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这篇AOZ小说的设定对吗?
gmaxwell




UID 25858
积分 9
帖子 7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10-20 08:3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篇AOZ小说的设定对吗?

前几年网络上流传的一部小说,叫做《AOZ 荣耀的航迹》,感觉好怪的,居然写朗德贝尔是泰坦斯分出来的。      


下面放个片段节选~

过了将近一个月,格里普斯2号那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古斯塔夫,看来尼留斯完全理解了我们的想法了。”



  春舞对自己的天才说服力很有自信,除此之外,他也有些麻痹大意了。



  “乌拉和我想得一样,据说尼留斯最近显得很开心,经常到城里看电影。”



  乌拉就是联邦军老兵,吉姆驾驶员乌拉,春舞到底还是留了一手。为了以防万一,在泰坦斯留了乌拉、非洲菊,贝宁,飞来石四个亲信,探听情报。



  “嗯,还不知道勒。”古斯塔夫就没这么自信了,他知道泰坦斯搞肃清时,哈罗塔贝露、尼留斯都是用些地球联邦军所不齿的肮脏手段。照古斯塔夫看来,哈罗塔贝露和尼留斯都不是联邦军军人家庭出身,作为底层出身,想出位什么都干得出来,所以泰坦斯成员经常可能会用军人所不齿的手段。



  古斯塔夫看得很准,尼留斯和哈罗塔贝露早就在暗中摩拳擦掌了。



  “要把他们一网打尽,直接动手太招眼,要干得彻底,但又不能惹出什么风波。哈罗塔贝露你怎么想?”



  “首先要把他们留在队里的四颗‘钉子’给拔掉,这事就让队里人干好了,这事要做的秘密,如果露了半点风声,月神2号那边就会有防备了。要收受他们还得另外找个地方。”



  “你就放手去干吧,我来为你撑腰。”



  没几天,哈罗塔贝露就把那四个“钉子”叫来了。



  “现在急需一批MS,我已经派人到月球去办交涉了,你们只要去领货就可以,这笔订单大概有12架。”



  哈罗塔贝露这招很厉害,泰坦斯的MS生产一直是月球方布朗那边补给的,隔三差五的会派人去取货。



  “哈罗塔贝露先生也去吗?”



  “嗯,我也去。”



  四个人一点没有怀疑。



  春舞特意安插的四个间隙就这么被骗到了方布朗,领到了货,由军方补贴里出资,请四个人去军官酒吧喝酒。

  “好吃好喝。”



  哈罗塔贝露带来了队里的几个妹子很殷勤地劝酒夹菜,左一杯、右一杯就把他们全干得神志不清了。哈罗塔贝露的阴谋终于付诸实施了。



  这时——古斯塔夫和春舞正在边境2号做模拟驾驶,突然一阵悲鸣传进古斯塔夫的耳朵,“我好像听见一阵奇怪的叫声。”



  “你玩多了。”春舞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当方布朗的四个奸细将醉未醉的时候,一队带着突击步枪的泰坦斯队员已经悄悄进入了酒吧,领头的就是亚赞,他有个外号叫“屠夫亚赞”。这个人嗜血如命,他不光喜欢用MS杀人,现实中MS射击活人也是他的一桩嗜好。尼留斯在策划暗杀队员时,总是要用这个杀人狂的。



  这时,刚来藩邸的哈罗塔贝露,还没喝几杯,就被武官请了出去。



  “麻烦你到旁边来一下。”



  “好的。”



  哈罗塔贝露很轻快的站了起来,走进了隔壁的房间。埋伏的亚赞一堆人知道哈罗塔贝露走出房间时,那就是动手的暗号。十几个人一块涌进房间,四个半醉的人那里对付的了这帮杀手,一轮齐射就成了枪下的冤鬼。



  亚赞这个虐待狂,叫人对尸体不听的射击,直到打成筛子还不停手。到最后作为女性的哈罗塔贝露都看不下去了,说:“住手。”亚赞这才停下来,不过手停下来,脚还没停下来,他拼命用脚踢已经气绝的乌拉的脸。不过乌拉突然“诈尸”了,他随着亚赞的踢他的节奏站了起来,“它”迅速的按了身上的某个装备,又慢慢倒下了,彻底变成了死尸。



  说些余谈,不久之后,泰坦斯在格里普斯战役被彻底击溃。亚赞居然打扮成一个老百姓,跑到side1香格里拉,后来知道奥古的军舰阿伽马入港,自称“姚渣”,带领了一群当地的留守少年,妄想夺取Z高达,但最终计划失败了。



  话接上文——



  对于冯布朗发生的事件,泰坦斯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彻底。在边境2号的春舞、古斯塔夫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半个月之后,UC0087年十一月尼留斯以泰坦斯长官的身份,向春舞发出了一份招待状。



