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怎麼越寫越多"著"字?GENE Operation 6
littletinghin (依柏)

在地球紮根的外星人


  写作原创LV2   美术原创LV3   Wing Zero  
UID 193
积分 16233
帖子 1562
气力 103
河蟹 135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09-4-20 09:4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怎麼越寫越多"著"字?GENE Operation 6

填坑是美德,是美德…






GENE
Operation 6


「Gamma的管制措施已经耽误多时,我认为不可一拖再拖了。截至去年年底,全球Gamma犯罪率是40%,上升了10%。当中涉及抢劫、谋杀、绑架等等。我促请各成员国支持通过法案,以阻止情况恶化。」

「然而,这足以成为立法的理由吗?如果单靠法例监管就可以解决的话,很多社会问题早已消除了。」

「默德尔先生,难道你主张我们应该交叉双手什么都不做?要知道Gamma的危险性可媲美手枪,甚至其它大杀伤力武器。将这些人放着不管根本不可能。我们的责任是保障人类自身安全,解除一切威胁。」

「…话虽如此,风险未免太大了。Gamma占全球人口三分之一,万一落实法案后激起他们的抵抗,不是每一个国家也有能力应付!」

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成员国正为Gamma注册法案的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尽管形势倾向支持通过法案,然而仍然有一部分成员国抱持相反的立场,全体至今未达成同一共识,使会议进程停滞不前。会议场沉静无声,主席见情况成胶着状态,打算宣布暂停会议,此时却有人开腔发言。

「法案固然有其作用,不过,各位似乎忽略了问题的症结。若不针对症结对症下药,再讨论下去也没有意义。」

发言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迪鲁玛尤‧卡塔罗尼亚。他的说话令所有人感到疑惑。俄罗斯的西普达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迪鲁玛尤一脸遗憾地说:「美国以自由之邦自居,提倡人权,但对Gamma处处制肘。英国承诺照顾国民所有福利,而Gamma却被剔除在外。」

英国的津巴洛夫听了,脸上尽是愠气,「卡塔罗尼亚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要说的是,即使实施法案,若果人类歧视Gamma的情况一天不改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Gamma与人类对峙,是因为他们受尽打压和剥削。造成如今的分歧局面,元凶是谁大家心中有数。虽然除去彼此的成见非一朝一夕能做到,但要平息冲突,人类必须首先作出改变。」

态度强硬的成员国被迪鲁玛尤的反驳窘得无话可说,其它成员国受言论影响,也重新思考注册法案的必要性。

意大利的威尼兹说:「没错,我们的目标是为了杜绝问题,而非挑起纷争。卡塔罗尼亚先生说得有道理。我相信除了强制注册法案之外,一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提议设立几个方案,然后让大家投票表决。」

威尼兹的建议得到保守成员国赞同,支持派看形势转变,纠缠下去帮助不大,只好让步。主席随即宣布:「既然各位抱着相同想法,就这样决定。现在先休息,一小时后继续会议。」

一切如预期顺利进行,迪鲁玛尤展现胜利的笑容。

‧‧‧‧‧‧‧‧‧‧‧‧

布佛罗        旧工业区──

生锈的卷闸滚动时挤出嘶哑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格外别扭。一行手持轻步枪的士兵,鱼贯地闯进废弃的飞机工厂。步兵小心翼翼的侦察,确认安全后举手示意同袍前进。穿过停车场进入大堂,队伍兵分两路,到不同区域搜索。

杜拉士小队的指挥官──尼哥鲁特尉,带着六至七个士兵来到货仓。密封式的环境十分昏暗,肉眼难以进行观察,各人亮起步枪上的电筒以作辅助。这里除了一些建材和燃料,没有其它,于是尼哥鲁打开无线电通讯机。

「奥图,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我们现在去生产工场。」副指挥官奥图回答道。

「明白了,待会在那儿会合。」说完,尼哥鲁皱起眉头,呼了口闷气。

由莉蒂‧安直接统辖的特殊部队──杜拉士小队,以优秀的调查能力在OZ着称。莉蒂‧安手上关于迪基姆私运货物的情报,就是他们搜查得来的。虽然杜拉士小队一直紧密追查着,但迪基姆计划周密,巧妙地掩盖运输情报,令调查更为棘手。

