这么好的缘份到哪儿去找去?”狄奥也在一旁帮腔。
“少管闲事!”
第二天,五飞一大早就起来开始忙着做饭。他先是把面粉和上水发起来,然后拿了几个大锅开始煮肉,在等水烧开的这个功夫,他又忙着把买的海鲜分门别类,准备一会儿进行处理……
快到中午,桃乐丝才从屋里出来。她来到堂屋里,却只看见狄奥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打着哈欠。
“五飞和特洛华呢?”桃乐丝问他。
“在厨房里流汗呢。喔!桃乐丝,你穿的这是……”狄奥吹了声口哨:“不错么。”
桃乐丝脱下了这两天她一直穿的那件粉色棉袄,换上了一件高开衩的红色旗袍(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偷偷买的)。旗袍上用金线绣着一条大大的飞龙。她围着一件看上去很昂贵的皮草,踩着似乎同样价格不菲的高跟鞋,整体是一副妖艳又盛气凌人的造型,却无比地适合她。
只不过,这身完美无比的造型看上去却只有一个缺点:
好像有点冷……
“桃乐丝这身衣服很漂亮啊。”特洛华从屋外走进来。
“是不错。”五飞端着几个盘子也走了进来:“今天一上午都在处理那些食材,中午就随便吃点吧。”
“那当然,人家的男朋友今天要来了嘛。”狄奥嬉笑道。
“切,人家才不是特意穿给他看的呢!”桃乐丝一甩长发,抬起下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她是傲娇啊……)(是傲娇啊……)(傲娇啊……)五飞狄奥特洛华三个人满脸黑线,不约而同地想到。
“哈欠!”桃乐丝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种天气穿旗袍果然还是会冷啊……”桃乐丝流着鼻涕自语。
“喏,给你这个。”特洛华从军大衣里掏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被棉套裹着的反应炉形物体。(请参照飞越巅峰一……)
“这是什么……呜呀!超暖和的!”
“这是什么……噢啦!特洛华你在哪儿找着的?!”
“我屋里啊。”
“五飞,这是什么?”
“古董。棉套里头是一个有镂空龙形浮雕的铜制鎏金怀炉,里面能放几块燃烧的木炭,是旧历十八世纪的古董。”
“呼……这下子就不冷了。特洛华,谢谢你。”
“你应该谢我才对吧……”
午后,天空依然阴暗,间或飘着雪花。
“大家好啊~~”伴随着微笑,前世界女王,君临!
“喔,欢迎欢迎。”
“怎么只有你和桃乐丝?那俩人呢?”
“在厨房忙着做饭呢。”
“那你怎么不去帮忙?”
“他上午去了,但是听说不到十五分钟就被五飞一脚从窗户踹出来了。”
“啊哈哈哈哈……”莉莉娜汗,心说:我可以想象……
“桃乐丝……”卡多鲁怯生生地从莉莉娜背后探出头来。
“哼!”桃乐丝扭过头去,把卡多鲁无视掉了。
“怎……怎么这样……”卡多鲁都快哭出来了。
“好啦好啦,我说,你就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吗。”莉莉娜很无奈地给他们打圆场。
“桃乐丝,请你听听我的话嘛!”
“哼……”桃乐丝瞟了卡多鲁一眼。
“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虽然我不知道怎么令你回心转意,但是我很想你!想要见你!”
“喔~~,你以为见了面我就会听你的花言巧语嘛。”
“你不想听的话,我就不说。但是我所说的话决不是花言巧语!是真心的!”
“哼,话倒是说得真好听。”
“是因为要先见到你!才能够对你说这些话!”
“就那么想我吗?”
“我当然想你了!”
“是~~吗?不知道那个从我面前跑掉的人是谁呢。”
“那是因为有些话我不能对你说啊!”
“那现在来找我是想说什么?”
“想请你原谅。”
“想把那时不能说的话说出来吗?”
“不,只是想告诉你我以后再也不会从你面前逃跑。”
“只是这些的话我也不会原谅你啊。”
“以后你想作的,我一定不干涉,你想知道的,我一定毫不隐瞒。我有什么苦衷,我一定马上告诉你,你在哪里,我一定马上跟去。你发的火,我要忍得,你买东西,我要等得。大小日子,我要记得,你对我的爱情,我要感恩戴德。”
“此话当真?”
“诚然不假。”
“我去那里你都会跟吗?”
“当然!”
“我想干什么你都会由着我吗?”
“毫无异议!”
“要是我夜里寂寞了,你会来陪我吗?”
“召之即来!”
“我要是在喜马拉雅山顶给你打电话要你去接我呢?”
“马上去接!”
“给我带热气腾腾的大杂煮。”
“带一座山那么多!”
“我想在家里听Beatles的演唱会。”
“马上去请!”
“但列侬已经死了。”
“我代他为你唱!”
“是吗?那么……”桃乐丝看了一眼外头阴云密布的天空:“我要这灰色的天空,马上出现彩虹。”
“那个……可不好办啊。”卡多鲁犯难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会魔法!”
“喂,喂!你要干什么?喂,等……”
卡多鲁把脸凑上前去,不由分说地吻了桃乐丝。
“喔。”by莉莉娜。
“喔。”by狄奥。
“求求你,桃乐丝,回到我身边吧。”
“……好吧,我就原谅你了。”
“哇!太好了!”卡多鲁一把把桃乐丝抱了起来,忘情地旋转着。
“喂!你在干什么?笨蛋!停……”