  招待状是由尼留斯内部邮箱发送的,内容大致为:“好就没有听见您的侃侃而谈了,十分想念。请驾临寒舍,听听您的高见。”



  春舞很爽快地答应了,说马上就去。



  古斯塔夫拦住了他:“不去为妙。”



  “什么呀?那小子正直的很。”春舞认为尼留斯很崇拜身为加布罗参谋的自己。



  “春舞,你认为尼留斯是什么人啊?他根本没有军人应有的气节和正义,他就是出生在一个没有关爱,生存空间狭窄的木星商船上。”



  “他不懂地球政治,当然想朝我请教了,没准我还能要点军资过来。”



  “那。。。。。 ,你就带几个护卫去好了。”



  “我可是加布罗的作战参谋啊,同时也是NEWTYPE L3级别的驾驶员 。”



  春舞不光是个作战参谋,同时是L3级别的NT,第六感的预测能力很强。但是这也给他造成了不幸,他不但对自己的战术学问有自信,对自己的预测能力也非常也感到骄傲。



  尼留斯宴客的场所是在格里普斯的军官特设招待所,虽然是招待所,但是规模宽大豪华,绝对不比有实力酒吧歌舞伎厅差。



  春舞在这里见到了很多加布罗的旧识,大家聊起在一年战争时期的往事,于是左一杯、右一杯的捉对猛灌。



  到了春舞辞去时,已过了标准时间晚上十点。等春舞进入自动驾驶接待专车,并驶向宇宙港,尼留斯将哈罗塔贝露找来:“准备好了吗?”



  哈罗塔贝露默默点了点头。



  春舞为了醒醒酒,特意开着车窗,左手拿着军官证,右臂撑在车窗上。



  格里普斯已经入夜,夜静更深,满月高挂,只见前面黑黝黝的一团,那就是宇宙港前的人工山了。



  春舞驶过大桥桥时,哼起了小调,一过桥,左边就是大片的草地。右面的房子最近刚有人用电筒照明,春舞醉眼朦胧,没有注意到破房子上的窗户被人微微撑开了。



  当春舞的车从破屋前驶过时,从窗内伸出三枝突击步枪。



  小調嘎然而止,车被打爆了车胎撞在路边桥基上,安全气囊全部都爆了。



    一发残弹穿过右肩刺进了咽喉,子弹的贯穿力很大,春舞的身体几乎直接被打穿了。



  春舞这时彻底酒醒了,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杀手,心中暗算有几个敌人。





  他慢慢地将腰中枪袋的手枪拔了出来,这时亚赞悄悄地来到了他身后,准备动手。这时一个叫本杰明的人站了出来,这人过去是春舞的副官,现在成为了泰坦斯的正式队员。



  “亚赞先生,你还是把这个任务让给我把,我想做些成绩。”



  话音刚落,本杰明的走了过去,劈头盖脑地朝自己老长官的头开了两枪,一发正中肩头,就听到春舞骨头被砍断的声音,春舞已然变成了一个血人。但他开始用意识流反击了,只见他右手一抬,一发盲射,本杰明“哇”了一声就倒下了,只见他面门的鼻梁上方两眼中间被春舞的子弹打穿了一个直径10MM左右的洞。



  春舞终于面不改色的慢慢倒下了,嘴巴里还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亚赞也走了过来,走进一看,春舞终于断气了。这时哈罗塔贝露的终于现身了,拍拍亚赞问:“死了吧?”语气里没有半点生气。



  “是。”



  “干的不错,那他当成诱饵,吸引边境2号里面的几个人出来。”



  亚赞又朝春舞身体补了一枪,春舞这次再也没动弹。哈罗塔贝露指挥她的“流浪的荷兰人”大队全队出击,将春舞的穿梭机丢弃到L3,并让他在向附近发出求救信号。这时没有米加杰弗里子的影响,这个求救信号很快就被卫星公社锁定接收了,并根据识别传给了边境基地2号朗德贝尔总部。虽说L3以前也经过了一场恶战,但这片星海现在还是很平静的,远远的望去,天边挂着一轮满月,月亮中一艘穿梭机正在因自身质量缓慢向前飘动。



  埋伏在战舰残害以及废弃陨石工厂的泰坦斯队员总共有四十多架MS,哈罗塔贝露动员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暗杀春舞,而是要为另外一场屠杀做准备。这么大的规模,自从追踪阿伽马事件以来,还从未有过。



  他们被自己的舰长安排到附近各处航线的观察点,有的躲在伪装陨石内,或是战舰残骸内。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准备袭击前来探索的朗德贝尔队员,不,说袭击不如说意图全歼更合适。



  不一会,周围就恢复了宁静。卫星公社的巡查机很快发现了春舞的穿梭机,但他们知道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加布罗参谋时,吓了一跳。赶忙联系朗德贝尔大本营。



  这时,在边境2号朗德贝尔大本营值班的机师只有七个人,其中就有古斯塔夫。



  “怎么办?”科洛问道。“对手都是老相识,大概这件事能够和平解决吧?”