既然迪基姆设法掩饰,那些货物绝不只有这些普通的工业原料。究竟他想要耍什么花样?尼哥鲁实在猜不透。

生产工场安装了一扇坚固的闸门,由新型电脑锁操作,看来是新建的设施,货物很可能藏在里面。奥图命令部下破解系统,闸门徐徐打开,照明系统启动,偌大的工场展示在众人面前。

大伙儿吓了一跳,里面座落了一个小市镇,街道、商店、房屋等,和现实世界没有分别。是训练设施吗?奥图整理脑海中各式各样的情报,却找不到任何吻合的资料。在他的指示下,士兵们分散开来,深入「市镇」展开搜查。

一个步兵走到商店内,环视了一下,没发现可疑的痕迹,要掉头离开之际,背后响起一个声音。他举起步枪指向幽暗的角落,一个橘发小女孩从那儿走出来,她穿上漂亮的洋装,手里抱住一个破烂的布偶。面对陌生人和枪,她毫不感到害怕,反而挂着欢愉的笑容。

步兵正是奇怪小女孩的来历,小女孩对他说:「外公说今天有工作做,不能来看我。他答应会请玩伴来陪我,那就是你吗?」

小女孩说出不着边际的话,令步兵一头雾水。小女孩的笑容越发愉快,非常高兴的样子。「你带了枪来吗?我们可以玩开枪的游戏。」

「什么?」步兵的手不由自主挪开来,原本指住小女孩的枪口移向大腿。

「扣下扳机吧──」

平静的小镇,突然枪声轰然。

十分钟后,尼哥鲁按计划和他的部下前往生产工场,与奥图的小组会合。在一个分岔路上,一个身影朝他们扑过来,那是奥图。那些瞩目惊心的枪伤让一行人禁不住打颤,体力不支的他终于倒下来。

「发生什么事?」尼哥鲁马上扶起奥图。

「…是陷阱…Gamma…」奥图颤抖的手指往工场的方向,然后失去了意识。

「特尉,这里出现了Gamma?」小队里瞬间冒起一种不安的气氛。

「撤退!要尽快让奥图特尉接受治疗!」

「可是,同伴要怎么办…」

「我命令撤退!立即!」尼哥鲁顾不上那么多,确保大部分人员全身而退也是重要的任务,他背起奥图连忙撤离工厂。

‧‧‧‧‧‧‧‧‧‧‧‧

最严寒的天气已经过去,积雪开始融化,所以仍然有好一段时间寒冷着。

莉莉娜喝着奈为她调制的香草茶,一边凝视着铺满雪的花园。杜利安邸拥有一个宽敞别致的花园,已故的杜利安夫人十分喜欢园艺,这里便成为她的主要活动场所。莉莉娜依稀记得一件关于母亲的事,颇是奇异。曾经有株兰花因佣人打理粗心大意而使它枯萎了,已是活不成的样子,可是当杜利安夫人抱着兰花抚摸,慢慢地兰花又复原过来。直到今时今天,莉莉娜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她对母亲仅存的具体印象。

AC188年,杜利安夫人突然染上急病,由她住院直到病逝,莉莉娜无缘再见到母亲。也就是那一刻起,父亲加入参议院致力为Gamma争取平反。小时候的莉莉娜认为那是父亲宣泄失去母亲的伤痛的方式,现在莉莉娜却觉得事情背后好像跟母亲有着什么关系。

「看来心事重重似的。」不知何时出现在偏厅的希罗漫不经心地说。陷入沉思的莉莉娜因为希罗主动跟她说话而不知所措。

希罗安静地坐在沙发椅看书。奇怪地,奈为处理私人事务而有好几天不会来杜利安家上课,但希罗没有随她离开,一直待在这里。帕冈也为他安排好客房,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可能奈私底下请父亲让希罗留下来,而父亲欣然同意了。