“唉……”莉莉娜靠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叹气。
今天已经是大年三十的下午,到处都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只有莉莉娜一个人觉得孤单。
就像那吹透骨髓的寒风……
莉莉娜回头望望屋里,五飞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点心,特洛华在沉默地吃着点心,狄奥在专心致志地吃着点心,卡多鲁和桃乐丝在互相喂对方吃点心。
“我是个背后……有呼呼的北风在吹的女人啊……”莉莉娜不由得这样想。
明明有跟希罗通过电话的,但是这几天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了。
“希罗……”莉莉娜在心里默默地呼唤着。
天色将晚,细雪纷飞,正是家家户户辞旧岁,老老少少迎新春。卡多鲁换上了一身暗青色的唐装,上面还用金线绣着龙纹,那是桃乐丝早就给他买好的衣服。五飞叫上大家,准备开始抄家伙包饺子了,但是希罗还是没有出现。
“莉莉娜,来一下。”
“嗯?”桃乐丝要干什么?
片刻,莉莉娜换上了桃乐丝这几天穿的那件衣服,出现在大家面前。
“喔……”大家的反应都是发自内心的。
五飞(指):“小媳妇!”
狄奥(嬉笑):“小娘子!”
特洛华(面无表情):“小春丽!”
莉莉娜(汗):“喂喂……”
话音未落,院子里就传来大门被什么撞开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就从堂屋的门口滚了进来。
“来者何人?”五飞一个倒翻横飞了出去,稳稳地落在不速之客的面前。
“队长!别开枪!是我。”
“哦,是你小子……不对,欢迎你来。”五飞赶忙把对方搀了起来。
“来来,你们看谁来了?”
“希罗?!”所有人的下巴一齐掉到了地上。
希罗站起身来,只见他风尘仆仆,满脸是土。他身穿浑身是土老棉袄,下着四处开洞破棉裤,外套破烂溜丢羊毛坎肩,头缠簇新洁白羊肚手巾,端地是英俊潇傻,玉树临疯。
“你怎么搞成这样?”特洛华先开口。
“我来晚了,没有交通工具,就搭了个车。赶车的老大爷看我穿得少,就送了我这身衣服。”
“你搭的什么车?”
“驴车。不说这个,我给你们带了一点东西。”
希罗拿出一个书包:
“五飞,给你这把传说中的菜刀。”
“卡多鲁,给你喝下去就会发挥出潜在能力的超神水。噢?桃乐丝也在啊?那还是给她好了。”
“特洛华,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改造手枪白银Hellsing 454 casull和黑钢Jackal。”
“狄奥,给你这个被巫毒之子诅咒过的护身符。”
狄奥(黑线):“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些东西?”
“世界各地。莉莉娜,给你这个。”那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这个是……哇!”
那盒子里是一个足有四十克拉重的大钻戒。
此时,希罗单膝跪地,拉起莉莉娜的一只手:
“嫁给我吧,莉莉娜。”
屋子里沉默了半晌:
“喔——————————————!!!”
“希罗,GJ!”
“纯爷们!纯的!”
“我要向你学习!”
“你们别吵!人家莉莉娜还没答应他呢!”
莉莉娜羞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好,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啊,走啦走啦,大家出去放炮了。”
莉莉娜一把抄起五飞放在沙发旁边的鞭炮,红着脸冲出了大门。
“莉莉娜,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也要放鞭炮!”
“莉莉娜你就答应他呗。”
“喂等等我们……卡多鲁你快点!”
“我说饺子还没包完呢……”
大家一拥而出,在他们身后留下的,是一串串的笑声。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之中,只有电视机在发出声音。
所有的门也都敞开着。
沙发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大堆没有吃完的零食。
不过这些都没关系!
因为,有人会回来的……