  “科洛君,别作梦了,这次只能杀进去了。”



  开口搭腔的是弗洛二德,他MS使的光束冲锋步枪,据说他的宇宙战近身战水平比号称吉恩公国驾驶技术“第一”强尼莱汀都高明。



  “但是,我们只有七个人。”



  “七个人不少了,说不定春舞的遗体拉不回来,我们七个人还要在那里挺尸哪!七个人都拼光了战斗才算结束。”



  话音刚落,二德就到更衣间把战斗服拿了出来。



  “干吗?这是干什么?”



  倚在房柱的古斯塔夫终于开口了。



  “拚命啊!”



  “你住手,听卫星公社的口气,对手至少有十艘舰船,四、五十个MS在那里埋伏,七个人去找他们拼命,就是羊入虎口,一去无回。我们还开着泰坦斯的机体去拚命,肯定会被后人所耻笑。既然是找死,那就死的潇洒一点。”



  “好。”大家同声回答,说着就叫整备师改变了识别信号,所有的机体都统一改成白色涂装,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没准备。他们为了搬运春舞的穿梭机,还带了3架有自动驾驶功能穿梭机。当一行人驶过鲁姆战役的残骸,米加杰夫离子变淡了,满月清辉,周围星域的一年战争时期的战争残骸看得一清二楚,10km内观察器能把周遭额细节看得清清楚楚。



  “今天是个杀人的好天气。”



  马大宝说道,不过因为他却因为紧张的气氛,说话的时候牙齿都感觉有点发抖了。一旁的从流浪的荷兰人大队脱队的女队士拉尼娅点了点头。“我从泰坦斯刚成立就加入了,到现在还没有见过7个MS和一个舰队干过。”



  古斯塔夫一路上一直没说话,他回忆起春舞那口若悬河的样子,自称能到宇宙搞点事出来的风云人物,结局却是被人拿尸体做诱饵,他死了还要给自己这么多麻烦事。闭上眼睛,春舞自信满满的样子又浮在眼前,就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甚至令人想发笑。



  一行人很快到达信号所在地的L3空域,这片地方刚好也是格里普斯到月球的航线必经之地。



  刚刚目测到穿梭机,就看见了里面漂浮着被扔在那里的春舞的尸体。



  “把他放进穿梭机里去吧。”



  古斯塔夫的话音刚落,四面八方就相起了机动战士喷嘴的启动声。



  “别管穿梭机了,杀出去。”



  古斯塔夫边说边打开机枪保险向一旁的陨石疯狂的射击,里面藏着的泰坦斯镇暴性吉姆被瞬间打成瘫痪。



  他马上命令二德和格鲁特对付正面的敌人,古斯塔夫和奥德对付东面,科洛和马大宝,拉尼娅对付西面的。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他们马上被数架汉莫拉比给分割拆散了。



  萨利拉尼娅在战团的末端,被敌人包围,她的机体是高速型海兹尔高达,战斗一开始就被高扎古队集中以对MS导弹攻击,遭到十余弹重创,只能依靠一颗陨石来还击,被赶上来的敌人用机关枪近距离打成筛子。



 二德在正面的奋战最为突出,他所驾驶的MKII近战型和敌人的死斗之惨烈,大概可以在格里普斯战役中无出其右。当第一轮飞弹袭来之时,他钻入了一片废弃的陨石工厂,MS左手握光束刃,右手使用榴弹发射器改为闪光弹发射机,借着米加杰弗里子的干扰,和不断涌来的三人一组敌人小队进行近战搏斗。终于,他的身边充满了MS的残骸,堆满的零件让他施展不开身手,被赶上来的汉莫拉比队的电网锁定住,同时十几架机体同时进攻他的机体,终于将机体核熔炉引爆,整体结构打散。他的尸体被扔在方布朗到格拉纳达的航路上,居然没人敢收尸!发生的第二天,据说有参加过一年战争的基恩共和国运输船船长路过这里,看到二德尸体身中二十余创,但是面色平静,好像是在享受战斗而战死的人。



  格鲁特是地球欧洲区土生土长的玩家,他的驾驶技术很好,自创战术动作也多,在泰坦斯里有“编程家OS格鲁特”的别称。但是在这天的生死搏斗中,他使用的高扎古手中的扎古机枪在射击中卡壳,他正要拔出光束刀进行近身战,很不巧MS被敌人捕捉住,整只手被光束刀砍掉了。他还要继续火神炮搏斗。但高速袭来的汉莫拉比队的集火将他打得面目全非。