「希罗同学,听说奈小姐是你的监护人,是吗?」莉莉娜闲谈起来。

「嗯。自懂事起我便跟随不同的监护人生活,而奈是在四年前认识的。」

「咦?那么说,你不是和父母一起生活?」

希罗默然不语一会儿,然后淡淡地说:「我是孤儿,根本没有父母。」

莉莉娜竟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她觉得希罗跟她有点相似。当然,莉莉娜比他幸运一点,至少她还有父亲。

这时,帕冈来到偏厅。看到坐在一旁的希罗,他礼貌地向他打个招呼,然后走到莉莉娜身边,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只见莉莉娜脸色一沉,跟着帕冈走出偏厅。

「你说真的吗?爸爸怎么可能没出席高峰会?」莉莉娜大惑不解。

帕冈说:「我试过用各种方法联系老爷。我打电话到老爷下榻的酒店,职员说他没有办入住手续;我又尝试问执委会,他们说老爷不在与会名单上。」

莉莉娜十分诧异,爸爸究竟往哪里去了?「奈小姐呢?她有联系过爸爸吗?」

「这个…我不知道…」帕冈用手帕抹一下渗着汗的额角。

躲在一边的希罗把二人的对话尽收耳里,奈忧虑的情况似乎发生了,他返回书房进行准备工作──

‧‧‧‧‧‧‧‧‧‧‧‧

下午二时五十分        华盛顿

耳机重复播放留言录音,奈干脆挂断,除下耳机。本来她想告诉杜利安希罗暂留他的家里,不知道什么缘故,从昨晚直到现在,他的手机总是接不通。就算他为高峰会忙着,但不至于连接电话的时间也没有。

奈开着Audi到罗斯福纪念碑的停车场。二十个小时前,她收到匿名电邮,寄件者应该是上次发出秘密纪录片的人。对方要求今天下午三时正约她见面,地点是罗斯福纪念碑。根据电邮所说,他会给她打电话,以年月日作为暗号来确认身分。

在纪念碑附近徘徊约三分钟,奈的手机响了。

「AC195年1月23日,妳是火,对吗?」是一把低沉的男声音。

「是,我已经到约定地点了。」

「很好。一辆白色福特停泊在纪念公园南面出口,妳过去吧。」

男子简单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奈原以为他会直接在纪念碑和她见面。按照对方的指示,她走到南面出口,马路上有几辆白色轿车,奈的注意力很快落在其中一辆车──车上的司机把头伸出窗外,似乎在找人。而司机迅速确定了奈,挥手叫她上车。

近距离一看,司机是一个比奈想象还要年轻的白人男子,他戴上帽子和太阳镜,因此她看不见他的样子。奈关上门,男子二话不说开车了。

「发匿名电邮的人就是你?抑或你受人委托来接我?」奈问。

「到时妳便会知道。」男子说。

福特远离华盛顿特区,绕过多少条街道,进入一处人迹较少的地方。奈感到车子如苍蝇盲目地四周打转,走来走去仍然在兜圈子。终于,福特在一栋普通的公寓旁边停下。

这是旧式的平民公寓,没有升降机,居民上落全靠楼梯。几近走到顶楼,男子带奈来到一个单位。甫进入屋内,是一条狭窄的走廊,前方与左右两旁被墙壁紧紧夹住,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奈禁不住皱起眉头,「究竟是谁要见我?」

男子一言不发,径自走进屋内,奈跟随其后,转到客厅时却停住了脚步,瞪大了眼睛。外表是平平无奇的房屋,实际上是一所完备的图书馆──书架塞满文档,地上放着一叠叠录像带,墙壁和布告板贴满剪报及照片。奈为之惊叹。

「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背后响起一把女声。奈转身,男子的身体变形了,站在她面前是一位十七、八岁的金发女郎。

「妳是Gamma?」少女跟自己是同一类人,但奈的警戒未有因此松懈。

「对不起。我只想到用这种方法见妳。我叫雅蒂‧葛罗尼亚。」

「露洛莉亚‧奈。」

两个女性握手,雅蒂拉开椅子邀请客人坐下,「要咖啡吗?」

「谢,我不是为了喝咖啡而来。」奈微笑婉拒。

也是呢,雅蒂耸耸肩,把两个公文袋摊在桌上。奈望了雅蒂一下,又望了望案头。胀臌臌的公文袋里应该放着大叠文件。雅蒂用下巴指一指,示意请她拿过来过目。

奈取出公文袋里的数据,是财务纪录。纪录由七年前开始,罗列一些资金交易和汇款情况。数字显示来自海外的汇款次数越来越频密,金额亦越来越庞大。但奈没看出这是什么意思。

雅蒂双手手臂搭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向前倾,「妳手上的是迪基姆‧班杜的财务纪录。我想妳必定知道迪基姆‧班杜这个人。」