祝所有的OZer们都春节快乐!!!

祝全天下所有的有情人们都终成眷属!!!




                               电光蜘蛛华&无我梦中
                                        A.C.199.2.14.





^q^………………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8
帖子 4212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10-3-29 10:53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开头以为无我转文党了

然后直拖鼠标是惊艳的插图


图文+2UP





我是你爸爸!
顶部
zlzlp

消失了


UID 1553
积分 1996
帖子 2543
气力 102
河蟹 61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0-3-29 11:0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太 太H了 桃乐丝原来是痴女啊

顶部
operationzero

维多利亚看门人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63
积分 4540
帖子 1496
气力 102
河蟹 40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3-29 19: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虽然很平行,但是非常欢乐。
如果这堆人都这么“开窍”的话,世界就乱套了~~
PS:无我,你应该画穿着各种中式棉袄的一群的集体图啊~~~





策马千里路 独身月明中
顶部
minirain (小雨點)

擁有存不了錢的體質…


  写作原创LV2   Wing Zero  
UID 3680
积分 3937
帖子 1556
气力 102
河蟹 97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0-3-29 19:4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啊哈,me可是被众多的chinese girl们围绕着呢,并且还约好了要给she们telephone call呢

這就是回老家結婚的故事??很歡樂嘛~
我怎麼突然有…
五飛跟桃樂絲可能更相襯…這種感覺…

要畫五飛被「騷擾」…無我辛苦你了

顶部
无我梦中

JOJO大坑深似海一跳回到解放前 ...


  美术原创LV2   Wing Zero   ♀自曝章  
UID 107
积分 7191
帖子 6365
气力 101
河蟹 133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0-3-29 21:54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集体他唐装……蜘蛛华也要求了我就是在逃避这个啊
反而是被骚扰的五飞我到是画的很HIGH……





^q^………………
顶部
tulanto



UID 1104
积分 1965
帖子 201
气力 102
河蟹 33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10-3-29 21:59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说到揪裤子,往上提和往下拉都有非常好的效果,GJ


一片叶子落到地上之前会击中十个恋爱的青年……击中G小队、击中大伙……
满满的年味也好赞


話說,辫子男的Chinglish太…太销魂了….

[ 本帖最后由 tulanto 于 2010-3-29 22:02 编辑 ]





戰爭獻給天使 安息獻給戰士

鋼彈工作室
阿瓦隆的小島
顶部
Hilda (希ちゃん)

碧い兔


  写作原创LV1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自曝章   萌声祭  
UID 258
积分 8563
帖子 9877
气力 104
河蟹 599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0-3-30 17:4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Hild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Hilda 交谈
长文要花点时间来看
但是直接拖到下面的插图
顿时喷了

这两只配对真新鲜啊 有种天下大乱的感觉啊。。。





あ         () ()          う         
お 碧  =(     )=  兔 さ     “Carpe Diem 及时行乐。”   (৴Ố_Ố.)৴⁔❀
い          (o)          ぎ
顶部
电光蜘蛛华



UID 11521
积分 963
帖子 295
气力 102
河蟹 36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0-3-30 18:2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operationzero 于 2010-3-29 19:18 发表
虽然很平行,但是非常欢乐。
如果这堆人都这么“开窍”的话,世界就乱套了~~
PS:无我,你应该画穿着各种中式棉袄的一群的集体图啊~~~

我有预感这会成为我的又一个怨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riday   2010-3-30 18:25  EXP  +25   文党薪酬
Friday   2010-3-30 18:25  BP  +20   文党薪酬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19 12: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