  UC0088,格拉纳达宇宙奇闻公众号进行了一次连载,取名“那些泰坦斯”。其中一篇就是记载L3这次生死搏斗,当时L3有个废弃的矿场,里面有个值班的工程师,他拿着工程用高速记录仪开着矿场的人形机跑到了战场的边缘。他目睹了战斗的全过程,距他说,战斗结束后,航路上到处是MS的零件。



  古斯塔夫死里逃生了。



  他和科洛、奥德、马大宝西面杀开了一条血路,逃到了月神2号,随后奥古发动了格里普斯战役。



  UC0087年底,尼留斯的舰队在泰坦之门被亚古捷斯和奥古击溃,想在格里普斯重新集结部队,当他的军舰在哈罗塔贝露护卫下一路艰辛的赶到格里普斯之后,被前文夺取MKII的奥古部队使用战略武器太阳炮攻击了。他的部队正好在射线上,哈罗塔贝露和尼留斯当场毙命,他的流浪的荷兰人大队也从此销声匿迹。L3这场生死搏斗是泰坦斯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但是不到一个月,当初的败者就漂亮地报了仇了。



  古斯塔夫继续维持朗德贝尔的建制,在第一次新基恩战争中,因为保存实力避战被降职,不久就退休成职业玩家了,只能MS fighter宇宙服务器的排行榜上才能见到他的身影。马大宝后来成了朗德贝尔的士官,一直到第二次新基恩战争战死于夏亚的枪下。

顶部
hikarihikari (QJID算个球)



  AE工程师   ♂自曝章   小黑屋Lv.1  
UID 58
积分 6772
帖子 5928
气力 103
河蟹 -16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7-10-20 16:4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朗德贝尔是泰坦斯分出来的说法肯定不对,但从性质上绝对以相对温和的模式对泰坦斯的继承
格里普斯后期和第一次新吉恩战争随着AXIS的回归及各地残党的响应恰恰说明了泰坦斯这种组织形式对联邦政府的必要性,只是从政治上名声已经搞臭了,加上两次纷争后月球系为首的宇宙移民政治势力抬头,需要换张皮

顶部
gmaxwell




UID 25858
积分 9
帖子 7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10-21 03:5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找到这个前篇 朗德贝尔的建立

MKII抢夺事件出现后不久,参谋春舞在队里的人缘变得非常好。



  之前,尼留斯如果知道队员有违纪行为,大约只会说两个字:“处决。”



  正因为尼留斯、哈罗塔贝露实行如此毫无人道的统治方式,自从泰坦斯成立以来,他们成功统治了各地前来参加组织的亡命之徒。可是自从春舞加入泰坦斯以来,尼留斯再要说杀人,旁边的参谋会来劝解:“算了算了。”因为春舞这句话保住小命的队员,不在少数,春舞的崇拜者也越来越多。这种慈悲行动当然是春舞的性格使然,但这也可以认为他的计划之内的,在泰坦斯里培植自己的势力。



  哈罗塔贝露从一开始就冷眼旁观春舞这种“挖墙脚”行为,但是到了UC0087年,春舞的行动终于到了他忍无可忍的露骨地步。



  春舞推说为了追查奥古动向,放下队里的队务不管,单身到side3的基恩共和国,并趁着这趟机会,和各地的新类型人组织频繁见面,巩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其中最让人觉得可疑的就是他居然可以和联邦军第5舰队建立了亲密关系,有人看见他的穿梭机进出过月神二号,还有人说他还跟阿纳海姆的人不清不楚,似乎已经得到了部分资金,正在订购MS。这在冯布朗成了公开的秘密。



  “那人迟早变成布拉度,总有一天,他要拉出去一批人,去奥古。”



  哈罗塔贝露对尼留斯这么说,尼留斯早就注意到布拉度和春舞都是士官学校毕业,眼角露出的高傲眼神更是有几分神似。



  “那就好好查一查,最好在他还没有闹事之前,悄悄地的把给做了。”



  “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春舞和我同等级别,树大招风,我以前听到这话的时候,还以为是别人造谣哪!所以一直隐瞒到现在。”



  “你我之间,何必这么客套,你的位置他人取代不了。”



  尼留斯微微朝哈罗塔贝露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除了哈罗塔贝露,不会有第三个人看见。



  春舞当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也感觉到了渐渐逼近的危险。



  他倒不是警惕性太低,他和尼留斯的心腹乌拉将心里的怀疑都说了,并要求乌拉告诉他尼留斯的动向。他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尼留斯准备动手,他肯定先把尼留斯放倒。