「OZ上级特校,军事科学家。」奈说。「葛罗莉亚小姐,妳还是开门见山吧。」

「OZ的军费向来由罗姆菲拉财团支持,财团主人迪鲁玛尤‧卡塔罗尼亚把大笔资金直接拨给迪基姆。但是,这些资金不属于OZ常务军费,是私人汇款。至于卡塔罗尼亚为什么这样做,答案可以在这里找到。」雅蒂展示另一个公文袋的资料,比财务纪录厚得多。她把它递给奈。

干净的封面写着Project α,奈自然而然想起雅蒂的电邮标题经常出现Alpha一词,她打开文件研读起来。Project α是OZ的机密军事计划,透过利用各种科技强化人类身体机能,从而获得更高更强的战斗力。奈渐渐感到不安。曾几何时她听过类似的论调,伊恩‧尤在《跳跃式进化论》提出以改良基因改善人类的适应能力,达到容许人类在恶劣环境中生存的目的。Project α的理论与进化论相似,但实现手法却耸人听闻。明显地罗姆菲拉和迪基姆正暗中策划一些阴谋。

「这些资料从何得来?凭什么我要相信妳?」

「我是汉斯参议员的秘书。我们订立协议,我替他搜集迪基姆的罪证,他帮我找寻失散的亲人。」

「妳何不直接交给他,包括之前妳给我的短片?」

「虽然我和汉斯同一阵线,但我不认为他是真心帮我们。我们可以连手阻止迪基姆和罗姆菲拉。Project α会引致什么后果,奈小姐妳应该很清楚。若不制止这些疯狂的行为,便会不断产生像我们这样的人。妳必须审慎考虑。」

奈闭上眼睛,深思一会,「我担心的是,我们是否来得及扑灭这场大火。」从情报看来,罗姆菲拉多年前便着手部署,究竟计划推展到什么阶段,她一点底蕴也没有,要阻止恐怕不容易。

雅蒂手执记忆储存棒,说:「解决当前危机还是可以的。这里有一份回收名单,数以千计的Gamma被列入在内,包括杜利安参议员的千金。」

事态正急转直下,奈没有时间多作考虑了,她必须尽快回到莉莉娜身边…

‧‧‧‧‧‧‧‧‧‧‧‧

在唐人街附近的一个公园内,希尔德和霍华坐在一张长凳上,她把连串离奇事件──补助金计划、受益人失踪等,一五一十告诉他。由于罗伊‧斯威巴是当事人之一,她认为霍华有必要了解整件事。

霍华瞇起眼睛读着给罗伊的协议书,他知道政府有很多帮忙死伤军人及其亲属的津贴或援助计划,但他一直不知道罗伊原来是受益人。

「事情你一点都不知情?」希尔德问。

「那孩子不曾提及他的过去,所以我都不知道。」霍华搔搔稀疏的白头。「即是如此,他失踪跟这有什么关系?」

「这个补助金计划已经悬了十多年,却又毫无原因地突然重新处理;而且,当我接触受益人时发现他们接连失踪,我觉得事有蹊跷。」希尔德靠近一点,向霍华提出一个建议。「不如报警吧,万一计划涉及非法活动,可能危害受益人的安全。」

霍华变得支支吾吾起来,「妳的意思是让联邦探员介入吗?等一等,小姑娘,妳没实质证据,一切都是猜测而已。而且我关心是我的孩子,妳的受益人失踪是妳的问题,要报警随妳的便,可是不要把我拖下水!」

「我只是想帮你,我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够了,小姑娘。妳大概看太多推理小说,以为自己是侦探。总之我就不报警,我要去找他。」