  但是春舞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虎穴哪?主要他认为还没到离开泰坦斯的时机。



  MKII抢夺事件一结束,盟友古斯塔夫就一直支持他脱离泰坦斯,他才真正决心离开泰坦斯。春舞这样做事犹豫不决的高级参谋人员,一定要古斯塔夫这样豪放的屌丝在后面推他一把。



  古斯塔夫觉得春舞最近很奇怪,就在UC0086 二月的二月二十五日这天,请他到格里普斯居住区喝酒,酒过三巡,他突然向春舞提问:“春舞先生,你现在考虑什么。”



  春舞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其实他早就有所行动了。最近他刚和联邦就第5舰队商量要搞一个“朗德贝尔”独立部队。这个组织的看名字就知道是归属于殖民卫星的独立民间部队,所以一定要秘密组建,对外说斡旋的是个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L3市长和冯布朗财阀投资,没有露出半点他们的后台是奥古,他们小团体的运营经费也是从冯布朗的奥古秘密组织支出的。但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怎样逃离纪律如铁的泰坦斯。



  春舞考虑再三,还是将这个心里的秘密告诉了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听完春舞的话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是这件事,说实话哈罗塔贝露已经开始行动了,什么秘密都瞒不过她这只母狗敏锐的嗅觉。先下手为强,还不如堂堂正正说清楚,离开这个鬼地方。”



  “原来如此,壮士本色,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这么想,与其耍小聪明,还不如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算了,弄不好这样做反而会出乎他们的意料,打他一个措手不急。”



  “明白了,古斯塔夫那你准备怎么办?准备跟着我们一块撤吗。”



  “当然。”古斯塔夫平静的回答,一听到古斯塔夫这话,春舞马上露出了笑容,情不自禁地击节称快。



  “说得好!只有你跟着一起干,我才敢下决心干这一番回天动地的大事业。我记着你的好。”



  “哪里,别给我带高帽子了。”



  古斯塔夫微微一笑,又寒暄了几句,春舞就离开了。等春舞一走,古斯塔夫就对着视频大叫:“路易斯,今后我终于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跟你在一起啦!”



  这是古斯塔夫的心里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春舞脱离泰坦斯,古斯塔夫在MKII抢夺事件中受得伤起了很大作用。





   根据公转计算,阿克西斯要进入地球圈了,事实上就在几个月以后的UC0087六月,阿克西斯正式泰坦斯接触,而且双方缔结了盟约。春舞一看这是个脱离泰坦斯好借口,所以有天叫上古斯塔夫到七条醒井的尼留斯的下处,拜访哈罗塔贝露和尼留斯。



  春舞说起脱离泰坦斯时候语气平静,内容却是口若悬河。



  “我和我的同仁仍然是联邦军的身份,联邦军是不会同意0083年后泰坦斯单方面擅自与阿克西斯结盟的,所以出于政治立场,我打算另外组织一个独立部队。这绝对不是脱队,只不过是暂时的分开。您可以看作是泰坦斯的另外一个分支。虽然我们和月球有关系,但是我们会把和泰坦斯的关系做到绝对保密,如果有战事,我们会成为泰坦斯的盟军。”



  尼留斯的心里跟明镜一般,春舞的话都是诡辩,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哈罗塔贝露已经忍不住了,涨红了脸拉开架势准备开骂。尼留斯用手示意,止住了她,转身朝着古斯塔夫说:“你怎么想?”



  “我吗,说实话对打打杀杀厌倦了,完了。”



  “噢,一路顺风。”



  尼留斯心里早就打好主意了,话变得非常少。



  脱离泰坦斯加入朗德贝尔的一共十五人,到了七月十日,他们正式迁入L3的卫戍部队。到了八月八日他们在L3的边境陨石区接纳了过去的边境基地2号。他们这个组织是得到加布罗总部的许可,在基地的主门上清清楚楚地染着Londo Bell和地球联邦军的标志。



  春舞是个有经营才能的人,到处奔走,筹集了一大笔经费。

顶部
gmaxwell




UID 25858
积分 9
帖子 7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10-21 04:0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春舞很快就在黑猫公会内集中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一起集结在位于北美佛罗里达州的联邦军发射场。

这批人就是后来被称为泰坦斯中的黑猫派,他们在联邦机师群体里属于一个非常有特色的集团。在UC0084年深秋的一个夜晚,这一干人乘坐军用穿梭机离开了地球,春舞和古斯塔夫为首,加上春舞的同僚吉姆驾驶员乌拉,非洲菊、马大宝、飞来石、佛洛二德、贝宁君,一共八个人。这些人都是超凡拔群的MS驾驶高手,在MS fighter各大服务器战力排名都在500名以内,但是

三年以后,这里一半人都化作了宇宙中的星辰。

春舞一到格利普斯,就让其他人找临时公寓住下,自己亲自到泰坦斯驻屯舰队“雅典娜”的本营,去和尼留斯以及哈罗塔贝露交涉。

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他们很快就受到了破格的待遇。尼留斯对这些“地球来的野路子机师”礼遇有加,水平甚至超过了对他们对自己从泰坦斯训练班带来的几个科班队员的待遇。

首先,春舞被任命为舰队参谋,级别上和MS战术总指挥哈罗塔贝露一样,并兼任驻屯旅团长,军衔少将。古斯塔夫官拜一级机师,军衔少尉。乌拉,非洲菊成了小队长,剩下的马大宝、飞来石、佛洛二德、贝宁君才当了官衔少尉。

之后古斯塔夫在剿灭达拉斯舰队余党的战斗中奋勇作战,打出了自己的名气。到了0084年末他又接受命令,在搜捕阿巴瓦空海域的基恩残党时,更是杀人不眨眼。

他们以黑猫派团体为首的五个人组成了特别搜查队,每天在阿巴瓦空海域巡逻。有天夜里古斯塔夫和飞来石两个人的穿梭机单独巡逻,他们带了一个监控机器人,随时测试宙域中的米加杰弗离子浓度。一行人先从上次大战的舰队残骸着手,一搜一搜军舰残骸的查,不知不觉就到了多洛斯的残骸。

到了多洛斯残骸,就见前面米加杰弗离子浓度开始升高。后来才知道共有五个MS埋伏在残骸附近,巡洋舰在残骸背面一直释放离子,商量好以照明弹为号,准备一起动手,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古斯塔夫对穿梭机打开了自动驾驶,自己和飞来石钻入已经整备好的两架RMS-106高扎古内。做好了出击准备的同时,向母舰发出发现目标的信号。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容得古斯塔夫缓过神来,这帮人蹿了几下就到了穿梭机面前,使用实弹大口径武器攻击,古斯塔夫下意识的将RMS-106的喷嘴加大功率从穿梭机中直接弹射而出,紧接着飞来石的RMS-106高扎古也弹射而出,接着穿梭机在自动驾驶状态继续行驶了一会儿,被一枚对舰飞弹直接命中。这些动作都是NEW TYPE在宇宙中自然能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已经做出了对应的MS操作。

缓过神来的时候,有个对手驾驶着高机动型MS06扎古已经在他面前使用120mm扎古机枪扫射了。古斯塔夫加大功率以多洛斯内的MS残骸为防御盾,瞬间控制机体完成了对MS06的近身操作。接着对方被他一个加速撞击破坏了平衡状态,同时120mm扎古机枪改的实弹全宣泄在扎古的头部上。

“什么人?”

他边说边使用机体识别系统观察情况。

眼前的情况是敌众我寡。

那飞来石已经和另外三个人交上了手,忙得手忙脚乱。站在古斯塔夫面前的对手是个没有盾身材瘦削的无识别信号的高个子MS,一看就知道这不是量产型机体,应该是这几个人的头头。其实古斯塔夫完全不知,这个机体就是卡多上尉从特林顿基地里夺走的RX78-GP02,在0083年后关于GP系列的资料被完全毁灭,泰坦斯的机体自然没有识别信号。只见GP02从身上掏出一把光束长刀,准备打开机动装备朝他逼过来。

古斯塔夫打开近距离通信“请报上名来,你不知道我是贾米托夫准将麾下的泰坦斯的吗?”

古斯塔夫知道普通的基恩残党,听见这个名号十之八九就会吓得抱头鼠窜,可是这次对手却与众不同,并对面没有回话,光剑依旧程攻击状态。

“别逼我动手,只要你说番号和所属就可以随时缴械,没有生命危险。”

事实上,古斯塔夫连光束刀都没拔,他和那些滥杀无辜的泰坦斯其他队员不一样。这大概是受春舞的影响,加上古斯塔夫本来也是个好脾气。

僵持了一会儿,对手冲了过来。

“哎呀!”