看着霍华慌慌张张的远去,希尔德心灰意冷,想不到他竟然不相信她。现在她没了主意,惟有先回酒店再作打算,她收拾好手提包,在路边叫了一辆计程车。

计程车驶离繁华的市中心,转到比较安静的街道。满脑子烦恼事的希尔德起初没注意到,当发觉四周的景物不属于酒店附近的地方,她就知道有些不对劲。

「请问我们在哪?我要去华尔顿酒店啊。」

司机不理睬她,直开到僻静的市区外围。希尔德想开门逃走,但车门被锁住,她无计可施。计程车最后停在一条小巷中,希尔德双手捏住手提包,把力量灌注到手里,准备在司机对她不利时全力作出抵抗。

脱下运动帽的司机扭头面对女乘客,结果叫她意外万分。

「罗伊先生!怎么会是你?霍华先生说你失踪了!」希尔德几乎惊叫出来。

少年一反常态,明朗的脸孔此时变得阴沉沉,「休拜嘉小姐,我失踪是拜妳所赐。」乌黑的枪口直直指住对方,「妳这个罗姆菲拉派来的奸细,一方面出手帮我,一方面叫人抓我,妳到底有什么企图?」

罗伊的声音带着愤怒。希尔德感觉到心脏一下子猛跳,对他的指控一头雾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把我掳到这个地方,又说我叫人抓你…我、我根本一概不知道!」

「妳还想撒谎?我知道妳去过旧城区找我,那儿被妳的人捣了,难道说不关妳的事?」

罗伊正要进一步质问时,车子忽然向后倾倒,车头被抬起来,希尔德瞥见前方站住一个中国籍少女。罗伊打开车前灯,刺目的强光令少女反射性地举手遮挡,车身坠落地面,像被海浪抛起的小船摇晃了一下。希尔德跌倒在软椅里,同时引擎发动的隆隆声传到耳中,计程车急速倒后。

少女跳上车,一拳击碎挡风玻璃,用力抓住罗伊的脖子。罗伊想摸出手枪自卫,但到处都摸不着,大概在混乱中掉了。感到自己快要窒息,罗伊的思想越来越迷乱,他依照本能反应,对擒住他的手乱抓。

砰!砰砰!后座爆出几下巨响。罗伊觉得捏着颈部的力量消失了,后视镜反映着希尔德惶恐的面容,握住枪枝的手禁不住颤抖。她开了三枪,一枪打偏在前座的软椅上,其余两枪击中了少女。罗伊的脚狂踏油门,计程车向市区绝尘而去。

计程车开到中央火车站,希尔德僵硬在座位,良久才勉强说得出话来,「罗伊先生…那个女子…是不是Gamma?」

「别叫我罗伊,我的真名叫迪奥,迪奥‧麦斯韦尔。」迪奥打开车门,作个请的手势。「妳下车吧,尽快离开纽约,不要再来。」

「你认为我可以去哪里?我杀了人!无论去哪里都会被通缉!」希尔德方寸大乱,她既惊慌又愤怒。「若非我为了救你就不会惹上这种祸!是你连累我的,你是不是应该有负责任的自觉?」

迪奥拉长了脸,虽然她说得没错,但他也没有法子。迪奥下车了,希尔德焦急起来,「喂!你真的就这样扔下我不管吗?」

他转过来,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小姐,要走也得找另一辆汽车呀!难不成妳想我开着破烂了的计程车在闹市走来走去?」

‧‧‧‧‧‧‧‧‧‧‧‧

悠悠的弦乐伴奏包含着淡淡忧伤,由低音缓缓攀上高八度,女主音唱起来丝毫不费劲,歌声是那么优美;合唱团时而和唱,声音低沈而豪迈,配合寂静的琴声就更显凄凉。男主音徐徐加入演唱,两个演唱家激昂的合唱着,奏乐轰鸣,舞台陷入高潮之中,震撼着歌舞厅每一位观众。

坐在包厢里的杜鲁斯‧古斯拿达沉醉在动人的歌舞剧。本来应该在联合国总部打听安理会动向的他却选择到大都会歌剧院来欣赏《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位身穿黑西装、从容自在的男士怎么看也不像OZ上级特校。