GP02使出最大功率从正面杀来,古斯塔夫用右侧喷嘴做了一个微微倾斜的近战动作,买了个破绽,顺势打开RMS-06的防撞击盾。换了一个撞击面,就撞飞了对方的直击。接下来顺势抓住对方的脚,使用最大功率一甩,让对方撞到了多洛斯残骸内部。

GP02慌乱中失去自己的大功率光束军刀,只能用头部的火神炮和脚部加装的导弹还击。轻松躲开导弹后,古斯塔夫又对着GP02高达头部使用120MM机枪一阵攻击。在对手失去了所有武器的,RMS-06拔出光剑对准了GP02的驾驶舱。但飞来石却被另外三人击败了。RMS-06被缴械后被三架基恩机体俘虏到古斯塔夫面前。

“请把队长还给我们,让我们安全返回,我可以把你战友还给你!”。

这时GP02的核心机弹射了出来,向多洛斯的背面飞去,同时发出了撤退信号弹。古斯塔夫将120MM机枪架在射击位置,但是并没有开枪,围攻飞来石的三个人看罢,也撤退了。

这件事在队里成了新闻,但是MS战术总指挥哈罗塔贝露听到消息后,却板起了脸。

“你身为一级机师,放走敌人太有失体统了。明明有机会,你为什么不杀了那个队长!”

“你要我宇宙流放?”

古斯塔夫一点不怕,准备正面对抗尼留斯、哈罗塔贝露的无理的私刑。他“孤胆英雄”的故事在队里早就传开了,现在他有哈罗塔贝露不敢对他动手的自信。

“这个屌丝”哈罗塔贝露暗想,口中却说:“你甭笑了!”

“我听指挥官的口气,好像说着说着就要让我去宇宙流放啦。”

“上不上军事法庭,全在你自己!”哈罗塔贝露的语气很平静,但是意思很明白,如果再发生出击不击墜敌方机体的事,就有你好看了。

“全在我自己?”古斯塔夫装傻。

“是的,你要是再这样干,再发生这样有失体统的事,那我只好要求你自裁以谢天下。”

“不好意思,请问是哪位好心人救了我?”

“你就当尼留斯先生好了,他对你这次的表现非常满意。”

正是因为有这次死里逃生的经验,古斯塔夫知道这次在基地内测试MK2时发生的事,可能是很难逃过的一劫了。

路易丝听完,微微点点头说:“我晓得了。”

“既然这样,上军事法庭也不是赶早不赶晚。你既然逃出来了,这里正好有老板丢下的好酒,你喝点酒,吃点饭,做个饱死鬼。”

“喝酒,也好。”古斯塔夫显得很开心,对这个喜欢杯中物的男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提议了。

路易丝马上搬上了准备好的下酒菜,古斯塔夫就大嚼了起来,酒入愁肠,话就多了起来,“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路易丝你就唱歌跳舞,让我乐一乐。于是,露易丝就唱了一首水の星へ爱をこめて,喝到兴头上,他背上伤口又开始渗血了,把刚包上的应急处理纱布都染红了。但古斯塔夫还是不肯放下杯子,只喝到卫星公转入夜,搂着路易丝昏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卫星的已经又是夕阳了。走出旅馆,社区的庭院内种着十几棵松树,树间种着的樱花树枝头上花开正旺。只见阳光从松枝之间落下来,照在花瓣上、一阵凉风拂过,花瓣飘荡荡落在地尘埃。这在古斯塔夫眼里就是一幅极乐世界的风景画。

“路易丝——”

只见古斯塔夫高喊一声,就呆呆得就跌坐在长凳上。人是很简单的动物,昨天晚上他满脑子都是泰坦斯的纪律,要上军事法庭了。可是只过了一晚上,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对自己的这种改变,古斯塔夫震惊之外更多的是感动。

“我,算是重新投胎了。”

路易丝听到这话,捂住嘴“嘿嘿”笑了笑,眼睛里闪着泪光。

“西方极乐世界,什么时候都能去。现在我还不会简单的赴死。”

其实这些早就在路易丝的算计之中了,看着一切都按预料发展,刚才还遮遮掩掩的笑容更灿烂了。古斯塔夫看在眼里,那幅梨花带雨的样子,简直比洒满庭原的樱花瓣都显得美丽。

“对了。”

古斯塔夫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想上线玩游戏了,今天中午我本来约好和春舞上线去打团战的。现在赶快上线用ICQ去通知一下,就说我偶感风寒,不能出席。哈哈,刚重新投胎,耳朵就痒了。”

“您又要接着听瓦格纳?”