包厢的门轻轻敞开,莉蒂‧安以正式套装裙现身歌剧院。

「抱歉打扰您,大人,尼哥鲁特尉刚刚发出紧急报告。」

闻讯后杜鲁斯双眼闪动着期待的光芒,「有发现了?」

莉蒂‧安的脸色不如杜鲁斯好看,「小队被袭击了,只有小部分士兵及时逃脱。尼哥鲁特尉说,是Gamma突袭他们。」

「不对。」杜鲁斯立即下断言。「高峰会举行期间警备加强了很多,Gamma决不会贸然展开暴力行动,对象也不应该是OZ。」

「我总觉得是迪基姆故意设计陷阱,说不定他想给我们下马威。」

「这正是我担心的,假如推测正确,今次袭击可能是新型兵器的实战测试。」

「新型兵器?是什么呢?」莉蒂‧安不太明白。

「Alpha。」既然对手着手行动,他便不能怠慢了,杜鲁斯马上动身离开。

‧‧‧‧‧‧‧‧‧‧‧‧

下午四时半        芝加哥城

多诺带上钱包和锁匙准备出门。家里多了一位客人后,食物份量不够分给三个人,他得出去补充。手才搭上门把,背后便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踢踏声,半个身子挨住楼梯栏杆的美蒂探出头来。

「你要去哪?」

「去超级市场。」

「啊,那个、我可以跟着来吗?」

美蒂还是第一次要求和他一起出外,多诺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个叫五飞的少年。也许几天前的阴影还未消除,使她不敢与五飞共处一室。尽管后来五飞在这里规规矩矩,但要让戒心强的美蒂解除顾虑,恐怕仍然需要些时间。

他默默点头答应,美蒂立即陪着去。

到了超级市场后,多诺自个儿提着购物篮闲逛着,美蒂没有跟在他的身边,她说要独自去找些东西,并约定他在付款处附近等。

过了十五分钟,多诺检查一下篮子,确定要买的东西都齐了,在迈开脚步之际,他的脑内突然有一道电波掠过。他呆在原地半晌,然后快步赶到会合点。

早已在付款处等候的美蒂看见多诺,以放心的笑容迎向他。多诺的目光落在她环抱的臂弯,她捧着一堆药物,有止痛药、安眠药等等。

「妳病了?哪里不舒服?」他问。

她摇摇头,「不,这是给五飞的,他好像常常不舒服的样子…」

原来今次出来就是为了这个,之前的猜测看来都是多余,多诺一边对自己苦笑,一边帮美蒂把药放进篮子里。不过,他忽然停了动作,那个来历不明的电波再次在两人身边缭绕着,他抬头四处张望寻找源头,这让不明状况的美蒂很是奇怪。

「你怎么了,多诺?」

「不要动…」多诺的手小心翼翼在她的肩膀晃了晃。「好了,有些灰尘沾在妳的衣服上,我替妳擦干净了。」

「谢谢你。」美蒂丝毫发觉不到,多诺迅速藏在裤袋的手握着些东西,二人彷佛没事发生过的排队付款。

‧‧‧‧‧‧‧‧‧‧‧‧

从小盹醒过来后,H教授打开计算机查看EEG的更新数据,现身处芝加哥的他借助「牧童」──OZ新开发的微型机械人收集β波。由于「牧童」配备飞行装置,流动性高,又可搭载微型摄影机或信号发射器,故成为侦察任务常用的装备。

来自「牧童」的数据源源不绝地传送过来,经过电脑演算以脑波图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里有来自人类的脑波,也有来自Gamma的脑波,这些不是H教授所关心的;他输入α115的β波让电脑进行对比,差不多接近一个小时,终于筛选出吻合的样本。然而, H教授发现除了α115的脑波之外,这个「牧童」还侦察到另一种异样的电波。

H教授想到什么似的,不安的皱眉头来,立刻打电话联系蒙特利尔的研究所,接听的是O老师,「是我,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拜托你帮我核对。」

「听你的语气,应该不是关于α115,现在还有什么可以令你如此着紧?」O老师一边用肩膀夹住听筒,双手一边在键盘飞快地敲击着。研究过H教授发送过来的资料后,听筒几乎滑下来。

「怎么可能…IPIW怎么还存在?」O老师感到难以置信。

在Project α开发早期,曾经存在着一项附属研究──IPIW。Alpha拥有强大战斗力,却同时具有自我意识,当时并未发展出操控意志的技术,为防止Alpha叛变,于是出现IPIW。IPIW好比能量吸收器,借着吸取Alpha的力量使之减弱,达到抑制Alpha的目的。可是,IPIW有个严重的缺陷,一旦接触能量源,IPIW不会停止运作,直到所有力量给榨干取净为止。基于安全考虑,计划被迫终止,IPIW实验体全部被毁灭。

O老师很头痛,「IPIW太危险了,要是迪基姆回收他,可真不得了…」不可以让IPIW成为Alpha,他对人类和变异人都是巨大威胁。

「所以,绝不能让迪基姆得到他。」沙哑的嗓子插入对话里,在旁的J博士一直听着,眼镜背后渗透出险恶的气息。「修正本次任务,务求在短时间内把问题解决。」

「明白了。」挂线后,H教授重新撰写行动报告。


To be continued




Review--GENE Operation 5

[ 本帖最后由 littletinghin 于 2009-5-16 10:28 编辑 ]





Against the Norm
顶部
Hilda (希ちゃん)

碧い兔


  写作原创LV1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自曝章   萌声祭  
UID 258
积分 8565
帖子 9882
气力 104
河蟹 599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09-4-20 09:5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Hilda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Hilda 交谈
。。。
这算是变相骂美国佬吗???

。。。
话说,某2号最终还是要背上被女朋友用枪指着鼻子的命运啊。。。
虽然这一次她不是故意指向他的。。。


。。。
五飞。。。止痛药。。。安眠药。。。


总体来说,天下大乱,越来越乱了

话说,前面的都不记得多少了~~~
回去补课去 >_<

p.s.
t和m,虽然只是线稿,
挺温馨的一对啊


[ 本帖最后由 Hilda 于 2009-4-20 09:58 编辑 ]





あ         () ()          う         
お 碧  =(     )=  兔 さ     “Carpe Diem 及时行乐。”   (৴Ố_Ố.)৴⁔❀
い          (o)          ぎ
顶部
minirain (小雨點)

擁有存不了錢的體質…


  写作原创LV2   Wing Zero  
UID 3680
积分 3937
帖子 1556
气力 102
河蟹 97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09-4-22 00:0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正想說忘記了之前的劇情…
發現依柏很體貼的post了上回的link~

先佔樓後爬文以示支持~

顶部
東邪西狂 (貓弟弟)

誰能明白夜的黑


  海外军团-澳大利亚   Wing Zero   萌声祭  
UID 147
积分 3951
帖子 2575
气力 104
河蟹 139
阅读权限 50
发表于 2009-4-22 22:1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插畫的話很有心呢,不會覺得讀得乏味

不過。。。前面很多不記得了

同上,總之先占樓再爬文以表示支持

顶部
无我梦中

JOJO大坑深似海一跳回到解放前 ...


  美术原创LV2   Wing Zero   ♀自曝章  
UID 107
积分 7191
帖子 6365
气力 101
河蟹 133
阅读权限 60
发表于 2009-4-23 12:40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张先生出甚事了……
而且为什么是用【她】呢……





^q^………………
顶部
Friday (达斯·维达)

中二一个


  AE工程师   Wing Zero   Preventer  
UID 13
积分 5959
帖子 4212
气力 102
河蟹 32
阅读权限 100
发表于 2009-4-24 16:16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图文配好

依柏笔下的MIDI好抚媚





我是你爸爸!
顶部
evil_carolyn



UID 3496
积分 1254
帖子 139
气力 101
河蟹 12
阅读权限 40
发表于 2009-5-3 17:30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evil_carolyn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evil_carolyn 交谈
哇阿阿阿阿
這這這
這我都快忘了說
好懷念啊!!!(對不起...我居然這麼說...)
話說
還有插畫呢
好貼心
好久沒看到米蒂的感覺= =
這一對的確有幸福味
話說
羅伊先生是迪歐呢!!
的確讓人震驚
現在可要好好複習一下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8-13 16:2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obile Suit League - Archiver - WAP