“小家子气,我只要不死就要听。”

古斯塔夫大步走回宿舍,坐在沙发上拿起耳机开始播放“纽伦堡的名歌手”心里也打定主意,要将逃跑的事情永远隐瞒下去。

也就是从古斯塔夫决定隐瞒这件事开始,他就下定决心,准备造泰坦斯的反了。

以前NT至上论的春舞当着他面批评泰坦斯时,他总是听完算数。他这么想:“既然进了泰坦斯,那只有老老实实服从这个队规了。”现在他完全变了个人,至于是什么理由,他自己说不清楚。说实话,这就是人性中贪生怕死的本性而已,但是要这个平日里很阳光的大男人,承认自己的贪生怕死,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种尴尬逐渐变成了压抑,压抑总要找个发泄的对象。很巧,眼前就有个对象,那就是泰坦斯中信奉地球至上主义的中流砥柱。泰坦斯的那些中流砥柱,是指加米托夫·海曼,巴斯克·欧姆,还有女权主义者帕普提马斯·西罗克,尼留斯以及哈罗塔贝露等人。自从古斯塔夫加入泰坦斯之后,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的直属上司哈罗塔贝露有过一丝好感。当然讨厌这种女人在管理上的刁钻尖刻,以及女权得势后对男人的那种阴险个性的人不止他一个,但是大多数人对仰慕贾米托夫的为人,所以驻屯舰队雅典娜表面上还算团结。讨厌贾米托夫的人凤毛麟角,古斯塔夫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只是一个玩家,而不是联邦军军人,也没有跟贾米托夫在一年战争中一起并肩作战。

古斯塔夫的变化逃不过目光敏锐的春舞,也就是上线团战的这个晚上,他察觉到了古斯塔夫内心的变化。于是故作惊讶的在视频里说:“你总算明白我说的道理了。”春舞虽然知道古斯塔夫内心有些异样,但是压根不知道MK2测试间里所发生的事。即使他知道了古斯塔夫和捷利多的纠葛,他也联想不到古斯塔夫作为泰坦斯的一员,其忠诚心发生动摇的源头竟在于此。

顶部
FA怪叔叔 (重装甲禽兽)

江湖交配不交心,交心交得几路行? . ...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自曝章  
UID 8626
积分 5496
帖子 9607
气力 102
河蟹 286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17-10-21 17:3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Q
回复 #2 hikarihikari 的帖子

话说,有个问题鄙人其实想吐槽很久了。关于TTS的问题其实也没这么简单。
其实如果只看正传的话,TTS的形象总体来说应该是很不堪的,几乎就是一群战争狂。但是这里有一个细节可以注意一下,时间太久远,不知道是Z还是ZZ,里面有一段TTS为了阻止布莱德一行人不惜用战舰玩神风的,舰长叫人走一群手下还留在那边,因此恐怕TTS这支部队,如果套用某个网络小说作者的说法,应该是一支“有灵魂的部队”。接下来再看看高层,老豆腐是什么样的人姑且不说,毕竟高达这玩意儿好多时候有很唐突且让人无语的洗白行为(比如西玛),况且,如果把TTS看做是一个企业的话,那么老豆腐这样的只能是董事长,CEO或者说总经理是巴斯克大佐,这人的经历和思维模式就不用说了吧? 接下来推测下去,可以看出TTS的骨干应该就是那批从OYW时期过来的老兵,这些人从作战经验方面来说自然是精英,思想上,搞不好也就是一群复仇鬼,弄的不好可能随便找来一个军官/士官都是OYW时死了爹妈老婆小孩亲友的,恨不得跑到SIDE3抓人丢减压仓毒气室,对于奥古那样的人,尤其是原联邦军参加奥古的那估计就是恨不得千刀万剐了 因此要说换皮估计怕是行不通的,怕是骨子也得换掉,至少这批人要处理一遍。
顺带一提,现如今回头看看TTS这段皇国风太重了,我怕当年226那批人要是成功了估计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达喀尔之日那一集TTS出场在议员大老爷面前闹腾的时候怕是BGM配个昭和维新之歌都没有一点违和感

顶部
gmaxwell




UID 25858
积分 9
帖子 7
气力 100
河蟹 0
阅读权限 10
发表于 2017-10-22 06:54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QUOTE:
原帖由 FA怪叔叔 于 2017-10-21 17:34 发表
话说,有个问题鄙人其实想吐槽很久了。关于TTS的问题其实也没这么简单。
其实如果只看正传的话,TTS的形象总体来说应该是很不堪的,几乎就是一群战争狂。但是这里有一个细节可以注意一下,时间太久远,不知道是Z还是ZZ,里面有一 ...

Z里面,这段里那个舰长穿的还是联邦军制服,不是泰坦斯的制服,看的也挺诡异

顶部
吉祥



  海外军团-新加坡   ♂自曝章  
UID 10692
积分 2911
帖子 2577
气力 103
河蟹 323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17-10-22 11:1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性质上来说铃铛就是个缩水的TTS啊,一样的属于镇压部队。前面出了乱子之后上头就对这种性质的部队看管很严,所以才有铃铛配了挺多老货而且骡子只分配到一台灵格斯这种事情。
我觉得TTS是个挺正常的组织,就稍微极端了点,大体上起码是自认为自己是联邦军人……FA蜀黍说的那段完全赞成。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19 19: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